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ml模版第三十*节 奇特来商量
蛮二看着团团,仔细听她分析,觉得 *比有情理,就是认为时光拖得太长了 长*以往,冷淡下去,难有结果,落 得干吃亏,受着一肚*的窝囊气,于 迟疑,道: 这*好是好,可是就怕时间 
对咱们不利,重要有两个方面的** 一是桃芳妹还不嫁人,又是和柱*耍 的友人,人家柱*是大*生,有一定 的社会地位,或者将来还要做官,是 头有面的人物,总不能让人家低着头 人;二是闹起来,名声不好听,社会 上到处舆论,她个人压力也大,*又 能封住人家的嘴,束手**,反受其 ,与其说*方,不如*论。 
蛮二拍板,说: 那是真的,当初的人,嘴巴空得很, 不得有个*闹事情,一天说过不停。 
*刚才说害怕时间长的问题,那不是 要的,我认为事实就是事实,*论哪 时候,他都脱不了干系。 
他必须血债血还! 桃芳杂色道。
时下,陈村长和许书记是干亲家关系 背上背着大山,区派出所和许书记确 也有关系,*说人家要听书记的,仍 是听*的?据说今年年底,县乡要换 ,许书记要下台,只有他下台了,陈 长的大山就倒了,到时候再着手也不 迟。所以,咱们现在该干什么,就集 *精力干什么,*们认为如何? 
蛮二感到团团讲得很有道理,桃芳也 准她的见解,于是去准备大毛明天出 的货色,团团也跟着忙起来。
多少天来,刘会计始终在想,*陈村 这回可怜了,*个杂种!老*就渴望 *晦气,*定然要下台的,如果*下台 ,老*稳住起当村长了。
陈村长自从*春家回去当前,被花瓶 拾个奈何不得,除了被吼、被骂、被 ,跪在地上认错以外,还差点下了 枪 ,发落三餐不准吃*,光楼板上睡了 个晚上,认清事实,认真检讨,便写 书面保证。
却说那天晚上,花瓶一路走、一路想 一路骂,心里气得过不得日*,差点 心*气落在地。进了家门,不分青红 皂白,就在门后边拿一*竹竿,朝陈 长的背上打去,并吼道: 给我跪下,彻底说明白,*为什么要 着我去干那些烂事件? 
陈村长吓得说不出话来,只顾低着头 
花瓶见陈村长话不说,气不出,更* 起,背上又是一棒,道: 假如*说不清楚,我一刀杀了*,要 顾,大家不顾了 说着,就撕烂他的衣服,脱掉他的裤* ,扯着他的 枪 ,整他老天皇地的叫,接连喊道 不了 不了 我不了。当天晚上,叫他一晚跪到亮 自己已没有吃下*,一夜未合眼。
*天来,陈村长只有听后发落,没有 敢去为他求情,就连那天晚上,*妹 已是走到半路就分辨回来了。
切实,*妹娣也知晓陈村长回去有一 扎实,内心也想去劝一劝,让他少吃 亏 可是一来气象晚了,要赶紧回去做晚 *;二是刘会计还在家里*,并有话交 ,不要多言,如果一旦去了,回去定 要扯皮;三是与花瓶同是女人,由来 情,认为他抛弃夫妻之情,在外拈花 草,祸害她人,实为不公*,没有良 心道德,同时也为那些受害的女人觉 非常可怜,尤其是桃芳。所以,就放 让她回去,**地处罚他,也是应该 的。
话说大毛住进医院已经三天了,内科7 病床,主治医生是万高术,护士是韦 小丽。入院以后,脑电图、心电图、 检、大小便化验**,所有的检查都 部结束。经临床观察,结合病人及团 团供应的病理依据,诊*为 神经官能症 。并伴有较重的肾虚、胃炎、贫血、 冒,其病情较为复杂。
万高术*据多年的临床教*,也提出 自己的医治打算,说: *病治疗的基本准则是 心疗和药疗同时起用,贯穿始终,分 三个阶段治疗:前期以心疗为主,药 为辅;*期以药疗为主,心疗为辅, 后期两种方法并用,方能事半功倍。* 病起于心,必治于心,护心首祛寒, 去心能静,心静血气畅,气行血帅, 乃推谷物之化,方兴精血之源,自然 到病除。 
团团按照医生的引导跟护士的安排, 心照料,除了大毛畸形休息以外,她 是以一个妻*的名分,千方百计和他 谈心,笑话逗乐,让他高兴。
护士韦小丽还给他找来《知音》、《 事会》、《幽默与笑话》、《人生与 侣》*杂志,要团团每天读书上的好 故事给他听,尽力劝导,使他的思维 变过来,从新*立生活的信心和勇气 她欲望他可能战胜眼前的艰难。
桃芳写给柱*的回信于昨天下战书寄 去了,她把家里发生的所有事情,都 个告诉了他。写信的时候,她忧心忡 忡,满脸泪水,但细心倾诉以后,反 得是一种轻松。
*天来,面对家*的事实,缓缓地, 芳已在进行自我调剂:一是改进和母 的相处关联,尽量减少摩擦;二是开 始*做一些家务,分散和转移留心力 调解心态。
由于那天嫂嫂的开导,促地,桃芳有 想开了,认为本人又不是有意失身, 意做了对不起柱*的事情,如果他真 可恶我,就应该对我的*奈跟不得已 更是一种理解 所以,她也帮着母亲干起活来。
晚*后,蛮二拿起一些钱,焦急地坐 火铺上,心想,大毛住进病院已经一 多星期了,家里一分钱不拿去,虽说 团团的2600块钱全体带上,但要治好大 的病,*定是不够的,再说不晓得进 医院花了多少钱,到底手里还剩多少 今天下午出去跑了一转,仅在笑华、 香两家人共借得700块钱,她想着,将 里的钱,又从新数了一遍。
妈!要拿多少钱去? 
至少1000块。 
还差多少? 
300块。 
*多少时拿去? 
准备下场赶场天! 
来日我去借,如果万一借不着,*后 赶 沙石 场,我去场上给我的头发卖掉。前不 ,我的头发,有人拿300块钱了,当初 ,说不定还能多卖一点,这*不就解 决了吗? 
不不不,明天将来我再去借! 蛮二摆摆手,她为桃芳主动替自己分 而感到十分愉快,但又不愿让女儿低 下气去求人,更不愿让她作出最后的 决定,让一头秀发成为一种*奈的记 。
不要紧,为了哥哥的病,卖摇头发是 事,再说剪了以后,它还会长起来, 起来了,不是一*吗? 桃芳看出了母亲的心理,毅然*然作 决议。
*不去,还是我去,就是借不着,当 的*作会想别的办法 她话未说完,忽听外边有人喊开门。
是哪个? 桃芳问。
我是花瓶,请开一下门。 
桃芳一听 花瓶 二*,是陈村长的老婆,心头就很不 兴,心坎是不想让她进屋来,然而又 虑到母亲的心情,毕竟这个家是以母 亲为主,再说 *事不上殿,有事才登门。 硬是不准她进屋,也让人家太失体面 固然她们是一家人,可是将陈村长的 恨,转嫁到她的身上,好像觉得不公 平,所以 
却说花瓶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,她深 陈村长所犯错误的严*性,心里气归 ,恨归恨,骂归骂,打归打,究竟与 他过了近三十年的夫妻生涯,心田还 不想让他吃亏。所以,她想尽所有方 ,要将大事化小,模温机的模温作用,小事化了,尽量做到人笑人和为好 
那天晚上,花瓶回去当前,除了处分 村长以外,还去找了刘会计,目的是 和他磋商 
刘会计见花瓶亲自相求,*可推脱, 说出 三点措施 。一是*花瓶要对陈村长进行思想道 教诲,并约法三*,使他改过自新; 是我以村干部的名义露面,去作桃软 糖的思维工作,尽量取得谅解,化解 来;三是拿钱买保险,钱多钱少,要 人家桃软糖一个说法。
是,应当这*做! 
刘会计最后说: 后天晚上,地点就在*家,请村上有 人士,以及弟兄叔侄来,当着桃软糖 面,由陈村长下跪认错,并写下保障 书,当面付钱,*截系系,从*不再 叶枝花往来。 
花瓶认为刘会计的主意很好,事件总 得了一个段落。
依照时间的安排,第三天晚上,来了 桌多些人讲情理,大家以为:问题的 键,主要错在陈村长身上,但叶枝花 是被迫的,邵阳注塑模温机,天然也有弊病,所以折*处理。
陈村长当场认了错,并写下保障书, 证书上写得很清楚: 从今以后,不再与叶枝花往来,如有 来,新账旧账合并算,不用民众多说 我陈皮自行去坐*房,这一次请大家 体谅我 在场所有人都*了*,刘会计是最后 个。
同时,还抵偿了桃软糖损失费8000块钱 由花瓶当面过数,经刘会计复数一次 ,才转给桃软糖。 赞
(散文编辑:江南风)
囚犯的妻* 第十二* 钱啊,命相连
诚然有了妹夫的撑腰,是制*了弟媳 们不再欺侮我了,然而在经济上并没 我带来多少实...
斗狼记1
招生招生,*年了,*个暑假,整整 *个暑假,我都是在*办里*待着家长 着*生来报名...
家有儿女(第二十*)
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*结婚的幸福* 媳妇*花能干又勤快,手不离活,活 离手,不管谁...
家有儿女(第十九*)
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,*为 医院医疗条件差,看不了看的病,医 要他转院,没...
家有儿女(第十四*)
大人**都知道麦玲厉害,个别人都 敢欺负她,大人**欺负她的家人, 玲很恨他们,...
家有儿女(第十三*)
县里有个会议,要一个大队领导去开 ,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,保清 去就是四十天...
*二看著團團,仔細聽她剖析,覺得 *比有道理,就是認為時間拖得太長* 长*以往,冷*下去,難有結果,落 得幹吃虧,受著一肚*的窩囊氣,於 遲疑,道: 這樣好是好,可是就怕時間 
對我們不利,主要有兩個方面的** 一是桃芳妹還沒有嫁人,又是和柱* 起的友人,人傢柱*是大*生,有必 定的社會位置,或許將來還要仕进, 有**有面的人物,總不能讓人傢低著 **做人;二是鬧起來,名聲不好聽,社 會上到處輿論,她個人壓力也大,* 不能封住人傢的嘴,束手無*,反受 亂,與其說無方,不如*论。 
*二點**,說: 那是真的,現在的人,嘴巴空得很, 不得有個熱鬧事情,一天說過不停。 
*剛才說害怕時間長的問題,那不是 要的,我認為事實就是事實,無論哪 時候,他都脫不*幹系。 
他必*血債血還! 桃芳杂色道。
時下,陳村長和許書記是幹親傢關系 背上背著大山,區派出所和許書記肯 也有關系,*說人傢要聽書記的,還 是聽*的?聽說今年年底,縣鄉要換 ,許書記要下臺,隻要他下臺*,陳 長的大山就倒*,到時候再動手也不 遲。所以,我們現在該幹什麼,就集 *精神幹什麼,*們認為如何? 
*二覺得團團講得很有道理,桃芳也 成她的意見,於是去準備大毛明天出 的東西,團團也跟著忙起來。
幾天來,劉會計始终在想,*陳村長 回倒黴*,*個雜種!老*就盼望* 黴,*定然要下臺的,如果*下臺, 老*穩住起當村長*。
陳村長自從*春傢回去以後,被花瓶 理個奈何不得,除*被吼、被罵、被 ,跪在地上認錯以外,還差點下* 槍 ,發落三餐不準吃飯,光樓板上睡* 個晚上,認清事實,認真检查,便寫 書面保*。
卻說那天晚上,花瓶一路走、一路想 一路罵,心裡氣得過不得日*,差點 心*氣落在地。進*傢門,不分青紅 皂白,就在門後邊拿一*竹竿,朝陳 長的背上打去,並吼道: 給我跪下,徹底說清晰,*為什麼要 著我去幹那些爛事情? 
陳村長嚇得說不出話來,隻顧低著** 
花瓶見陳村長話不說,氣不出,更* 起,背上又是一棒,道: 如果*說不清楚,我一刀殺**,要 顧,大傢不顧* 說著,就撕爛他的衣服,脫掉他的褲* ,扯著他的 槍 ,整他老天皇地的叫,接連喊道 不* 不* 我不*。當天晚上,叫他一晚跪到亮 自己已沒有吃下飯,一夜未合眼。
幾天來,陳村長隻有聽後發落,沒有 敢去為他求情,就連那天晚上,張妹 已是走到半路就分别回來*。
其實,高温模温机价*,張妹娣也曉得陳村長回去有一*紮 ,內心也想去勸一勸,讓他少吃些虧 可是一來天气晚*,要趕緊回去做晚 ;二是劉會計還在傢裡*,並有話交 ,不要多言,如果一旦去*,回去定 要扯皮;三是與花瓶同是女人,由來 情,認為他拋棄夫妻之情,在外弄柳 花,禍害她人,實為分*理,沒不忘 本道德,同時也為那些受害的女人感 异*可憐,尤其是桃芳。所以,就撒 讓她回去,**地懲罰他,也是應該 的。
話說大毛住進醫院已經三天*,內科7 病床,主治醫生是萬高術,*士是韋 小麗。入院以後,腦電圖、心電圖、 檢、大小便化驗**,所有的檢查都 部結束。經臨床觀察,結合病人及團 團供给的病理依據,診斷為 神經官能癥 。並伴有較重的腎虛、胃炎、貧血、 冒,其病情較為復雜。
萬高術*據多年的臨床經驗,也提出 *自己的治療计划,說: *病治療的基本原則是 心療和藥療同時起用,貫穿始終,分 三個階段治療:前期以心療為主,藥 為輔;*期以藥療為主,心療為輔, 後期兩種方法並用,方能事半功倍。* 病起於心,必治於心,*心首祛寒, 去心能靜,心靜血氣暢,氣行血帥, 乃推谷物之化,方興精血之源,做作 到病除。 
團團按照醫生的指導和*士的安排, 心照顾,泉州导*油炉,除*大毛畸形休息以外,她總是以 個妻*的名分,想方*法和他談心, 話逗樂,讓他高興。
*士韋小麗還給他找來《知音》、《 事會》、《幽默與笑話》、《人生與 侶》*雜志,要團團天天讀書上的好 故事給他聽,盡力開導,使他的思惟 變過來,重新樹*生活的信念和勇氣 她活力他能*戰勝面前的困難。
桃芳寫給柱*的回信於昨天下昼寄出 *,她把傢裡發生的所有事情,都逐 告訴*他。寫信的時候,她憂心忡忡 ,滿臉淚水,但仔細傾訴以後,反覺 是一種輕松。
幾天來,面對傢*的現實,匆匆地, 芳已在進行自我調整:一是改良和母 的相處關系,盡量減少摩擦;二是開 始*做一些傢務,疏散和轉移註意力 調整心態。
由於那天嫂嫂的開導,漸漸地,桃芳 些想開*,覺得自己又不是有意失身 有意做*對不起柱*的事情,如果他 真心愛我,就應該對我的無奈和不得 ,更是一種懂得 所以,她也幫著母親幹起活來。
晚飯後,*二拿起一些錢,焦急地坐 火鋪上,心想,大毛住進醫院已經一 多礼拜*,傢裡一分錢沒有拿去,雖 說團團的2600塊錢全部帶上,但要治好 毛的病,肯定是不*的,再說不曉得 進醫院花*多少錢,到底手裡還剩多 今天下战书出去跑*一轉,僅在笑華 樊香兩傢人共借得700塊錢,她想著, 手裡的錢,又重新數*一遍。
媽!要拿多少錢去? 
至少1000塊。 
還差多少? 
300塊。 
*幾時拿去? 
準備下*趕*天! 
明天我去借,如果萬一借不著,*後 趕 沙石 *,我去*上給我的**發賣掉。前未 *,我的**發,有人拿300塊錢*,現在 ,說不定還能多賣一點,這樣不就解 決*嗎? 
不不不,明天我再去借! *二擺擺手,她為桃芳主動替自己分 而感到十分高興,但又不願讓女兒低 下气去求人,更不願讓她作出最後的 決定,讓一**秀發成為一種無奈的記 。
不要緊,為*哥哥的病,賣點**發是 事,再說剪*以後,它還會長起來, 起來*,不是一樣嗎? 桃芳看出*母親的心理,斷然作出決 。
*不去,還是我去,就是借不著,當 的天然會想別的辦法 她話未說完,忽聽外邊有人喊開門。
是哪個? 桃芳問。
我是花瓶,請開一下門。 
桃芳一聽 花瓶 二*,是陳村長的老婆,心**就很不 興,內心是不想讓她進屋來,但是又 慮到母親的心境,畢竟這個傢是以母 親為主,再說 無事不上殿,有事才登門。 硬是不準她進屋,也讓人傢太失体面 雖然她們是一傢人,可是將陳村長的 尤,轉嫁到她的身上,似乎覺得不公 平,所以 
卻說花瓶是一個很聰明的女人,她深 陳村長所犯錯誤的嚴重性,心裡氣* ,恨*恨,罵*罵,打*打,畢竟與 他過*近三十年的夫妻生活,內心還 不想讓他吃虧。所以,她想盡所有辦 ,要將大事化小,小事化*,盡量做 到人笑人和為好。
那天晚上,花瓶回去以後,除*懲罰 村長以外,還去找*劉會計,目*是 和他商量 
劉會計見花瓶親自相求,無可推脫, 說出 三點辦法 。一是*花瓶要對陳村長進行思想道 教导,並約法三*,使他改过自新; 是我以村幹部的名義出面,去作桃軟 糖的思想工作,盡量获得諒解,化解 來;三是拿錢買坦然,錢多錢少,要 人傢桃軟糖一個說法。
是,應該這樣做! 
劉會計最後說: 後天晚上,地點就在*傢,請村上知 人士,以及弟兄叔侄來,當著桃軟糖 面,由陳村長下跪認錯,並寫下保* 書,當面付錢,割斷系系,從*不再 葉枝花往來。 
花瓶覺得劉會計的主意很好,事情總 得*一個段落。
按照時間的部署,第三天晚上,來* 桌多些人講道理,大傢認為:問題的 鍵,主要錯在陳村長身上,但葉枝花 是自願的,天然也有錯誤,所以折* 理。
陳村長當*認*錯,並寫下保*書, *書上寫得很清楚: 從今以後,不再與葉枝花往來,如有 來,新賬舊賬合並算,不必群眾多說 我陳皮自行去坐*房,這一次請大傢 原諒我 在*所有人都簽**,劉會計是最後 個。
同時,還*償*桃軟糖損失費8000塊錢 由花瓶當面過數,經劉會計復數一次 ,才轉給桃軟糖。 贊
(散文編輯:江南風)
囚犯的妻* 第十二* 錢啊,命相連
雖然有*妹夫的撐腰,是阻挡*弟媳 們不再欺*我*,但是在經濟上並沒 我帶來多少實...
鬥狼記1
招生招生,*年*,*個暑假,整整 *個暑假,我都是在*辦裡*待著傢長 著*生來*名...
傢有兒女(第二十*)
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*結婚的幸福* 媳婦*花能幹又勤快,手不離活,活 離手,不论誰...
傢有兒女(第十九*)
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,*為 醫院醫療條件差,看不*看的病,醫 要他轉院,沒...
傢有兒女(第十四*)
大人**都知道麥玲厲害,一般人都 敢欺*她,大人**欺*她的傢人, 玲很恨他們,...
傢有兒女(第十三*)
縣裡有個會*,要一個大隊*導去開 ,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,保清 去就是四十天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