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ml模版小山麂 (小说)
【导读】第二年春天,长大了的小黑 不晓得是跟别的母狗私奔,还是被人 宰,反*失落了。一天夜里,我很便 利地回到了那个院*,还在他们的窗 叫了两声......
我被拴在院里葡萄架下,惊*不决* 白听到了磨刀声。
这个院*,就一座平房,住着姓林一 四口人。老林是这里的仓库治理员。 大的围墙内仅有四座仓库,三口原是 储放氨水罐后已废弃的大**。恰是 该*的大**,还有那只叫小黑的狗 成了我的灾星。
昨天夜里,月明星稀。我走过多少座 草萋萋的小山岗,离家越来越远。望 面前的情景,我回忆起昔日和姐姐、 弟弟在这一片松林*钻来钻去戏耍的 光。也就是在这灌木丛生、野花遍地 蜂蝶纷舞的乐*里,我看见了经常来 *柴或捡松菇的小顺、小美及他们的 帮小友人。当然,我是躲在远远的暗 处,不会被他们发明的。他们只带走 那些朽木枯草,从不*坏一棵活着的* 。我看得出他们跟我一*是深爱这片 林的。
可未*,那些大人们一阵风似的*走 所有*木,连绵起伏的山岗袒露*遗 埋在其间的坟冢呲牙裂嘴,冷淡的风 雨更是*情地剜割着山脊 按理说,我随家里远退别处山林,不 这里浮现就是了。可在我的心田里, 知为什么总想到山坡上的那道围墙里 去,看看小顺和小美的住所,哪怕做 了什么,或告诉不了他们兄妹俩什么 只想看一眼就走。*猜想冲出那只小 黑,拼了命地追我,把我逼得掉进了 口大**。起初,我*作本能地狂跳 *回,不仅重重地摔了*次,身上还 多处擦伤。*我定下神来,才发现这 **大略有三米多高,溧阳电**器,四周是水泥壁,笔直润滑,更*想 登了。折腾了大深夜,我已*疲力尽 便安静了下来,心想事在人为吧。可 恶的是那小黑,听到我有什么动静, 大*一声,在*边守了我大半夜。
凌晨,又是秋高气爽的一天。新鲜的 气*飘来小美叫唤小黑的声音。仰头 ,我看见小黑转身向它的小主人摇头 晃尾的,知道他们就会发现我了。果 ,小美一探头,*与我狼狈的双目相 ,只听她惊喜地喊道: 爸,这里有一只小羊! 便抽身跑去,一路高喊: 爸,有小羊。 *时离去的小黑也必定屁*屁*的。
一定是小美兄妹*出了新闻。*午, 们刚放*回家不久,住在山下*瓦厂 大人小*,就三三两两地来看我了, 恍如看一个 星外来客 。所有小*都跟小美一*叫我小羊, 人们大多说是小鹿 连我是什么都不知道?那我就是珍稀 贝了,是受法律保护的,还不放了我 我忿忿地踢踢腿,打了两个鄙弃的响 ,暗自发笑的同时,总觉得*受了奇 大辱。再看小黑在我眼前,人前人后 地跑得欢,献尽殷勤,又沾沾自喜着 。 哼,真恶心!我被宰了,*就很开心 吗?愚*的家伙!
他嫂*,这是山麂啊! 人群*终于有人认出了我,我倒吓了 跳,定睛一瞧,*人是*瓦厂的工人 50多岁,一个老王老五骗*,小顺、 美叫他徐华伯,是他们家的远房亲戚 。
俗话说:山里好吃 麂鹿獐。他嫂*,把它杀了给**们 补,也好让我沾点腥。
可恨的老家伙,年轻时一定干了不少 德事,活该光棍毕生!
一股阴气直透我的脚底。
他伯啊,话虽这么说,我看还是有点 跷:*看它这么大的个儿,怎么就能 小黑吓着?听上辈人讲,这是它们有 难,避难来了。咱们怎么能
它不是掉进**里的吗?有什么难不 的?*下不了手,我回去拿刀。 老家伙回身走了。
他伯,*不想一想*瓦厂 人已走远,老林嫂叹了口气,忙别的 去了。
我知道她想说什么,她会是我的救命 草。*为老林嫂曾给儿女们讲过她十 *岁时目击的一件事:一天,滂沱大雨 ,河水暴涨,连门前那一大片水田也 汪洋。这时,从他们住的大厝的房梁 掉下一条碗口粗的蛇,叔伯们固然惊 恐得很,但仍是谨小慎微地把它送到 里放生了。不久,大水就退了。
她一定想说多少个月前,他们就是在 杀小野猪、追捕穿山甲后,不久,* 厂接连产生了一个小**食蛤蟆肉而 亡,一个妇女*故发疯致逝世。这两 事发生的起*虽然说不清道不白,可 道他们都忘了吗?
徐华带着刀来了,看见老林嫂已在我 有受伤的处所,擦过碘酒,涂上了红 水,*把一条穿好铜钱的红绳圈往我 脖*上套。
他嫂*,*这是做什么呀?一刀就送 回老家了。 夕阳下,那刀寒光闪闪。
是的,送它回家。 老林嫂嫁女似的忙完后,叫来小顺, **句,小顺含笑拍板。当我被小顺 着,走向后山坡的时候,我知道我脱 险了,我要回家了。
送行的眼光*,有老林嫂的轻松、小 的流连忘返,更多的是想分肉而食的 涎三尺
哼,别让我碰上! 那个叫徐华的老家伙,气得弃刀而走
小黑追了上来,被赶来的小美唤住, 脸不情愿地低吟着。
第二年春天,长大了的小黑,不知道 跟别的母狗私奔,还是被人偷宰,反 *失踪了。一天夜里,我很方便地回到 了那个院*,还在他们的窗前叫了两 ,屋内有两声微微的咳嗽呢,我听出 了那是老林嫂的。
不久,老林一家搬进了城里。从*, 不能再见到上山来的小顺兄妹了,我 的很惦念他们。
【任务编纂:可儿】 赞
(散文编辑:可儿)
囚犯的妻* 第十二* 钱啊,命相连
诚然有了妹夫的撑腰,是阻挡了弟媳 们不再欺负我了,然而在经济上并没 我带来多少实...
斗狼记1
招生招生,*年了,*个暑假,整整 *个暑假,我都是在*办里*待着家长 着*生来报名...
家有儿女(第二十*)
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*结婚的幸福* 媳妇*花能干又勤快,手不离活,活 离手,*论谁...
家有儿女(第十九*)
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,由于 病院医疗条件差,看不了看的病,水冷冷水机组价*,医院要他转院,没...
家有儿女(第十四*)
大人**都知道麦玲厉害,一般人都 敢欺负她,大人**欺侮她的家人, 玲很恨他们,...
家有儿女(第十三*)
县里有个会议,要一个大队领导去开 ,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,保清 去就是四十天...
【導讀】第二年春天,長大*的小黑 不知道是跟別的母狗私奔,還是被人 宰,反*失蹤*。一天夜裡,我很方 便地回到*那個院*,還在他們的窗 叫*兩聲......
我被拴在院裡葡萄架下,驚*未定* 明聽到*磨刀聲。
這個院*,就一座平房,住著姓林一 四口人。老林是這裡的倉庫管理員。 大的圍墻內僅有四座倉庫,三口原是 儲放氨水罐後已廢棄的大**。*是 該*的大**,還有那隻叫小黑的狗 成*我的災星。
昨天夜裡,月明星稀。我走過幾座荒 萋萋的小山崗,離傢越來越*。望著 前的情景,我回想起昔日和姐姐、弟 弟在這一片松林*鉆來鉆去戲耍的時 。也就是在這灌木叢生、野花遍地、 蝶紛舞的樂園裡,我看見*經常來* 柴或撿松菇的小*、小美及他們的一 小友人。當然,我是躲在**的隱蔽 ,不會被他們發現的。他們隻帶走那 些朽木枯草,從不*壞一棵活著的樹 我看得出他們和我一樣是深愛這片山 的。
可不久,那些大人們一陣風似的*走 *所有樹木,連綿起伏的山崗裸露無遺 埋在其間的墳塚呲牙裂嘴,冷*的風 雨更是無情地剜割著山脊 按理說,我隨傢裡*退別處山林,不 這裡出現就是*。可在我的內心裡, 知為什麼總想到山坡上的那道圍墻裡 去,看看小*跟小美的住所,哪怕做 *什麼,或告訴不*他們兄妹倆什麼 隻想看一眼就走。*料想沖出那隻小 黑,拼*命地追我,把我逼得掉進* 口大**。起初,我自然本能地狂跳 *幾次,不僅重重地摔*幾次,身上還 多處擦傷。*我定下神來,才發現這 **大約有三米多高,四处是水泥壁 *直光滑,更*想攀缘*。折騰*大 深夜,我已*疲力盡,便安靜*下來 心想聽天由命吧。可惡的是那小黑, 到我有什麼動靜,就大*一聲,在* 邊守*我大半夜。
清晨,又是秋高氣爽的一天。新鮮的 氣*飄來小美叫喚小黑的聲音。抬** ,我看見小黑轉身向它的小主人搖** 晃尾的,临沂导*油**器**,知道他們就會發現我*。果然,小 一探**,*與我狼狽的雙目相對,隻 她驚喜地喊道: 爸,這裡有一隻小羊! 便抽身跑去,一路高喊: 爸,有小羊。 *時離去的小黑也一定屁顛屁顛的。
一定是小美兄妹傳出*消息。*午, 們剛放*回傢不久,住在山下磚瓦* 大人小*,就三三兩兩地來看我*, 似乎看一個 星外來客 。所有小*都跟小美一樣叫我小羊, 人們大多說是小鹿 連我是什麼都不知道?那我就是珍稀 貝*,是受法律保*的,還不放*我 我忿忿地踢踢腿,打*兩個輕蔑的響 ,暗自發笑的同時,總覺得蒙受*奇 大辱。再看小黑在我眼前,人前人後 地跑得*,獻盡殷勤,又自鳴得意著 。 哼,真惡心!我被宰*,*就很開心 *嗎?笨拙的傢夥!
他嫂*,這是山麂啊! 人群*終於有人認出*我,我倒嚇* 跳,定睛一瞧,*人是磚瓦*的工人 50多*,一個老光棍,小*、小美叫 徐華伯,是他們傢的*房親戚。
俗話說:山裡好吃 麂鹿獐。他嫂*,把它殺*給**們 補,也好讓我沾點腥。
可恨的老傢夥,年輕時一定幹*不少 德事,活該光棍终生!
一股陰氣直透我的腳底。
他伯啊,話雖這麼說,我看還是有點 蹺:*看它這麼大的個兒,怎麼就能 小黑嚇著?聽上輩人講,這是它們有 難,避難來*。我們怎麼能
它不是掉進**裡的嗎?有什麼難不 的?*下不*手,我回去拿刀。 老傢夥轉身走*。
他伯,*不想一想磚瓦* 人已走*,老林嫂嘆*口氣,忙別的 去*。
我知道她想說什麼,她會是我的救命 草。*為老林嫂曾給兒女們講過她十 *時目睹的一件事:一天,傾盆大雨 ,河水暴漲,連門前那一大片水田也 汪洋。這時,從他們住的大厝的房梁 掉下一條碗口粗的蛇,叔伯們雖然驚 恐得很,但還是胆大妄为地把它送到 裡放生*。不久,大水就退*。
她一定想說幾個月前,他們就是在圍 小野豬、追捕穿山甲後,不久,磚瓦 *接連發生*一個小**食蛤蟆肉而亡 ,一個婦女無故發瘋致去世。這兩件 發生的起*雖然說不清道不白,可難 他們都忘*嗎?
徐華帶著刀來*,看見老林嫂已在我 有受傷的地方,擦過碘酒,塗上*紅 水,*把一條穿好銅錢的紅繩圈往我 脖*上套。
他嫂*,*這是做什麼呀?一刀就送 回老傢*。 夕陽下,那刀寒光閃閃。
是的,送它回傢。 老林嫂嫁女似的忙完後,叫來小*, 語幾句,小*含笑點**。當我被小* 著,走向後山坡的時候,我知道我脫 險*,我要回傢*。
送行的目光*,有老林嫂的輕松、小 的戀戀不舍,冰水机,更多的是想分肉而食的垂涎三尺
哼,別讓我碰上! 那個叫徐華的老傢夥,氣得棄刀而走
小黑追*上來,被趕來的小美喚住, 臉不情願地低吟著。
第二年春天,長大*的小黑,不知道 跟別的母狗私奔,還是被人偷宰,反 *失蹤*。一天夜裡,我很方便地回到 *那個院*,還在他們的窗前叫*兩 ,屋內有兩聲輕輕的咳嗽呢,我聽出 *那是老林嫂的。
不久,老林一傢搬進*城裡。從*, 不能再見到上山來的小*兄妹*,我 的很惦记他們。
【責任編輯:可兒】 贊
(散文編輯:可兒)
囚犯的妻* 第十二* 錢啊,命相連
雖然有*妹夫的撐腰,是制**弟媳 們不再欺*我*,然而在經濟上並沒 我帶來多少實...
鬥狼記1
招生招生,*年*,*個暑假,整整 *個暑假,我都是在*辦裡*待著傢長 著*生來*名...
傢有兒女(第二十*)
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*結婚的幸福* 媳婦*花能幹又勤快,手不離活,活 離手,不管誰...
傢有兒女(第十九*)
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,*為 醫院醫療條件差,看不*看的病,醫 要他轉院,沒...
傢有兒女(第十四*)
大人**都知道麥玲厲害,个别人都 敢欺*她,大人**欺*她的傢人, 玲很恨他們,...
傢有兒女(第十三*)
縣裡有個會*,要一個大隊*導去開 ,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,保清 去就是四十天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