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ml模版最后一杯双皮奶
哦,谢谢,给*钱。
杨林拿着这杯双皮奶,走到客车候车 。不必一个小时,他就可以回到家, 可以见到父母,当然,还会面到王茹 。可是,这杯双皮奶,不得不又让他 起另外一个女*,和那个女*的,最 一杯,双皮奶。
1
在新生会晤会上,他并没有对怀艺留 多深的印象,只是含混地记得,怀艺 点恐惧地走向讲台,说: 大家好,我是来自东海的怀艺,呃 没有什么喜好,偶然喜欢写写文*记 自己的心境。 后来,他和怀艺一起上课,偶尔有眼 的交换,也只是一瞬,两人不常说话
一天晚上,男生宿舍在讨论*里的女 ,说说他们都以为*里的哪个女生看 来比较有感觉。轮到他说的时候,他 说: *们都知道,我有女朋友的,只是她 去了另外一所大*,我对*里的女生 真的没有什么感觉。
不行,咱*就二十*个女生,我们知 *有女朋友,可是,今晚不说其他, 说我们*的! *长刘亚舟说道。
就是,杨林,*装啥*傻?让*说* 说! 四川口音很重的汉*人赵鸿用他自夸 另类的普通话喊道。
是啊,叫*说*就说,又不真是*女 友,就是个假设。 这一句是纯洁的西安口音,可是声音 主人显然知道杨林还听不懂西安话, 是又用尺度的一般话重复了一遍。一 边说着,一遍用脚踢开盖在身上的毯* 。
嗯,要我说嘛,如果非要说一个,我 得怀艺挺好的。 杨林掉以轻心地说。
什么?*说 怀艺? 刚把毯*踢到一边的韩*迪猛地坐起 ,看向斜上铺的杨林,说。
嗯,是啊,怎么了? 杨林有些莫名其妙了。
韩*迪压低声音说: 哥们,那个什么怀艺*就不要指望了 她是有男朋友的人,人家男朋友啊, 上*呢,就在*信银行。 *迪喝了口水,又躺下去, 西安的夏天,就是*,幸好我们军* 时候还不*哦。
*怎么知道的? 刘亚舟问*迪。
我周*去我爸那,我爸带我去*信银 见一叔叔,*巧碰见怀艺和一男的手 手从*信出来。
就*这?那要是人家只是兄妹呢? 一直缄默的杨林疑难道。
兄妹?我看不像,哎,杨林啊,*别 么*邪,*是没有机会喽。 *迪说。
我本来就没想要机遇吗!
哥们,我说句*不爱听的话。 *迪又说。
什么话? 杨林翻过身,趴在床上,抬开端看着* 迪。
*女朋友吧,在*汉上大*,*呢, 西安,我看,*们很不容易啊。
*是说,我们会 分手?呵呵 我不信任,我们放假就可以见面,再 ,现在手机啊电脑的接洽很便利的。
我知道,*现在是不感到什么,可是 间久了,*就知道,总有一天*会累 。
好了好了,睡吧,以后的事谁也不知 !
2
这天晚上,对床的刘亚舟对杨林说: 来日下午两点我们*要去行政楼听一 *术报告,明天上午我们又没有课, 晚就要告诉一下各宿舍的舍长。
哦,怎么了? 杨林问道。
要不,*给怀艺发条信息?
我给她发?为啥啊?我又不是*长。
*不是舍长吗?
那和我也没有什么关系!
我们不是说了吗?在宿舍里要听舍长 啊!
是啊! *迪也起哄道。
哦,*们今晚是结合起来耍我,是吧
*不是说*对那个怀艺有感觉吗? 赵鸿也说了。
*们就合起来耍我吧,咱不是说了吗 那晚的话都是玩笑。
给*个机会,感到是须要培育的。喏 这是怀艺的电话。 刘亚舟说着把一*A4纸扔到杨林的床上 ,纸上是全*同*的手机号*。
杨林看了看那*纸,说: 好吧,反*都是同*同*,她的号* 早有一天我都会知道,发一条就发一 。
杨林把怀艺的号*起来,给她发了条 息。
是怀艺吧,我是杨林,*的同*,* 让我通知*,明天下午两点在行政楼 文厅有一个*术讲座,全*同窗都要 *入,请通知一下*的舍友。
过了一会,怀艺就回了信息, 哦,谢谢。*是杨林?就是那个三块 头吧?
杨林看了信息,觉得这个怀艺还真是 趣,也就和她滑稽一下,于是便回信 , 我是三块木头?*可错了,明明是一 森林。 信息发出很久,杨林也没有收到回信 她不会知道,在怀艺的宿舍,已经开 讨论起*里的男生了。怀艺的*只有 *个男生,这还是在外*院*较高的 生比例。
第二天*午,杨林收到怀艺的信息, *会如果*早去了帮忙*个座吧,谢 !
下昼杨林先到了报告厅,过了一会, 艺也来了。她到他身边坐下。*术讲 听得索然*味,杨林就和怀艺聊起来 。
*家是东海的?
是啊,江苏东海的。
那有什么好玩的没?
呃 也没有什么,哦,有温泉和水晶。
哦,不错,哪天有机会去看看。我家 南昌的。
哦。 怀艺心不在焉,她在回一条信息。
发信息呢? 杨林试探性地问。
哦。
杨林自讨没趣,就听了会报告。
过了一会,怀艺说: *喜欢听什么*不?手机有蓝牙没? *首*给*。
哦。什么*? 杨林一边打开手机蓝牙一边问道。
刘德华的《今天》。
哦,是首老*吧?*怎么还喜欢听华 的*?
嗯。老*才经典呢。
*这个专业是*自己选的吗? 杨林问道。
不是,我本来填的是国贸。
嗯,我也不是,我本来想*对外汉* ,结果分数不够被调到这个专业了。
哎,我们都是受害者。**好了。对 ,*那个专业课*的怎么*,我都听 太明白,看*听课挺当真的。 怀艺说着,把手机放进包里。
我?*是说那个《国际关系史》?我 不太懂,我对本国历史不是很懂得, *国的吗,还懂一些。
哦,我也喜欢*国历史,不过我喜欢 些野史,哈哈,要不哪天听*给我讲 。
好啊,我最喜欢明末清初的历史。

3
刚开*的一段时间,院里请求每个* 要上晚自*。这天晚上,杨林和怀艺 在教室的后面。他们一起自*,并没 有聊什么。九点后,大家陆*分开了 室,慢慢地,教室就只剩下杨林和怀 了。突然,杨林的手机响了,他拿出 手机一看,是王茹的电话。
在哪呢?
我在教室上自*课呢。怎么了? 杨林一边接通电话一边走出教室。
哦,我也是。我们*的那个日*,越 越听不懂了。
是吗?没事的,这不是刚刚开始吗, 段时间就好了。
对了,我们*有一个男生,是东北的 似乎是沈阳的,日*说的特别好,我 以多向她**。
哦。 杨林说道。
*一个人上自*吗?
不是啊,我们*现在都要上,不外现 下课了,他们都走了,哦,还有 一个女生。
哦,那*忙吧。我快走到宿舍了。 王茹淡淡地说道,可是,这并不能掩 住她心里的猜忌,一个女生,是什么 **的女生呢?为什么是只有一个女生 ?
好吧,一会给*信息。拜拜。 杨林并没有察觉到王茹的变更。
杨林挂了电话,回到教室。怀艺问: 谁啊?女朋友?
嗯。
*女朋友是哪里的?
南昌的,现在在*汉的一所大*,* *。
哦,*给我讲讲那个明末清初史吧, 是有个陈圆圆吗?
哦,好吧。*知道吴伟业的《圆圆曲 吗?
嗯,听说过。

杨林回到宿舍,已经十点半了。
不错啊!这才多少天就和怀艺那么近 ? 赵鸿说道。
没有,我们只是在探讨 历史问题。
历史问题?哼哼 赵鸿一脸坏笑。
后来一段时间,怀艺每晚都和杨林坐 一起自*。可是突然有一晚,怀艺没 来上课。
下课后,杨林给怀艺发了条信息, 今天怎么没有来上课?
可是直到杨林回到宿舍,怀艺都没有 信息。第二天是《思修》课,在大教 上课。杨林去的时候,怀艺已经到了 ,可是怀艺和她们宿舍的女生坐在前 了。杨林自己到后面坐下,认为今天 艺有点错误劲。下课后,杨林找到怀 艺同宿舍的顾莛。没想到被顾莛*骂 通:
我告诉*,三块木头,*不要对我们 怀艺有什么主意,她很单纯,容易上 ,可是有我在,*就休想濒临她!
我没有,我们只是
什么?只是什么?*认为*那点心理 不知道!我告诉*,她可是有男朋友 人,她男朋友是在*信上*的,比* 强多了!*就别有什么心思了! 顾莛的眼*发出凶恶的光。
杨林知道说什么也没有用了,就什么 不说,任顾莛说了一通,就回宿舍了 这天晚上,杨林回宿舍也不爱说话, 找隔壁的同*要了一些烟,坐在阳台 了起来。过不多久,刘亚舟回宿舍, 杨林在阳台抽烟,就过去问: 怎么了?抽什么烟?*平凡是不吸烟 。
抽 *南海 。 杨林说着,又吸了一口烟。
我不是问*抽什么烟,我是问*为什 抽烟! 刘亚舟反复道。见杨林一直不说话, 是抽烟,刘亚舟又接着说, 是不是和*女朋友吵架了?两个人不 一起吵架很畸形。
不是她! 杨林说道,吐出一绺烟圈,叹气了一 气。
不是她?那还是谁?岂非是怀艺?
嗯。 杨林又吐了一缕烟圈,说道。
行啊!杨林,*竟然为了怀艺抽烟, *说*要是*为*女朋友吗,我也不说 *了,可现在她不是*女朋友,怀艺居 然让*这么难过,*还终日说什么心 只有*女朋友,*要是不在乎怀艺怎 会为她伤心?
杨林听了刘亚舟这一番话。突然也觉 到自己的变态,莫非在他的心里,真 有了一点空间,留给了怀艺?他想着 ,把抽到一半的烟掐*了。窗外的天 一片苍白的逝世水,连一丝风都没有 杨林的心里也觉得特殊*得慌。
4
一连好*天,杨林都十分愁闷。直到 个周五的下午,他们下课前,杨林给 艺发了一条信息, 怀艺,*会下课后能*一会走吗?我 话和*说。 下课后,顾莛要和怀艺一起走,怀艺 顾莛先走,她说*会她要去上网。杨 见怀艺真的没走,就过去和她说: 怀艺,要不我们出去逛逛。
他们在**门口的路边一边走一边聊
呃,怀艺,最近怎么总是不理我? 杨林说道。
没有,只是我最近比较累。
是吗?*们宿舍顾莛和我说过了,是 是*为觉得和我走的比拟近,有许多 言蜚*。
不是
我们是朋友,真的,如果我们都是这* 想,就不用怕什么。
*有女朋友,我也有男朋友,*知道 ? 怀艺说,
我据说过,他是在*信上*?
嗯。他是我初*时的同*,不过他读 初三就不上了,去上了大专,后来又 了*信,他舅舅就在*信。
哦,那就是了,既然如*,干吗还要 乎别人的说法呢?人要为自己而生涯 不是为别人的见解而生活。
有情理,没有想到*这呆木头还会说 这*有哲理的话。
他们*聊着,没有留神从他们后面开 一辆红色的 比亚迪 ,车在他们身边停下,车窗被缓缓摇 ,探出一*俊秀的脸,脸上戴着一副 色的墨镜。 怀艺!
怀艺听到喊声,就回身看去。 *东康?怎么是*?这是谁的车?
我同事的,我借来开开。上车!
哦,这是我同*同*,杨林。 怀艺将杨林先容给*东康。
杨林,这是我男朋友,*东康。
哦,*好*好! 杨林说道。
*好!
杨林看着怀艺上了*东康的车,车匆 远去。杨林一个人回到宿舍。
*东康开车带着怀艺在路上逛着,怀 这*天也*为杨林的事情很苦恼,现 和男朋友去兜风,心情做作很好。可 是,突然,*东康的手机响了。
梁姐*好。 *东康接通了电话。
小*啊,*在哪呢?我有点事件要急 车,要不*开车过来接我吧?
嗯,好的,我马上去*信门口。
挂了电话,怀艺问道: 这就是她的车吧?
是的,她叫梁薇,比我大三岁,我就 她梁姐。梁姐很年青,但她特别能干 现在已经是业务主管了。
车很快到了*信,梁姐上了车,坐在 排。从后视镜里,怀艺可以看到一* 妆的脸,绻绻的头发,金丝边眼镜, 典范的职场白领女性。
前面这位是? 梁薇问道。
哦,她是我妹妹,在外院读书呢。
说着,*东康看了一眼怀艺,怀艺也 看*东康,很困惑的眼神。把梁姐送 时,梁姐说: 小*啊,晚些把车送到我家就可以了
送走了梁姐,*东康又开车带着怀艺 *。 小艺,想去哪玩?
怀艺恰好一点的心情被梁姐的呈现搅 索然,听梁姐和*东康的对话,好似 里有话,更有些心不在焉,便说道: 我哪也不想去,*把我送回**吧!
怎么了?小艺,是不是刚刚看见梁姐 就有些吃醋?呵呵,小艺*释怀吧, 和她,就是同事,只不过我刚刚进* 信,她很照料我,小艺,*要懂得我 现在工作对我很重要。 *东康看着怀艺,摸了摸怀艺的头。
*说,我是*妹妹?是不是*身边的 都不知道*有女朋友?
小艺!*不要玩小**性*,我现在 的不好说。
好了,我理解,*把我送回**吧。 话虽然是这*说,可是怀艺心里觉得 委屈。为什么*东康不能很天然地告 他的共事,她就是他的女友人呢?或 者他身边的同事,没有人晓得她的* 吧?
5
*东康把怀艺送回**,就开车回梁 的住处。他把车停到楼下,就给梁姐 电话。
梁姐,我把车开回来了,*下来把它 进泊车场吧。
嗯,好的,我马高低来。
梁姐把车停好,顺便问: 小*,要不上楼喝杯茶?
嗯,好吧。
梁姐的房*是*楼,两室两厅。
梁姐,*真行,这么年轻就有房有车 我哪天要混到*这*就好了!
*不用急啊,小*,*看*是22岁,我 呢,只比*大三岁,我出来工作早, 量*到我这么大也就和我差未*了。
梁姐,可不可以问*个问题?
有什么话只管说。
*没有斟酌找个男朋友?
呃,不找了,我啊,被*们男人骗怕 ,谈了两次,被甩了两次,我想女人 要有自己的事业! 梁薇一边说着,一边沏茶,是西湖龙 ,茶气回升,氤氲着她奇丽的脸,一 细发天然地垂在前额。
哦。 *东康定定地看着梁姐迷人的**。
那*呢?小*。
我?我还小呢,过*年再说吧。
是吗?二十二岁,也不小了,能够谈 朋友的。 梁薇试探地问,眼神逼进*东康的眼 ,慢慢凑近他。
呵呵。 *东康笑道,皮笑肉不笑。
对了!下战书那女*是*妹妹不? 梁薇说道,身*向撤退了一点,掩盖 方才的莽撞。
是啊!我和她从小一起长大。 *东康说着,没有一点疑虑。
本来如*,原来如*。 梁薇像是对*东康说话,也像是喃喃 *。
他俩开始品茶。

*东康从梁姐的住处回来,就给怀艺 电话,说真的很对不起,让怀艺受冤 了。原来怀艺很伤心,可是被*东康 *句花言巧*就哄开心了。*东康说 周*带着怀艺去逛商场,给她买些秋 的衣服。
是夜,杨林回宿舍后心情也不是很好 虽说和怀艺的事情说开了,但看到* 康把怀艺接走,就总觉得心里不舒服 。凑巧,这时他的女朋友王茹打来里 话:
又在哪呢?
在宿舍,怎么了? 杨林说道。
没有什么事。
喔。
怎么了,怎么不说话,感觉*今天怪 的。 王茹说道。
没有什么,*多想了。对了,*那日 **得怎么*了? 杨林想岔开话题。
仍是那*,不过我们*东北的那个男 挺*忱的,我有什么问题就问他,放 吧!
那个男生叫什么? 杨林问道。
*管人家叫什么做什么?*又不意识 。不过,*知道他为什么日*特别好 ?
不知道。
由于以前在抗战的时候,东北是失守 ,他爷爷奶奶也被日本部队奴化教导 ,就*会了日*。
喔。好吧,*早点休息吧,我挂了。
*怎么了?*别乱想,我和他就是同* 。
没有,*睡吧,拜拜。 杨林挂*了电话。心想,两个人不在 起,真是一种折磨,彼*的信任很轻 被残害。
6
第二天一早,*东康去**把怀艺接 来,两人又手牵手,和好如初,他们 起买衣服,一起去肯德基,晚上一起 去看片*,《画皮》。
从电影院出来,已经是深夜了。晚风 微地吹着,带着一丝丝秋天的凉意, 灯疲乏着阴暗的光辉,*东康牵着怀 艺的手在街上走着,说: 小艺,这么晚了,*还回去吗?
嗯。
别回了,*的**现在已经封门了。
那怎么办?
小艺,要不去我住的处所吧? *东康说着,就握紧了怀艺的手,他 身,面对怀艺,擒住怀艺的嘴,慢慢 进带有力度的舌。
怀艺陶醉在*东康成熟的吻里,身材 微发抖,默认地点了摇头。
后来一段时间,杨林和怀艺就坚持着 即不离的朋友关系,两人也不再坐在 起上课,偶然有眼神的交流,也只是 一瞬,两人不常谈话。可是,杨林和 友王茹的不合却越来越大。有一天, 林又接到王茹的电话:
下课了吧? 杨林轻声问。
嗯。
在做什么啊?
在宿舍。
*是不是就只会问这*句话?和我就 其他话了吗? 王茹说道。
我?我只是不知道说什么。
*是不是和我*话可说了?麻痹了, 吧?*知道吗?*上个月一全部月发 我的信息竟然不到30条!*还记得吗 *有一次和我打电话,从清晨两点四 十打到凌晨*点半,可是现在呢?* 竟怎么了?
不是*想的那*。
那是什么?*是不是在那边又有了新 女朋友?如果*的身边有人陪了,请 *放开我的手! 王茹愤慨地说道。
两人沉默了良久,王茹又接着说, 我有时候想,这一串简略的电话号* 毕竟能承载多少爱!*要是不爱我了 就说明白!我不想要*这*折磨我!
是!我就是有了新的女朋友! 杨林挂了电话。他想,为何时常通电 ,反而关系越来越疏远了呢?而在古 ,交通通讯非常不方便,一份感情却 可以维持*年甚至*十年。为何交通 信手腕越是进*,人与人之间的关联 越是难以保护呢?
怎么了?杨林*没事吧? 韩*迪关心地问。
杨林,我跟*说,两个人不在一个地 ,真的很难保持感情,*想啊,*们 个人每天面对的环境不同。 刘亚舟翻过身,趴在床上,对着杨林 又持*说道, 我给*们做一下感性的剖析吧,两个 的生活环境不同,那么时间长了独特 话题就会越来越少,而且,每个人在 不同的环境里又会碰到不同的人,天 陪在她身边的不是*,而是别的男生 人心都是肉长的,日久生情,所以异 地恋的归宿就是分手!
听了刘亚舟的一番话,杨林陷入了寻 。
7
那一夜过后,*东康就不再像以前那* 关怀怀艺了,怀艺给他打电话,他老 说工作很忙,没有时间陪她。
这一晚,*信银行的人员举办聚首, *东康为了表现对梁姐的感谢,特地给 姐*备了一条项链作为礼物。梁薇一 时髦起,喝多了*杯,*伙的时候, 家说,就让*东康开车送梁姐回家吧
*东康把梁姐扶上车,车穿行在夜色 *,路旁的绿化*飞快地后撤。梁薇坐 副驾驶的地位上,倚着椅背,醉眼迷 离,酒精更使那*奇丽的脸增*了* 姿色。
小*! 梁薇突然说道。
怎么了?
*真好!
什么?梁姐,*喝醉了。 *东康喊道。
我没有醉!*知道我为什么照顾*吗
为什么啊? *东康把小灯转换为大灯,进*了车 。
*为我喜欢*! 梁薇的头紧贴着椅背,转脸看着*东 ,眼神妩媚动听。
梁姐,*别说话了,好好休息一会, 们快到家了,啊。 *东康看了一眼梁薇,说道。
*东康又*快了车速,他*为梁姐的 后告白而心跳*快。
车到了梁薇的楼下。
梁姐,我们到家了!来,下车。 *东康把梁姐搀扶下车,渐渐扶她走 电梯。
梁姐,*的钥匙呢?
*说什么?
到家门口了,钥匙。
嗯,我不知道!这不是我的家!我没 家!
*东康见梁姐现在*为酒精后劲的缘 已经越来越糊涂,就只好去翻梁姐的 ,在包里找到了梁姐的钥匙。他翻开 门,开了灯,把梁姐扶持到卧室,又 她把鞋*脱掉,然后去给梁姐倒了杯 *水。*东康坐在床上,把梁姐拥到怀 里, 梁姐,来,喝杯水解解酒。
小*,是*吗?这是哪里?
嗯,我是小*,梁姐。这是*家啊!
不是!这不是我的家!小*,*知道 ?这不是我家,这只是我的房*!* 为女人有了房*有了车就幸福了吗? 不是的!还要有一个 自己爱 爱自己的 男人!
梁姐,*喝醉了!喝点水吧! *东康抱紧梁姐,把水递到梁姐嘴边
我不要喝水! 梁姐把水杯打翻到地上,而后双臂围 着*东康的脖*。她看向他,眼神更 *迷离;她的体香和着酒精的滋味在他 的呼吸间洋溢,他终于受不了这种引 ,嘴凑了下去,手也急忙地解开梁姐 衣裙
夜,掩盖了所有的虚假、神思与愿望 可是,早晨的阳光又一次把夜赶进历 里。卧室的地板上,散落着*东康和 梁姐的衣服,当然也有*件亵服。梁 慢慢睁开惺忪的眼,看向身旁的男人 她的脸上显现出诡谲的笑,又立刻消 散了,她又*上眼,依偎在*东康的 边。突然,*东康被一阵手机铃声惊 ,他突然苏醒起来,拿起手机一看, 是怀艺的,又看看身边的梁姐,以为 还在酣睡*,就接通了电话。
小艺,怎么了? *东康压低声音问道。
东康,今天是周*,*有时间吗?我 去逛公*吧?
小艺,真对不起,我最近很忙,下周 陪*,好吗? *东康匆忙挂了怀艺的电话。
梁姐假装被*东康的声音惊醒,又睁 眼,说: *妹妹的?
嗯。
要不我们今天一起去看看她?
不用了,好好休息吧。
小*,昨晚的事,我们?
对不起,梁姐。
小*,我们在一起了,好吗?我昨晚 有和*开玩笑。

怎么了?*不爱好我?
不是,梁姐,只是
只是什么?*是不是嫌我有过男朋友 *嫌我脏,是吗?
不是的,梁姐。
那只是什么? 梁薇双手撑起半个身*,被*便从她 胸前滑下去,让她的胸露了出来。
只是我还太小了。 *东康说着,转过脸,不敢看她。
没有关系,小*,我不在乎。 梁薇说着,就坐起来,从背地抱住* 康,饱满的胸紧贴着*东康的背。* 康*着眼睛,呼吸却逐**重了,他 突然转过身,把梁薇牢牢地拥在怀里 *东康明白,这一个拥抱,他的怀里 没有了怀艺的位置,可是他又不能抵 制这*的诱惑。梁薇把头深深埋进* 康的怀里,嘴角浮现出了淡淡的笑, 种笑完整是名义文*,不知心坎暗藏 着什么诡计。
两人拥抱了很久,*东康便开始穿衣 ,穿好衣服后,说, 梁姐,从今天开始,*是我的女人。
8
这晚,怀艺*在宿舍里*聊地发愣, 然收到*东康的信息, 小艺,我在*楼下,有话和*说,* *。 小艺收到信息,就开端换衣服,顾莛 疑地问: 怀艺,这么晚了*去哪? 机密! 怀艺甜蜜地说道。
哦,又是和那个*东康幽会吧!
就不告诉*。 说着,怀艺就换好了衣服。
见怀艺下了楼,*东康鸣响了一声车 , 上来吧! *东康说道。怀艺上了车,问道: 怎么了?东康。
带*去个宁静的地方。
*东康把车开到郊外,停下。
小艺啊,我们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, 感一直很好。那年,我来西安了,* ,有一天,*要考上西安的一所大* ,来找我。现在,*做到了。
嗯,*要说这些做什么?
小艺,*听我把话说完。
小艺,这么多年,其实 其实,我一直把*当做 妹妹
*说什么? 怀艺不敢相信刚刚闯进自己耳朵里的 。
小艺,我真的很对不起。我们 分别吧
*东康的话对怀艺来说*疑是晴天霹 ,她傻在那里,过了一会,才说: 东康,*告诉我的不是真的,是吧? *在和我开玩笑,是吧?
*东康两手握着方向盘,不敢看怀艺 小声说道: 小艺,我没有开玩笑,我们 分手吧,我们真的分*适,对不起。
对不起就可以了吗!*只是把我当做 妹妹?假如是这*,那*为什么要牵 的手?为什么要吻我?为什么要 怀艺*不住伤心的怒气,喊道。泪水 眶而出。
*东康也不知道说什么好,就点燃一 烟,吸了起来。吸完两支烟。说道: 我送*回**吧!
怀艺回到宿舍,眼睛已经*红了。顾 见到她这个**,就问: 怎么了? 可是顾莛和其余舍友怎么问,怀艺就 不说话,她抱住顾莛失声痛*起来。
*爱我吗?
嗯。
那*说给我听。
小艺,我爱*!
那要是有一天,*遇到比我更好的人 怎么办?
不会的,小艺,*是我这辈*最爱的 。
*会不要我了吗?
怎么可能啊?小艺,*不要乱想了。
真的吗?
嗯,*想啊,咱们从小一起长大,感 那么深,怎么会离开呢?小艺啊,* 以后工作稳固下来,有了必定的收入 ,*也毕业了,我们就结婚,到时我 就可以买屋*了。
嗯, 怀艺沉醉在甜蜜的设想*。
啊! 怀艺猛地从床上坐起来,眼角还挂着 。
*怎么了,随州油锅炉,怀艺! 顾莛喊道,其他的舍友也都醒了。
没什么。
是不是做梦了?怀艺,不要怕,我们 在呢?
什么都没有了,什么都没有了,什么 没了! 他为什么要抛弃我?我只是想让他在 里把我当成女朋友,可是,他*来都 有把我当成女朋友! 怀艺不停地说着,她觉得她心*始终 的那种寄托,忽然没有了。
原来*东康和怀艺分手了,顾莛清楚 。
小艺,*不要这*!所有都会好的! 实我只是一直不想说,现在他和*提 了分手,那我就说说我心里的话吧! 顾莛向怀艺身边坐了坐,又接着说, 怀艺,其实我一直不是很看好*们的 他当初恰是寻求社会位置的时候,他 用四年的时间**吗?不会的!** 毕业了他早结婚了,可能*还没有毕 他就结婚了!只是我看*对他感情那 深,也支撑*,可是,现在是他摈弃 了*,*就不要再伤心了,他不值得 *爱的!
这一夜,怀艺在抽咽*渡过。第二天 自然也没有去上课。
9
杨林虽然最近没有和怀艺说多少话, 从没有见怀艺不来上课。今天,平常 艺的那个座位空洞*物,杨林就觉得 有些奇异。于是就给怀艺发信息, *怎么了?怎么不来上课?
关*什么事? 怀艺回道,她没想到很久都没有关心 己的杨林竟然会发来信息。
*怎么了?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?
我不想说,谢谢*的关心! 怀艺回道。可是,怀艺的心里并不是 *想的,她以为全世界都把她抛弃了 可是在全世界之外,却涌现了三块木 头,而她以前,总是把全世界,当做 *东康。
好吧。如果*遇到了什么事,可以和 聊聊,朋友嘛,虽然我的肩膀不够广 ,但总也是可能依附的啊!
谢谢*,*先上课吧。
收到回信,杨林就不多问了。到了晚 ,十点多,怀艺突然打来电话。
三块木头,我在综合楼的天台,*过 吧。
挂了怀艺的电话,杨林就急忙向综合 的天台赶去。综合楼是外院的多功效 ,有良多商店,还有网吧、银行、* *。杨林一口吻爬上四楼的天台,在 暗的灯光下,杨林看见怀艺一个人站 *杆边,晚风撩拨着她的发,楚楚怜 人。
怀艺。 杨林说道。
*来了。 怀艺并没有转身。
*怎么了?
怀艺没有说话。杨林看到怀艺脚边放 一个玄色的包,走从前,瞧了瞧,包 竟然全是啤酒,有空瓶*,还有五* 瓶是没有打开的。
*怎么了?为什么喝这么多的酒。 杨林又问道。
我和他,分手了
什么?分手了,为什么?前*天不还 好好的吗?
我不知道!为什么?为什么要抛弃我 那些花言巧*就像是昨天刚说的,为 么就变了呢?
怀艺,*不要难过了,既然分手了, 面对吧。
不要!为什么要我面对这*的痛,我 了他付出了多少,*什么会是这*的 果!我恨!
杨林见怀艺如斯冲动,也不知道说什 好, 怀艺,我这个人也不会抚慰人,就陪 *站一会吧。
我现在只想大醉一场。 怀艺说。
怀艺,*不要这*,不要再折磨自己 ,是他不懂得爱护*,他不值得*为 这*!
不要!我不要想他,我要回避!我要 醉! 怀艺一边说着,一边去拿啤酒。
那好,既然*要喝,那么我陪*一起 ,还有*瓶,我们一人三瓶。 杨林最近*为王茹的事情,心里也很 闷,*想大喝一场。
好! 怀艺喊道,有*分巾帼英气,她一次 *瓶啤酒全打开了。接着说, 全开了,不喝也得喝!
怀艺拿起一瓶酒给杨林,本人也拿起 瓶,怀艺碰了一下杨林的酒瓶,对着 口就喝起来。杨林见*,也喝起来。 两人喝完一瓶,又拿起一瓶,可是这 瓶,怀艺刚喝了一口,就吐出来,衰 的身*倒在杨林的怀里。
怀艺,*怎么了?
没事! 怀艺推开杨林。
要不我送*回去吧?
不要!我不要回去。三块木头,我和 和*说,在这个**里,就*是 我的 哥们,我不喜欢和女生在一起,女生 啬,太麻烦了 *,杨林,* 够义气!
嗯,好好好,我是*哥们,我送*回 舍好不好?
不要!今晚,我不回
杨林见怀艺醉成这*,就要给顾莛打 话。
不要给小顾打电话!*不要给她打电 ,不要!她要是知道我和*在一起, 会饶了*!
好吧,我今天算是给*害惨了,*说 *要怎么办吧?
就在那,那不是有一条坐椅吗?就在 ,我不要走。 说着,怀艺就要趔趔趄趄地向天台的 椅走去。杨林立刻过去扶着,把她扶 座椅上,杨林也坐在她身边。
杨林,我的头好痛,好痛,杨林,我 不会 会不会 *掉啊? 怀艺说着,把头埋到杨林怀里。
杨林揽着她,说道: 傻瓜,不会的,*是喝的太多了,明 醒来就好了。
杨林!
怎么了?
*说,两个人在一起,最重要的是什 ?
啊? 杨林并没有想过这个问题。
不知道吧?我告知*!是信任!
喔。
杨林! 怀艺握着杨林的手。
怎么了?
为什么他用我的信任诈骗我?他确定 被他的什么梁姐抢走了!
杨林想,信任,是的,恋世间最主要 是信赖,他和他的王茹之间还有信任 ?
杨林!
怎么了? 杨林的思路被怀艺的喊声打*。
*说,男人是不是都喜新厌旧啊?
呃 不是的,只是那个人不值得*爱!
杨林!
怎么了? 杨林看着怀艺,觉得她真是可怜,自 付出了所有的爱,却换来一句分手。
怎么了,怀艺? 杨林见怀艺没有说话,又问了一遍。 看看怀艺,她已经快要睡了。
杨 林 怀艺在昏睡*一直喊着杨林。杨林一 手握着怀艺的手,另一只手揽着她的 ,两人吞没在夜色*。从后面看去, 还以为他们是一对甜蜜的恋人,岂不 ,这是甜美外衣下的悲伤。
10
太阳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产生一*从 方探出大大的脑袋,一缕缕暖和的光 逐下落寞的夜,直到阳光落在怀艺带 着泪痕的脸上,她才疲惫地睁开眼睛 她抬起头,看到了*在看着自己的眼
*醒了,感觉怎么*? 杨林问道。
呃 头有些痛。
没事,过段时光就好了,*喝了很多 。
我怎么会在这里?
那这要问*自己了,是*赖着不走。
不会吧?天啊。
昨晚睡得舒服吗?
不舒服,坐着睡觉,腿脚都麻了。
不舒畅,那干嘛还赖在我怀里不起来
怀艺这才反*过来,赶紧站起来,脸 经绯红了。
杨林也站起来,运动一下*骨,说道 都是被*害的,肩又酸又麻!
不好意思啊。
不好心思管什么用!我付出了这么多 总要有所回报吧?
*想要什么? 怀艺问道。
杨林站到怀艺的*前方,凝视着怀艺 眼,蜜意地说道: 小艺,许可我,当前不要再这*折磨 己了,那个男人不值得*这*,以后 要理解,爱,自己。
怀艺没有想到杨林这*的木头会说出 么动情的话,很惊奇,但更多的是激 。她看着杨林,点了拍板,说: 嗯。
后来,他们又坐在一起上课了。
一天下午,杨林约怀艺去**邻近的 所幼儿福利院做意愿活动。这个福利 是一个英籍印度人开的,福利院里的 幼儿大都是母亲的弃婴,他们从一诞 起就有残疾,或是身体残缺,或是智 残缺。有一个小男*,坐在摇摇车里 ,腿不能动,杨林就和怀艺逗他玩。
怀艺拿出一个圆气球,在小男*面前 , 这是什么?好玩吗?叫姐姐就给*。 小男*就是不叫,伸手去抓气球,抓 到,就*了。杨林抢过气球给小男* 说: *看姐姐多坏,她就会欺负人啊,还 常欺负我呢!
我哪有欺负*了? 怀艺就假装赌气了。
好好,没有,我们不能在**眼前闹

从福利院出来,天就快黑了,他们到 **门口。杨林问: 要不吃点货色?
嗯,我想吃双皮奶。
好啊,**门口就有奶茶店。*今天 愉快吧? 杨林问。
嗯,还行。 怀艺谈谈地说道。
还行?是什么意思?我陪了*一个下 ,就一句 还行 啊?
嗯,怎么了?谁要*陪了?本来我在 舍还能好好睡一觉呢!
是谁说在宿舍特别闷,想出去走走啊
我没有说。 怀艺装作什么也不懂的**。
好吧,气人!以后不理*了,我再也 想跟*出来了。 杨林也伪装活力。
好吧,算*好,我请*吃双皮奶。 怀艺说着就走到了奶茶店。
要两杯双皮奶。 怀艺说道。
要芒果味的还是红豆味的。 卖奶茶的女*问道。
嗯 红豆的吧。
双皮奶很快做好了,怀艺和杨林一人 杯。
他们一边吃双皮奶一边走进**的长 。那条长廊是恋人们的常去之地,长 两边是石凳,夜晚时候,十分幽谧。 经常有*对恋人,坐在长廊边的石凳 ,紧紧地挨着,沉没在温顺的吻里。 *的情景,要是再有月光温情的触脚 ,缓缓地探向大地,就犹如是一幅协 的水墨画。可是,谁又能明确,这其 *有*多欢乐*多忧呢?快活对人生不 是常态,往往苦处才是人生最值得回 的局部。只有快乐或是只有悲伤,都 一种缺失,苦*作乐,乐源于苦,才 是事实的生活。
*和*女友最近怎么? 怀艺突然问道。
呃 我和她?不太好,最近一直在吵架, 地恋啊。
我问*一个问题。 怀艺说道。
嗯,问吧。
如果,我说如果啊,如果*在进这所 *前没有女朋友,会
嗯?会什么? 怀艺说道 会 就不说了,实在杨林已经知道怀艺要 什么,只是想要她接着说。
会 哎呀,*自己想! 怀艺抬头用勺*搅双皮奶。
会和*在一起,是吧? 杨林这才说道。
我只是随意问问。
嗯,我才不呢!呵呵,我就算打王老 骗*也不要*啊! 杨林开玩笑地说。
哈哈 我也是,就算我嫁不出去了,也不找 *!
*一会回去做什么? 杨林问道。
回去洗澡、洗衣服。
哦。
吃完了双皮奶,杨林说: *回去吧。
嗯,那我走了。
我送送*。 杨林说。
嗯。 怀艺又是淡淡地说。 赞
(散文编纂:江熏风)
囚犯的妻* 第十二* 钱啊,命相连
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,是禁*了弟媳 们不再欺侮我了,然而在经济上并没 我带来多少实...
斗狼记1
招生招生,*年了,*个暑假,整整 *个暑假,我都是在*办里*候着家长 着*生来报名...
家有儿女(第二十*)
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*结婚的幸福* 媳妇*花能干又勤快,手不离活,活 离手,不论谁...
家有儿女(第十九*)
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,*为 医院医疗前提差,看不了看的病,病 要他转院,没...
家有儿女(第十四*)
大人**都知道麦玲厉害,个别人都 敢欺负她,大人**欺负她的家人, 玲很恨他们,...
家有儿女(第十三*)
县里有个会议,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 ,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,保清 去就是四十天...
哦,謝謝,給*錢。
楊林拿著這杯雙皮奶,走到客車候車 。不用一個小時,他就可以回到傢, 可以見到父母,當然,還會見到王茹 。可是,這杯雙皮奶,不得不又讓他 起另外一個女*,和那個女*的,最 一杯,雙皮奶。
1
在新生見面會上,他並沒有對懷藝留 多深的印象,隻是隐约地記得,懷藝 點膽怯地走向講臺,說: 大傢好,我是來自東海的懷藝,呃 沒有什麼愛好,偶爾喜*寫寫文*記 自己的心情。 後來,他和懷藝一起上課,偶爾有眼 的交流,也隻是一瞬,兩人不常說話
一天晚上,男生宿舍在討論*裡的女 ,說說他們都認為*裡的哪個女生看 來比較有感覺。輪到他說的時候,他 說: *們都知道,我有女朋友的,隻是她 去*另外一所大*,我對*裡的女生 真的沒有什麼感覺。
不行,咱*就二十幾個女生,我們知 *有女朋友,可是,今晚不說其他, 說我們*的! *長劉亞舟說道。
就是,楊林,*裝啥*傻?讓*說* 說! 四川口音很重的漢*人趙鴻用他自詡 另類的普通話喊道。
是啊,叫*說*就說,又不真是*女 友,就是個假*。 這一句是純粹的西安口音,可是聲音 主人顯然知道楊林還聽不懂西安話, 是又用標準的普通話重復*一遍。一 邊說著,注塑冷水机,一遍用腳踢開蓋在身上的毯*。
嗯,要我說嘛,如果非要說一個,我 得懷藝挺好的。 楊林漫不經心*說。
什麼?*說 懷藝? 剛把毯*踢到一邊的韓*迪猛地坐起 ,看向斜上鋪的楊林,說。
嗯,是啊,怎麼*? 楊林有些莫名其妙*。
韓*迪壓低聲音說: 哥們,那個什麼懷藝*就不要指望* 她是有男朋友的人,人傢男朋友啊, 上*呢,就在*信銀行。 *迪喝*口水,又躺下去, 西安的夏天,就是熱,幸好我們軍訓 時候還不熱哦。
*怎麼知道的? 劉亞舟問*迪。
我周*去我爸那,我爸帶我去*信銀 見一叔叔,*巧碰見懷藝和一男的手 手從*信出來。
就憑這?那要是人傢隻是兄妹呢? 一直沉默的楊林疑問道。
兄妹?我看不像,哎,楊林啊,*別 麼天真,*是沒有機會嘍。 *迪說。
我本來就沒想要機會嗎!
哥們,我說句*不愛聽的話。 *迪又說。
什麼話? 楊林翻過身,趴在床上,抬起**看著* 迪。
*女朋友吧,在*漢上大*,*呢, 西安,我看,*們很不容易啊。
*是說,我們會 分手?呵呵 我不相信,我們放假就可以見面,再 ,冷水机价*,現在手機啊電腦的聯系很方便的。
我知道,*現在是不覺得什麼,可是 間久*,*就知道,總有一天*會累 。
好*好*,睡吧,以後的事誰也不知 !
2
這天晚上,對床的劉亞舟對楊林說: 明天下午兩點我們*要去行政樓聽一 *術*告,明天上午我們又沒有課, 晚就要通知一下各宿舍的舍長。
哦,怎麼*? 楊林問道。
要不,*給懷藝發條信息?
我給她發?為啥啊?我又不是*長。
*不是舍長嗎?
那和我也沒有什麼關系!
我們不是說*嗎?在宿舍裡要聽舍長 啊!
是啊! *迪也起哄道。
哦,*們今晚是聯合起來耍我,是吧
*不是說*對那個懷藝有感覺嗎? 趙鴻也說*。
*們就合起來耍我吧,咱不是說*嗎 那晚的話都是玩笑。
給*個機會,感覺是需要培養的。喏 這是懷藝的電話。 劉亞舟說著把一張A4紙扔到楊林的床上 ,紙上是全*同*的手機號碼。
楊林看*看那張紙,說: 好吧,反*都是同*同*,她的號碼 晚有一天我都會知道,發一條就發一 。
楊林把懷藝的號*起來,給她發*條 息。
是懷藝吧,我是楊林,*的同*,* 讓我通知*,明天下午兩點在行政樓 *告廳有一個*術講座,全*同*都要 參*,請通知一下*的舍友。
過*一會,懷藝就回*信息, 哦,謝謝。*是楊林?就是那個三塊 **吧?
楊林看*信息,覺得這個懷藝還真是 默,也就和她幽默一下,於是便回信 , 我是三塊木**?*可錯*,明明是一 森林。 信息發出很久,楊林也沒有收到回信 她不會知道,在懷藝的宿舍,已經開 討論起*裡的男生*。懷藝的*隻有 *個男生,這還是在外語院*較高的 生比例。
第二天*午,楊林收到懷藝的信息, *會如果*早去*幫忙*個座吧,謝 !
下午楊林先到**告廳,過*一會, 藝也來*。她到他身邊坐下。*術* 聽得索然無味,楊林就和懷藝聊起來 。
*傢是東海的?
是啊,江蘇東海的。
那有什麼好玩的沒?
呃 也沒有什麼,哦,有溫泉和水晶。
哦,不錯,哪天有機會去看看。我傢 南昌的。
哦。 懷藝心不在焉,她在回一條信息。
發信息呢? 楊林試探性地問。
哦。
楊林自討沒趣,就聽*會*告。
過*一會,懷藝說: *喜*聽什麼*不?手機有藍牙沒? 傳首*給*。
哦。什麼*? 楊林一邊打開手機藍牙一邊問道。
劉德華的《今天》。
哦,是首老*吧?*怎麼還喜*聽華 的*?
嗯。老*才經典呢。
*這個專*是*自己選的嗎? 楊林問道。
不是,我本來填的是國貿。
嗯,我也不是,我本來想*對外漢語 ,結果分數不*被調到這個專**。
哎,我們都是受害者。*傳好*。對 *,*那個專*課*的怎麼樣,我都聽 太明白,看*聽課挺認真的。 懷藝說著,把手機放進包裡。
我?*是說那個《國際關系史》?我 不太懂,我對外國*史不是很*解, *國的嗎,還懂一些。
哦,我也喜**國*史,不過我喜* 些野史,哈哈,要不哪天聽*給我講 。
好啊,我最喜*明末清初的*史。

3
剛開*的一段時間,院裡要求每個* 要上晚自習。這天晚上,楊林和懷藝 在教室的後面。他們一起自習,並沒 有聊什麼。九點後,大傢陸續離開* 室,漸漸地,教室就隻剩下楊林和懷 *。突然,楊林的手機響*,他拿出 手機一看,是王茹的電話。
在哪呢?
我在教室上自習課呢。怎麼*? 楊林一邊接通電話一邊走出教室。
哦,我也是。我們*的那個日語,越 越聽不懂*。
是嗎?沒事的,這不是剛剛開始嗎, 段時間就好*。
對*,我們*有一個男生,是東北的 好像是沈陽的,日語說的特別好,我 以多向她*習。
哦。 楊林說道。
*一個人上自習嗎?
不是啊,我們*現在都要上,不過現 下課*,他們都走*,哦,還有 一個女生。
哦,那*忙吧。我快走到宿舍*。 王茹淡淡地說道,可是,這並不能掩 住她心裡的猜疑,一個女生,是什麼 *的女生呢?為什麼是隻有一個女生 ?
好吧,一會給*信息。拜拜。 楊林並沒有察覺到王茹的變化。
楊林掛*電話,回到教室。懷藝問: 誰啊?女朋友?
嗯。
*女朋友是哪裡的?
南昌的,現在在*漢的一所大*,* 語。
哦,*給我講講那個明末清初史吧, 是有個陳圓圓嗎?
哦,好吧。*知道吳偉*的《圓圓曲 嗎?
嗯,聽說過。

楊林回到宿舍,已經十點半*。
不錯啊!這才幾天就和懷藝那麼近* 趙鴻說道。
沒有,我們隻是在討論 *史問題。
*史問題?哼哼 趙鴻一臉壞笑。
後來一段時間,懷藝每晚都和楊林坐 一起自習。可是突然有一晚,懷藝沒 來上課。
下課後,楊林給懷藝發*條信息, 今天怎麼沒有來上課?
可是直到楊林回到宿舍,懷藝都沒有 信息。第二天是《思修》課,在大教 上課。楊林去的時候,懷藝已經到* ,可是懷藝和她們宿舍的女生坐在前 *。楊林自己到後面坐下,覺得今天 藝有點不對勁。下課後,楊林找到懷 藝同宿舍的顧莛。沒想到被顧莛*罵 通:
我告訴*,三塊木**,*不要對我們 懷藝有什麼设法,她很單純,容易受 ,可是有我在,*就休想*近她!
我沒有,我們隻是
什麼?隻是什麼?*以為*那點心思 不知道!我告訴*,她可是有男朋友 人,她男朋友是在*信上*的,比* 強多*!*就別有什麼心思*! 顧莛的眼*發出兇*的光。
楊林知道說什麼也沒有用*,就什麼 不說,任顧莛說*一通,就回宿舍* 這天晚上,楊林回宿舍也不愛說話, 找隔壁的同*要*一些煙,坐在陽臺 *起來。過不多久,劉亞舟回宿舍, 楊林在陽臺抽煙,就過去問: 怎麼*?抽什麼煙?*平常是不抽煙 。
抽 *南海 。 楊林說著,又吸*一口煙。
我不是問*抽什麼煙,我是問*為什 抽煙! 劉亞舟重復道。見楊林一直不說話, 是抽煙,劉亞舟又接著說, 是不是和*女朋友吵架*?兩個人不 一起吵架很*常。
不是她! 楊林說道,吐出一綹煙圈,嘆息*一 氣。
不是她?那還是誰?難道是懷藝?
嗯。 楊林又吐*一縷煙圈,說道。
行啊!楊林,*竟然為*懷藝抽煙, *說*要是*為*女朋友嗎,我也不說 **,可現在她不是*女朋友,懷藝竟 然讓*這麼難過,*還整天說什麼心 隻有*女朋友,*要是不在乎懷藝怎 會為她傷心?
楊林聽*劉亞舟這一番話。突然也察 到自己的失常,難道在他的心裡,真 有*一點空間,留給*懷藝?他想著 ,把抽到一半的煙掐滅*。窗外的天 一片慘白的*水,連一絲風都沒有, 林的心裡也覺得特別*得慌。
4
一連好幾天,楊林都*比鬱悶。直到 個周五的下午,他們下課前,楊林給 藝發*一條信息, 懷藝,*會下課後能*一會走嗎?我 話和*說。 下課後,顧莛要和懷藝一起走,懷藝 顧莛先走,她說*會她要去上網。楊 見懷藝真的沒走,就過去和她說: 懷藝,要不我們出去走走。
他們在*園門口的路邊一邊走一邊聊
呃,懷藝,最近怎麼老是不理我? 楊林說道。
沒有,隻是我最近比較累。
是嗎?*們宿舍顧莛和我說過*,是 是*為覺得和我走的比較近,有很多 言風語。
不是
我們是朋友,真的,如果我們都是這 想,就不必怕什麼。
*有女朋友,我也有男朋友,*知道 ? 懷藝說,
我聽說過,他是在*信上*?
嗯。他是我初*時的同*,不過他讀 初三就不上*,去上*大專,後來又 **信,他舅舅就在*信。
哦,那就是*,既然如*,幹嗎還要 乎別人的說法呢?人要為自己而生活 不是為別人的见地而生活。
有道理,沒有想到*這呆木**還會說 這樣有哲理的話。
他們*聊著,沒有註意從他們後面開 一輛紅色的 比亞迪 ,車在他們身邊停下,車窗被緩緩搖 ,探出一張漂亮的臉,臉上戴著一副 色的墨鏡。 懷藝!
懷藝聽到喊聲,就轉身看去。 張東康?怎麼是*?這是誰的車?
我同事的,我借來開開。上車!
哦,這是我同*同*,楊林。 懷藝將楊林介紹給張東康。
楊林,這是我男朋友,張東康。
哦,*好*好! 楊林說道。
*好!
楊林看著懷藝上*張東康的車,車漸 *去。楊林一個人回到宿舍。
張東康開車帶著懷藝在路上逛著,懷 這幾天也*為楊林的事情很苦惱,現 和男朋友去兜風,心情自然很好。可 是,突然,張東康的手機響*。
梁姐*好。 張東康接通*電話。
小張啊,*在哪呢?我有點事情要急 車,要不*開車過來接我吧?
嗯,好的,我馬上去*信門口。
掛*電話,懷藝問道: 這就是她的車吧?
是的,她叫梁薇,比我大三*,我就 她梁姐。梁姐很年輕,汕头冷冻机,但她特別能幹,現在已經是*務主 *。
車很快到**信,梁姐上*車,坐在 排。從後視鏡裡,懷藝可以看到一張 妝的臉,綣綣的**發,金絲邊眼鏡, 典型的職*白*女性。
前面這位是? 梁薇問道。
哦,她是我妹妹,在外院讀書呢。
說著,張東康看*一眼懷藝,懷藝也 看張東康,很疑惑的眼神。把梁姐送 時,梁姐說: 小張啊,晚些把車送到我傢就可以*
送走*梁姐,張東康又開車帶著懷藝 *。 小藝,想去哪玩?
懷藝剛好一點的心情被梁姐的出現攪 索然,聽梁姐和張東康的對話,好似 裡有話,更有些心不在焉,便說道: 我哪也不想去,*把我送回**吧!
怎麼*?小藝,是不是剛剛看見梁姐 就有些吃醋?呵呵,小藝*放心吧, 和她,就是同事,隻不過我剛剛進* 信,她很照顧我,小藝,*要理解我 現在工作對我很重要。 張東康看著懷藝,摸*摸懷藝的**。
*說,我是*妹妹?是不是*身邊的 都不知道*有女朋友?
小藝!*不要玩小**脾氣,我現在 的不好說。
好*,我理解,*把我送回**吧。 話雖然是這樣說,可是懷藝心裡覺得 委屈。為什麼張東康不能很自然地告 他的同事,她就是他的女朋友呢?或 許他身邊的同事,沒有人知道她的* 吧?
5
張東康把懷藝送回**,就開車回梁 的住處。他把車停到樓下,就給梁姐 電話。
梁姐,我把車開回來*,*下來把它 進停車*吧。
嗯,好的,我馬上下來。
梁姐把車停好,*便問: 小張,要不上樓喝杯茶?
嗯,好吧。
梁姐的房*是*樓,兩室兩廳。
梁姐,*真行,這麼年輕就有房有車 我哪天要混到*這樣就好*!
*不用急啊,小張,*看*是22*,我 呢,隻比*大三*,我出來工作早, 計*到我這麼大也就和我差不多*。
梁姐,可不可以問*個問題?
有什麼話盡管說。
*沒有考慮找個男朋友?
呃,不找*,我啊,被*們男人騙怕 *,談*兩次,被甩*兩次,我想女人 要有自己的事*! 梁薇一邊說著,一邊沏茶,是西湖龍 ,茶氣上升,氤氳著她秀麗的臉,一 細發自然地垂在前額。
哦。 張東康定定地看著梁姐迷人的樣*。
那*呢?小張。
我?我還小呢,過幾年再說吧。
是嗎?二十二*,也不小*,可以談 朋友的。 梁薇試探地問,眼神逼進張東康的眼 ,慢慢*近他。
呵呵。 張東康笑道,皮笑肉不笑。
對*!下午那女*是*妹妹不? 梁薇說道,身*向後退*一點,掩蓋 *剛才的冒失。
是啊!我和她從小一起長大。 張東康說著,沒有一點疑慮。
原來如*,原來如*。 梁薇像是對張東康說話,也像是自言 語。
他倆開始品茶。

張東康從梁姐的住處回來,就給懷藝 電話,說真的很對不起,讓懷藝受委 *。本來懷藝很傷心,可是被張東康 幾句甜言蜜語就哄開心*。張東康說 周*帶著懷藝去逛商*,給她買些秋 的衣服。
是夜,楊林回宿舍後心情也不是很好 雖說和懷藝的事情說開*,但看到張 康把懷藝接走,就總覺得心裡不舒服 。恰巧,這時他的女朋友王茹打來裡 話:
又在哪呢?
在宿舍,怎麼*? 楊林說道。
沒有什麼事。
喔。
怎麼*,怎麼不說話,感覺*今天怪 的。 王茹說道。
沒有什麼,*多想*。對*,*那日 *得怎麼樣*? 楊林想岔開話題。
還是那樣,不過我們*東北的那個男 挺熱情的,我有什麼問題就問他,放 吧!
那個男生叫什麼? 楊林問道。
*管人傢叫什麼做什麼?*又不認* 。不過,*知道他為什麼日語特別好 ?
不知道。
*為以前在抗戰的時候,東北是淪陷 ,他爺爺奶奶也被日本軍隊奴化教育 *,就*會*日語。
喔。好吧,*早點休息吧,我掛*。
*怎麼*?*別亂想,我和他就是同* 。
沒有,*睡吧,拜拜。 楊林掛斷*電話。心想,兩個人不在 起,真是一種折磨,彼*的信任很容 被摧殘。
6
第二天一早,張東康去**把懷藝接 來,兩人又手牽手,和好如初,他們 起買衣服,一起去肯德基,晚上一起 去看電影,《畫皮》。
從電影院出來,已經是深夜*。晚風 輕地吹著,帶著一絲絲秋天的涼意, 燈疲憊著昏暗的毫光,張東康牽著懷 藝的手在街上走著,說: 小藝,這麼晚*,*還回去嗎?
嗯。
別回*,*的**現在已經封門*。
那怎麼辦?
小藝,要不去我住的地方吧? 張東康說著,就握緊*懷藝的手,他 身,面對懷藝,擒住懷藝的嘴,慢慢 進帶有力度的舌。
懷藝沉醉在張東康成熟的吻裡,身體 微顫抖,默認地點*點**。
後來一段時間,楊林和懷藝就保持著 即若離的朋友關系,兩人也不再坐在 起上課,偶爾有眼神的交流,也隻是 一瞬,兩人不常說話。可是,楊林和 友王茹的分*卻越來越大。有一天, 林又接到王茹的電話:
下課*吧? 楊林輕聲問。
嗯。
在做什麼啊?
在宿舍。
*是不是就隻會問這幾句話?和我就 有其他話*嗎? 王茹說道。
我?我隻是不知道說什麼。
*是不是和我無話可說*?麻木*, 吧?*知道嗎?*上個月一整個月發 我的信息竟然不到30條!*還記得嗎 *有一次和我打電話,從凌晨兩點四 十打到早晨*點半,可是現在呢?* 竟怎麼*?
不是*想的那樣。
那是什麼?*是不是在那邊又有*新 女朋友?如果*的身邊有人陪*,請 *放開我的手! 王茹氣憤地說道。
兩人沉默*很久,王茹又接著說, 我有時候想,這一串簡單的電話號碼 究竟能承載多少愛!*要是不愛我* 就說清晰!我不想要*這樣折磨我!
是!我就是有*新的女朋友! 楊林掛*電話。他想,為何經常通電 ,反而關系越來越疏**呢?而在古 ,交通通訊十分不方便,一份感情卻 可以*持幾年甚至幾十年。為何交通 訊手段越是先進,人與人之間的關系 越是難以**呢?
怎麼*?楊林*沒事吧? 韓*迪關切地問。
楊林,我跟*說,兩個人不在一個地 ,真的很難*持感情,*想啊,*們 個人每天面對的環境不同。 劉亞舟翻過身,趴在床上,對著楊林 又繼續說道, 我給*們做一下理性的分析吧,兩個 的生活環境不同,那麼時間長*共同 話題就會越來越少,而且,每個人在 不同的環境裡又會遇到不同的人,每 陪在她身邊的不是*,而是別的男生 人心都是肉長的,日久生情,所以異 地戀的*宿就是分手!
聽*劉亞舟的一番話,楊林陷入*沉 。
7
那一夜過後,張東康就不再像以前那 關心懷藝*,懷藝給他打電話,他總 說工作很忙,沒有時間陪她。
這一晚,*信銀行的職員舉行聚會, 東康為*表示對梁姐的感激,特意給 姐準備*一條*鏈作為禮物。梁薇一 時興起,喝多*幾杯,散夥的時候, 傢說,就讓張東康開車送梁姐回傢吧
張東康把梁姐扶上車,車穿行在夜色 *,路旁的*化樹飛快地後撤。梁薇坐 副駕駛的位置上,倚著椅背,醉眼迷 離,酒精更使那張秀麗的臉增添*幾 姿色。
小張! 梁薇突然說道。
怎麼*?
*真好!
什麼?梁姐,*喝醉*。 張東康喊道。
我沒有醉!*知道我為什麼照顧*嗎
為什麼啊? 張東康把小燈轉換為大燈,提高*車 。
*為我喜**! 梁薇的**緊貼著椅背,轉臉看著張東 ,眼神嫵媚動人。
梁姐,*別說話*,好好休息一會, 們快到傢*,啊。 張東康看*一眼梁薇,說道。
張東康又*快*車速,他*為梁姐的 後告白而心跳*快。
車到*梁薇的樓下。
梁姐,我們到傢*!來,下車。 張東康把梁姐攙扶下車,慢慢扶她走 電梯。
梁姐,*的鑰匙呢?
*說什麼?
到傢門口*,鑰匙。
嗯,我不知道!這不是我的傢!我沒 傢!
張東康見梁姐現在*為酒精後勁的緣 已經越來越糊塗,就隻好去翻梁姐的 ,在包裡找到*梁姐的鑰匙。他打開 門,開*燈,把梁姐攙扶到臥室,又 她把鞋*脫掉,然後去給梁姐倒*杯 水。張東康坐在床上,把梁姐擁到懷 裡, 梁姐,來,喝杯水解解酒。
小張,是*嗎?這是哪裡?
嗯,我是小張,梁姐。這是*傢啊!
不是!這不是我的傢!小張,*知道 ?這不是我傢,這隻是我的房*!* 為女人有*房*有*車就幸福*嗎? 不是的!還要有一個 自己愛 愛自己的 男人!
梁姐,*喝醉*!喝點水吧! 張東康抱緊梁姐,把水遞到梁姐嘴邊
我不要喝水! 梁姐把水杯打翻到地上,然後雙臂環 著張東康的脖*。她看向他,眼神更 *迷離;她的體香和著酒精的味道在他 的呼吸間彌漫,他終於受不*這種誘 ,嘴湊*下去,手也慌忙地解開梁姐 衣裙
夜,掩蓋*所有的虛偽、心機與欲望 可是,早晨的陽光又一次把夜趕進* 裡。臥室的地板上,散落著張東康和 梁姐的衣服,當然也有幾件內衣。梁 慢慢睜開惺忪的眼,看向身旁的男人 她的臉上浮現出**的笑,又馬上消 逝*,她又閉上眼,依偎在張東康的 邊。突然,張東康被一陣手機鈴聲驚 ,他突然清醒起來,拿起手機一看, 是懷藝的,又看看身邊的梁姐,以為 還在熟睡*,就接通*電話。
小藝,怎麼*? 張東康壓低聲音問道。
東康,今天是周*,*有時間嗎?我 去逛公園吧?
小藝,真對不起,我最近很忙,下周 陪*,好嗎? 張東康急忙掛*懷藝的電話。
梁姐裝作被張東康的聲音驚醒,又睜 眼,說: *妹妹的?
嗯。
要不我們今天一起去看看她?
不用*,好好休息吧。
小張,昨晚的事,我們?
對不起,梁姐。
小張,我們在一起*,好嗎?我昨晚 有和*開玩笑。

怎麼*?*不喜*我?
不是,梁姐,隻是
隻是什麼?*是不是嫌我有過男朋友 *嫌我臟,是嗎?
不是的,梁姐。
那隻是什麼? 梁薇雙手撐起半個身*,被*便從她 胸前滑下去,讓她的胸露*出來。
隻是我還太小*。 張東康說著,轉過臉,不敢看她。
沒有關系,小張,我不在乎。 梁薇說著,就坐起來,從背後抱住張 康,豐滿的胸緊貼著張東康的背。張 康閉著眼睛,呼吸卻逐漸*重*,他 突然轉過身,把梁薇緊緊地擁在懷裡 張東康明白,這一個擁抱,他的懷裡 沒有*懷藝的位置,可是他又不能抵 制這樣的誘惑。梁薇把**深深埋進張 康的懷裡,嘴角浮現出*淡淡的笑, 種笑完全是表面文*,不知內心隱藏 著什麼陰謀。
兩人擁抱*很久,張東康便開始穿衣 ,穿好衣服後,說, 梁姐,從今天開始,*是我的女人。
8
這晚,懷藝*在宿舍裡無聊地發呆, 然收到張東康的信息, 小藝,我在*樓下,有話和*說,* *。 小藝收到信息,就開始換衣服,顧莛 惑地問: 懷藝,這麼晚**去哪? 秘密! 懷藝甜蜜地說道。
哦,又是和那個張東康幽會吧!
就不告訴*。 說著,懷藝就換好*衣服。
見懷藝下*樓,張東康鳴響*一聲車 , 上來吧! 張東康說道。懷藝上*車,問道: 怎麼*?東康。
帶*去個安靜的地方。
張東康把車開到郊外,停下。
小藝啊,我們兩個人從小一起長大, 情一直很好。那年,我來西安*,* ,有一天,*要考上西安的一所大* ,來找我。現在,*做到*。
嗯,*要說這些做什麼?
小藝,*聽我把話說完。
小藝,這麼多年,其實 其實,我一直把*當做 妹妹
*說什麼? 懷藝不敢相信剛剛闖進自己耳朵裡的 。
小藝,我真的很對不起。我們 分手吧
張東康的話對懷藝來說無疑是晴天霹 ,她傻在那裡,過*一會,才說: 東康,*告訴我的不是真的,是吧? *在和我開玩笑,是吧?
張東康兩手握著方向盤,不敢看懷藝 小聲說道: 小藝,我沒有開玩笑,我們 分手吧,我們真的不合適,對不起。
對不起就可以*嗎!*隻是把我當做 妹妹?如果是這樣,那*為什麼要牽 的手?為什麼要吻我?為什麼要 懷藝*不住傷心的怒氣,喊道。淚水 眶而出。
張東康也不知道說什麼好,就點燃一 煙,吸*起來。吸完兩支煙。說道: 我送*回**吧!
懷藝回到宿舍,眼睛已經*紅*。顧 見到她這個樣*,就問: 怎麼*? 可是顧莛和其他舍友怎麼問,懷藝就 不說話,她抱住顧莛失聲痛*起來。
*愛我嗎?
嗯。
那*說給我聽。
小藝,我愛*!
那要是有一天,*遇到比我更好的人 怎麼辦?
不會的,小藝,*是我這輩*最愛的 。
*會不要我*嗎?
怎麼可能啊?小藝,*不要亂想*。
真的嗎?
嗯,*想啊,我們從小一起長大,感 那麼深,怎麼會分開呢?小藝啊,* 以後工作穩定下來,有*一定的收入 ,*也畢**,我們就結婚,到時我 就可以買房**。
嗯, 懷藝沉醉在甜蜜的想象*。
啊! 懷藝猛地從床上坐起來,眼角還掛著 。
*怎麼*,懷藝! 顧莛喊道,其他的舍友也都醒*。
沒什麼。
是不是做夢*?懷藝,不要怕,我們 在呢?
什麼都沒有*,什麼都沒有*,什麼 沒*! 他為什麼要拋棄我?我隻是想讓他在 裡把我當成女朋友,可是,他從來都 有把我當成女朋友! 懷藝不停地說著,她覺得她心*一直 的那種寄托,突然沒有*。
原來張東康和懷藝分手*,顧莛明白 *。
小藝,*不要這樣!一切都會好的! 實我隻是一直不想說,現在他和*提 *分手,那我就說說我心裡的話吧! 顧莛向懷藝身邊坐*坐,又接著說, 懷藝,其實我一直不是很看好*們的 他現在*是追求社會地位的時候,他 用四年的時間**嗎?不會的!** 畢**他早結婚*,可能*還沒有畢 *他就結婚*!隻是我看*對他感情那 深,也支持*,可是,如今是他拋棄 **,*就不要再傷心*,他不值得 *愛的!
這一夜,懷藝在抽泣*度過。第二天 自然也沒有去上課。
9
楊林雖然最近沒有和懷藝說多少話, 從沒有見懷藝不來上課。今天,如今 藝的那個座位空空如也,楊林就覺得 有些奇怪。於是就給懷藝發信息, *怎麼*?怎麼不來上課?
關*什麼事? 懷藝回道,她沒想到很久都沒有關心 己的楊林竟然會發來信息。
*怎麼*?是不是出什麼事情*?
我不想說,謝謝*的關心! 懷藝回道。可是,懷藝的心裡並不是 樣想的,她以為全世界都把她拋棄* 可是在全世界之外,卻出現*三塊木 **,而她以前,總是把全世界,當做 東康。
好吧。如果*遇到*什麼事,可以和 聊聊,朋友嘛,雖然我的肩膀不*寬 ,但總也是能*依*的啊!
謝謝*,*先上課吧。
收到回信,楊林就不多問*。到*晚 ,十點多,懷藝突然打來電話。
三塊木**,我在綜合樓的天臺,*過 吧。
掛*懷藝的電話,楊林就急忙向綜合 的天臺趕去。綜合樓是外院的多功能 ,有很多商店,還有網吧、銀行、* *。楊林一口氣爬上四樓的天臺,在 暗的燈光下,楊林看見懷藝一個人站 欄桿邊,晚風挑逗著她的發,楚楚憐 人。
懷藝。 楊林說道。
*來*。 懷藝並沒有轉身。
*怎麼*?
懷藝沒有說話。楊林看到懷藝腳邊放 一個黑色的包,走過去,瞧*瞧,包 竟然全是啤酒,有空瓶*,還有五* 瓶是沒有打開的。
*怎麼*?為什麼喝這麼多的酒。 楊林又問道。
我和他,分手*
什麼?分手*,為什麼?前幾天不還 好好的嗎?
我不知道!為什麼?為什麼要拋棄我 那些甜言蜜語就像是昨天剛說的,為 麼就變*呢?
懷藝,*不要難過*,既然分手*, 面對吧。
不要!為什麼要我面對這樣的痛,我 *他付出*多少,憑什麼會是這樣的 果!我恨!
楊林見懷藝如*激動,也不知道說什 好, 懷藝,我這個人也不會安慰人,就陪 *站一會吧。
我現在隻想大醉一*。 懷藝說。
懷藝,*不要這樣,不要再折磨自己 *,是他不懂得珍爱*,他不值得*為 這樣!
不要!我不要想他,我要逃避!我要 醉! 懷藝一邊說著,一邊去拿啤酒。
那好,既然*要喝,那麼我陪*一起 ,還有*瓶,我們一人三瓶。 楊林最近*為王茹的事情,心裡也很 悶,*想大喝一*。
好! 懷藝喊道,有幾分巾幗豪氣,她一次 *瓶啤酒全打開*。接著說, 全開*,不喝也得喝!
懷藝拿起一瓶酒給楊林,自己也拿起 瓶,懷藝碰*一下楊林的酒瓶,對著 口就喝起來。楊林見*,也喝起來。 兩人喝完一瓶,又拿起一瓶,可是這 瓶,懷藝剛剛喝*一口,就吐出來, 弱的身*倒在楊林的懷裡。
懷藝,*怎麼*?
沒事! 懷藝推開楊林。
要不我送*回去吧?
不要!我不要回去。三塊木**,我和 和*說,在這個**裡,就*是 我的 哥們,我不喜*和女生在一起,女生 氣,太麻煩* *,楊林,* *義氣!
嗯,好好好,我是*哥們,我送*回 舍好不好?
不要!今晚,我不回
楊林見懷藝醉成這樣,就要給顧莛打 話。
不要給小顧打電話!*不要給她打電 ,不要!她要是知道我和*在一起, 會饒**!
好吧,我今天算是給*害慘*,*說 *要怎麼辦吧?
就在那,那不是有一條坐椅嗎?就在 ,我不要走。 說著,懷藝就要跌跌撞撞地向天臺的 椅走去。楊林連忙過去扶著,把她扶 座椅上,楊林也坐在她身邊。
楊林,我的**好痛,好痛,楊林,我 不會 會不會 *掉啊? 懷藝說著,把**埋到楊林懷裡。
楊林攬著她,說道: 傻瓜,不會的,*是喝的太多*,明 醒來就好*。
楊林!
怎麼*?
*說,兩個人在一起,最重要的是什 ?
啊? 楊林並沒有想過這個問題。
不知道吧?我告訴*!是信任!
喔。
楊林! 懷藝握著楊林的手。
怎麼*?
為什麼他用我的信任欺騙我?他肯定 被他的什麼梁姐搶走*!
楊林想,信任,是的,戀人間最重要 是信任,他和他的王茹之間還有信任 ?
楊林!
怎麼*? 楊林的思路被懷藝的喊聲打斷。
*說,男人是不是都喜新*舊啊?
呃 不是的,隻是那個人不值得*愛!
楊林!
怎麼*? 楊林看著懷藝,覺得她真是可憐,自 付出*所有的愛,卻換來一句分手。
怎麼*,懷藝? 楊林見懷藝沒有說話,又問*一遍。 看看懷藝,她已經快要睡*。
楊 林 懷藝在昏睡*不斷喊著楊林。楊林一 手握著懷藝的手,另一隻手攬著她的 ,兩人淹沒在夜色*。從後面看去, 還以為他們是一對甜蜜的戀人,豈不 ,這是甜蜜外衣下的悲傷。
10
太陽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從 方探出大大的腦袋,一縷縷溫暖的光 趕著落寞的夜,直到陽光落在懷藝帶 著淚痕的臉上,她才倦*地睜開眼睛 她抬起**,看到**在看著自己的眼
*醒*,感覺怎麼樣? 楊林問道。
呃 **有些痛。
沒事,過段時間就好*,*喝*很多 。
我怎麼會在這裡?
那這要問*自己*,是*賴著不走。
不會吧?天啊。
昨晚睡得舒服嗎?
不舒服,坐著睡覺,腿腳都麻*。
不舒服,那幹嘛還賴在我懷裡不起來
懷藝這才反應過來,趕忙站起來,臉 經緋紅*。
楊林也站起來,活動一下*骨,說道 都是被*害的,肩又酸又麻!
不好意思啊。
不好意思管什麼用!我付出*這麼多 總要有所回*吧?
*想要什麼? 懷藝問道。
楊林站到懷藝的*前方,註視著懷藝 眼,密意地說道: 小藝,*應我,以後不要再這樣折磨 己*,那個男人不值得*這樣,以後 要懂得,愛,自己。
懷藝沒有想到楊林這樣的木**會說出 麼動情的話,很驚訝,但更多的是感 。她看著楊林,點*點**,說: 嗯。
後來,他們又坐在一起上課*。
一天下午,楊林約懷藝去**四周的 所幼兒福利院做志願活動。這個福利 是一個英籍印度人開的,福利院裡的 幼兒大都是母親的棄嬰,他們從一出 起就有殘疾,或是身體殘缺,或是智 殘缺。有一個小男*,坐在搖搖車裡 ,腿不能動,楊林就和懷藝逗他玩。
懷藝拿出一個圓氣球,在小男*眼前 , 這是什麼?好玩嗎?叫姐姐就給*。 小男*就是不叫,伸手去抓氣球,抓 到,就**。楊林搶過氣球給小男* 說: *看姐姐多壞,她就會欺*人啊,還 常欺*我呢!
我哪有欺***? 懷藝就假裝生氣*。
好好,沒有,我們不能在**面前鬧

從福利院出來,天就快黑*,他們到 ***門口。楊林問: 要不吃點東西?
嗯,我想吃雙皮奶。
好啊,**門口就有奶茶店。*今天 高興吧? 楊林問。
嗯,還行。 懷藝談談地說道。
還行?是什麼意思?我陪**一個下 ,就一句 還行 啊?
嗯,怎麼*?誰要*陪*?本來我在 舍還能好好睡一覺呢!
是誰說在宿舍特別悶,想出去走走啊
我沒有說。 懷藝裝作什麼也不懂的樣*。
好吧,氣人!以後不理**,我再也 想和*出來*。 楊林也假裝生氣。
好吧,算*好,我請*吃雙皮奶。 懷藝說著就走到*奶茶店。
要兩杯雙皮奶。 懷藝說道。
要芒果味的還是紅豆味的。 賣奶茶的女*問道。
嗯 紅豆的吧。
雙皮奶很快做好*,懷藝和楊林一人 杯。
他們一邊吃雙皮奶一邊走進*園的長 。那條長廊是戀人們的常去之地,長 兩邊是石凳,夜晚時分,十分幽謐。 常常有幾對戀人,坐在長廊邊的石凳 ,緊緊地挨著,淹沒在溫柔的吻裡。 樣的情景,要是再有月光溫情的觸腳 ,慢慢地探向大地,就犹如是一幅和 的水墨畫。可是,誰又能明白,這其 *有幾多*喜幾多憂呢?快樂對於人生 不是常態,往往苦處才是人生最值得 憶的部门。隻有快樂或是隻有悲傷, 是一種缺失,苦*作樂,樂源於苦, 才是現實的生活。
*和*女友最近怎樣? 懷藝突然問道。
呃 我和她?不太好,最近一直在吵架, 地戀啊。
我問*一個問題。 懷藝說道。
嗯,問吧。
如果,我說如果啊,如果*在進這所 *前沒有女朋友,會
嗯?會什麼? 懷藝說道 會 就不說*,其實楊林已經知道懷藝要 什麼,隻是想要她接著說。
會 哎呀,*自己想! 懷藝低**用勺*攪雙皮奶。
會和*在一起,是吧? 楊林這才說道。
我隻是隨便問問。
嗯,我才不呢!呵呵,我就算打光棍 不要*啊! 楊林開玩笑地說。
哈哈 我也是,就算我嫁不出去*,也不找 *!
*一會回去做什麼? 楊林問道。
回去洗澡、洗衣服。
哦。
吃完*雙皮奶,楊林說: *回去吧。
嗯,那我走*。
我送送*。 楊林說。
嗯。 懷藝又是淡淡地說。 贊
(散文編輯:江南風)
囚犯的妻* 第十二* 錢啊,命相連
雖然有*妹夫的撐腰,是阻拦*弟媳 們不再欺*我*,但是在經濟上並沒 我帶來多少實...
鬥狼記1
招生招生,*年*,*個暑假,整整 *個暑假,我都是在*辦裡期待著傢長 著*生來*名...
傢有兒女(第二十*)
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*結婚的幸福* 媳婦*花能幹又勤快,手不離活,活 離手,*论誰...
傢有兒女(第十九*)
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,*為 醫院醫療條件差,看不*看的病,醫 要他轉院,沒...
傢有兒女(第十四*)
大人**都知道麥玲厲害,普通人都 敢欺*她,大人**欺*她的傢人, 玲很恨他們,...
傢有兒女(第十三*)
縣裡有個會*,要一個大隊*導去開 ,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,保清 去就是四十天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