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ml模版遥远的故事
【作者简介】:焦朝发,男,重庆人 现供职于深圳某行政单位,已在全国 十余家报刊发表小说、散文300余件, 十余次取得省市级文*大赛奖,作品 选各类文*专集多本。其**篇小说 木屋的故事》1990年获全国 春草杯 征文大赛一*奖,《日落傍晚处》1993 获广东人民出版社 生机杯 优秀*篇小说奖,《猎人》1994年获陕 文*创作*究会全国优良*篇小说奖 ,《腊狗》1995年获《人民文*》当代 作评奖探讨会一*奖。出版有文集《 流逝的密意》、《南方梦》*。现为 东省作家协会会员,深圳市龙岗区作 协会秘书长,《龙岗文艺》杂志编辑 。
那是一年*最寒冷的一天夜里,离春 还有20多地利间。

我敲开了荷莲的门,她把我让进了客 。我问: 荷莲,*是跟我走,仍是留在这个家 *? *调极安静,但冰冷,不容一丝商量 荷莲没有回*。空气仿佛凝固了,房 里静得有些让人透不外气来。我感觉 到了我心跳的*速,那一刻,奔涌的 似将冲*经脉,喷满那*窄的空间。 莲悄悄地坐在*窗的椅*上,头*向 了窗外,隔着窗玻璃,*目的地直视 黑色的窗外。我被刺伤的感情*情地 裂着我的神经,我溘然认为心有些发 抖,眸*里匆匆浸漫着一层水雾。我 视了一下小屋,目光停留在荷莲的身 ,就是那娇美的身影,那西南山水润 泽出的甜甜的面容,让我*牵梦萦了 年之久。一片沉寂*,我拉开了客厅 门,野性的寒风扑进了屋里,我拉着 灯光*自己的身影走了出去。冰雪的 市街道上,新留下了一行深深浅浅曲 折折的足迹。

那天夜里,我感到真的好冷,全身都 了。

三年前,一位久违了的同窗邀我集会 前来一起聚首的荷莲在那天走进了我 眼帘,走进了我的心灵。我找了个机 遇轻声问她: 荷莲,我能约我的朋友来*家玩吗? 她淡淡地一笑说: 怎么不行! 于是我便约了*位朋友,乘荷莲放假 日*踏着月色来到了她的家,荷莲的 家*忱地接待了我们。*声、琴声、 笛声 整整嘈杂到凌晨,我们方依依不舍地 辞。未了的余兴,微妙的喜悦,临安电**器,让我自*俨然着了*般,每周休息 ,我总约着我那些朋友,在固定的时 呈现在荷莲的家。

说不清的情缘,把本来*本都不熟悉 荷莲和我拉近了。后来,朋友们再不 约而至,把有限的时空留给了我和荷 莲,让我专心去领会被情与爱幻化了 斑斓世界。

在我的眼里,荷莲的一双单凤眼灵灵 闪,波光纯挚,总也粉饰不住的笑靥 人以娇羞甘甜的惬意。荷莲不太爱谈 话,我们相处的时候,她总低着头, 听我山南海北的海侃。我猜不出,荷 究竟是接收了我抑或是静观情缘的变 幻,或是在冷却我的*望或是想更深 我的灵*。荷莲那时是县丝绸厂的工 ,我也在一个远在大山里的国营煤矿 ,做文书工作。荷莲总在我的梦*流 。每至周末,有一种难以驱逐的燥* 我坐卧不宁。天色再晚,仆仆风尘, *论秋雨风霜,酷暑酷寒,我都想着 切措施赶回荷莲家的楼下。灯光透出 户的时日,我便敲开荷莲的房门,悄 悄地坐上一会。细*着身居大山深处 一份眷念,倾诉着产生在身边的碎碎 事。窗户不灯光的日*,我知道,荷 莲可能怀着久盼不归的心境*辗转难 *。夜深人静,我静静地站在楼前,数 天上怎么也数不清的星星,试着把北 斗七星的勺把拧转

我们第一次相邀外出去春游。自行车 着曲折的山路,*平稳簸地把我们送 了郊外的人工水库!这里是一片安静 的湖,波平如镜,倒影着奇丽的群山 天有些阴阴的,湖面有*艘船在荡漾 湖边有闲人在执竿垂钓。远处岸边, 一片金黄的油菜花在和风的嬉戏下摇 摆摆,不*飘来淡淡的花香。我与荷 仿佛置身山水画*。选好一块平整的 崖边岩石,第一次肩并肩地*坐在一 ,荷莲的幽幽发香使我陶醉在一片朦 的遐思之*。荷莲问我:我们会有将 来么?我说:我们的将来会很幸福! 问荷莲:*希望未来我们怎么?荷莲 笑不*,把目光留给了远处的青山、 眼前的湖水。哦,荷莲心里是说:愿 *的情节,能像山崖沉实,能像湖水 净。于是,我推了推荷莲:站到湖边 去,我给*拍**照片!

清冷的大风吹来了淅淅沥沥的雨点。 天的雨不大,但很冰冷,夹着有些冷 的湖风。我拉着荷莲的手。在简陋的 便道上穿行。荷莲好像不愿走得很快 与是我放慢了脚*,任洒洒飘飘的细 轻拂我们暖暖的躯体,撩拔着我们如 炽的心潮。那手与手的*量*递,像 触般让我真*感到了恋爱的磁力。雨 了,天上飘过多少片青蓝青蓝的云彩 ,坎坷的山道,成了我们这次远足潇 抒情的绿色飘带。荷莲问我,如果这 路连绵一直,*乐意我和*走到底吗 ?我说当然。登时,风*飘飞起荷莲 铃般的笑声。

*县,*州城冬日的太阳也*外暖人 我与荷莲来到了这奇丽小城不远的金 镇,这里是荷莲的姑父姑母的家*。 新春佳节的时候,关山迢递,我们被 辈的亲人邀来,*亲人失散*十年的 情。

夹沟河水是葱绿的,就像河对岸山上 色的植被。傍晚,河面闪动的波光* 夕阳羞羞的红颜。我和荷莲徜徉在安 静的夹沟河边。踏着被阳光烤得有些 *的沙石,两人似乎都有些成熟的话 说;但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。时光 在悄悄地流逝,河水在不停地奔走, 光偷偷抖落在了咱们身上。我们在河 坐了下来,我缓缓将荷莲拥入怀抱, 久长地凝望着那*圆润妩媚的脸。我 微问道:荷莲,爱我吗?她侧过脸来 *地望着我,微微一笑,轻轻地摇了 摇头,而后*了眼倒身*在身后柔软 灌木枝上。我斜身扶过她的脸庞,在 的唇上印上了两年来自己深深的眷念 和渴求。月亮躲进了云朵,透出些许 光,给夹沟河的山水披上了迷濛的光 ,也收藏了我们最初也是最*闹的吻 。起风了,我挽起了荷莲。回到小院 在她的门前,我们站定,再一次相拥 我咬着她的唇久久不想离开,荷莲轻 轻推开了我,柔声说道:*好坏,专 欺负我。我耳*道:结婚吧!结婚后 不再欺负*了。

槐*花开了又谢,梧桐叶黄了又绿。 知是谁,在荷莲的母亲面前煽言,说 只是一个暂时工,而荷莲是*式在编 职工。临时工如阴*般摄走了我对荷 的薄情。老母亲闻言极不开心,冷嘲 *讽像扔*铜烂铁般*进了我*编织的 美好幻景*,并果*地告知荷莲:不 再和他好下去,否则 。荷莲知道我的工作,但她不在乎我 工作性质,她以女儿那份特有的亲情 着母亲的工作,但她苍白的劝导与说 明,只激发了母亲的恼怒与嘶吼,于 我与荷莲的母亲之间终于波涛掀天, 发出最壮阔的 港湾 战斗。成果是,身心疲乏的我把绝望 在了那间我熟悉了三年之久的小屋; 莲也留在了小屋里,而我则远走南方 的经济特区。

幽雅的公*的山道上,反复的脚印已 出草叶间*数曲折的小径,小径的* ,是一块冬的界碑。与荷莲春天相识 ,冬天分辨。由于悼念那一起走过的 紫千红、云蒸霞蔚的日*,迎着瑟瑟 山风,我鹄立在我们郊游过的湖边山 道上,看残枝摇曳,淋霏霏淫雨 十五年来,我已扎*在南方经济特区 土地上,已不再是常设工了。期间, 回了*趟小城,我竟没有再见到那双 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英俊的丹凤眼, *永远带着笑靥的动听相貌。

近来听人说起,下岗浪潮涌动的这些 ,荷莲所在的县丝绸厂也*诸多原* 在市场竞争*失手,荷莲随大多数人 下岗了。一时间,我胸*竟隐隐灼痛 别梦依稀,那份已遥远的初恋的故事 依然披发着原来温馨和芳香。我感到 ,至今我总也抹不去那段残暴的岁月 有欢喜,也有淡淡的惆怅
【义务编纂:可儿】 赞
(散文编辑:江熏风)
囚犯的妻* 第十二* 钱啊,命相连
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,是阻拦了弟媳 们不再欺负我了,但是在经济上并没 我带来多少实...
斗狼记1
招生招生,*年了,*个暑假,整整 *个暑假,我都是在*办里期待着家长 着*生来报名...
家有儿女(第二十*)
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*结婚的幸福* 媳妇*花能干又勤快,手不离活,活 离手,*论谁...
家有儿女(第十九*)
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,*为 病院医疗前提差,看不了看的病,石家庄电**油**器,医院要他转院,没...
家有儿女(第十四*)
大人**都知道麦玲厉害,普通人都 敢欺负她,大人**欺侮她的家人, 玲很恨他们,...
家有儿女(第十三*)
县里有个会议,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 ,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,保清 去就是四十天...
【作者簡介】:焦朝發,男,重慶人 現供職於深圳某行政單位,已在全國 十餘傢*刊發表小說、散文300餘件, 十餘次獲得省市級文*大賽獎,作品 選各類文*專集多本。其**篇小說 木屋的故事》1990年獲全國 春草杯 征文大賽一*獎,《日落黃昏處》1993 獲廣東国民出版社 愿望杯 優秀*篇小說獎,《獵人》1994年獲陜 文*創作*讨會全國優秀*篇小說獎 ,《臘狗》1995年獲《人民文*》當代 作評獎討論會一*獎。出版有文集《 流逝的蜜意》、《南方夢》*。現為 東省作傢協會會員,深圳市龍崗區作 協會秘書長,《龍崗文藝》雜志編輯 。
那是一年*最严寒的一天夜裡,離春 還有20多天時間。

我敲開*荷蓮的門,她把我讓進*客 。我問: 荷蓮,*是跟我走,還是留在這個傢 *? 語調極平靜,但冰凉,不容一絲磋商 荷蓮沒有*复。空氣恍如凝固*,房 裡靜得有些讓人透不過氣來。我感覺 到*我心跳的*速,那一刻,奔湧的 似將沖*經脈,噴滿那狹小的空間。 蓮靜靜地坐在*窗的椅*上,***向 *窗外,隔著窗玻璃,無目*地直視 玄色的窗外。我被刺傷的情感無情地 裂著我的神經,我突然覺得心有些顫 抖,眼*裡漸漸浸漫著一層水霧。我 視*一下小屋,眼光停留在荷蓮的身 ,就是那嬌美的身影,那西南山水滋 潤出的甜甜的面容,讓我*牽夢縈* 年之久。一片沉静*,我拉開*客廳 門,野性的寒風撲進*屋裡,我拉著 燈光*本人的身影走*出去。冰雪的 村街道上,新留下*一行深深淺淺彎 曲曲的腳印。

那天夜裡,我覺得真的好冷,全身都 *。

三年前,一位久違*的同*邀我聚會 前來一起聚會的荷蓮在那天走進*我 眼簾,走進*我的心靈。我找*個機 會輕聲問她: 荷蓮,我能約我的朋友來*傢玩嗎? 她淡淡地一笑說: 怎麼不行! 於是我便約*幾位朋友,乘荷蓮放假 日*踏著月色來到*她的傢,荷蓮的 傢熱情地招待*我們。*聲、琴聲、 笛聲 整整喧鬧到清晨,单联硫化机专用模温机,我們方恋恋不舍地告*。未*的餘 ,奥妙的喜悅,讓我自*好像著** ,每周休息日,我總約著我那些朋友 ,在固定的時間出現在荷蓮的傢。

說不清的情緣,把原來基本都不熟* 荷蓮和我拉近*。後來,友人們再不 約而至,把有限的時空留給*我跟荷 蓮,讓我居心去體會被情與愛幻化* 斑斕世界。

在我的眼裡,荷蓮的一雙單鳳眼靈靈 閃,波光純真,總也掩飾不住的笑靨 人以嬌羞甘甜的愜意。荷蓮不太愛說 話,我們相處的時候,她總低著**, 聽我山南海北的海侃。我猜不出,荷 毕竟是接納*我抑或是靜觀情緣的變 幻,或是在冷卻我的熱望或是想更深 我的靈*。荷蓮那時是縣絲綢*的工 ,我也在一個*在大山裡的國營煤礦 ,做文書工作。荷蓮總在我的夢*流 。每至周末,有一種難以驅趕的燥熱 我如坐针毡。天气再晚,仆仆風塵, 無論秋雨風霜,酷暑嚴寒,我都想著 有辦法趕回荷蓮傢的樓下。燈光透出 戶的時日,我便敲開荷蓮的房門,靜 靜地坐上一會。細語著身居大山深處 一份眷念,傾訴著發生在身邊的碎碎 事。窗戶沒有燈光的日*,我晓得, 荷蓮可能懷著久盼不*的心情*輾轉 *。夜深人靜,我靜靜地站在樓前, 著天上怎麼也數不清的星星,試著把 北鬥七星的勺把擰轉

我們第一次相邀外出去春遊。自行車 著崎嶇的山路,顛顛簸簸地把我們送 *郊外的人工水庫!這裡是一片寧靜 的湖,波平如鏡,倒影著秀麗的群山 天有些陰陰的,湖面有幾艘船在蕩漾 湖邊有閑人在執竿垂釣。*處岸邊, 一片金黃的油菜花在微風的嬉戲下搖 晃晃,不時飄來淡淡的花香。我與荷 似乎置身山水畫*。選好一塊平坦的 崖邊巖石,第一次肩並肩地*坐在一 ,荷蓮的幽幽發香使我沉醉在一片朦 的遐思之*。荷蓮問我:我們會有將 來麼?我說:我們的將來會很幸福! 問荷蓮:*盼望將來我們怎樣?荷蓮 笑不語,把目光留給**處的青山、 面前的湖水。哦,荷蓮心裡是說:願 *的情節,能像山崖沉實,能像湖水 凈。於是,我推*推荷蓮:站到湖邊 去,我給*拍幾張照片!

清冷的微風吹來*淅淅瀝瀝的雨點。 天的雨不大,但很冰涼,夾著有些寒 的湖風。我拉著荷蓮的手。在簡陋的 便道上穿行。荷蓮好像不願走得很快 與是我放慢*腳*,任灑灑飄飄的細 輕拂我們暖暖的軀體,撩拔著我們如 熾的心潮。那手與手的熱量傳遞,像 觸般讓我真*觉得*戀愛的磁力。雨 *,天上飄過幾片青藍青藍的雲彩, 崎嶇的山道,成*我們這次郊遊灑脫 怀的*色飄帶。荷蓮問我,假如這條 綿延不斷,*願意我和*走到底嗎? 我說當然。*時,風*飄飛起荷蓮銀 般的笑聲。

*縣,*州城冬日的太陽也分外暖人 我與荷蓮來到*這秀麗小城不*的金 鎮,這裡是荷蓮的姑父姑母的傢園。 新春佳節的時候,千裡迢迢,我們被 輩的親人邀來,續親人失散幾十年的 情。

夾溝河水是**的,就像河對岸山上 *色的植被。薄暮,河面閃動的波光* 夕陽羞羞的紅顏。我和荷蓮徜徉在寂 靜的夾溝河邊。踏著被陽光烤得有些 熱的沙石,兩人仿佛都有些成熟的話 說;但一時竟不知該說些什麼。時間 在静静地流逝,河水在不停地奔忙, 光偷偷抖落在*我們身上。我們在河 坐*下來,我緩緩將荷蓮擁入懷抱, 長久地凝望著那張圓潤嫵媚的臉。我 輕問道:荷蓮,愛我嗎?她側過臉來 头地望著我,微微一笑,輕輕地搖* 搖**,然後閉*眼倒身*在身後柔軟 灌木枝上。我斜身扶過她的臉龐,在 的唇上印上*兩年來自己深深的眷念 和渴求。月亮躲進*雲朵,透出些許 光,給夾溝河的山水披上*迷濛的光 ,辊***器,也珍藏*我們最初也是最熱烈的吻 起風*,我挽起*荷蓮。回到小院, 她的門前,我們站定,再一次相擁。 我咬著她的唇久久不想分開,荷蓮輕 推開*我,柔聲說道:*好壞,專門 *我。我耳語道:結婚吧!結婚後我 不再欺***。

槐樹花開*又謝,梧桐葉黃*又*。 知是誰,在荷蓮的母親眼前煽言,說 隻是一個臨時工,而荷蓮是*式在編 職工。臨時工如陰*般攝走*我對荷 的癡情。老母親聞言極不開心,冷言 語像扔*銅爛鐵般*進*我*編織的 美妙幻景*,並*斷地告訴荷蓮:不 再和他好下去,否則 。荷蓮知道我的工作,但她不在乎我 工作性質,她以女兒那份特有的親情 著母親的工作,但她蒼白的開導與解 釋,隻激發*母親的憤怒與嘶吼,於 我與荷蓮的母親之間終於波瀾掀天, 發出最壯闊的 港灣 戰*。結果是,身心疲憊的我把扫兴 在*那間我熟悉*三年之久的小屋; 蓮也留在*小屋裡,而我則*走南方 的經濟特區。

幽雅的公園的山道上,重復的腳印已 出草葉間無數彎曲的小徑,小徑的盡 **,是一塊冬的界碑。與荷蓮春天相* ,冬天性別。*為懷念那一起走過的 紫嫣紅、雲蒸霞蔚的日*,迎著瑟瑟 山風,我佇*在我們郊遊過的湖邊山 道上,看殘枝搖曳,淋霏霏淫雨 十五年來,我已紮*在南方經濟特區 土地上,已不再是臨時工*。期間, 回*幾趟小城,我竟沒有再見到那雙 熟*得不能再熟悉的美丽的丹鳳眼, 張永*帶著笑靨的動人容顏。

近來聽人說起,下崗浪潮湧動的這些 ,荷蓮所在的縣絲綢*也*諸多起* 在市*競**失手,荷蓮隨大多數人 下崗*。一時間,我胸*竟隱隱灼痛 別夢依稀,那份已遙*的初戀的故事 仍然散發著本來溫馨和芬芳。我感覺 ,至今我總也抹不去那段絢爛的*月 有*樂,也有淡淡的惆悵
【責任編輯:可兒】 贊
(散文編輯:江南風)
囚犯的妻* 第十二* 錢啊,命相連
雖然有*妹夫的撐腰,是禁**弟媳 們不再欺*我*,然而在經濟上並沒 我帶來多少實...
鬥狼記1
招生招生,*年*,*個暑假,整整 *個暑假,我都是在*辦裡*候著傢長 著*生來*名...
傢有兒女(第二十*)
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*結婚的幸福* 媳婦*花能幹又勤快,手不離活,活 離手,不论誰...
傢有兒女(第十九*)
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,*為 醫院醫療條件差,看不*看的病,醫 要他轉院,沒...
傢有兒女(第十四*)
大人**都知道麥玲厲害,个别人都 敢欺*她,大人**欺*她的傢人, 玲很恨他們,...
傢有兒女(第十三*)
縣裡有個會*,要一個大隊*導去開 ,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,保清 去就是四十天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