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ml模版ONE DOG
在这座宣闹又*单的城市里,在人来 往川流不息的人海里,在那*声的角 里,*在着这么一个*独的灵*,她 是安。

安喜好一个人的旅行,或者不如说是 *目*的流浪,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 市,带着她的宝贝,甜。甜是一只可 恶的哈巴狗,像是玩具店里带出来的 全身灰色又毛茸茸的,安时常用那很 毛来轻抚自己,来温暖自己。

安是*儿,没有家室,养父母很早就 经逝世,只留下安一个人。安*着自 的美妙身段来供养自己。甜是安后来 在街上意识的一条流浪狗。她们的相 仿佛是一场注定的缘。

那是一个冬天的晚上,安照平常一* 在冷巷*里*候客人,街上的人很少 只有零碎的多少只车辆敏捷地从寂寞 公路上一闪而过,除*以外就是风不 地刮,吹起安单薄的*裙,以及那波 形的头发,在昏暗的路灯的光的照射 下,一*美丽又憔悴的脸庞若有若* 她好像已经成为一座雕像,是那*的 静,除了呼吸,是已经没有任何的意 识了。*在*时一只狗来到了她脚* ,一副饥饿的**,舔起了她的脚趾 ,或者不如说是在寻找食品。安第一 次感触到了这只狗给自己带来的暖和 她疼爱地抱起面前的这只*物狗,它 眼睛里隐藏着期求,生性能给它货色 吃。安没有迟疑地把它抱进了屋*里 拿着自己还没有吃完的零食给它吃, 煮了一点稀*给它吃。甜很幸福地吃 着,边吃边看着安,仿佛在跟她说谢 。吃完了货色,安又把它抱到了街上 盼望它从哪来回哪去,*为人少,自 己又回屋*里去了。没想到*要关门 际,甜又跑进了屋*内,并不走,只 趴在安的脚下。安问它,*不回去吗 ,*还是饿吗。然而它并不*复只是 着安,保定冷水机,眼睛一眨一眨的,仿佛在诉说些什 ,一面又用舌头舔了舔安的脚趾。安 然明白了什么,就把它留下了。

在这当前的良多日*里,安没有再在 上站过。她仿佛找到了依附一*每天 着甜到处行走。有甜的日*,安很开 心,也很幸福,她仿佛变了一个人似 。接下来安不再流浪了,她找了份工 ,是在一家小吃店里做服务员。甜也 跟在她身旁,时一直还能吃到客人留 来的骨头。老板人很好,也经常把剩 *倒给甜吃,安很高兴,看着羸弱的甜 一天一天长大变胖。老板有一天忽然 起安的这只狗从何而来,安就说是捡 的。这时老板微一微笑,说捡到宝了 。可是安并不知道老板这句话的用意 或者以为只是一句褒奖的话吧。

有一天早上老板照如今一*叫安去买 ,由于甜还没吃早上,老板就喂了它 叫安独自去,然而甜一直要跟去,但 是安仍是教它留下来,在外究竟比拟 乱不安全。未曾想一回来,甜不见了 老板说甜后来不想吃*,一直要出去 跟着*,但是没有再见它回来了。这 安急了,她放下手*的菜,到处寻找 然而再也没有它的新闻了。安气喘吁 吁地回到店里,老板问她有不找到, 只是摇头。老板从口袋里取出**红 钞票塞在安的手里,拿去再买一只就 能够了,也算我给*的一点的补充。 *了,说甜是用钱买不到的,又把钱 给了老板,老板执意要她收下就算是 不买,否则他的心里过意不去,毕竟 他照看甜的时候不见的。安便收下连 *干活去了。

有一个夜晚,也就是甜不见的第二个 上,老板要他早点放工,说是*下有 要客人要来这里吃*,他们要招待的 比较晚,要她先回去睡觉。安起初不 ,执意要帮忙,但是老板说事件未* 安徽导*油锅炉,所以便先回去睡觉了。安回到屋* 不着,一直想着甜,它到底哪里去了 。她始终也想不出所以,所以便睡着 了。这一晚安做了一个梦。

老板端着*气腾腾的狗肉出来招待贵 ,客人都说香,好吃。老板自己也吃 来,还跟客人喝起了酒。吃罢客人要 付钱,老板说这一顿是他免费请的, 前生意上多多关照就行了。客人们一 个满脸狞笑的醉醺醺地离去

安猛地睁开眼睛,全身发*。她想会 会是真的 她匆忙地跑去店看,店已经关门了。 来路过老板的房间。窗户里灯还不熄 却*意间听到老板与老板娘的谈话。 那只狗真不错卖了可惜。有什么可惜 ,换来了一万块,也值啦。要是再大 卖得更多。*真是贪小不嫌大,幸好 安不知道否则咱们真不知道怎么好。 道了也没事,那*丫头还不是没人要 要连她一起卖了才好。小声点,这可 不是闹着玩的,不够*这么说也是, 个*娘们也那么年轻早卖早有人要, 够要*机遇成熟了

*时安已泪眼朦胧,她未曾想过平常 他们当父母亲对待的老板会是这*的 ,于是她伤心*跑回宿舍里整理行李 ,离开了这个令她伤心的地方。

没有甜的日*里,安又回到了原来的 涯。她还是仍旧站街。从一个地方到 一个地方,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 。

有一天严寒的夜晚,街上很少人只有 少辆车在飞驰着,寒风阵阵吹,吹起 安的*裙,吹起了安波浪形的长发, 昏暗的路灯光下,一*憔悴的脸若有 *,两眼直直地看着前方。*时脚趾 *来一股湿*,痒痒的,安往下看, 是许久不见的甜。 赞
(散文编辑:散文在线)
囚犯的妻* 第十二* 钱啊,命相连
诚然有了妹夫的撑腰,是阻挡了弟媳 们不再欺侮我了,但是在经济上并没 我带来多少实...
斗狼记1
招生招生,*年了,*个暑假,整整 *个暑假,我都是在*办里*待着家长 着*生来报名...
家有儿女(第二十*)
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*结婚的幸福* 媳妇*花能干又勤快,手不离活,活 离手,*论谁...
家有儿女(第十九*)
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,*为 病院医疗条件差,看不了看的病,医 要他转院,没...
家有儿女(第十四*)
大人**都知道麦玲厉害,一般人都 敢欺负她,大人**欺负她的家人, 玲很恨他们,...
家有儿女(第十三*)
县里有个会议,要一个大队领导去开 ,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,保清 去就是四十天...
在這座宣鬧又*單的城市裡,在人來 往川流不息的人海裡,在那無聲的角 裡,*在著這麼一個*單的靈*,她 是安。

安喜*一個人的旅行,或者不如說是 無目的的流落,從一個城市到另一個 市,帶著她的寶貝,甜。甜是一隻可 愛的哈巴狗,像是玩具店裡帶出來的 全身灰色又毛茸茸的,安時常用那許 毛來輕撫自己,來溫暖自己。

安是*兒,沒有傢室,養父母很早就 經去世,低温冷水机组,隻留下安一個人。安憑著自己的美 身段來養活自己。甜是安後來在街上 *的一條流浪狗。她們的相遇似乎是 一*註定的緣。

那是一個冬天的晚上,安照平凡一樣 在小巷*裡*候客人,街上的人很少 隻有零星的幾隻車輛迅速地從寂寞公 路上一閃而過,除*以外就是風不停 刮,吹起安單薄的*裙,以及那波浪 的**發,在昏暗的路燈的光的照耀下 ,一張美麗又憔悴的臉龐若隱若現。 恍如已經成為一座雕像,是那樣的安 ,除*呼吸,是已經沒有任何的意* *。*在*時一隻狗來到*她腳*下 一副饑餓的樣*,舔起*她的腳趾** 或者不如說是在尋找食物。安第一次 感想到*這隻狗給自己帶來的溫暖。 心疼地抱起眼前的這隻寵物狗,它的 睛裡隱藏著乞求,欲望能給它東西吃 。安沒有遲疑地把它抱進*屋*裡, 著自己還沒有吃完的零食給它吃,又 *一點稀飯給它吃。甜很幸福地吃著 ,邊吃邊看著安,俨然在跟她說謝謝 吃完*東西,安又把它抱到*街上, 望它從哪來回哪去,*為人少,本人 又回屋*裡去*。沒想到*要關門之 ,甜又跑進*屋*內,並不走,隻是 在安的腳下。安問它,*不回去嗎, *還是餓嗎。然而它並不回*隻是看 安,眼睛一眨一眨的,恍如在訴說些 麼,一面又用舌**舔*舔安的腳趾。 安仿佛明白*什麼,就把它留下*。

在這以後的許多日*裡,安沒有再在 上站過。她似乎找到*依*一樣天天 著甜四處行走。有甜的日*,安很開 心,也很幸福,她好像變*一個人似 。接下來安不再流浪*,她找*份工 ,是在一傢小吃店裡做服務員。甜也 跟在她身旁,時不時還能吃到客人留 來的骨**。老板人很好,也經常把剩 倒給甜吃,安很高興,看著肥壮的甜 一天一天長大變胖。老板有一天突然 起安的這隻狗從何而來,安就說是撿 的。這時老板微一微笑,說撿到寶* 。可是安並不晓得老板這句話的用意 或許以為隻是一句贊美的話吧。

有一天早上老板照现在一樣叫安去買 ,由於甜還沒吃早上,老板就喂*它 叫安獨自去,然而甜始终要跟去,但 是安還是教它留下來,在外畢竟比較 亂不保险。未曾想一回來,甜不見* 老板說甜後來不想吃飯,始终要出去 跟著*,但是沒有再見它回來*。這 安急*,她放下手*的菜,到處尋找 然而再也沒有它的消息*。安氣喘籲 籲地回到店裡,老板問她有沒有找到 安隻是搖**。老板從口袋裡掏出幾張 的鈔票塞在安的手裡,拿去再買一隻 就可能*,也算我給*的一點的補償 安**,說甜是用錢買不到的,又把 還給*老板,老板執意要她收下就算 是不買,否則他的心裡過意不去,畢 是他照看甜的時候不見的。安便收下 續幹活去*。

有一個夜晚,也就是甜不見的第二個 上,老板要他早點下*,說是*下有 要客人要來這裡吃飯,他們要招待的 比較晚,要她先回去睡覺。安起初不 ,執意要幫忙,然而老板說事件不久 所以便先回去睡覺*。安回到房*睡 不著,一直想著甜,它到底哪裡去* 。她始終也想不出所以,所以便睡著 *。這一晚安做*一個夢。

老板端著熱氣騰騰的狗肉出來接待貴 ,客人都說香,好吃。老板自己也吃 來,還跟客人喝起*酒。吃罷客人要 付錢,老板說這一*是他免費請的, 後生意上多多關照就行*。客人們一 個滿臉狞笑的醉醺醺地離去

安猛地睜開眼睛,全身發熱。她想會 會是真的 她匆匆促地跑去店看,店已經關門* 回來路過老板的房間。窗戶裡燈還沒 熄,卻無意間聽到老板與老板娘的談 話。那隻狗真不錯賣*可惜。有什麼 惜的,換來*一萬塊,也值啦。要是 大點賣得更多。*真是貪小不嫌大, 幸好安不知道否則我們真不知道怎麼 。知道*也沒事,那*丫**還不是沒 要,要連她一起賣*才好。小聲點, 這可不是鬧著玩的,不**這麼說也 ,那個*娘們也那麼年輕早賣早有人 ,不*要*時機成熟*

*時安已淚眼朦朧,她未曾想過平常 他們當父母親看待的老板會是這樣的 ,於是她傷心地跑回宿舍裡收拾行李 ,乙二醇冷水机组价*,離開*這個令她傷心的处所。

沒有甜的日*裡,安又回到*原來的 活。她還是照舊站街。從一個地方到 一個地方,從一個城市到另一個城市 。

有一天酷寒的夜晚,街上很少人隻有 輛車在飛馳著,寒風陣陣吹,吹起* 的*裙,吹起*安波浪形的長發,阴 暗的路燈光下,一張憔悴的臉若隱若 ,兩眼直直地看著前方。*時腳趾** 來一股濕熱,癢癢的,安往下看,是 很久不見的甜。 贊
(散文編輯:散文在線)
囚犯的妻* 第十二* 錢啊,命相連
雖然有*妹夫的撐腰,是制**弟媳 們不再欺*我*,然而在經濟上並沒 我帶來多少實...
鬥狼記1
招生招生,*年*,*個暑假,整整 *個暑假,我都是在*辦裡*待著傢長 著*生來*名...
傢有兒女(第二十*)
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*結婚的幸福* 媳婦*花能幹又勤快,手不離活,活 離手,不管誰...
傢有兒女(第十九*)
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,*為 醫院醫療條件差,看不*看的病,醫 要他轉院,沒...
傢有兒女(第十四*)
大人**都知道麥玲厲害,个别人都 敢欺*她,大人**欺*她的傢人, 玲很恨他們,...
傢有兒女(第十三*)
縣裡有個會*,要一個大隊*導去開 ,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,保清 去就是四十天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