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ml模版一再猖狂(20)
在证券交易所门前的人行道上,放着 个*有 海星日报读者俱乐部 **的简易铝合金报刊*,长*和他 女儿*在**里面忙着收拾各种报纸 杂志,那扇放下来的窗门板*好做了 报刊*摆放报刊的摊板。
上午,证券交易所刚开门未*,神色 奋的股民*陆陆**地进入交易所大 ,股民们在经过宗*的报刊*时,总 要买一份证券报或证券杂志,这里的 意相称的红火。长*的女儿听人说起 民们爱好红色,最禁忌绿色,于是便 试探性地进了*十件红色衬衫和夹克 挂在报刊*里出卖。谁知那衣服很是 *门,只一会儿功夫就卖完了,乐得长 *父女俩满面放光。
送报专车由街道上驶过来,在长*的 刊*前愣住。
马超龙、康道阳和*苇从汽车上跳下 ,康道阳手里提着一捆报纸。
康道阳把报纸放在报刊*的台板上, 长*说: 长*,生意不错嘛。再让*擦皮鞋还 不去?
长*憨笑地说: 再不去干那玩艺了。当初股市牛气冲 ,证券报特殊好走。
马超龙从报摊上拿了一份证券报来看 说: 哦?那就多进一点!
*苇、马海波和康道阳*个人已走到 券交易所的大厅里去了。

大厅里人头攒动,宏大的股票实时行 显示屏上红多绿少,看来今天的股市 是一个红艳艳的艳阳天,屏幕上闪耀 的数*像波浪一*涌动着,不时伴有 民们高兴的呼啼声。

长*从报刊*里面拿出一*折*椅给 超龙坐下看报。他一面卖报一面对马 龙说: 马老板,这股市确切了不得,*千元 去,一晃就变成*万元了,有好多人 这里变成了百万富翁!我是不懂怎么 个炒法,要不然也去炒它一把。
马超龙点着头,又持*看他的报纸。 *在读着头版刊登的一篇报道:《四 元翻了二十五倍 钱百万的神奇故事》
康道阳*人从证券交易所大厅里走出 。
*苇兴奋地对马超龙说: 马总,大厅里*烈极了,那屏幕上的 票价钱像*术一*变来变去,真有趣
马超龙抬开端,将手*的报纸扬了扬 笑着说: 这上面有一个钱百万,*是不是也想 为*百万呵?
*苇: 不想是假的,可我没有那*的能耐!
马海波在旁边接言道: 这有什么了不起?敢拼才会赢嘛!
*苇: 我没有本钱,如果像*们那*有成本 我就敢拼!
马超龙已经站起身: 走,到其它点上去看看!
他们钻进汽车。马海波回头问马超龙 到哪个点去?
马超龙: 到海关!
汽车汇入绵延不绝的车流之*。
长*的女儿问父亲: 爸爸,马老板一点也不像个老板,比 还土呢!
汽车在海边的高速公路上行驶着。
马超龙不顾汽车的平稳,依然在看着 篇 钱百万 的报道。
马海波手握着方向盘,眼望前方说: 康叔,这炒股比卖报纸要强*百倍。 想开个账户,eva发泡机油**器,*教我炒股好不好?
康道阳: 当然好! 他转向马超龙说: 老板,我*好有一个主意。我们*集 那一大笔押金反*也是闲着,不如趁 市红火的时候做股票投资,打一个翻 身仗出来,这是稳赚的事!
马超龙有些疑虑地: 那些钱都是报贩的,要是亏掉了怎么 ?
康道阳满有掌握地: 不会,现在的经济局势这么好,近五 内股市确定都是大牛行情。况且,我 只是*炒,赚一把就出来,不会亏损 的!
马超龙缄默了一会,说: 这股市真像*说的那*容易发财吗?
康道阳: 我说的不一定对,但报纸上报道的老 真的。还有,*没据说吗,早些年深 人排成长龙阵认*原始股,好多人一 夜之间就变成了百万富翁。
马超龙: 我看这*吧,来日*带海波去开个股 账户,先投入一百万。要稳一点,只 赚,毫不能亏!
康道阳: *释怀吧!
*苇开玩笑说: 假如亏了就拿*是问。
康道阳静静在*苇的大腿上捏了一把 *苇蓦地尖叫了一声。
马超龙回首看了一眼: 道阳,**一下到电脑打印店去,看 咱们的资料打印好了没有。
康道阳坐*了身*说: 好,我现在就去。海波,我在前面下 。
汽车在街边花坛旁停下来,康道阳跳 车,对马超龙*人招了招手。他看着 车消散在车流里,便回身走上榕*遮 蔽的人行道。
康道阳匆匆仓促忙地向街边一家电脑 *复印店走来。在过往的行人里,有 个戴着墨镜的妖冶性感的女郎引起了 他的留神。他定睛一看,那女郎本来 卖报纸的郑敏。她*站在街道边东* 望,像是在寻找着什么。
康道阳走过去与郑敏打召唤: 郑敏,好长时光没见*卖报了,最近 忙什么?
郑敏摘下墨镜睇了康道阳一眼,说: 干我该干的事呗!怎么,想查户口哇 她一边谈话一边拿眼睛向路口远望。
康道阳: 那天在梦吧*舞厅跟*舞蹈的男人是 呵?挺有来头的**!
郑敏笑了笑: 要不要我把*介绍给他?他可是专做 种卖买的。
康道阳明知故问: 什么生意?
郑敏一眼看见对面人行道上一个戴墨 扎着一束小辫*的*年男人,便丢下 道阳,急冲冲地横过了马路。
康道阳望着郑敏坦露着胳膊和背部的 影,脸上荡过一丝含混的淫笑。
眼见着郑敏与对面那个扎着小辫的* 男人勾肩*背地走了,康道阳在心里 暗嫉妒了一会,便转身走进那家电脑 打*复印店。
复印店的老板始终坐在店门边凝视着 道阳,见康道阳走过来,便脸带深意 笑着对康道阳说: *来了!*的资料早就打印好了,放 那边的架*上。 他带着康道阳走到一个木架旁,拿出 个纸包交给康道阳,然后说: 方才那女的*意识?
康道阳瞥了对方一眼,解开纸包,从 一个纸包里抽出一份文件看了一遍, 数了数材料的份数,而后说: 不错,是这么多。
店老板: 康老板,*们上个月的账还没有结, 次一起结清好吧!
康道阳捆扎好资料,说: 一共多少钱?
店老板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一个帐 ,看了一下说: 三千零四十元。
康道阳: 哪有这么多?
店老板: 这里有*们马老板*的*。*们每一 文稿都要改来改去地打印好*遍,用 不高才怪!
康道阳: 数量太大了,仍是让马老板自己来结 吧!
店老板: 那就麻烦*转告一下马老板,要他快 来结账。我们是小本经营,拖不起的
康道阳提着资料往外走: 好,我告知他。
店老板咧着嘴摇了摇头,将帐本放回 屉里。
马超龙和康道阳将白天打印好的资料 份一份地*配好,分装在当时*备好 文件袋里。
马超龙: 道阳,全国报贩网络大会明天开始报 ,*和*苇负责代表的招待工作,千 别出错误!
康道阳: 我已部署好了。
马超龙将装好资料的文件袋用细绳捆 起来,忽然想起了什么,抬头看着墙 的时钟,焦虑地说: 糟了,我跟*记者约好九点钟在报社 晤的,我还在这里!快,叫海波把车 过来。
康道阳放下资料跑了出去。他欲往楼 去叫马海波,刚登了两级楼梯,忽然 到这会儿马海波不在楼上,便又退了 下来,走出门外。
他拿出手机: 喂,海波,*在哪里?赶紧回来。* 要用车,有急事!
没过多久,马海波自办公室对面一家 廊里走了出来,康道阳面带猬狎的笑 向他做着手势。
马海波不动声色地走到停车坪那边, 送报专车开到办公室门口。
马超龙背着背包,急匆匆地坐进汽车 他从车窗伸出头对康道阳说: 道阳,*把那些资料再清算一下,不 有错装的。
汽车缓缓启动,驶向夜幕下的街道。
香*里拉大酒店四楼的会议室里,主 *台上方横拉着一条红布会*,上面写 海星日报全国发行网络会议 。来自各地的*十名报贩集合在会议 里,三三两两地交谈着,有的人显然 经*得不耐心了。*苇、王琦和长* 在忙上忙下地为报贩代表们散发着会 资料和矿泉水,一面向这些从各地赶 的报贩们作说明。

在酒店的大门前,经由一番装扮的马 龙站在台阶上,拿着手机着急地拨打 韦清泉的电话,*音提醒 *拨的用户暂时*奈接通,请稍后再 。
他气恼地从台阶上走下来,伸长脖* 望着毂击肩摩的街道,像在问自己, 像是问身边的马凤英: 狗东西,怎么还没来?
马凤英不耐烦地: 韦主任是报社的人,人家是不会跟* 种人搞在一起的!
马超龙: 我这种人怎么了?那些人能比我高贵 哪里去?他前天已收了我一万元的出 费呐!
*在这时,马海波驾驶的送报专车从 道上拐进了宾馆的泊车场。
韦清泉在康道阳和马海波的陪伴下走 过来。马超龙匆忙迎上去,悲痛欲绝 拉住韦清泉的手说: 唉呀,我的救命恩人,*总算动了贵* !快,我们上楼。
他们蜂拥着韦清泉走进酒店大厅。

当马超龙一行人呈现在会议室门口的 候,报贩们一下*宁静了下来。
马超龙、韦清泉、康道阳、马海波和 凤英都在主*台上就座。
康道阳主持会议,他用手拽着麦克风 布: 来自四面八方的各位报贩朋友们,第 届海星日报全国发行会议现在开始。 先,我向大家介绍一下缺*本次会议 的*位引导。 他把韦清泉、马超龙*人先容给报贩 :
海星日报社发行部主任韦清泉先生。
海星日报读者俱乐部主任、海星市超 文明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马超龙先生
海星日报读者俱乐部主任助理海波先 。
海星日报读者俱乐部财务部长凤英女 。
他把马海波和马凤英的姓氏都省略了 为的是防*报贩们顺着姓氏的方向, 海星日报读者俱乐部懂得成家族机构 ,这个会议也纯洁是家*行动。
康道阳干咳了一声,接着说: 下面有请马超龙先生讲话,大家欢送
马超龙衣着一套浅色西装,一副很不 由的**。他不知什么时候将一只衣 挽了上去,露出糙黑的手臂。
听到康道阳请他讲话,马超龙显得有 拘束地*了*下头皮,想了多少秒钟 说道: 我也没什么好说的。这次会议有两个 *,一个是成*全国报贩网络协会, 举发生理事会的领导机构。第二个是 各位代表与海星日报读者俱乐部*订 份送报协议,也叫作*人协议吧!报 职业是一个很有发展前程的职业,与 报纸打交道的人都是文雅之士。我们 报贩这个称说而觉得自豪
马超龙虽然没什么好说的,但也东拉 扯地讲了近半个小时。他讲了自己的 *,又讲了自己卖报创业的阅历,最 后还讲了卖报网络的发展远景。那些 贩代表们竟被他激动了。
马超龙走进办公室,顺手将背包甩在 发上,然后急不可耐地脱下西装,随 地扔在了地上。他一屁股坐到办公桌 上打电话。
康道阳抱着半箱矿泉水和一些文件走 进来,他把纸箱放在沙发上,看看法 马超龙的衣服,便把它捡起来抖了抖 放到沙发上。
马超龙一连拨了*个号*都没人接, 放回电话: 韦清泉这小*,还嫌出场费少了!
康道阳在沙发上坐下来: 反*会已经开完了,别理他!
马超龙: 不行,当前还要在他手下批报纸哩。
康道阳: 这倒是的。老板,到会的报贩基础上 我们*署了代办报刊的协定,今后这 业务要有专人负责。发出去多少报纸 ,应收回多少报款,不是一件简略的 件。
马超龙: 临时由海波负责网络工作,让他做点 情。股市那边的情况怎么*?*要上 点。
康道阳: 我们买的那只股票已经开端放量,有 动的迹像。
马超龙: *一定要盯紧一点!
康道阳: 我们申请了一个大户*位,我让*苇 在那里,有什么情况就即时通报给我
马超龙: 报刊*的事最近似乎没什么动静,西 *战事啊!不外也不能麻木粗心,那 要害人物要常常去走访访问,该花的 钱就花!
康道阳: 我知道,*放心好了!
马海波与一个小姐坐在*舞厅里侧的 *小桌旁喝着啤酒。
小姐: 马哥,太仓电**锅炉,*爸有那么多的钱,*们家怎么不 套像*的屋*呵?
马海波: 我家有没有房*跟*有什么关联?
小姐: *干吗发这么大的火呀,我只是随意 一下嘛!
马海波: 不该问的就不要问。
他看见马超龙搂着一个女人走进了* 厅,便赶快把头低了下去。*马超龙 们走从前,马海波拉起那个小姐就往 外走。
小姐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,叫道: 唉,*是干什么呀?把我的胳膊都拧 了。
马海波不禁分辩地拉着小姐出了*舞 。
马超龙坐在转椅上翻阅着康道阳放在 眼前的一*报销单据,然后在上面* 了 批准报销 和他的名*。那名**曲着像条丘蚓
*好*之后,马超龙对康道阳说: 道阳,后天是清明节,我回东江去给 妈扫墓,还要与尹丽萍办理*式离婚 *,大概四五天才干回来。这里的事 就交给*了,有事打我的手机。
康道阳收起报销单据,说: 听平岗街道城管办的小赵说,下个月 进行全市卫生大检讨,他要我们立刻 那些**拉走。
马超龙站起身*,背上背包往外走: 不鸟他,*我回来再说。
康道阳: *现在就走吗?要不要叫海波送*到 站?
马超龙: 他送报纸还没回来。算了,我自己打 去。
康道阳目送马超龙出去,拿着单据在 手心里敲了敲,走到马凤英面前报账 马凤英接过单据,看也不看他一眼。
阴雨迷蒙的山坡上,马超龙在桥生的 同下来到了姑妈的宅兆前。他手持一 檀香跪在地上磕头,嘴*在念念有辞 地低*: 姑妈,请您保佑我万事顺利,事业胜 !
葱绿的杂*林装点着一些不著名的小 朵儿。三五成群的扫墓者手持*操行 于远近的山野间,这是初春的江南气 象。
马超龙环视着烟雨飘渺的山谷,回想 姑妈对他的诸多利益,心里便涌起一 酸疼的感到,输送带接头机控温机,泪水开始在眼睛*闪动。当他向姑 的坟墓深深*躬的时候,有一个设法 脑海强烈翻滚:必定要领有更多的钱 ,未来给姑妈*一座奢华的陵寝。让 妈在天之灵得以安*,也让那些曾经 不起自己的人去忌妒和眼红。
出租车在东江市法院门前愣住,马超 从汽车里出来,早已在**待的尹丽 看上去非常憔悴的**,她见马超龙 从汽车高低来,脸上露出一种庞杂的 情,她本想走上前去,心理这*想着 并没有移动脚*,只是冷冷地看着他 。
尹丽萍: 马超龙,我们真的就这*离了吗?我 跟*再谈一次。
马超龙不屑一顾地: 还有什么可谈的?要谈的不是都已经 过了吗?*不要贪得*厌!
马超龙微微向前倾斜着身*,一*一 *地径自走进了法院大门。
尹丽萍用牙齿咬着下唇,忍住了眼眶 的泪水不掉下来。她擦了一下眼睛, 着也走了进去,
马超龙背着背包从一家旅店里出来, 手拦住一部 的士 。
他钻进汽车对司机说: 去火车站。
汽车在街道上驶过。
马超龙把眼光投向茶色车窗外面,表 很木然的**。
汽车沿着湘江行驶,拐上一座公路跟 路两用大桥。他一眼看见*在前面打 途径的尹丽萍,不知道是他心*突然 产生了对她的同情、恻隐或是别的什 ,霎时间他对司机说: 哎,停一下。
汽车在尹丽萍身旁停住时,像*病* 病人那*,马超龙含糊不清的自顾自 咕了*句什么,但人仍然坐着没动, 他透过车窗望着在抬头扫地的尹丽萍
司机迷惑地侧脸看着他。
*秒钟之后,马超龙摆了摆手,轻声 : 算了,走吧!
司机一踩油门,汽车飞快地向前驶去 。
马超龙好像变了一个人,没事就往婚 介绍所里跑,要不就横躺在沙发上看 纸的征婚*目。康道阳知道他是在忙 着找女人,便有意打趣他一下。那天 康道阳从外面走进来,在马超龙的对 坐下,说: 老板,*这次回去怎么*?离婚的滋 不太好吧?
马超龙讨厌地皱了皱眉毛,望着康道 那副古里古怪作派,冷静脸说: *是什么意思?
康道阳立刻喜笑颜开地说: 没什么意思!我也是离了婚的人,知 离婚的味道,所以随便问问。
马超龙放下手*的报纸: 最近股市的情形怎么?
康道阳眉开眼笑地: 有一个好新闻,我们买的那只股票已 涨了两块五毛钱,据内部消息,这只 票可能涨到*十元以上!
马超龙扔下报纸,一骨碌爬起来说: 消息牢*吗?
康道阳: 是在证券交易所工作的一个友人亲口 我说的,他自己也买了。相对没问题
马超龙: 好!我们把剩下的资金全体投进去, 买这只股票。
康道阳站起身说: 嗯,我这就去。
马超龙叫住欲往外走的康道阳: 慢点,我们一起去。 自从叫康道阳开明一个股票帐户以来 马超龙还*来没有光顾过征券营业部 但是却已经*数次在脑海*设想着自 己帐户上的资金*潮水般地汹涌上涨
交易所大厅里凑集着黑压压一片散户 民。他们一个个盯视着前方的电*显 屏,不*发出一阵欢呼声。
马超龙和康道阳促忙忙地走进大户室 来到他们的*位上。
*苇盯着桌*上的台式电脑,高兴地 马超龙说: 老板,我们的那只股票又涨了八角钱
康道阳看着电脑里的股价K线图: 成交量还在放大,昨天拉了一*带长 影线的红十*星,今天可能会涨停。 龙,买不买?
马超龙: 买,全买进去。涨到百分之三十就抛 。 他喝了一口饮料,问康道阳: 我们的股票市值现在是多少?
*苇在键盘上敲了*下,说: 一百*十八万五千四百元。
康道阳自得地笑着说: 我们已盈利十三万多元了!
马超龙笑了: 我的妈呀,这钱来得真轻易!
马超龙站在办公桌旁看着一份财务报 ,一只手在不停地*着腚部。
他看着看着溘然把报表一推,愤慨地 隔窗那边的马凤英说: 姐,怎么有一大半的本地报款没有收 来?
马凤英仰头望着已经站在窗边的马超 说: 这我怎么知道?收回来的都入了账, 收回的就空在那里。
马超龙: 报纸发出去了,报款却收不回来,这* 下去我怎么亏得起?为什么不叫海波 电话去催款?
马凤英: *的法宝儿*整天不是进发廊泡妞, 是下牌馆赌博,连个人影都看不到, *这做父亲的不去说他,别人怎么管得 了?
马超龙: *是他姑姑嘛!
马凤英: 他眼里有我这个姑姑吗?
马超龙气得瞪圆了双眼,一拳*在桌* 上: 这个没有用的货色!
马超龙将那份报表从窗*里递给马凤 : *把那些没交报款的报贩列一个名单 我让康道阳去收。
马凤英看着马超龙: 超龙,我晓得*不愿听我的劝,我究 是*姐,不得不提示*。*这*信赖 道阳,连那么多的股票都交给他去治 理,不怕人家做四肢吗?
马超龙: 账户,*折,还有资金密*都由我自 控制,他能做什么手脚?
马凤英: 要是亏掉了呢?
马超龙: 姐,*真不懂得他。道阳对炒股还蛮 *讨呢,我们的股票已经赚了十多万 。
马凤英: 没事就好,要真有事*就完了!
马超龙: *别嫉妒,人家就是有能耐嘛。
他走回办公桌边拿起电发话器: 道阳,*也不要终日守在股市里面, 里有*苇就行了。嗯,全国卖报网络 有那么多报款没收回,从今天起由* 接替马海波的工作。好吧,*马上回 ! 他说完 啪 地使劲撂下电话*。
现在,马超龙真有点顾首不顾尾了, 海波整天糊里糊涂地混日*,这个不 进取的儿*让他大伤头脑。马超龙只 感到本人过去亏待了儿女,盼望通过 己的打拼,让他们兄妹俩过上有尊严 体面生涯,他最大的宿愿就是要为他 们多积聚一些财产,同时也要让东江 们马氏家族对他另眼相看。 赞
(散文编纂:散文在线)
囚犯的妻* 第十二* 钱啊,命相连
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,是禁*了弟媳 们不再欺侮我了,然而在经济上并没 我带来多少实...
斗狼记1
招生招生,*年了,*个暑假,整整 *个暑假,我都是在*办里*候着家长 着*生来报名...
家有儿女(第二十*)
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*结婚的幸福* 媳妇*花能干又勤快,手不离活,活 离手,不论谁...
家有儿女(第十九*)
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,由于 医院医疗前提差,看不了看的病,病 要他转院,没...
家有儿女(第十四*)
大人**都知道麦玲厉害,个别人都 敢欺负她,大人**欺负她的家人, 玲很恨他们,...
家有儿女(第十三*)
县里有个会议,要一个大队领导去开 ,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,保清 去就是四十天...
在*券交易所門前的人行道上,放著 個標有 海星日*讀者俱樂部 *樣的簡易鋁合金*刊*,長*和他 女兒*在**裡面忙著整顿各種*紙 雜志,那扇放下來的窗門板*好做* *刊*擺放*刊的攤板。
上午,*券交易所剛剛開門不久,神 興奮的股民*陸陸續續地進入交易所 廳,股民們在經過長*的*刊*時, 總要買一份*券*或*券雜志,這裡 生意相當的紅火。長*的女兒聽人說 股民們喜*紅色,最忌諱*色,於是 便試探性地進*幾十件紅色襯衫和夾 ,掛在*刊*裡发售。誰知那衣服很 搶手,隻一會兒工夫就賣完*,樂得 長*父女倆滿面放光。
送*專車由街道上駛過來,在長*的* 刊*前停住。
馬超龍、康道陽和張葦從汽車上跳下 ,康道陽手裡提著一捆*紙。
康道陽把*紙放在*刊*的臺板上, 長*說: 長*,生意不錯嘛。再讓*擦皮鞋還 不去?
長*憨笑地說: 再不去幹那玩藝*。現在股市牛氣沖 ,*券*特別好走。
馬超龍從*攤上拿*一份*券*來看 說: 哦?那就多進一點!
張葦、馬海波和康道陽幾個人已走到* 券交易所的大廳裡去*。

大廳裡人**攢動,伟大的股票實時行 顯示屏上紅多*少,看來今天的股市 是一個紅彤彤的艷陽天,屏幕上閃爍 的數*像波浪一樣湧動著,不時伴有 民們興奮的呼叫聲。

長*從*刊*裡面拿出一張折疊椅給 超龍坐下看*。他一面賣*一面對馬 龍說: 馬老板,這股市確實*不得,幾千元 去,一晃就變成幾萬元*,有好多人 這裡變成*百萬富翁!我是不懂怎麼 個炒法,要不然也去炒它一把。
馬超龍點著**,又繼續看他的*紙。 *在讀著**版登載的一篇*道:《四 元翻*二十五倍 錢百萬的神奇故事》
康道陽*人從*券交易所大廳裡走出 。
張葦興奮地對馬超龍說: 馬總,大廳裡熱鬧極*,那屏幕上的 票價*像*術一樣變來變去,真有趣
馬超龍抬起**,將手*的*紙揚*揚 笑著說: 這上面有一個錢百萬,*是不是也想 為張百萬呵?
張葦: 不想是假的,可我沒有那樣的能耐!
馬海波在旁邊接言道: 這有什麼*不起?敢拼才會贏嘛!
張葦: 我沒有本錢,如果像*們那樣有本錢 我就敢拼!
馬超龍已經站起身: 走,到其它點上去看看!
他們鉆進汽車。馬海波回**問馬超龍 到哪個點去?
馬超龍: 到海關!
汽車匯入連綿不絕的車流之*。
長*的女兒問父親: 爸爸,馬老板一點也不像個老板,比 還土呢!
汽車在海邊的高速公路上行駛著。
馬超龍不顧汽車的顛簸,仍旧在看著 篇 錢百萬 的*道。
馬海波手握著方向盤,眼望前方說: 康叔,這炒股比賣*紙要強幾百倍。 想開個賬戶,*教我炒股好不好?
康道陽: 當然好! 他轉向馬超龍說: 老板,我*好有一個想法。我們籌集 那一大*押金反*也是閑著,不如趁 市紅火的時候做股票投資,打一個翻 身仗出來,這是穩賺的事!
馬超龍有些疑慮地: 那些錢都是*販的,要是虧掉*怎麼 ?
康道陽滿有掌握地: 不會,現在的經濟形勢這麼好,近五 內股市肯定都是大牛行情。況且,我 隻是*炒,賺一把就出來,不會虧損 的!
馬超龍沉默*一會,說: 這股市真像*說的那樣容易發財嗎?
康道陽: 我說的不一定對,但*紙上*道的總 真的。還有,*沒聽說嗎,早些年深 人排成長龍陣認購原始股,好多人一 夜之間就變成*百萬富翁。
馬超龍: 我看這樣吧,明天*帶海波去開個股 賬戶,先投入一百萬。要穩一點,隻 賺,絕不能虧!
康道陽: *放心吧!
張葦開玩笑說: 如果虧*就拿*是問。
康道陽悄悄在張葦的大腿上捏*一把 張葦驀地尖叫*一聲。
馬超龍回**看*一眼: 道陽,**一下到電腦打印店去,看 我們的資料打印好*沒有。
康道陽坐**身*說: 好,我現在就去。海波,我在前面下 。
汽車在街邊花壇旁停下來,康道陽跳 車,對馬超龍*人招*招手。他看著 車消逝在車流裡,便轉身走上榕樹讳 饰的人行道。
康道陽匆急忙忙地向街邊一傢電腦打* 復印店走來。在過往的行人裡,有一 戴著墨鏡的妖冶性感的女郎引起*他 的註意。他定睛一看,那女郎原來是 *紙的*敏。她*站在街道邊東張西 ,像是在尋找著什麼。
康道陽走過去與*敏打招呼: *敏,好長時間沒見*賣**,最近 忙什麼?
*敏摘下墨鏡睇*康道陽一眼,說: 幹我該幹的事唄!怎麼,想查戶口哇 她一邊說話一邊拿眼睛向路口眺望。
康道陽: 那天在夢吧*舞廳跟*跳舞的男人是 呵?挺有來**的樣*!
*敏笑*笑: 要不要我把*介紹給他?他可是專做 種賣買的。
康道陽明知故問: 什麼生意?
*敏一眼看見對面人行道上一個戴墨 紮著一束小辮*的*年男人,便丟下 道陽,急沖沖地橫過*馬路。
康道陽望著*敏坦露著胳膊和背部的 影,臉上蕩過一絲隐约的淫笑。
眼見著*敏與對面那個紮著小辮的* 男人勾肩*背地走*,康道陽在心裡 暗妒忌*一會,便轉身走進那傢電腦 打*復印店。
復印店的老板一直坐在店門邊註視著 道陽,見康道陽走過來,便臉帶深意 笑著對康道陽說: *來*!*的資料早就打印好*,放 那邊的架*上。 他帶著康道陽走到一個木架旁,拿出 個紙包交給康道陽,然後說: 剛才那女的*認*?
康道陽瞥*對方一眼,解開紙包,從 一個紙包裡抽出一份文件看*一遍, 數*數資料的份數,然後說: 不錯,是這麼多。
店老板: 康老板,*們上個月的賬還沒有結, 次一起結清好吧!
康道陽捆紮好資料,說: 一共多少錢?
店老板從辦公桌的抽屜裡拿出一個帳 ,看*一下說: 三千零四十元。
康道陽: 哪有這麼多?
店老板: 這裡有*們馬老板簽的*。*們每一 文稿都要改來改去地打印好幾遍,費 不高才怪!
康道陽: 數目太大*,還是讓馬老板本人來結 吧!
店老板: 那就麻煩*轉告一下馬老板,要他快 來結賬。我們是小本經營,拖不起的
康道陽提著資料往外走: 好,我告訴他。
店老板咧著嘴搖*搖**,將帳本放回 屜裡。
馬超龍和康道陽將白天打印好的資料 份一份地*配好,分裝在事先準備好 文件袋裡。
馬超龍: 道陽,全國*販網絡大會明天開始* ,*和張葦*責代表的接待工作,千 別出差錯!
康道陽: 我已支配好*。
馬超龍將裝好資料的文件袋用細繩捆 起來,忽然想起*什麼,抬**看著墻 的時鐘,焦急地說: 糟*,我跟*記者約好九點鐘在*社 面的,我還在這裡!快,叫海波把車 過來。
康道陽放下資料跑*出去。他欲往樓 去叫馬海波,剛登*兩級樓梯,忽然 到這會兒馬海波不在樓上,便又退* 下來,走出門外。
他拿出手機: 喂,海波,*在哪裡?趕快回來。* 要用車,有急事!
沒過多久,馬海波自辦公室對面一傢 廊裡走*出來,康道陽面帶蝟狎的笑 向他做著手勢。
馬海波若無其事地走到停車坪那邊, 送*專車開到辦公室門口。
馬超龍背著背包,急匆匆地坐進汽車 他從車窗伸出**對康道陽說: 道陽,*把那些資料再清理一下,不 有錯裝的。
汽車緩緩啟動,駛向夜幕下的街道。
香*裡拉大酒店四樓的會*室裡,主 *臺上方橫拉著一條紅佈會標,上面寫 海星日*全國發行網絡會* 。來自各地的幾十名*販聚集在會* 裡,三三兩兩地交談著,有的人顯然 經*得不耐煩*。張葦、王琦和長* 在忙上忙下地為*販代表們分發著會* 資料和礦泉水,一面向這些從各地趕 的*販們作解釋。

在酒店的大門前,經過一番装束的馬 龍站在臺階上,拿著手機焦急地撥打 韋清泉的電話,語音提示 您撥的用戶暫時無法接通,請稍後再 。
他氣惱地從臺階上走下來,伸長脖* 望著車水馬龍的街道,像在問自己, 像是問身邊的馬鳳英: 狗東西,怎麼還沒來?
馬鳳英不耐煩地: 韋主任是*社的人,人傢是不會跟* 種人搞在一起的!
馬超龍: 我這種人怎麼*?那些人能比我崇高 哪裡去?他前天已收*我一萬元的出 *費吶!
*在這時,馬海波駕駛的送*專車從 道上拐進*賓館的停車*。
韋清泉在康道陽和馬海波的陪同下走 *過來。馬超龍急忙迎上去,惊喜若狂 拉住韋清泉的手說: 唉呀,我的救命恩人,*總算動*貴* !快,我們上樓。
他們簇擁著韋清泉走進酒店大廳。

當馬超龍一行人出現在會*室門口的 候,*販們一下*安靜*下來。
馬超龍、韋清泉、康道陽、馬海波和 鳳英都在主*臺上就座。
康道陽主持會*,他用手拽著麥克風 佈: 來自五湖四海的各位*販朋友們,第 屆海星日*全國發行會*現在開始。 先,我向大傢介紹一下出*本次會* 的幾位*導。 他把韋清泉、馬超龍*人介紹給*販 :
海星日*社發行部主任韋清泉先生。
海星日*讀者俱樂部主任、海星市超 文化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馬超龍先生
海星日*讀者俱樂部主任助理海波先 。
海星日*讀者俱樂部財務部長鳳英女 。
他把馬海波和馬鳳英的姓氏都省略* 為的是避免*販們*著姓氏的方向, 海星日*讀者俱樂部理解成傢族機構 ,這個會*也純粹是傢*行為。
康道陽幹咳*一聲,接著說: 下面有請馬超龍先生講話,大傢*迎
馬超龍穿著一套淺色西裝,一副很不 在的樣*。他不知什麼時候將一隻衣 挽*上去,露出糙黑的手臂。
聽到康道陽請他講話,馬超龍顯得有 拘謹地撓*幾下**皮,想*幾秒鐘, 道: 我也沒什麼好說的。這次會*有兩個 的,咸宁电**导*油炉,一個是成立全國*販網絡協會,選 產生理事會的*導機構。第二個是各 代表與海星日*讀者俱樂部簽訂一份 送*協*,也叫作君*協定吧!*販 *是一個很有發展前途的職*,與* 打交道的人都是高雅之士。我們為* 販這個稱呼而感到驕傲
馬超龍雖然沒什麼好說的,但也東拉 扯地講*近半個小時。他講*自己的 *,又講*自己賣*創*的經*,最 後還講*賣*網絡的發展前景。那些* 販代表們竟被他感動*。
馬超龍走進辦公室,隨手將背包甩在 發上,然後急不可耐地脫下西裝,隨 地扔在*地上。他一屁股坐到辦公桌 上打電話。
康道陽抱著半箱礦泉水和一些文件走 *進來,他把紙箱放在沙發上,看見地 馬超龍的衣服,便把它撿起來抖*抖 放到沙發上。
馬超龍一連撥*幾個號碼都沒人接, 放回電話: 韋清泉這小*,還嫌出*費少*!
康道陽在沙發上坐下來: 反*會已經開完*,別理他!
馬超龍: 不行,以後還要在他手下批*紙哩。
康道陽: 這倒是的。老板,到會的*販*本上 我們簽訂*署理*刊的協*,今後這 **務要有專人*責。發出去多少*紙 ,應收回多少*款,不是一件簡單的 情。
馬超龍: 暫時由海波*責網絡工作,讓他做點 情。股市那邊的情況怎麼樣?*要上 點。
康道陽: 我們買的那隻股票已經開始放量,有 動的跡像。
馬超龍: *一定要盯緊一點!
康道陽: 我們申請*一個大戶*位,我讓張葦 在那裡,有什麼情況就立刻通*給我
馬超龍: *刊*的事最近好像沒什麼動靜,西 無戰事啊!不過也不能麻痹大意,那 關鍵人物要經常去走訪走訪,該花的 錢就花!
康道陽: 我知道,*放心好*!
馬海波與一個小姐坐在*舞廳裡側的 張小桌旁喝著啤酒。
小姐: 馬哥,*爸有那麼多的錢,*們傢怎 沒有一套像樣的房*呵?
馬海波: 我傢有沒有房*跟*有什麼關系?
小姐: *幹嗎發這麼大的火呀,我隻是隨便 一下嘛!
馬海波: 不該問的就不要問。
他看見馬超龍摟著一個女人走進** 廳,便趕緊把**低*下去。*馬超龍 們走過去,馬海波拉起那個小姐就往 外走。
小姐還沒弄明确是怎麼回事,叫道: 唉,*是幹什麼呀?把我的胳膊都擰 *。
馬海波不由分說地拉著小姐出**舞 。
馬超龍坐在轉椅上翻閱著康道陽放在 面前的一**銷單據,然後在上面簽 * 赞成*銷 和他的名*。那名**曲著像條丘蚓
簽好*之後,馬超龍對康道陽說: 道陽,後天是清明節,我回東江去給 媽掃墓,還要與尹麗萍辦理*式離婚 續,大約四五天能力回來。這裡的事 就交給**,有事打我的手機。
康道陽收起*銷單據,說: 聽平崗街道城管辦的小趙說,下個月 進行全市衛生大檢查,他要我們馬上 那些**拉走。
馬超龍站起身*,背上背包往外走: 不鳥他,*我回來再說。
康道陽: *現在就走嗎?要不要叫海波送*到 站?
馬超龍: 他送*紙還沒回來。算*,我自己打 去。
康道陽目送馬超龍出去,拿著單據在 手心裡敲*敲,走到馬鳳英面前*賬 馬鳳英接過單據,看也不看他一眼。
陰雨迷蒙的山坡上,馬超龍在橋生的 同下來到*姑媽的墳墓前。他手持一 檀香跪在地上磕**,嘴*在念念有* 地低語: 姑媽,請您保佑我萬事*利,事*成 !
**的雜樹林點綴著一些不着名的小 朵兒。三五成群的掃墓者手持*品行 於*近的山野間,這是早春的江南景 象。
馬超龍環顧著煙雨飄渺的山谷,回憶 姑媽對他的諸多好處,心裡便湧起一 酸疼的感覺,淚水開始在眼睛*閃動 。當他向姑媽的墳墓深深*躬的時候 有一個想法在腦海強烈翻騰:一定要 有更多的錢,將來給姑媽築一座豪華 的陵寢。讓姑媽在天之靈得以安息, 讓那些曾經瞧不起自己的人去妒忌和 紅。
出租車在東江市法院門前停住,馬超 從汽車裡出來,早已在**候的尹麗 看上去十分憔悴的樣*,她見馬超龍 從汽車上下來,臉上露出一種復雜的 情,她本想走上前去,心理這樣想著 並沒有挪動腳*,隻是冷冷地看著他 。
尹麗萍: 馬超龍,我們真的就這樣離*嗎?我 跟*再談一次。
馬超龍不屑一顧地: 還有什麼可談的?要談的不是都已經 過*嗎?*不要得寸進尺!
馬超龍微微向前傾斜著身*,一*一 地徑自走進*法院大門。
尹麗萍用牙齒咬著下唇,忍住*眼眶 的淚水不掉下來。她擦*一下眼睛, 著也走*進去,
馬超龍背著背包從一傢旅店裡出來, 手攔住一部 的士 。
他鉆進汽車對司機說: 去火車站。
汽車在街道上駛過。
馬超龍把目光投向茶色車窗外面,表 很木然的樣*。
汽車沿著湘江行駛,拐上一座公路和 路兩用大橋。他一眼看見*在前面清 道路的尹麗萍,不知道是他心*忽然 產生*對她的同情、憐憫或是別的什 ,剎那間他對司機說: 哎,停一下。
汽車在尹麗萍身旁停住時,像熱病* 病人那樣,馬超龍含混不清的自顧自 咕*幾句什麼,但人依然坐著沒動, 他透過車窗望著在低**掃地的尹麗萍
司機困惑地側臉看著他。
幾秒鐘之後,馬超龍擺*擺手,輕聲 : 算*,走吧!
司機一踩油門,汽車飛快地向前駛去 *。
馬超龍好像變*一個人,沒事就往婚 介紹所裡跑,要不就橫躺在沙發上看 *紙的征婚欄目。康道陽知道他是在忙 著找女人,便有意打趣他一下。那天 康道陽從外面走進來,在馬超龍的對 坐下,說: 老板,*這次回去怎麼樣?離婚的味 不太好吧?
馬超龍*惡地皺*皺眉毛,望著康道 那副陰陽怪氣作派,沉著臉說: *是什麼意思?
康道陽連忙嬉皮笑臉地說: 沒什麼意思!我也是離*婚的人,知 離婚的滋味,所以隨便問問。
馬超龍放下手*的*紙: 最近股市的情況怎樣?
康道陽眉飛色舞地: 有一個好消息,我們買的那隻股票已 漲*兩塊五毛錢,據內部消息,這隻 票可能漲到*十元以上!
馬超龍扔下*紙,一骨碌爬起來說: 消息可*嗎?
康道陽: 是在*券交易所工作的一個朋友親口 我說的,他自己也買*。絕對沒問題
馬超龍: 好!我們把剩下的資金全部投進去, 買這隻股票。
康道陽站起身說: 嗯,我這就去。
馬超龍叫住欲往外走的康道陽: 慢點,我們一起去。 自從叫康道陽開通一個股票帳戶以來 馬超龍還從來沒有光顧過征券營*部 但是卻已經無數次在腦海*想象著自 己帳戶上的資金*潮水般地洶湧上漲
交易所大廳裡聚集著黑壓壓一片散戶 民。他們一個個盯視著前方的電*顯 屏,不時發出一陣*呼聲。
馬超龍和康道陽匆匆忙忙地走進大戶 ,來到他們的*位上。
張葦盯著桌*上的臺式電腦,興奮地 馬超龍說: 老板,我們的那隻股票又漲*八角錢
康道陽看著電腦裡的股價K線圖: 成交量還在放大,昨天拉*一*帶長 影線的紅十*星,今天可能會漲停。 龍,買不買?
馬超龍: 買,全買進去。漲到百分之三十就拋 。 他喝*一口飲料,問康道陽: 我們的股票市值現在是多少?
張葦在鍵盤上敲*幾下,說: 一百*十八萬五千四百元。
康道陽得意地笑著說: 我們已盈利十三萬多元*!
馬超龍笑*: 我的媽呀,這錢來得真容易!
馬超龍站在辦公桌旁看著一份財務* ,一隻手在不停地摳著腚部。
他看著看著忽然把*表一推,氣憤地 隔窗那邊的馬鳳英說: 姐,怎麼有一大半的当地*款沒有收 來?
馬鳳英抬**望著已經站在窗邊的馬超 說: 這我怎麼知道?收回來的都入*賬, 收回的就空在那裡。
馬超龍: *紙發出去*,*款卻收不回來,這 下去我怎麼虧得起?為什麼不叫海波 電話去催款?
馬鳳英: *的寶貝兒*整天不是進發廊泡妞, 是下牌館*博,連個人影都看不到, *這做父親的不去說他,別人怎麼管得 *?
馬超龍: *是他姑姑嘛!
馬鳳英: 他眼裡有我這個姑姑嗎?
馬超龍氣得瞪圓*雙眼,一拳*在桌* 上: 這個沒有用的東西!
馬超龍將那份*表從窗*裡遞給馬鳳 : *把那些沒交*款的*販列一個名單 我讓康道陽去收。
馬鳳英看著馬超龍: 超龍,我知道*不願聽我的勸,我畢 是*姐,不得不提醒*。*這樣信任 道陽,連那麼多的股票都交給他去管 理,不怕人傢做手腳嗎?
馬超龍: 賬戶,*折,還有資金密碼都由我自 把握,他能做什麼手腳?
馬鳳英: 要是虧掉*呢?
馬超龍: 姐,*真不*解他。道陽對炒股還* *究呢,我們的股票已經賺*十多萬 。
馬鳳英: 沒事就好,要真有事*就完*!
馬超龍: *別嫉妒,人傢就是有能耐嘛。
他走回辦公桌邊拿起電話*: 道陽,*也不要整天守在股市裡面, 裡有張葦就行*。嗯,全國賣*網絡 有那麼多*款沒收回,從今天起由* 接替馬海波的工作。好吧,*馬上回 ! 他說完 啪 地用力撂下電話*。
現在,馬超龍真有點顧首不顧尾*, 海波整天渾渾噩噩地混日*,這個不 進取的兒*讓他大傷腦*。馬超龍隻 覺得自己過去虧待*兒女,愿望通過 己的打拼,讓他們兄妹倆過上有尊嚴 體面生活,他最大的心願就是要為他 們多積累一些財富,同時也要讓東江 們馬氏傢族對他刮目相看。 贊
(散文編輯:散文在線)
囚犯的妻* 第十二* 錢啊,命相連
雖然有*妹夫的撐腰,是阻拦*弟媳 們不再欺*我*,但是在經濟上並沒 我帶來多少實...
鬥狼記1
招生招生,*年*,*個暑假,整整 *個暑假,我都是在*辦裡期待著傢長 著*生來*名...
傢有兒女(第二十*)
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*結婚的幸福* 媳婦*花能幹又勤快,手不離活,活 離手,*论誰...
傢有兒女(第十九*)
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,*為 醫院醫療條件差,看不*看的病,醫 要他轉院,沒...
傢有兒女(第十四*)
大人**都知道麥玲厲害,普通人都 敢欺*她,大人**欺*她的傢人, 玲很恨他們,...
傢有兒女(第十三*)
縣裡有個會*,要一個大隊*導去開 ,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,保清 去就是四十天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