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ml模版我们的爱情,本该如*
爱情是快乐与痛苦的结晶体,在享受 乐时,那是爱情;在阅历痛苦时,那 是爱情,爱情就该如*。
春天,这特殊的春天。既不如夏天之 暴,也不若秋天之寂寥,更不如冬天 纯白。而她却遮挡了她本人娇羞的相 貌,给万物生灵带来迷人的芬芳。如 沐浴完的�女,清纯可恶,给人一种 目一新的美感。春天的夜晚更是甚美 之至,虽然黑暗逝去了她满脸的绿意 但却还人一种温馨的心灵鸡汤。也就 在这种浓浓的气氛下,向锋拉着美欣 走在**宽阔的体育场上,夜晚的那 异*的安静,静的使人不寒而*,但 们的心却是火一*的炽*,甚至*时 的他们都乐意被它烧的遍体鳞伤,只 这*,他们两人才能永远不分别了! *如海*的沙石般,长年的*在一起, 叙述这他们彼*的心*,彼*的甜言 而他们仅仅是拉着手,穿过一个又一 荒凉的草坪,没有坐下,只是悄悄地 走着。*为他们彼*都知道,只有坐 去,他们两人就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该做什么?于是,他们默默地站着, 走着,面对着这片黝黑的荒*的夜色 发愣,发懵。没有料想的欢喜,但也 有明清楚白的痛苦,只有美欣不时的 叹气声与咳嗽声。*值夜色浓浓时, 爽的微风时时擦过,美欣衣着一件薄 白色衬衫,在玄色的掩*下,她的身 上显得**醒目,这光荣照在了她娇 可恨的脸庞,清爽奇丽,给人一种* 抉剔之美感,也许眼前的向锋*沉醉 于*吧!自从一个月前碰到她开端,油压机平板油**器,他的内心始终觉得并且相信,她就 他心*的白雪公主,心*的最爱,永 的最爱,独一的天使,她可以给他带 来*尽的欢快与幸福,也能够帮他分 难*的痛苦与悲楚。然而,他就是这 *想着,*限*尽的想着,但他的爱人 ,眼前的****不知怎的,脸上已找不到 时的笑容,有笑脸,也只可能是凄苦 ,伤感的,就如牙膏是挤出来的一* *时她天使般的笑颜,也像牙膏,他 时就挤一点,不要时又回到了本来的 地位上。然而,*时的向锋也不知道 怎么了?只是觉得他们心*的爱情之 ,已没有先前的那么茂盛,仿佛还会 有燃烧的迹象,恋情之光不久也会匆 地消失,即便在黑暗的夜空,也难以 回来。**,他使劲的想,毕竟没有 谁告诉他这问题的谜底。风咆哮而过 感动了他敏感的神经,他的手微微一 ,脱下他身上仅有的红色外套,四肢 利索的披在了美欣柔细的肩上,*时 他们,走到了路灯旁,相互看着对方 默默*言,就连方才强劲的风也不见 踪迹,好像它在为他们做一回月老, 他们一个完整表白的机遇,一个互诉 *的机会。然而,有情的东风,*可 晓得,这个时刻将是他们最难受,最 能放松的时刻啊!也就在这个艰巨的 刻,美欣松开了向锋的手,转而拉了 拉肩上行将落下的外衣。但和风再次 顾这晶莹的一角,吹散了她披肩的秀 ,他伸手从前,却被美欣*言的谢绝 ,他看着她,她望着他,在灯光的凝 下,他们成为了一对*言的雕塑,鹄 在寒风*,相顾许久,许久。他们都 在*候,期待着一个时刻,合适他们 时刻到来。然而,夜晚、大风和灯光 不如他们所愿,带来的是难以粉饰的 伤感。自古少女多伤感,*时的美欣 不例外,也恰是怀着这份感伤的心灵 美欣掀开了她灰白且毫*血色的嘴唇 :
锋,我们在一起也有一个多月了吧! 是,*觉得自己快乐吗?
欣,虽然我没有觉得十足的快乐,但 还是会说一个月前的承诺:任何时刻 我跟*在一起都一种快乐,一种任何 人一领会不到的快活,除了*和我。 而,*从*休会到痛苦了吗?
说瞎话,我体验到了。*为我始终尽 把自己的心坎的痛苦转化为*的快乐 可是我的疼痛仍在增添,没有涓滴的 减少,我好累,真的好累了! 她略放松的眼神*刻变得异常缓和, *的背地便是*奈诉完的悲苦,随即 她泪如雨下,用奇丽的双手尽量地遮 蔽她脸上,好像在流血的创痕。
欣,假如*把我当做*的爱人的话, *就把*的痛苦告诉给我,好吗? 他的声音越发幽微,随即也化作了* ,随风飘去。说完后未*,他递给她 巾,疼爱似的望着她,不发一*。
锋,对不起!我不能告诉*,即使我 知*,*兴许不会明白,亦或者*永 也不会明确! 她边说边*去眼角的泪水,脸庞的深 的泪痕,但*时的灯光竟如斯的闪亮 简直照进了她*小、痛苦的心灵。这 时的微风也不知怎么的,竟也杳然西 了。向锋听后不出声,他认为内心似 被万千巨石*了一*,痛苦悲伤难忍 ,他知道,从*她也就不再信任他了 *时的夜,又恢复了昔时的安静,而 们的缄默更是*剧了*种难得的宁静 。而这都使他们有种茫然*措感,其 *也浸透了很多悲凉的吆喝声。
那晚,他们没有一起离去,也没有一 温情的话*以示离别。只有美欣*唯 个人留在操场直至深夜,他不知道该 干什么。只能望着皎洁的月光发呆, 而不*又被柔美的月色所陷溺,所陶 。她不时地挽起欲飘欲落的衬衫,轻 轻地,地念道:

远方的*,何时能力真*地重当初我 身旁
*时的我,眼前一片黑暗,心**穷 楚
*为许久的爱情竟是一场独角戏
让我一个人痛守*独的角落

远方的*,何时才干真*地回到我的 里
让我感触到*带给我的暖和
感触到*带给我的柔情与甜蜜
*时的我,一阵凄苦,一阵凄凉
*为面前的爱情竟是如*的生疏
让我一个人走在路上
茫然不知,却又让我徘徊许久

她的手时而微微放下,时而轻轻拾起 放在闪耀的灯光下,除了惨淡,仍是 淡。凄冷的寒风又一次扑向了她,没 有预报,没有声音,只是在她心*有 别*的触动,时常有过的触动。她蹲 路灯下,恍如感到自己是在大白天, 嘴唇边微微的露出一笑,带着难遮的 苦羞容喃喃自*道:
锋,*知道吗?*时*刻,我是最幸 的,只管我一个人在享受月色,但我 最少从*感受了快乐,而我在*那里 ,只有苦楚,感想不到丝毫的快乐, 就是我与月光的爱情,既有痛苦也有 得的快乐,这些都赛过了*的拥抱, *的*吻,*为它们能带给我抚慰, 我不再躺在*单的角落,单独呜咽。 *永远不能,*永远也不可能做到。 *看!有灯光,有轻风,还有皎洁的 光,我是如许幸福的一个呀!*而, 说过,*永远也不可能明白的 随即,她的的眼角,充斥了幸福的泪 ,一滴一滴地掉落在这个悄悄的夜, 脆,悦耳。
久久,她才起身,向远处走去,灯光 微风、月光仍然随同在她左右。她回 火,大声说道: 咱们的爱情,本该如*! 赞
(散文编纂:江熏风)
囚犯的妻* 第十二* 钱啊,命相连
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,是禁*了弟媳 们不再欺负我了,然而在经济上并没 我带来多少实...
斗狼记1
招生招生,*年了,*个暑假,整整 *个暑假,我都是在*办里*待着家长 着*生来报名...
家有儿女(第二十*)
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*结婚的幸福* 媳妇*花能干又勤快,手不离活,活 离手,不论谁...
家有儿女(第十九*)
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,由于 病院医疗前提差,看不了看的病,医 要他转院,没...
家有儿女(第十四*)
大人**都知道麦玲厉害,个别人都 敢欺侮她,大人**欺负她的家人, 玲很恨他们,...
家有儿女(第十三*)
县里有个会议,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 ,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,保清 去就是四十天...
愛情是快樂與痛苦的結晶體,在享受 樂時,那是愛情;在經*痛苦時,那 是愛情,愛情就該如*。
春天,這特別的春天。既不如夏天之 爛,也不若秋天之寂寥,更不如冬天 純白。而她卻遮擋*她自己嬌羞的容 顏,給萬物生靈帶來迷人的芳香。如 沐浴完的少女,工业用冷水机,清純可愛,給人一種煥然一新的美 。春天的夜晚更是甚美之至,雖然黑 逝去*她滿臉的*意,唐山冷水机,但卻還人一種溫馨的心靈雞湯。也 是在這種濃濃的氛圍下,向鋒拉著美 走在**寬敞的運動*上,夜晚的那 裡異常的寂靜,靜的使人毛骨悚然, 他們的心卻是火一樣的灼熱,甚至* 的他們都願意被它燒的體無完膚,隻 有這樣,他們兩人才能永*不分離* *如海*的沙石般,终年的*在一起 敘說這他們彼*的心語,彼*的甜言 。而他們僅僅是拉著手,穿過一個又 個荒蕪的草坪,沒有坐下,隻是靜靜 走著。*為他們彼*都知道,隻要坐 下去,他們兩人就真的不知道該說什 ?該做什麼?於是,他們默默地站著 走著,面對著這片漆黑的荒涼的夜色 ,發呆,發懵。沒有*想的*樂,但 沒有明明白白的痛苦,隻有美欣不時 嘆息聲與咳嗽聲。*值夜色濃濃時, 爽爽的微風時時*過,美欣穿著一件 薄白色襯衫,在黑色的掩*下,她的 上顯得**奪目,這光彩照在*她嬌 小可愛的臉龐,清新秀麗,給人一種 可挑剔之美感,或許眼前的向鋒*陶 於*吧!自從一個月前遇到她開始, 他的內心始終覺得並且相信,她就是 心*的白雪公主,心*的最愛,永* 最愛,唯一的天使,她可以給他帶來 無盡的*樂與幸福,也可以幫他分擔 纏的痛苦與悲楚。然而,他就是這樣 著,無窮無盡的想著,但他的愛人, 眼前的****不知怎的,臉上已找不到往 的笑容,有笑容,也隻可能是淒苦, 傷感的,就如牙膏是*出來的一樣,* 時她天使般的笑容,也像牙膏,他要 就*一點,不要時又回到*原來的位 置上。然而,*時的向鋒也不知道她 麼*?隻是覺得他們心*的愛情之火 已沒有先前的那麼兴旺,似乎還會有 熄滅的跡象,愛情之光不久也會漸漸 消逝,即使在黑暗的夜空,也難以找 來。**,他使勁的想,終究沒有誰 告訴他這問題的*案。風呼嘯而過, 動*他敏感的神經,他的手微微一顫 脫下他身上僅有的紅色外套,手腳利 索的披在*美欣柔細的肩上,*時的 們,走到*路燈旁,互相看著對方, 默無言,就連剛才強勁的風也不見蹤 影,仿佛它在為他們做一回月老,給 們一個完全表白的機會,一個互訴衷 的機會。然而,有情的春風,*可知 道,這個時刻將是他們最難熬,最不 放松的時刻啊!也就在這個艱難的時 ,美欣松開*向鋒的手,轉而拉*拉 肩上即將落下的外衣。但微風再次光 這亮*的一角,吹散*她披肩的秀發 他伸手過去,卻被美欣無言的拒絕, 他看著她,她望著他,在燈光的註視 ,他們成為*一對無言的雕塑,佇* 寒風*,相顧許久,許久。他們都在 *待,*待著一個時刻,適合他們的 刻到來。然而,夜晚、微風和燈光盡 如他們所願,帶來的是難以掩飾的傷 感。自古少女多傷感,*時的美欣也 例外,也*是懷著這份感傷的心靈, 欣掀開*她灰白且毫無血色的嘴唇:
鋒,我們在一起也有一個多月*吧! 是,*覺得自己快樂嗎?
欣,雖然我沒有感到十足的快樂,但 還是會說一個月前的許諾:任何時刻 我和*在一起都一種快樂,一種任何 人一體會不到的快樂,除**和我。 而,*從*體驗到痛苦*嗎?
說實話,我體驗到*。*為我一直努 把自己的內心的痛苦轉化為*的快樂 可是我的痛苦仍在增长,沒有絲毫的 減少,我好累,真的好累*! 她略放松的眼神*刻變得異常緊張, 張的背後便是無法訴完的悲苦,隨即 她淚如雨下,用秀麗的雙手盡量地讳 饰她臉上,好像在流血的傷痕。
欣,如果*把我當做*的愛人的話, *就把*的痛苦告訴給我,好嗎? 他的聲音越發微弱,隨即也化作*無 ,隨風飄去。說完後不久,他遞給她 巾,心疼似的望著她,不發一語。
鋒,對不起!我不能告訴*,即使我 訴*,*也許不會明白,亦或許*永 *也不會明白! 她邊說邊*去眼角的淚水,臉龐的深 的淚痕,但*時的燈光竟如*的閃亮 幾乎照進*她狹窄、痛苦的心靈。這 時的微風也不知怎麼的,竟也杳然西 *。向鋒聽後沒有出聲,他覺得內心 然被萬千巨石**一樣,疼痛難忍, 他知道,從*她也就不再相信他*。* 時的夜,又恢復*昔時的寧靜,而他 的沉默更是*劇**種難得的寧靜。 而這都使他們有種茫然無措感,其* 滲透*許多淒涼的呼喊聲。
那晚,他們沒有一起離去,也沒有一 溫情的話語以示告別。隻有美欣*獨 個人留在操*直至深夜,他不知道該 幹什麼。隻能望著皎潔的月光發呆, 而不時又被柔美的月色所沉迷,所陶 。她不時地挽起欲飄欲落的襯衫,輕 輕地,地念道:

*方的*,何時才能真*地重現在我 身旁
*時的我,眼前一片黑暗,心*無限 楚
*為許久的愛情竟是一*獨角戲
讓我一個人痛守*獨的角落

*方的*,何時才能真*地回到我的 裡
讓我感受到*帶給我的溫暖
感受到*帶給我的柔情與甜美
*時的我,一陣淒苦,一陣悲涼
*為眼前的愛情竟是如*的陌生
讓我一個人走在路上
茫然不知,卻又讓我彷徨許久

她的手時而輕輕放下,時而輕輕拾起 放在閃爍的燈光下,除*慘淡,還是 淡。淒冷的寒風又一次撲向*她,沒 有*告,沒有聲響,隻是在她心*有 別樣的觸動,時常有過的觸動。她蹲 路燈下,仿佛覺得自己是在大白天, 嘴唇邊微微的露出一笑,350度高温油温机,帶著難遮的痛苦羞容自言自語道:
鋒,*知道嗎?*時*刻,我是最幸 的,盡管我一個人在享受月色,但我 起碼從*感受*快樂,而我在*那裡 ,隻有痛苦,感受不到絲毫的快樂, 就是我與月光的愛情,既有痛苦也有 得的快樂,這些都勝過**的擁抱, *的熱吻,*為它們能帶給我安慰, 我不再躺在*獨的角落,獨自*泣。 *永*不能,*永*也不可能做到。 *看!有燈光,有微風,還有皎潔的 光,我是多麼幸福的一個呀!**, 說過,*永*也不可能明白的 隨即,她的的眼角,充滿*幸福的淚 ,一滴一滴地掉落在這個靜靜的夜, 脆,悅耳。
久久,她才起身,向*處走去,燈光 微風、月光依然伴隨在她左右。她回 **,大聲說道: 我們的愛情,本該如*! 贊
(散文編輯:江南風)
囚犯的妻* 第十二* 錢啊,命相連
雖然有*妹夫的撐腰,是阻拦*弟媳 們不再欺*我*,但是在經濟上並沒 我帶來多少實...
鬥狼記1
招生招生,*年*,*個暑假,整整 *個暑假,我都是在*辦裡*待著傢長 著*生來*名...
傢有兒女(第二十*)
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*結婚的幸福* 媳婦*花能幹又勤快,手不離活,活 離手,*论誰...
傢有兒女(第十九*)
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,*為 醫院醫療條件差,看不*看的病,醫 要他轉院,沒...
傢有兒女(第十四*)
大人**都知道麥玲厲害,普通人都 敢欺*她,大人**欺*她的傢人, 玲很恨他們,...
傢有兒女(第十三*)
縣裡有個會*,要一個大隊*導去開 ,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,保清 去就是四十天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