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ml模版旧日的脚印——初恋

在睡**,我梦见全身被困着,一丝 转动不得,思想上急切的想争脱,快 顶不住似的,要瓦解了。想要脱离而 去,却*法。脚下还有蛇,我吓得全 冒汗,拼命的争扎。蛇越来越近,已 咬到了手了,我*惯地甩啊甩 。
突然醒来,发现附近完全黑暗,且由 似乎开有寒气的关联,只觉浑身发冷 待数秒,眼睛适应,看看自己的表, 原来已过午夜2点45分了。
心*的胆怯油然而生,深怕梦幻成真 也不知道会有什么事发生。于是打了 书,想找找是什么预示,没找到之所 以然来。 算了! 把书合上。轻轻的开了房门,在走出 瞥了一下床上,仪*熟睡*,*甜着 。
南方的十月,固然已进入了秋*,可 半夜的气温仍是这么高,风少得可怜 很吝惜似的拂着脸旁而过。圆圆的月 亮高高地挂着,冷白色的月光,洒向 地。如同白天。还有那草丛里不停叫 的蟋蟀,高温模温机,声音即熟悉却又陌生的,听了慢慢 、慢慢地回味着,恍如回到了昨天。
还是这么一个亮*而又清爽的夜晚, 谈心的好夜晚。我牵著*的手走在昏 的风云湖畔,远处有微黄灯火,湖里 的西边上长着些荷叶,有的象大大的 盘形漂浮在水面上,有的则已经争脱 湖水向上长了起来,间有还能看到多 少个莲蓬呢。这时候,不知道藏在哪 青蛙在呱、呱地有节律的叫着,四周 悄的,显得这蛙声*外的洪亮和清脆 划向了空*。*上小路边上的蟋蟀的 奏,在夜空*偶而听到*声不知是什 鸟的鸣叫;俨然成了一个大自然的乐 *。听着让人感到恬静而不会让人心 。我们走着,走着;到了座落在湖边 的风波阁前,只见那皎洁的月光把风 云阁的倒影*耀在湖里,
啊!好清楚的倒影、好美的夜啊! 。
嗯,是啊。
我们找了一*长椅坐下,*贴心地* 过来,找寻著令*感到平安的胸膛。 淡的飞柔发香随著*的紧*飘近。今 夜*有著令人窒息的打扮。为了抗议 炙人的夏;*穿著最令*凉爽的而又 服的草绿色的圆领连衣裙,走起路来 轻巧盈的,带动着裙摆的飞舞,就象 仙女偷偷地跑来了世间。
许久,忽闻抽泣声,抬头细看,本来 知道什么时候*竟然*了。我这被从 而降的景象而感到吃惊,忙托着*的 头,帮*擦去流下来的眼泪,问道: 怎么了? ,
怎么不谈话了?谁欺侮*了?

产生了什么事?
*不说话,过了好一会,*看着我的 ,深深地吸了口吻,定了定神,才对 说: 一切就这*停*吧!我们之间是不可 的 。
我们? ,不会的,*是开玩笑的吧,不要拿 个开玩笑啦。 过了许久,我终于吐出了一句话
我是说真的!
我惊呆了,没有说话,也说不出来。 *法相信眼现这事实,*法相信自己听 的是真的。
这是为什么?

岂非*还看不出来吗?毕业了,我要 去了,下海!要去寻找更好的发展平 。知道不!

再说,*在这里挺好的,毕业了就有 作啊。
*要下去?
嗯。
什么时候的事,我怎么不知道?
也是这*天才决议的,想了很久,家 一直都叫我下去,去亲戚的公司帮忙
喔 ..。
那我们可以还是一*的交往,一*电 、书信的啊。 我持*说道。
,现实点吧,我们可能不会有时间继 *的了,我爸还说跟我妈迟点也下去, 们不会回来了。
,我们现在又不是*为感情不合,为 么要分啊!莫非* ?
我没变,但我说真的,我真的不想搞 什么异地恋,这是没好成果的,知道 ?与其到时候吵骂,疼痛地分手,不 如现在分,在大家的心*都有一个永 的、漂亮的影*。不好吗?
*怎么就知道会不好?
我姐就是个例*呀,唉 。

毕业了,刚走出了**,*就突然变 似的,长大了。很多在**里的幻想 突然间全摈弃掉,直接冲进了马桶里 。而我则继承留守陪伴着自己成长的 市。没想到这成了我们分手的理由。 于也使得很少达观的我忍不住暗自伤 心起来。让我也尝到那不是*为感情 告别的心碎,尝到了那**里的纯朴 萌动之情与事实的抵触下所带来的恶 果。
*走后,我一个人坐在湖边,看着天 的星星,脑海里一片空白,什么都没 想,也想不进去,*为里面早已经掏 空了。*期待着一个损坏神的到来把 搞碎,把这世界全毁了 。匆匆地,漆黑的夜空也突然从漆黑 为蓝黑色,深蓝色,浅蓝色,红红的 阳慢慢地再次呈现,天亮了,照耀着 大地,又是新的一天的到来。
我抱着一线的愿望来到*的宿舍,再 偿试着问*,
玲,我们先不要分手吧,当前或许我 会下去的。我们还会在一起的。好吗
,*还是废弃吧,*就当我不喜欢* 了,是我错了,这行了吧?! 看到玲红红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,摇 头大声的说道。
唉 。
*刻,我的心就象掉落在水里似的, 直往下沉,心里好受极了。 为什么? *的回*又是如*的坚定?不一丝的 地?
或许这是缘份,我们默默地走在熟悉 小道上,没有言*。来到了那再熟悉 过的小*馆吃早餐,这是两年来我们 一起用餐最多呆得最多的一个地方。 直成天然了。
老板看到我们一坐下,忙问: 照原*?
不,今天只有一碗粥,一碟榨菜丝。 为没胃口。
好咧!
粥和榨菜丝很快上来了,可*也吃不 ,用汤匙拌了*次那粥。眼里红红的 *强忍着,但泪水还是流了下来。
我们不分了,好不好? 我边拿着纸巾递给她,边说着。
她还是摇了摇头。 来,我们一人一半,一起把它喝了。 说着要了一个空碗,一人分了一半的 。
我吃不下
来,这可能是咱们最后一餐了哦?
,我家人帮我订了后天的火车票,要 了。
到哪?
佛山。
哦?

我们默默地端起了碗,喝着口粥,我 了些那榨菜丝放*碗里,*也也*好 了些给我,我们的手互相X着片刻, 眼看了看对方,不再*言,可心里却 *的沉重,感觉全部天都是灰的,快 要塌下来似的。
回到*的宿舍楼前,*作了个深呼吸 伸出右手来,说: 来,就让我们祝福大家吧。
可我却动也不动,只说了心里的一个* 不!
来吧!是不是连我这最后的要求也不 可了?这不象是*的性*喔?
看着*那带着点哀伤的双眼,看着* *强带着一丝丝苦涩似的笑脸的脸, 的心里真不是滋味。很不甘心地伸出 了手,还期盼着什么似的说, 也许我们还会在一起的。
这好象一场游戏,一个*奈重复的game 而*就是那一开始就是在操控着这场 游戏的人,既然能想得这么远,那又 必开始呢?记得在开始的时候,在* ,*是**的优良生,*里唯一的准 备党员;*有双带着灵气的眼睛;满 青丝似的头发乌润披肩或束在脑后成 一个马尾巴。俨然是许多男生们的追 求目的。于是乎,*抉择了我,至于 们是什么时候开端的,已经忘记,也 太重要了。只记得*避开了他们后, 就跑来跟我出去玩,叫我陪*一起去 街,买货色,在湖边、林荫下散* 。
有些事情来得太突然,还没反*过来 怎么回事,还没开始细细地品尝这份 糕的味道,*却来了个当头一棒。* 的脑*确切想得太远,转变得太快了 快得连我的思想也跟不上了,或许我 来就是个保守的、安份的人,而*当 踏出*门就有了改变并认定了弘远方 。这一切都是我*法事先猜测得到。 *如这外表好看的蛋糕一*,不去品味 又怎么会是什么味的呢?尝了或许人 这辈*都不会忘掉。
晚上,当我回到家里,回到自己的房 ,回到那始终是属于自己的空间的地 ,翻开了音乐,听着自己爱好的黑豹 的takecare、don`tbreakmyheart*熟悉的*, 想着昨晚到今早发生的一切的时候, 终于忍不住流下了自己许久以来都没 过的眼泪。我知道,在他们面前,我 能*,由于我是男**,是*长,而 现在在没有别人的地方,在一个属于 己的空间里,我*了,*得很伤心, 伤心 ;我终于知道到了原来失恋的感觉是 *的。我的心象被把尖利的小刀,慢 地、慢慢地划下,*气腾腾血流了出 来,顺着刀柄、心脏外表流了下来, 滴着血。我认为当初的时间过得很慢 很慢 。
为什么呢?我错了吗? 我忍不住自言自**着道。
记得*德说过 和着悲哀吞他的*,谁不曾拥着半夜 *衾饮泣?世间的一切总是没有决* ,或许总有一天,她又会回到我的身 边。时间如逝,也或许,我们应该好 地掌握现在,让明天的我过得更快活

人不知鬼不觉,过了十*年,往事也 点一滴的慢慢沉淀。本来的路已经拓 了许多,但**还在,*外的那间早 *馆也重新装修变成了小酒楼。
这天,风云酒楼里来了一位客人,一位 *,三十岁上下,衣着不俗,还拎着一个 旅行包,看**是出来游览的。
服务员笑吟吟地送上菜单. *好,小姐,想吃点什么?
女的连看也不看一眼,抬头对服务员说: 给我们来碗白粥,一碟榨菜丝就行了!
服务员一怔,哪有到风云酒楼吃一碗白 ,一碟榨菜丝的?再说,酒楼里也没白 了,她认为自己没听清楚,不安的望着 个女顾客.女人又把自己的话反复了 遍。
女人摇摇头说: 我就是要吃白粥和一碟榨菜丝得了!对 ,还拿多一个空碗过来
旁边的服务员露着了一丝鄙夷的笑意, 想:这女人*门*到家了.上酒楼光吃 粥不说,还要多一个空碗,不明白似 .她冲女人撇了撇嘴: 对不起,我们这里没有白粥卖,想吃还是 到外面大排挡去吃吧!
女人一听,感到很意外,想了想才说: 怎么会没有白粥卖呢?*是嫌生意小不 做吧?
这会儿,酒楼老板钱小宇恰好经由,他听 到女人的话,便冲服务员招招手,服务员 走从前埋怨道: 老板,*看这个人,上这只点白粥吃,这 是*心捣蛋吗?
钱小宇微微一笑,冲她摆摆手.他也感到 很奇怪:看这位小姐的穿着装束,还有那 远远就能感觉到的淡淡的香水味,应 不是吃不起*的人,估量另有什么设法 .不管怎么,生意上门,没有往外推的道 。
他小声吩咐服务员: *到外面买一碗白粥回来,多少钱买的, *会结帐时多收一倍的钱,并*上茶 费得了! 说完他拉*椅*坐下,开始察看起这位 怪的女*.
过了一会,服务员捧回一碗*气腾腾的 粥和一碟榨菜丝,往女人面前一放,说: 请慢用.
看到白粥和榨菜丝,女人的眼睛都亮了, 她把脸凑到碗面上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 而后,用汤匙微微搅拌着碗里的白粥,好 象舍不得吃,半天也不见送到嘴里.好半 天的功夫,就是看着这一粥一碟,发 得出了神。久久地,久久地 ,眼睛慢慢地变了天似的,红了,眼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顺着脸颊一划而过 只见她赶快拿出纸巾,轻轻擦了擦。
这时,一直在傍观看的老板钱小宇猛 惊醒,象记起了什么似的,喃喃自*地 发出了声。 喔! 心里似乎大概明白点什么, 原来如*! 。
钱小宇走到女人前,问道: 打搅一下,请问,*是不是以前也是 这**读过的?

女的抬头看了看眼前的这个老板,似 也突然发现了什么。
咦?!* ,*是原来那个小*馆的老板?
嗯,哈!
没想到能在这看*。*刚回来?
嗯。*记得我?
记得,那时候*和个男**一起,每 不是早餐就是夜宵的,常来我店里, 以看起来有点脸熟。*上*叫的白粥 和榨菜丝,就让我想起了。
那 ,有没有 ,
女人顿了顿,卡住了,没往下说;钱 宇明白了,说道, *是问那个男**?

前*年还偶然会遇到一两次来这里, 两年好象没看到过了,也下去打工了 。

这时,一个胖胖的男的走了进来,也 约三十出头的**,笔挺的白衬衫, 蓝色领带,吊带西裤。只见他直接走 到了女的位置旁。男人瞪大眼睛看着 人,又*头看看周围,感觉大家都在用 怪的眼力盯着他们,一头雾水似的说: 真搞不懂*在搞什么,关山迢递跑来,就 为了吃这碗白粥?
女人仰头说道: 我喜欢!
男人一把拿起桌上的菜单: *爱吃就吃吧,我饿了一天了,要补补. 他便招手叫服务员过来,一气点了七八 宝贵的菜.
女人忙伸了手摆了摆道: 不,先不要了,*晚点我带*去其它 特色的地方再尝,在这里就先听我的 好不?
好吧。 突然发明她眼里有点红红的,男的忙 , 咦?*怎么了?哪不舒服?眼好象有 红似的。
没,心情不好罢了,没事。
那女人把碗里的粥也分了一半给另一 碗,并摆到了对面,坐对面的男的看 看,不解地、皱了皱眉,说: 我不吃粥。
哼!这也不是给*吃的。 那女扁了扁嘴的说道
男的以为女的在开玩笑,没理睬。拿 报纸看了起来。
不久,女的吃完了自己*里的那一半 起身走到了收银台前,边结帐边对钱 板说: 我走了,如果看到他,帮我转个话, 我来过,没看到就算了。
噢!好的,有空多来啊。
记得有这么一个故事,一个老师叫一 *生去果*去,摘一个这**里最大 果*,但不能回首,只能向前走,可 *了许久,*这*生出来的时候,发 他手上却空空如也。老师看了,问他 什么,他说,当一进**里的时候就 看到有一个比拟大的果*,但想后面 长着,肯定还有更大的,可是越往后 ,里面的果*怎么都比不外一进门的 那个。所以就错过了,没有了。
有的时候,人的心里,在最深处,或 都有着这么一个地方,里面封*着许 多多不同的故事,但有一点,那就是 对初恋的那段日*,初恋情人的悼念 永不会磨*,最刻骨*心的影*。时 慢慢过去,那些激动却一点一点封* 或者*心*最美的另一半不是身边的 一半,然而生活与缘份老是这么擦肩 而过。也或许曾经领有才是最完美的 忆。 赞
(散文编纂:散文在线)
囚犯的妻* 第十二* 钱啊,命相连
虽然有了妹夫的撑腰,是阻拦了弟媳 们不再欺负我了,但是在经济上并没 我带来多少实...
斗狼记1
招生招生,*年了,*个暑假,整整 *个暑假,我都是在*办里期待着家长 着*生来报名...
家有儿女(第二十*)
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*结婚的幸福* 媳妇*花能干又勤快,手不离活,活 离手,不管谁...
家有儿女(第十九*)
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,*为 医院医疗前提差,看不了看的病,病 要他转院,没...
家有儿女(第十四*)
大人**都知道麦玲厉害,水循环冷水机,普通人都不敢欺负她,大人**欺 她的家人,麦玲很恨他们,...
家有儿女(第十三*)
县里有个会议,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 ,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,保清 去就是四十天...

在睡**,我夢見全身被困著,一絲 動彈不得,思惟上迫切的想*脫,快 *不住似的,要崩潰*。想要脫離而 去,卻無法。腳下還有蛇,安徽冷冻机,我嚇得全身冒汗,拼命的*紮。蛇 來越近,已經咬到*手*,我習慣地 啊甩 。
突然醒來,發現周围完整黑暗,且由 仿佛開有冷氣的關系,隻覺渾身發冷 待數秒,眼睛適應,看看自己的表, 原來已過午夜2點45分*。
心*的恐懼油然而生,深怕夢境成真 也不知道會有什麼事發生。於是打* 書,想找找是什麼*示,沒找到之所 以然來。 算*! 把書合上。輕輕的開*房門,在走出 瞥*一下床上,儀*酣睡*,*甜著 。
南方的十月,雖然已進入*秋*,可 深夜的氣溫還是這麼高,風少得可憐 很吝惜似的拂著臉旁而過。圓圓的月 亮高高地掛著,冷白色的月光,灑向 地。猶如白晝。還有那草叢裡不停叫 的蟋蟀,聲音即熟悉卻又生疏的,聽 *慢慢地、慢慢地回味著,好像回到 *昨天。
還是這麼一個晶莹而又清新的夜晚, 談心的好夜晚。我牽著*的手走在阴 的風雲湖畔,*處有微黃燈火,湖裡 的西邊上長著些荷葉,有的象大大的 盤形沉没在水面上,有的則已經*脫 *湖水向上長*起來,間有還能看到幾 個蓮蓬呢。這時候,不知道藏在哪的 鸡在呱、呱地有節律的叫著,周圍靜 的,顯得這蛙聲分外的響亮和清脆劃 向*空*。*上小路邊上的蟋蟀的伴 ,在夜空*偶而聽到幾聲不知是什麼 的鳴叫;儼然成*一個大天然的樂* 。聽著讓人感覺舒適而不會讓人心煩 我們走著,走著;到*座落在湖邊上 風雲閣前,隻見那皎潔的月光把風雲 閣的倒影*耀在湖裡,
啊!好清晰的倒影、好美的夜啊! 。
嗯,是啊。
我們找*一張長椅坐下,*貼心** *過來,找尋著令*觉得保险的胸膛。 淡的飛柔發香隨著*的緊*飄近。今 夜*有著令人窒息的妝扮。為*抗* 炙人的夏;*穿著最令*涼快的而又 適的草*色的圓*連衣裙,走起路來 輕盈盈的,帶動著裙擺的飄動,就象 仙女偷偷地跑來*人間。
許久,忽聞抽咽聲,低**細看,原來 知道什麼時候*居然**。我這被突 其來的气象而感到吃驚,忙托著*的 **,幫*擦去流下來的眼淚,問道: 怎麼*? ,
怎麼不說話*?誰欺***?

發生*什麼事?
*不說話,過*好一會,*看著我的 ,深深地吸*口氣,定*定神,才對 說: 一切就這樣結束吧!我們之間是不可 的 。
我們? ,不會的,*是開玩笑的吧,不要拿 個開玩笑啦。 過*許久,我終於吐出*一句話
我是說真的!
我驚呆*,沒有說話,也說不出來。 法信任眼現這事實,無法相信本人聽 的是真的。
這是為什麼?

難道*還看不出來嗎?畢**,我要 去*,下海!要去尋找更好的發展平 。晓得不!

再說,*在這裡挺好的,畢**就有 作啊。
*要下去?
嗯。
什麼時候的事,我怎麼不知道?
也是這幾*才決定的,想*良久,傢 一直都叫我下去,去親戚的公司幫忙
喔 ..。
那我們能够還是一樣的来往,一樣電 、書信的啊。 我繼續說道。
,現實點吧,我們可能不會有時間繼 的*,我爸還說跟我媽遲點也下去, 們不會回來*。
,我們現在又不是*為情感分*,為 麼要分啊!難道* ?
我沒變,但我說真的,我真的不想搞 什麼異地戀,這是沒好結果的,知道 ?與其到時候吵罵,苦楚地分别,不 如現在分,在大傢的心*都有一個永 的、美麗的影*。不好嗎?
*怎麼就知道會不好?
我姐就是個例*呀,唉 。

畢**,剛走出**園,*就忽然變 *似的,長大*。許多在*園裡的夢想 突然間全拋棄掉,直接沖進*馬桶裡 。而我則繼續留守陪同著自己成長的 市。沒想到這成*我們分手的理由。 於也使得很少悲觀的我忍不住暗自傷 心起來。讓我也嘗到那不是*為感情 離別的心碎,嘗到*那*園裡的純樸 萌動之情與現實的沖突下所帶來的惡 果。
*走後,我一個人坐在湖邊,看著天 的星星,腦海裡一片空缺,什麼都沒 想,也想不進去,*為裡面早已經掏 空*。**待著一個*壞神的到來把 搞碎,把這世界全毀* 。漸漸地,漆黑的夜空也突然從黝黑 為藍玄色,深藍色,淺藍色,紅紅的 陽慢慢地再次出現,天亮*,照射著 大地,又是新的一天的到來。
我抱著一線的盼望來到*的宿舍,再 償試著問*,
玲,我們先不要分手吧,以後或許我 會下去的。我們還會在一起的。好嗎
,*還是放棄吧,*就當我不喜** *,是我錯*,這行*吧?! 看到玲紅紅的眼睛裡佈滿*淚水,搖 **大聲的說道。
唉 。
*刻,我的心就象掉落在水裡似的, 直往下沉,心裡難受極*。 為什麼? *的*复又是如*的*決?沒有一絲 餘地?
或許這是緣份,我們默默地走在熟悉 小道上,沒有言語。來到*那再熟悉 過的小飯館吃早餐,這是兩年來我們 一起用餐最多呆得最多的一個地方。 乎成做作*。
老板看到我們一坐下,忙問: 照原樣?
不,今天隻要一碗粥,一碟榨菜絲。 為沒胃口。
好咧!
粥和榨菜絲很快上來*,可*也吃不 ,用湯匙拌*幾回那粥。眼裡紅紅的 *強忍著,但淚水還是流*下來。
我們不分*,好不好? 我邊拿著紙巾遞給她,邊說著。
她還是搖*搖**。 來,我們一人一半,一起把它喝*。 說著要*一個空碗,一人分*一半的 。
我吃不下
來,這可能是我們最後一餐*哦?
,我傢人幫我訂*後天的火車票,要 *。
到哪?
佛山。
哦?

我們默默地端起*碗,喝著口粥,我 *些那榨菜絲放*碗裡,*也也*好 *些給我,我們的手相互X著片刻, 眼看*看對方,不再言語,可心裡卻 常的繁重,感覺整個天都是灰的,快 要塌下來似的。
回到*的宿舍樓前,*作*個深呼吸 伸出右手來,說: 來,就讓我們祝愿大傢吧。
可我卻動也不動,隻說*心裡的一個* 不!
來吧!是不是連我這最後的请求也不* 應*?這不象是*的性情喔?
看著*那帶著點憂傷的雙眼,看著* 張強帶著一絲絲苦澀似的笑颜的臉, 的心裡真不是味道。很不情願地伸出 *手,還期盼著什麼似的說, 或許我們還會在一起的。
這好象一*遊戲,一個無法重復的game 而*就是那一開始就是在操控著這* 遊戲的人,既然能想得這麼*,那又 必開始呢?記得在開始的時候,在* ,*是*習的優秀生,*裡独一的* 備黨員;*有雙帶著靈氣的眼睛;滿* *青絲似的**發烏潤披肩或束在腦後成 *一個馬尾巴。儼然是許多男生們的寻 求目標。於是乎,*選擇*我,至於 們是什麼時候開始的,已經忘卻,也 太主要*。隻記得*避開*他們後, 就跑來跟我出去玩,叫我陪*一起去 街,買東西,在湖邊、林*下漫* 。
有些事件來得太突然,還沒反應過來 怎麼回事,還沒開始細細地咀嚼這份 糕的滋味,*卻來*個當**一棒。* 的**腦確實想得太*,轉變得太快* 快得連我的思维也跟不上*,或許我 來就是個守旧的、安份的人,而*當 踏出*門就有*轉變並認定**慷慨 。這一切都是我無法当时*測得到。 *如這外表难看的蛋糕一樣,不去品嘗 又怎麼會是什麼味的呢?嘗*或許人 這輩*都不會忘掉。
晚上,當我回到傢裡,回到自己的房 ,回到那始終是屬於自己的空間的地 ,打開*音樂,聽著自己喜*的黑豹 的takecare、don`tbreakmyheart*熟*的*, 忆著昨晚到今早發生的一切的時候, 終於忍不住流下*自己許久以來都沒 過的眼淚。我知道,在他們眼前,我 能*,*為我是男**,是*長,而 現在在沒有別人的处所,在一個屬於 己的空間裡,我**,*得很傷心, 傷心 ;我終於知道到*原來失戀的感覺是 樣的。我的心象被把尖銳的小刀,慢 地、慢慢地劃下,熱氣騰騰血流*出 來,*著刀柄、心臟表面流*下來, 滴著血。我覺得現在的時間過得很慢 很慢 。
為什麼呢?我錯*嗎? 我忍不住自言自語*著道。
記得*德說過 和著悲痛吞他的飯,誰未曾擁著半夜 *衾飲泣?世間的所有總是沒有決斷 ,或許總有一天,她又會回到我的身 邊。時光如逝,也或許,我們應該好 地掌握現在,讓来日的我過得更快乐

不知不覺,過*十幾年,旧事也一點 滴的缓缓积淀。底本的路已經拓寬* 多,但**還在,*外的那間早飯館 也从新裝修變成*小酒樓。
這天,風雲酒樓裡來*一位客人,一位 *,三十*高低,穿著不俗,還拎著一個 旅行包,看樣*是出來旅遊的。
服務員笑吟吟地送上菜單. *好,小姐,想吃點什麼?
女的連看也不看一眼,抬**對服務員說: 給我們來碗白粥,一碟榨菜絲就行*!
服務員一怔,哪有到風雲酒樓吃一碗白 ,一碟榨菜絲的?再說,酒樓裡也沒白 *,她以為自己沒聽明白,不安的望著 個女顧客.女人又把自己的話重復* 遍。
女人搖搖**說: 我就是要吃白粥跟一碟榨菜絲得*!對 *,還拿多一個空碗過來
旁邊的服務員露著*一絲鄙夷的笑意, 想:這女人摳門摳到傢*.上酒樓光吃 粥不說,還要多一個空碗,不清楚似 .她沖女人撇*撇嘴: 對不起,我們這裡沒有白粥賣,想吃還是 到外面大排擋去吃吧!
女人一聽,感到很意外,想*想才說: 怎麼會沒有白粥賣呢?*是嫌生意小不 做吧?
這會兒,酒樓老板錢小宇刚好經過,他聽 到女人的話,便沖服務員挥挥手,服務員 走過去抱怨道: 老板,*看這個人,上這隻點白粥吃,這 是居心搗亂嗎?
錢小宇微微一笑,沖她擺擺手.他也覺得 很奇怪:看這位小姐的衣著装扮,還有那 **就能感覺到的淡淡的香水味,應 不是吃不起飯的人,估計另有什麼主意 .不论怎樣,生意上門,沒有往外推的情 。
他小聲嘱咐服務員: *到外面買一碗白粥回來,多少錢買的, *會結帳時多收一倍的錢,並*上茶 費得*! 說完他拉張椅*坐下,開始觀察起這位 异的女*.
過*一會,服務員捧回一碗熱氣騰騰的 粥和一碟榨菜絲,往女人面前一放,說: 請慢用.
看到白粥和榨菜絲,女人的眼睛都亮*, 她把臉湊到碗面上,深深地吸*一口氣, 然後,用湯匙輕輕攪拌著碗裡的白粥,好 象舍不得吃,半天也不見送到嘴裡.好半 天的工夫,就是看著這一粥一碟,發 得出*神。久久地,久久地 ,眼睛漸漸地變*天似的,紅*,眼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*著臉*一劃而過 隻見她趕緊拿出紙巾,輕輕擦*擦。
這時,始终在旁觀看的老板錢小宇猛 驚醒,象記起*什麼似的,自言自語地 發出*聲。 喔! 心裡好像大約明白點什麼, 原來如斯! 。
錢小宇走到女人前,問道: 打擾一下,請問,*是不是以前也是 這**讀過的?

女的抬**看*看面前的這個老板,好 也突然發現*什麼。
咦?!* ,*是原來那個小飯館的老板?
嗯,哈!
沒想到能在這看*。*剛回來?
嗯。*記得我?
記得,那時候*和個男**一起,每 不是早餐就是夜宵的,常來我店裡, 以看起來有點臉熟。*上*叫的白粥 和榨菜絲,佛山高温模温机,就讓我想起*。
那 ,有沒有 ,
女人***,卡住*,沒往下說;錢 宇明确*,說道, *是問那個男**?

前幾年還偶爾會碰到一兩次來這裡, 兩年好象沒看到過*,也下去打工* 。

這時,一個胖胖的男的走*進來,也 約三十出**的樣*,*直的白襯衫, 藍色*帶,吊帶西褲。隻見他直接走 到*女的地位旁。男人瞪大眼睛看著 人,又***看看四处,感覺大傢都在用 怪的目光盯著他們,一**霧水似的說: 真搞不懂*在搞什麼,千裡迢迢跑來,就 為*吃這碗白粥?
女人抬**說道: 我喜*!
男人一把拿起桌上的菜單: *愛吃就吃吧,我餓*一天*,要補補. 他便招手叫服務員過來,一氣點*七八 名貴的菜.
女人忙伸*手擺*擺道: 不,先不要*,*晚點我帶*去其它 特点的地方再嘗,在這裡就先聽我的 好不?
好吧。 突然發現她眼裡有點紅紅的,男的忙 , 咦?*怎麼*?哪不舒畅?眼好象有 紅似的。
沒,心境不好罷*,沒事。
那女人把碗裡的粥也分*一半給另一 碗,並擺到*對面,坐對面的男的看 *看,不解地、皺*皺眉,說: 我不吃粥。
哼!這也不是給*吃的。 那女扁*扁嘴的說道
男的以為女的在開玩笑,沒理會。拿 *紙看*起來。
未*,女的吃完*自己飯裡的那一半 起身走到*收銀臺前,邊結帳邊對錢 板說: 我走*,如果看到他,幫我轉個話, 我來過,沒看到就算*。
噢!好的,有空多來啊。
記得有這麼一個故事,一個老師叫一 *生去果園去,摘一個這園*裡最大 果*,但不能回**,隻能向前走,可 **許久,*這*生出來的時候,發 他手上卻空洞*物。老師看*,問他 什麼,他說,當一進園*裡的時候就 看到有一個比較大的果*,但想後面 長著,确定還有更大的,可是越往後 ,裡面的果*怎麼都比不過一進門的 那個。所以就錯過*,沒有*。
有的時候,人的心裡,在最深處,或 都有著這麼一個地方,裡面封*著許 多多不同的故事,但有一點,那就是 對初戀的那段日*,初戀情人的懷念 永不會磨滅,最刻骨銘心的影*。時 渐渐過去,那些感動卻一點一點封* 或許*心*最美的另一半不是身邊的 一半,然而生涯與緣份總是這麼擦肩 而過。也或許曾經擁有才是最完善的 憶。 贊
(散文編輯:散文在線)
囚犯的妻* 第十二* 錢啊,命相連
雖然有*妹夫的撐腰,是禁**弟媳 們不再欺*我*,然而在經濟上並沒 我帶來多少實...
鬥狼記1
招生招生,*年*,*個暑假,整整 *個暑假,我都是在*辦裡*候著傢長 著*生來*名...
傢有兒女(第二十*)
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*結婚的幸福* 媳婦*花能幹又勤快,手不離活,活 離手,*论誰...
傢有兒女(第十九*)
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,*為 醫院醫療條件差,看不*看的病,醫 要他轉院,沒...
傢有兒女(第十四*)
大人**都知道麥玲厲害,个别人都 敢欺*她,大人**欺*她的傢人, 玲很恨他們,...
傢有兒女(第十三*)
縣裡有個會*,要一個大隊*導去開 ,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,保清 去就是四十天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