html模版*转情缘

二姨一直没有回溪源村,她生了一个 女*,取名云芝,阿爸在县城租了一 房*给她母女住着。

金凤小*毕业被县一*录取了,阿爸 配金凤跟二姨住在一起,让金凤放* 帮二姨做做家务,带带小妹妹云芝。 阿爸一个月回家一次,阿爸一来,二 总要说房*太挤了,钱不够用了,食 不够吃了,肉也吃不上,油水太少了 ,云芝的养分不足了,这也不是,那 不是,**叨叨一大通。阿爸只好卖 溪源村的祖遗老房*,而后在县城边 边上买了一所前后两进的旧平房,全 搬了进去。可是这*一来,离金凤读 的县一*远了,金凤下晚自*后回家 要走很长一段路,当*还有一大段曲 折折的偏僻小巷,金凤提出来要求住 *,二姨不*声,阿爸不同意。

夜晚,**下自*了,金凤只好大着 *单独回家。在小巷深处,一个长着 把眉三角眼猴*脸盘的男**住她, 幸好一位阿婆开门出来,那个坏蛋才 紧溜了。*在读高*的山青知道这个 况后,找伙亮、自旻商量,决议三人 轮流送金凤回家。

一天晚上,山青送金凤回家。两人来 家门前,临别,山青犹豫了一下,突 把一*纸条塞在金凤手*,转身大* 走了。金凤愣了一下,呆呆地望着山 消逝在昏暗灯光下的身影。回到屋里 金凤翻开纸条一看,感到心跳一阵* 快,脸上*辣辣的,纸条上面没有* 是一幅用钢笔草草画就的丘比特神* 在心上的画。这一夜,金凤第一次失 *了,她的脑海里交替显现着山青、 亮和自旻的音容笑貌。他们先是像呵 小妹妹一*友好地庇护着他,匆匆的 一个一个地流露出更深一层的爱恋情 。不知咋的,阿爸的身影呈现了,阿 毫不客气地把他们都拉走了,还大声 地说: **们,当初要好好读书。

第二天上晚自*前,金凤第一个走进 室,她从书包里拿出一*白纸,在上 迅速地写了 *我考上大* *个*,然后将纸条折好装在上衣口 里,*备下晚自*后在回家的路上拿 山青。不料,下晚自*的铃声音过之 后,来送金凤回家的不是山青是伙亮 伙亮说,快要下晚自*时,*主任找 青谈话,山青让伙亮今晚上代他送金 凤回家。回到家*,金凤心绪不宁地 出上衣口袋里的*条,迷离恍惚地看 ,过了一阵,金凤把*条一点一点地 撕碎了。她想,*条上的*个*并不 表白自己庞杂的心绪,不如*声胜有 ,不作回应更好。

金凤读初三那年,已经恢复高考了, 青、伙亮和自旻高*毕业,山青考上 北林*院,伙亮考取江南农*院,自 旻由于体检不及*,不参*高考就回 了。

高考之后,云水县举办*考,金凤以 *第一名的成就考取高*。那天,阿 愉快极了,又杀鸡,又买肉,还亲自 下厨做了*个金凤最爱吃的菜。*桌 ,阿爸喝了两杯酒,爱抚地拍拍金凤 后脑勺,满怀憧憬地说: 金凤,*给阿爸争气了,再努把力, 好读,三年后,*就是咱们老肖家世 代代的第一个大*生了。

第二天,天刚*晓,阿爸就走了。

老话说,天有意外风波,人有旦夕祸 ,云窝矿山产生矿难,阿爸走了,永 走了,矿业公司按政*给的*笔钱全 部落在二姨的腰包里。可二姨对金凤 ,家里没有经济收入了,矿业公司给 钱还不够家里半个月的开销,金凤不 能读高*了,她已经托人说好,要把 凤送到理发室里做小工。真没想到, 将实现的美好愿景,霎时间会变成空 *楼阁,金凤咬紧下唇,眼泪在她的 眶里转了三转,硬是没有掉下来。

傍晚,金凤来到阿爸的坟前失声痛* 泪水浸润了墓碑。天空失色,黑云密 ,昏暗覆盖着云窝矿山的墓地。初涉 人世就*到突然的强打击,人生的极 悲苦吞噬少女稚嫩的心,金凤昏倒在 爸碑前。

金凤醒来时,一只毛茸茸而又瘦骨嶙 的白毛流浪犬依偎在她胸前,让她感 到一些暖和,让她平添生活的勇气。 金凤把白毛流浪犬带回家,给它取名 雪团,从*雪团成了金凤的好朋友。

理发室是一个三教九流都要交往的地 ,各类人物都会在这里露脸,官方信 ,小道消息都会及早在这里*布。星 期一*午,不着赶街天,来理发的人 多。理发师们*咸一句淡一句聊得有 有味,县公安局的麻副局长走进理发 室,*师傅急忙放下手*的活计迎上 。*师傅是理发室里的第一把好手, 称 云水第一剪 ,县里的头脑*脑要理发都是*师傅 理。

明天要开公判大会,宣判的人里面有 以明*人,他*个是以前*划打*抢 要犯。 麻副局长一宣布消息,师傅们就像开 讨会一*,一下*活泼起来,争先发 。

天理**,恶有恶报。

河门寨那个叫杨以明的农夫,一点也 明 ,利令智昏,活该。



杨以明就是金凤的小姨父,公判后, 凤买了两条红梅牌香烟到监狱里探视 姨父。小姨父流泪了,懊悔不该只想 出人头地,参*打*抢,落得坐大牢 而让他**都悔青了的是小姨妈母女 人下落不明,他一辈*都对不起小姨 妈母女。

说着说着,金凤把以前她去河门寨找 姨时听到的情形,一一给小姨父说了 遍。小姨父长叹一声说,小姨是个很 能干而又自尊心很强的人,她肯定不 回临安外家。如果是进了山里,举目 *亲,那就苦了小姨和两个**了。

小姨父还说,前多少天,看守所的一 *察拿来一条春耕牌香烟,说是一个 愿说出姓名的*生**容貌的女*恳 求转交给他的,小姨父还认为那个* 妹是金凤。现在知道送春耕牌香烟的 *生妹不是金凤,那还会是谁呢?小姨 父好像明确了,更*老泪纵横。

金凤在理发室里做了两年的小工。有 天,她下*回家,在家门口突然遇到 源村的队长自一莘从里面出来,金凤 和自一莘的目光碰了一下,*意间落 自一莘敞开衣襟露出的干涸凹陷的胸 上,难怪村里的人说,那个腰粗臀圆 的队长老婆太强悍了,把个四十出头 壮汉弄成了个干瘪的小老头。自一莘 着眼前出落得英俊*比的金凤,满脸 *笑,连声赶声地说: 好、好、好 。金凤礼貌地还了自一莘一个微笑。

金凤进到屋里,二姨说已经收了自一 队长家的聘礼,要把金凤许配给队长 儿*自旻。金凤没有吱声,她知道二 姨早就要把她撵出这个家了。阿爸走 不到两个月,就有一个年青男人出入 *。后来又是一个大腹便便的*年汉 *,二姨*口*口老板甜老板香,娇 滴,肉麻麻。大肚*汉*每次一来, 芝就被二姨赶来和金凤睡。金凤想, 这个家自己已经难有安身之地,嫁就 吧,但是自旻为啥不亲身来呢?她已 两年多没有见到自旻了。

娶亲那天,金凤终于见到自旻了,兴 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吧,自旻脸泛红光 但身*骨薄弱,比以前清瘦多了。婚 宴开端不久,自旻有些气喘。 阿哥这*天忙伤了,我和阿嫂敬亲朋 友一杯喜酒,请大家吃好喝好! 自旻的妹妹自荣一边说着,一边让自 进屋休息,一边拉着金凤去敬酒。自 高*毕业回乡务农,不管啥*农活, 她都拿得起,放得下,谈话办事都很 利,在村里的年轻人旁边是个叫得响 人物,她说的话年轻人都认可,老一 辈也让她*分。

婚宴停*,亲朋好友陆陆**走了, *个年轻人要闹洞房,自荣挡住说: 阿哥这两天精神差,闹洞房就免了, 个账先记在我头上,*我结婚时,* 偿还,让*们闹个够。 年轻人们知趣地走了,自荣回身对金 说: 阿嫂,累了一天了,早点休息吧。 说罢回自己的房间去了,她的房间紧 着洞房。

洞房里,自旻已经躺在床上。金凤关 电灯,吹*红烛,脱了衣服,躺在自 的身旁。窗外射进来的月光,照射着 金凤那恍如围着七彩光晕的颀长、健 而赤裸的躯体,一股特有的女儿香沁 自旻的肺腑,自旻高兴了,猛一翻身 ,牢牢地压住金凤饱满白皙的酮体。 凤微*双眼,*待第一次做人妻的那 刻。可是,她感到到的是自旻大口大 口的喘气,浑身汗淋淋,第一次做人 的那一刻并没有到来。金凤感觉错误 慌忙起身穿衣,开灯一看,自旻嘴唇 紫黑,一脸的疼痛模*。 自旻,*怎么啦,怎么啦? 金凤不知所措地大声召唤着,自旻没 应*。

小姑自荣还没有睡,听到金凤的啼声 了过来。自一莘夫妇也赶来了,一看 旻的模*就知道是心脏病又犯了。自 一莘把本来当过赤脚医生的伙桑请来 采取一些急救措施后,把不省人事的 旻抬上匆匆备好的马车,急急忙忙往 县医院送。送到县医院,急诊科的医 说,自旻大面积心肌梗*,他们已经 力了,料理后事吧。

金凤感到眼前一片空洞,精神恍惚地 伴着冰冷的自旻回到溪源村,她万万 有想到才穿了一天的结婚礼服,立刻 要换成*服。自荣一路的安慰话,她 句也没有听进去,老天爷为什么这* 暴?金凤悲痛之*又有怨艾,自旻当 年未能*入高考,就是*为体检的时 查出了心脏病,这个情况自旻的父母 自荣都是清晰的。金凤怨艾的是自一 莘夫妇和自荣瞒了她也就罢了,千不 万不该,自旻不该也瞒了金凤啊。金 要是早早知道自旻患有心脏病,她会 仔细照料自旻,陪着他到县里,到市 ,到省上,甚至到北京上海的大医院 治,那也许就不会是眼前这个成果了 。

安葬自旻后,金凤宛若换了一个人一* ,起早贪黑,少言寡*,抬头走路, 头干活,干完田里的活计,又是家务 活。一天晚*后,金凤收拾洗毕,自 莘说: 金凤呵,我们没有儿*了,只有自荣 个女儿,要招婿入赘呐,房间不够, 把*住的房间腾出来。院*外边有一 间偏厦,明日*拾掇拾掇,就搬到里 去住,委屈*了。 自一莘说的那间偏厦是他们家终年* 农具和生活器具的杂物间。让金凤搬 偏厦里面去住,不是大院里的房间不 够,而是要把她撵出大院。肥肥胖胖 粗臀圆的婆婆坐在一旁,表面上一声 *,实在把金凤撵到偏厦里面去住的 想法就是她出的,她说金凤是个丧门 ,怕金凤住在院*里冲犯了自荣的喜 。从*,临沂*压机油**器,金凤就只有干家务活和吃*时光能 出院*大门,金凤在这个家*成了一 过剩的人,脏活重活有她的份,其余 的就摊不着她了。日*过了一天又一 ,与金凤形影相随的只有雪团,后来 雪团也病故了,不外,雪团给金凤留 下了它的后辈 小黑和小花。

入赘队长家与自荣结婚的是一个当地 *,姓柳名瑸苄,能做一些粗木活, 寨里哪家起房盖屋,他就去打个帮手 ,赚个三瓜两枣,委曲度日。柳瑸苄 会做细木活,却擅长揣摩人的心思, 人说人*,遇鬼说鬼话,进自家门不 到三天,就把老老少少哄得团团转。 初,自荣对柳瑸苄这个突然闯入她家 陌生男人七分不*意,三分囿于父丁 忧*的哀痛才勉强同意这门婚事,温度控温机,可是不出半月,她也就接受这个其 不扬五*三粗的男人了。 赞
(散文编纂:滴墨成伤)
囚犯的妻* 第十二* 钱啊,命相连
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,是阻拦了弟媳 们不再欺负我了,但是在经济上并没 我带来多少实...
斗狼记1
招生招生,*年了,*个暑假,整整 *个暑假,我都是在*办里*待着家长 着*生来报名...
家有儿女(第二十*)
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*结婚的幸福* 媳妇*花能干又勤快,手不离活,活 离手,不管谁...
家有儿女(第十九*)
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,*为 医院医疗前提差,看不了看的病,病 要他转院,没...
家有儿女(第十四*)
大人**都知道麦玲厉害,普通人都 敢欺负她,大人**欺侮她的家人, 玲很恨他们,...
家有儿女(第十三*)
县里有个会议,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 ,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,保清 去就是四十天...

二姨始终沒有回溪源村,她生*一個 女*,取名雲芝,阿爸在縣城租*一 房*給她母女住著。

金鳳小*畢*被縣一*錄取*,阿爸 署金鳳跟二姨住在一起,讓金鳳放* 幫二姨做做傢務,帶帶小妹妹雲芝。 阿爸一個月回傢一次,阿爸一來,二 總要說屋*太**,錢不*用*,糧 不*吃*,肉也吃不上,油水太少* ,雲芝的營養不足*,這也不是,那 不是,嘮嘮叨叨一大通。阿爸隻好賣 溪源村的祖遺老房*,然後在縣城邊 邊上買*一所前後兩進的舊平房,全 搬*進去。可是這樣一來,離金鳳讀 的縣一***,金鳳下晚自習後回傢 要走很長一段路,當*還有一大段彎 曲曲的偏远小巷,金鳳提出來请求住 *,二姨不*聲,阿爸不赞成。

夜晚,**下自習*,金鳳隻好大著 *獨自回傢。在冷巷深處,一個長著 把眉三角眼猴*臉盤的男**住她, 幸虧一位阿婆開門出來,那個壞蛋才 快溜*。*在讀高*的山青知道這個 況後,找夥亮、自旻磋商,決定三人 輪流送金鳳回傢。

一天晚上,山青送金鳳回傢。兩人來 傢門前,臨別,山青遲疑*一下,突 把一張紙條塞在金鳳手*,轉身大* 走*。金鳳愣*一下,呆呆地望著山 消散在昏暗燈光下的身影。回到屋裡 金鳳打開紙條一看,感到心跳一陣* 快,臉上熱辣辣的,紙條上面沒有* 是一幅用鋼*草草畫就的丘比特神* 在心上的畫。這一夜,金鳳第一次失 **,她的腦海裡交替浮現著山青、 亮和自旻的音容笑容。他們先是像呵 *小妹妹一樣友愛地呵*著他,漸漸的 一個一個地吐露出更深一層的愛戀感 。不知咋的,河南风冷式冷水机,阿爸的身影出現*,阿爸绝不客氣 把他們都拉走*,嘉兴高温模温机,還大聲地說: **們,現在要好好讀書。

第二天上晚自習前,金鳳第一個走進 室,她從書包裡拿出一張白紙,在上 敏捷地寫* *我考上大* *個*,然後將紙條折好裝在上衣口 裡,準備下晚自習後在回傢的路上拿 山青。不料,下晚自習的鈴聲響過之 後,來送金鳳回傢的不是山青是夥亮 夥亮說,快要下晚自習時,*主任找 青談話,山青讓夥亮今晚上代他送金 鳳回傢。回到傢*,金鳳心緒不寧地 出上衣口袋裡的*條,迷離恍惚地看 ,過*一陣,金鳳把*條一點一點地 撕碎*。她想,*條上的*個*並不 表達自己復雜的心緒,不如無聲勝有 ,不作回應更好。

金鳳讀初三那年,已經恢復高考*, 青、夥亮和自旻高*畢*,山青考上 北林*院,夥亮考取江南農*院,自 旻*為體檢分**,沒有參*高考就 傢*。

高考之後,雲水縣舉行*考,金鳳以 *第一名的成績考取高*。那天,阿 高興極*,又殺雞,又買肉,還親自 下廚做*幾個金鳳最愛吃的菜。飯桌 ,阿爸喝*兩杯酒,愛撫地拍拍金鳳 後腦勺,滿懷向往地說: 金鳳,*給阿爸*氣*,再努把力, 好讀,三年後,*就是我們老肖傢世 代代的第一個大*生*。

第二天,天剛*曉,阿爸就走*。

老話說,天有不測風雲,人有旦夕禍 ,雲窩礦山發生礦難,阿爸走*,永 *走*,礦*公司按政*給的幾*錢全 体落在二姨的腰包裡。可二姨對金鳳 ,傢裡沒有經濟收入*,礦*公司給 錢還不*傢裡半個月的開銷,金鳳不 能讀高**,她已經托人說好,要把 鳳送到理發室裡做小工。真沒想到, 將實現的美妙願景,剎那間會變成海 市蜃樓,金鳳咬緊下唇,眼淚在她的 眶裡轉*三轉,硬是沒有掉下來。

薄暮,金鳳來到阿爸的墳前失聲痛* 淚水浸濕*墓碑。天空失色,黑雲密 ,阴暗*罩著雲窩礦山的墓地。初涉 人间就受到忽然的強打擊,人生的極 悲苦吞噬�女稚嫩的心,金鳳昏倒在 爸碑前。

金鳳醒來時,一隻毛茸茸而又瘦骨嶙 的白毛流落犬依偎在她胸前,讓她感 到一些溫暖,讓她平添生活的勇氣。 金鳳把白毛流浪犬帶回傢,給它取名 雪團,從*雪團成*金鳳的好友人。

理發室是一個三教九流都要來往的处 ,各類人物都會在這裡露臉,官方信 ,小道消息都會及早在這裡傳*。礼 拜一*午,不著趕街天,來理發的人 *。理發師們*咸一句淡一句聊得有 有味,縣公安局的麻副局長走進理發 室,*師傅急忙放下手*的活計迎上 。*師傅是理發室裡的第一把好手, 稱 雲水第一剪 ,縣裡的****腦腦要理發都是*師傅 持。

来日要開公判大會,宣判的人裡面有 以明*人,他幾個是以前謀劃打*搶 要犯。 麻副局長一發佈新闻,師傅們就像開 論會一樣,一下*活躍起來,*先發 。

天理**,惡有惡*。

河門寨那個叫楊以明的農民,一點也 明 ,见利忘义,活該。



楊以明就是金鳳的小姨父,公判後, 鳳買*兩條紅梅牌香煙到監獄裡探視 姨父。小姨父流淚*,後悔不該隻想 出人**地,參與打*搶,落得坐大牢 而讓他腸*都悔青*的是小姨媽母女 人着落不明,他一輩*都對不起小姨 媽母女。

說著說著,金鳳把以前她去河門寨找 姨時聽到的情況,逐一給小姨父說* 遍。小姨父長嘆一聲說,小姨是個很 能幹而又自尊心很強的人,她确定不 回臨安娘傢。假如是進*山裡,舉目 親,那就苦*小姨和兩個***。

小姨父還說,前幾天,看管所的一位* 察拿來一條春耕牌香煙,說是一個不 說出姓名的*生模樣的女*請求轉交 給他的,小姨父還以為那個*生妹是 鳳。現在曉得送春耕牌香煙的*生妹 是金鳳,那還會是誰呢?小姨父仿佛 清楚*,更*老淚縱橫。

金鳳在理發室裡做*兩年的小工。有 天,她放工回傢,在傢門口突然碰到 源村的隊長自一莘從裡面出來,金鳳 跟自一莘的眼光碰*一下,無意間落 自一莘敞開衣襟露出的幹枯凹陷的胸 上,難怪村裡的人說,那個腰粗臀圓 的隊長老婆太強悍*,把個四十出** 壯漢弄成*個幹癟的小老**。自一莘 著眼前出落得美丽無比的金鳳,滿臉 *笑,連聲趕聲地說: 好、好、好 。金鳳禮貌地還*自一莘一個微笑。

金鳳進到屋裡,二姨說已經收*自一 隊長傢的聘禮,要把金鳳許配給隊長 兒*自旻。金鳳沒有吱聲,她知道二 姨早就要把她攆出這個傢*。阿爸走 *不到兩個月,就有一個年輕男人出入 *。後來又是一個脑满*肥的*年漢 *,二姨張口閉口老板甜老板香,嬌 滴,肉麻麻。大肚*漢*每次一來, 芝就被二姨趕來和金鳳睡。金鳳想, 這個傢本人已經難有安身之地,嫁就 吧,但是自旻為啥不親自來呢?她已 兩年多沒有見到自旻*。

娶親那天,金鳳終於見到自旻*,也 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吧,自旻臉泛紅光 但身*骨單薄,比以前清癯多*。婚 宴開始未*,自旻有些氣喘。 阿哥這幾天忙傷*,我和阿嫂敬親朋 友一杯喜酒,請大傢吃好喝好! 自旻的妹妹自榮一邊說著,一邊讓自 進屋休息,一邊拉著金鳳去敬酒。自 高*畢*回鄉務農,*论啥*農活, 她都拿得起,放得下,說話辦事都很 利,在村裡的年輕人*間是個叫得響 人物,她說的話年輕人都認可,老一 輩也讓她幾分。

婚宴結束,親朋挚友陸陸續續走*, 個年輕人要鬧洞房,自榮擋住說: 阿哥這兩天精神差,鬧洞房就免*, 個賬先記在我**上,*我結婚時,* 償還,讓*們鬧個*。 年輕人們识相地走*,自榮轉身對金 說: 阿嫂,累*一天*,早點休息吧。 說罷回自己的房間去*,她的房間緊 著洞房。

洞房裡,自旻已經躺在床上。金鳳關 *電燈,吹滅紅*,脫*衣服,躺在自 的身旁。窗外射進來的月光,*射著 金鳳那好像圍著七彩光暈的*長、健 而赤裸的軀體,一股特有的女兒香沁 自旻的肺腑,自旻興奮*,猛一翻身 ,緊緊地壓住金鳳豐滿白净的酮體。 鳳微閉雙眼,*候第一次做人妻的那 刻。可是,她感覺到的是自旻大口大 口的喘氣,渾身汗淋淋,第一次做人 的那一刻並沒有到來。金鳳感覺不對 急忙起身穿衣,開燈一看,自旻嘴唇 紫黑,一臉的苦楚模樣。 自旻,*怎麼啦,怎麼啦? 金鳳手足*措地大聲呼喚著,自旻沒 應*。

小姑自榮還沒有睡,聽到金鳳的叫聲 *過來。自一莘夫婦也趕來*,一看 旻的模樣就晓得是心臟病又犯*。自 一莘把原來當過赤腳醫生的夥桑請來 采用一些急救办法後,把不省人事的 旻抬上促備好的馬車,急匆忙忙往縣 醫院送。送到縣醫院,急診科的醫生 ,自旻大面積心肌梗逝世,他們已經 力*,料理後事吧。

金鳳觉得面前一片空泛,精力恍惚地 同著冰凉的自旻回到溪源村,她萬萬 有想到才穿*一天的結婚禮服,馬上 要換成*服。自榮一路的抚慰話,她 句也沒有聽進去,老天爺為什麼這樣 酷?金鳳悲哀之*又有怨艾,自旻當 年未能參*高考,就是*為體檢的時 查出*心臟病,這個情況自旻的父母 自榮都是明白的。金鳳怨艾的是自一 莘夫婦和自榮瞞*她也就罷*,千不 萬不該,自旻不該也瞞*金鳳啊。金 要是早早知道自旻患有心臟病,她會 細心照顾自旻,陪著他到縣裡,到市 ,到省上,甚至到北京上海的大醫院 療,那也許就不會是眼前這個結果* 。

埋葬自旻後,金鳳宛若換*一個人一 ,起早貪黑,少言寡語,低**走路, **幹活,幹完田裡的活計,又是傢務 活。一天晚飯後,金鳳整理洗畢,自 莘說: 金鳳呵,我們沒有兒**,隻有自榮 個女兒,要招婿入贅吶,房間不*, 把*住的房間騰出來。院*外邊有一 間偏廈,明日*收拾整理,就搬到裡 去住,冤屈**。 自一莘說的那間偏廈是他們傢长年寄* 農具和生涯器具的雜物間。讓金鳳搬 偏廈裡面去住,不是大院裡的房間不 *,而是要把她攆出大院。肥肥胖胖 粗臀圓的婆婆坐在一旁,名义上一聲 *,其實把金鳳攆到偏廈裡面去住的 主*就是她出的,她說金鳳是個喪門 ,怕金鳳住在院*裡沖犯*自榮的喜 。從*,金鳳就隻有幹傢務活和吃飯 時間能進出院*大門,金鳳在這個傢 *成*一個多餘的人,臟活重活有她的 ,其餘的就攤不著她*。日*過*一 天又一天,與金鳳形影相隨的隻有雪 ,後來,雪團也病故*,不過,雪團 金鳳留下*它的後代 小黑和小花。

入贅隊長傢與自榮結婚的是一個本地 *,姓柳名瑸芐,能做一些粗木活, 寨裡哪傢起房蓋屋,他就去打個幫手 ,賺個三瓜兩棗,勉強度日。柳瑸芐 會做細木活,卻善於琢磨人的心理, 人說人語,遇鬼說鬼話,進自傢門不 到三天,就把老老少少哄得團團轉。 初,自榮對柳瑸芐這個突然闖入她傢 生疏男人七分不*意,三分囿於父母 喪*的哀痛才勉強批准這門婚事,可 不出半月,她也就接收這個其貌不揚 *三粗的男人*。 贊
(散文編輯:滴墨成傷)
囚犯的妻* 第十二* 錢啊,命相連
雖然有*妹夫的撐腰,是禁**弟媳 們不再欺*我*,然而在經濟上並沒 我帶來多少實...
鬥狼記1
招生招生,*年*,*個暑假,整整 *個暑假,我都是在*辦裡期待著傢長 著*生來*名...
傢有兒女(第二十*)
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*結婚的幸福* 媳婦*花能幹又勤快,手不離活,活 離手,不论誰...
傢有兒女(第十九*)
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,*為 醫院醫療條件差,看不*看的病,醫 要他轉院,沒...
傢有兒女(第十四*)
大人**都知道麥玲厲害,个别人都 敢欺*她,大人**欺*她的傢人, 玲很恨他們,...
傢有兒女(第十三*)
縣裡有個會*,要一個大隊*導去開 ,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,保清 去就是四十天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