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ml模版后妈

李明在办公室*忙的仰面朝天,老婆 宜的电话就这么不合时宜的打了过来 李明不耐心的抓起电话嚷嚷着: 不是告诉*了吗,我晚上要**,不 去吃了,催什么催啊。 电话那边响起了欣宜带着*腔的声音 李明,*快回来吧,小威不见了,老 说他下午*本就没去**~~ 李明听了,脑袋嗡的一下,差点没晕 去,放下电话飞似的往家奔。

李明气喘吁吁的跑进家门,欣宜*瘫 在沙发上,眼角还挂着泪滴,李明把 包往沙发上一扔对着欣宜喊道: 到底怎么回事?小威怎么会不见了呢 欣宜抬起泪眼满腹委屈的说: 我怎么知道,下午老师给家里打电话 小威下午*本没去上*,我一听就懵 ,我以为他又去网吧玩了,就去找, 找遍了四周的网吧也没找到,没办法 只好给*打电话,*说怎么办啊? *又怎么惹他了?他怎么会平白*端 不去上*呢?他自尊心很强的,*就 要老和他计较了吗,再怎么说他也是 个**啊,*也是个长辈啊! 说罢,李明摔门而去。

欣宜蜷缩在沙发上,委屈的泪水顺着 颊一个劲儿的流,她甚至有点懊悔嫁 了李明,她都不知道自己当初是吃了 什么迷*药,不顾家人和朋友的反对 *反顾的嫁给了比自己大12岁的李明 一个十岁男*的父亲,一个有妻室的 人,为了他自己笼络人心,为了他自 己*受了白眼不算,自还要背着小三 骂名勉强求全。


一直认为爱情是个很单纯的货色,她 到只要有爱情生活就是美好的,她可 对着李明前妻的辱骂毫不抬头,她嘲 笑李明的前妻*本不懂爱情。她为了 时刻都要忍受那个男*的*理取闹, 认为只要自己对他好,时光会改变一 切的,然而事情完全不朝她想象的方 发展。

由于李家三代单*,受家*观点的影 李明坚定不肯把**让给前妻,他动 了所有关联争夺到了**的抚育权, 他视**为瑰宝,娇惯的不得了。面 **的调皮,欣宜忍了,她执拗的以 以她温顺的态度能彻底转变**对她 的立场,然而她错了。

对着刚进李家门的欣宜李明给儿*先 着: 儿*过来,问阿姨好。 小家伙到很乖巧: 阿姨好。 欣宜笑了,她觉得母亲当初的担心都 过剩的,后妈怎么就不好当啊,多简 ,多好相处的**啊。她连连许可着 ,从口袋里掏出*备好的红包塞给了* *,就这*欣宜和这父*俩生活在了 起。

一个月的蜜月过去了,李明回去上* ,为了照料好他们父*,欣宜辞了职 在家做起了专职太太,每天就是买买 菜,做做*,打扫扫除卫生到也安闲 反*李明有的是钱赡养自己,这*惬 的生活是多少人想都想不来的。

就在欣宜沉浸在幸福时间里的时候, 个男*的顽劣品性匆匆暴露,先是在 宜的*碗里偷偷的撒辣椒面,呛得欣 宜满眼的泪水,而后是把图钉静静的 在欣宜坐的凳*受骗时就把欣宜的屁 扎*了,疼的她直*。晚上欣宜就把 **的恶*告诉了李明,想从李明这 得到一丝安慰,然而李明却不以为然 说: *我回头好好的批评批驳他,别和** *常计较。我的老婆最明理了是吧, 委屈了,睡觉吧。 欣宜便满腹的不干脆。当初李明追求 己的时候可不是这*的,自己即便是 蚊*咬了,他也会意疼的抓着她的手 为她抹药,搂着她安慰她,可当初结 了,一切都变了,难怪人家都说婚姻 恋情的宅兆呢,一点都不假,可是自 己的墓穴来的未免也太早了点吧。

然而是自己保持走上这条路的,都说 弓没有回头*,自己已经回不去了, 能坚持下去了,自己只能努力去做个 好妈妈,让**接受自己,让李明仍 爱自己了。

不敢说做后妈的道路有多艰苦,欣宜 天想尽方法谄谀这爷俩,每天捧着厚 的菜谱设法做点好吃的,时不*的给 **买件新衣服,各种图书,零花钱 是不制约,就是这*努力,事情好像 没有太多的好转,每次当着李明的面 那个**便出奇的乖巧礼貌,只有李 不在家,那个**便和自己作对,欣 简直要瓦解了,她觉得自己在不发泄 就要疯掉了。

这*天李明的公司业务比拟繁忙,常 ***点,有时候回家都要半夜了, 宜只能胆战心惊的跟那个男*度日, 好在*午**不回家自己还舒服一点 可就晚上这*个小时对欣宜来说*乎 是煎熬,就在她炒菜的时候,她发现 不对劲,锅里忽然的就冒起泡来,一 接着一个,她忽然想起了什么,抄起 罐*细心的看了看,天哪,里面居然 掺上了洗衣粉,她回首瞥见那个男* 着诡异的笑闪进了屋*里,她就觉得 定是这个**捣的鬼,于是积累了许 久的火儿腾的一下就冒了出来,她跑 屋*怒道: 小威,是不是*捣的鬼,*到底想干 ,*在这**理取闹当心我送*去少 所。 男*瞪着眼睛,*本就没有恐惧: 就是我干的,*能把我怎么*?这是 家,我想干嘛就干嘛,*管不着,* 狐狸精。 欣宜脑袋嗡的一下,泪水不争气的又 了下来,这一年多来外面的指指导点 都忍了,可现在一个**都这么骂她 ,她受不了了,她扬起巴掌打了从前 简直是*斯底里了: 谁教给*的,是不是*妈妈教给*的 我对*那么好,怎么就换不来*的心 ?为什么,这到底是为什么啊? 男*不*,咬着嘴唇恨恨的: 呸,狐狸精,*就是狐狸精,要不是 *我妈妈也不会走,我才不要后妈呢。 说罢就躺在了床上,用被*蒙住了脑 不在说话。

第二天一早,男*背着书包去**了 欣宜觉得**嘛,好糊弄,睡一觉就 了所以并没有在意,直到下午老师打 来了电话,讯问她**为什么没去上* ,她才慌了神,她不敢立刻告知李明 她找了整整一个下午没有找到,没有 措施只能打电话告诉李明。


当李明拖着疲乏的身材回到家的时候 经半夜12点了,欣宜惴惴的问: 怎么*,找到了吗? 李明眼皮都不抬,把自己仍进了沙发 *着眼睛不说话。欣宜有点惊恐了: 老公,*谈话呀,*别不理我啊,我 道我错了,都是我的错,我不该打他 。 听了欣宜的这句话,李明猛的直起了 *对着欣宜喊叫: *,*居然打他,他是我儿*诶,从 我和他妈妈都不舍得打一下的,*也 得去手,我就说嘛,他怎么会平白* 故的逃*,本来都是*闹的 欣宜*着: 老公我不是故意的,真的,180度模温机,我知道打他错误,是我太激动了, 是*不知道,他骂我,他妈妈骂我, 坊街坊的也骂我,现在他又骂我,我 受不了了,我要疯了,我为了*众叛 离,可是我得到什么了啊? 骂**就要打他吗?他仍是个**啊 他是我儿*啊,*就不能宽容点吗? 李明*奈的瘫坐在沙发上,*神的看 天花板,心里默默的念叨: 儿*啊,*去哪儿了,快回来吧,千 万错都是爸爸的错,*千万不能有事 。

万幸的是男*在多少天后的一个下午 人找到的了,他当时*在某商厦的电 柜前看电视,售货员发明这个**跟 自己看到的寻人启事里的照片很像就 了*。

李明看着浑身脏兮兮的儿*猛的搂在 里大*起来。欣宜也禁不住掉下了眼 。


我们分手吧 一个晴朗的下午,欣宜安静的跟李明 。

为什么?岂非*不爱我了吗?咱们阅 了那么多的风浪好不容易才走到一起 。 李明如是说。

偷来的幸福不叫幸福,这是我妈妈告 我的,我一直不懂得,我以为爱情是 的全部,我以为*是我的全部,现在 我明确了,*并没有那么爱我,我永 都是第二位的,我不想跟别人分享* 爱,即使那人是*的儿*,就这*。 说完,欣宜头也不回的走了,兴许路 前方会有一段属于她自己的幸福在* 她。


(散文编纂:雨袂独舞)
囚犯的妻* 第十二* 钱啊,命相连
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,是阻拦了弟媳 们不再欺负我了,但是在经济上并没 我带来多少实...
斗狼记1
招生招生,*年了,*个暑假,整整 *个暑假,我都是在*办里期待着家长 着*生来报名...
家有儿女(第二十*)
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*结婚的幸福* 媳妇*花能干又勤快,180度运水式模温机,手不离活,活不离手,*论谁...
家有儿女(第十九*)
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,*为 病院医疗前提差,看不了看的病,医 要他转院,没...
家有儿女(第十四*)
大人**都知道麦玲厉害,一般人都 敢欺负她,大人**欺侮她的家人, 玲很恨他们,...
家有儿女(第十三*)
县里有个会议,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 ,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,保清 去就是四十天...

李明在辦公室*忙的四腳朝天,老婆 宜的電話就這麼分*時宜的打*過來 李明不耐煩的抓起電話嚷嚷著: 不是告訴**嗎,我晚上要**,不 去吃*,催什麼催啊。 電話那邊響起*欣宜帶著*腔的聲音 李明,*快回來吧,小威不見*,老 說他下午*本就沒去**~~ 李明聽*,腦袋嗡的一下,差點沒暈 去,放下電話飛似的往傢奔。

李明氣喘籲籲的跑進傢門,欣宜*癱 在沙發上,眼角還掛著淚滴,李明把 包往沙發上一扔對著欣宜喊道: 到底怎麼回事?小威怎麼會不見*呢 欣宜抬起淚眼滿腹冤屈的說: 我怎麼知道,下昼老師給傢裡打電話 小威下战书*本沒去上*,我一聽就 *,我以為他又去網吧玩*,就去找 ,找遍*邻近的網吧也沒找到,沒辦 ,隻好給*打電話,*說怎麼辦啊? *又怎麼惹他*?他怎麼會平白無故 不去上*呢?他自尊心很強的,*就 要老和他計較*嗎,再怎麼說他也是 個**啊,*也是個長輩啊! 說罷,李明摔門而去。

欣宜蜷縮在沙發上,委屈的淚水*著 *一個勁兒的流,她甚至有點後悔嫁 *李明,她都不知道自己當初是吃* 什麼迷*藥,不顧傢人和友人的反對 無反顧的嫁給*比自己大12*的李明 一個十*男*的父親,一個有妻室的 人,為*他自己眾叛親離,為*他自 己*遇*白眼不算,自還要背著小三 罵名忍辱负重。


始终以為愛情是個很單純的東西,她 得隻要有愛情生涯就是美妙的,她能 對著李明前妻的辱罵绝不低**,她讥 笑李明的前妻*本不懂愛情。她為* 時刻都要忍耐那個男*的無理取鬧, 覺得隻要本人對他好,時間會改變所 有的,然而事情完整不朝她设想的方 發展。

*為李傢三代單傳,受傢*觀念的影 李明*決不肯把**讓給前妻,他發 *所有關系*取到***的撫養權, 他視**為珍寶,嬌慣的不得*。面 **的淘氣,欣宜忍*,她固執的認 以她溫柔的態度能徹底改變**對她 的態度,然而她錯*。

對著剛進李傢門的欣宜李明給兒*介 著: 兒*過來,問阿姨好。 小傢夥到很乖巧: 阿姨好。 欣宜笑*,她覺得母親當初的擔憂都 多餘的,後媽怎麼就不好當啊,多簡 ,多好相處的**啊。她連連*應著 ,從口袋裡取出準備好的紅包塞給** *,就這樣欣宜和這父*倆生活在* 起。

一個月的蜜月過去*,李明回去上* *,為*照顧好他們父*,欣宜**職 在傢做起*專職太太,天天就是買買 菜,做做飯,打掃打掃衛生到也清閑 反*李明有的是錢養活自己,這樣愜 的生活是多少人想都想不來的。

就在欣宜沉迷在幸福時光裡的時候, 個男*的*劣品性漸漸裸露,先是在 宜的飯碗裡悄悄的撒辣椒面,嗆得欣 宜滿眼的淚水,然後是把圖釘偷偷的 在欣宜坐的凳*上當時就把欣宜的屁 紮**,疼的她直*。晚上欣宜就把 **的惡習告訴*李明,想從李明這 得到一絲抚慰,然而李明卻不以為然 說: *我回**好好的批評批評他,別和** 普通計較。我的老婆最明理*是吧, 委屈*,睡覺吧。 欣宜便滿腹的不畅快。當初李明寻求 己的時候可不是這樣的,自己即使是 蚊*咬*,他也會疼爱的抓著她的手 為她抹藥,摟著她安慰她,可現在結 *,一切都變*,難怪人傢都說婚姻 愛情的墳墓呢,一點都不假,可是自 己的泉台來的不免也太早*點吧。

然而是自己*持走上這條路的,都說 弓沒有回***,自己已經回不去*, 能*持下去*,自己隻能努力去做個 好媽媽,云南导*油炉,讓**接收自己,讓李明依舊愛自 *。

不敢說做後媽的途径有多艱辛,欣宜 天想盡辦法討好這爺倆,每天捧著厚 的菜*主意做點好吃的,時不時的給 **買件新衣服,各種圖書,零花錢 是不限度,就是這樣尽力,事件仿佛 沒有太多的好轉,每次當著李明的面 那個**便出奇的灵巧禮貌,隻要李 不在傢,那個**便和自己作對,欣 簡直要崩潰*,她覺得自己在不發泄 就要瘋掉*。

這幾天李明的公司*務比較忙碌,經 ***點,有時候回傢都要半夜*, 宜隻能膽戰心驚的跟那個男*度日, 好在*午**不回傢自己還舒畅一點 可就晚上這幾個小時對於欣宜來說簡 也是煎熬,就在她炒菜的時候,她發 現不對勁,鍋裡突然的就冒起泡來, 個接著一個,她溘然想起*什麼,抄 鹽罐*仔細的看*看,天哪,裡面居 然摻上*洗衣粉,她回**瞥見那個男* 帶著*異的笑閃進*屋*裡,她就覺 确定是這個**搗的鬼,於是積聚* 許久的火兒騰的一下就冒*出來,她 進房*怒道: 小威,是不是*搗的鬼,*到底想幹 ,*在這樣無理取鬧*惕我送*去少 所。 男*瞪著眼睛,基本就沒有膽怯: 就是我幹的,*能把我怎麼樣?這是 傢,我想幹嘛就幹嘛,*管不著,* 狐貍精。 欣宜腦袋嗡的一下,淚水不*氣的又 *下來,這一年多來外面的指指點點 都忍*,可現在一個**都這麼罵她 ,她受不**,她揚起巴掌打*過去 幾乎是*斯底裡*: 誰教給*的,是不是*媽媽教給*的 我對*那麼好,怎麼就換不來*的心 ?為什麼,這到底是為什麼啊? 男*沒有*,咬著嘴唇恨恨的: 呸,狐貍精,*就是狐貍精,要不是 *我媽媽也不會走,我才不要後媽呢。 說罷就躺在*床上,用被*蒙住*腦 不在說話。

第二天一早,男*背著書包去*** 欣宜覺得**嘛,好糊弄,睡一覺就 *所以並沒有在意,直到下午老師打 來*電話,詢問她**為什麼沒去上* ,她才慌*神,她不敢馬上告訴李明 她找*整整一個下午沒有找到,沒有 辦法隻能打電話告訴李明。


當李明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傢的時候 經深夜12點*,欣宜惴惴的問: 怎麼樣,找到*嗎? 李明眼帘都不抬,把自己仍進*沙發 閉著眼睛不說話。欣宜有點惊慌*: 老公,*說話呀,*別不理我啊,我 道我錯*,都是我的錯,我不該打他 。 聽*欣宜的這句話,李明猛的直起* *對著欣宜喊叫: *,*竟然打他,他是我兒*誒,從 我跟他媽媽都不舍得打一下的,*也 得去手,运水式模温机,我就說嘛,他怎麼會無緣無故的逃* ,原來都是*鬧的 欣宜*著: 老公我不是成心的,真的,我知道打 不對,是我太沖動*,可是*不晓得 他罵我,他媽媽罵我,街坊鄰居的也 罵我,現在他又罵我,我受不**, 要瘋*,我為**眾叛親離,可是我 到什麼*啊? 罵**就要打他嗎?他還是個**啊 他是我兒*啊,*就不能寬容點嗎? 李明無奈的癱坐在沙發上,無神的看 天花板,心裡默默的念叨: 兒*啊,*去哪兒*,快回來吧,千 萬錯都是爸爸的錯,*千萬不能有事 。

萬幸的是男*在幾天後的一個下午被 找到的*,他當時*在某商廈的電器 前看電視,售貨員發現這個**跟自 己看到的尋人啟事裡的照片很像就* **。

李明看著渾身臟兮兮的兒*猛的摟在 裡大*起來。欣宜也禁不住掉下*眼 。


我們分别吧 一個阴沉的下午,欣宜平靜的跟李明 。

為什麼?難道*不愛我*嗎?我們經* *那麼多的風浪好不轻易才走到一起 。 李明如是說。

偷來的幸福不叫幸福,這是我媽媽告 我的,我一直不理解,我以為愛情是 的全体,我以為*是我的全部,現在 我清楚*,*並沒有那麼愛我,我永 *都是第二位的,我不想跟別人分享* 愛,即便那人是*的兒*,就這樣。 說完,欣宜**也不回的走*,也許路 前方會有一段屬於她自己的幸福在* 她。


(散文編輯:雨袂獨舞)
囚犯的妻* 第十二* 錢啊,命相連
雖然有*妹夫的撐腰,是禁**弟媳 們不再欺*我*,然而在經濟上並沒 我帶來多少實...
鬥狼記1
招生招生,*年*,*個暑假,整整 *個暑假,我都是在*辦裡*候著傢長 著*生來*名...
傢有兒女(第二十*)
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*結婚的幸福* 媳婦*花能幹又勤快,手不離活,活 離手,不论誰...
傢有兒女(第十九*)
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,*為 醫院醫療條件差,看不*看的病,醫 要他轉院,沒...
傢有兒女(第十四*)
大人**都知道麥玲厲害,个别人都 敢欺*她,大人**欺*她的傢人, 玲很恨他們,...
傢有兒女(第十三*)
縣裡有個會*,要一個大隊*導去開 ,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,保清 去就是四十天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