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ml模版围观
货车吼了一声,犹豫着停下,车门处 拱出一只长颈鹿,不,长颈鹿一*的 ,*细致修长长的脖*,向后面望去
他心里不禁咯噔一下。
他切实有些后悔 怎么搞的?就*为转急了点,就惹出 麻烦,要是缓慢一些
妈的,真可怜!不过,看来事情不算 ,兴许
他的大脑高速的运行着
事情,反*已经出了,*他的教*, 走是不可能的,也是下下*,只有处 清楚才脱得了甲。
他站在那里,反倒镇定了,悄悄地,* 着那边*过来的一个糟老头。他知道 这*的糟老头,似乎生成就是为了专 门和人作对的,屁大的事,也会** *五官错位。
*看,*看,*看咋办?
糟老头**的到了眼前,粗着脖*, 着气,红着脸,看似商量实则叫人* 旋余地的说, 反*我不管!
老人家,这 我也不料到。
长颈鹿压下涌上来的厌恶,尽量低声 气的检讨着,做出一副可怜相。
反*我不管! 糟老头摇动地说,显得十足的公事公 。
这 长颈鹿难*地陪着笑,瘦脸上的那多 两肉连同皮便一阵荡漾,缩*颈,眼 凸起,滴溜溜的转圆,过了一会,好 像有了主意似的,征求道:
老人家,*看,咱们是为了办件急事 过这里,很急的,不能延误,可是, 情已经出了,我想,絮叨这*,您看 行不行?我的意思是,是不是我留在 里负责处理这事,车*嘛,先去?
反*我不论。这里*千人要用水 哼哼,反*我不管。 糟老头活甩甩地重复着,却是薄材藏 ,叫人吃着哑巴亏,有苦说不出。

长颈鹿荡漾的脸匆匆凝固,再次*过 细长长的脖*,望着那冲天而起的白 花的水,在空*,*成美丽的弧,哗 哗的响,泼落到公路上。公路灰白的 上,已经有水在胡作非为的奔流。长 鹿感到心*那团*乎乎的玩意儿被冰 凉吞没了,脸上便飘起雪花。方才那 刹那的事还历历在目,车*打转时, 觉得车身剧烈的抽搐了一下,而后就 有类似排尿的声音追来,打着他瘦瘦 脊背。
停下! 紧接着,一身*喝超出尿声,牢牢地 住了车头。车*斗争了一会儿,只得 下。
原来,公路边有一*水管,在那铆合 处所,经车轮错误的一压,就脱臼了 水,便从那里动摇勇敢的挤出来,急 急地叫得人心慌。那*喝声便是那保 ,即那个糟老头发出的。
长颈鹿仿佛已经意识到了事件的辣手 但总得踊跃主动地找个比较合适的解 办法,不然就很被动。他再次鼓足勇 气,从怀里取出烟,*顺地递一支给 老头,说:
老人家,我绝对负责,不外,车*是 是
我不抽。反*我*论。哼哼。 糟老头瞥了一眼递过来的烟,手动了 下,又好像想起什么,毅然*然地缩 ,话,硬梆梆地甩出。
长颈鹿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,两颗眸* *乎要鼓出眼眶,恨恨的想给对方的 脸就是一下,强压了许久,才算抑制 住了,站在那里,眼睛仍然急剧的转 。
这里产生的事,早已惊动四处居民。 民们放下手里的活,纷纷赶来,围着 看,一边七嘴八舌的念叨着。*个浮 浅的娘儿们,如鸟出笼般愉快,大* 众之下,将她们的笑声夸*到了极限 而听的人,则浑身高低,骤然起了鸡 皮疙瘩。
长颈鹿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,着实有 心虚,仰头咬着嘴唇,然后自作主* 走近车门,*丧着脸对里面的错误 同*苗条脖*的人 耳*了多少句,而后义*反顾地回到 龙头旁边。
众人的眼光牢牢跟着,看猴戏或拉场* 卖打药般蜂拥过去,惟恐错过那些出 细节,*言却是少了,边看着长颈鹿 ,边欣赏着那越响越勇的水,着实的 着不看白不看的深长象征。
师傅,*说咋个处理?索性点! 长颈鹿弯下颈*,似乎即便下油锅也 妈认了,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口气里 着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。
负责修睦。 糟老头稍事停留,也摊牌说, 至于怎么修,*本人去找物管科的领 商量,反*我不管。
好吧。
人们的留心力都高度集*在二人身上 蓦然,身后响起了开车的声音,纷纷 想,见那闯了祸的车已经*动了。
不能开! 糟老头猛喝一声,蹒跚着就要追赶。
怕什么?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,他还在 ? 有人劝。
对呀,白叟家,我不是在吗? 长颈鹿望望车,看看糟老头,诡谲地 笑。
量*也跑不脱! 糟老头*逝世别人地说。
迟疑间,那车已经快捷地开走了。
随着那车声音的消失,人们的心里, 然有什么货色失去了,什么呢?说不 ,也没有必要去细细的探索,于是从 新回过分来,目不转睛到长颈鹿及其 作的作品上,悄悄地*着什么。
这事,物管科的领导总得出面, 人们心里想着, 不然,恐怕*奈停*,可是,*时还 见物管科的引导呢。
*当人们琢磨期盼之际,物管科的小 终于来了。众人一致调转头,一致把 线集*到小许身上,恍如他是天外来 客。小许长这么大,或者还不受到过 么多人的一致关注,腼腆着,很不好 思。
*来得*好 *看! 糟老头实现任务似的说, 他在那儿,反*我不管。
到底怎么回事?
切实,小许已经明白了十之八九,再 *上*个业余通讯员的报道,来龙去脉 高深莫测了。他在心*暗暗的估计了 一下,仰头对满怀欲望的长颈鹿说:
这事要找咱们科长,我只是跑腿的, 牛娃儿作不了主。
听小许这么说,长颈鹿嘴角的鹿肉耷 下来,不免有些失望,但还是敬了一 烟从前,又向观众里大略有些权威的 人物各敬了一支,然后问:
*们科长在吗?怎么联系?
长颈鹿贫乏的腮帮鼓胀起来,然后又 下去,一口吻**的放出,蹲了下去 人们又一致的看着他的长颈,都以为 够刺激。
鸡巴,这有好大一回事嘛?
众人精力又一振,立即循声誉去,见 肥胖的家伙站在人群外边,斜睨着水 的脱臼处,胸有成竹地抖着脚。
长颈鹿的颈*陡然又长了一尺,遇救 般起身过去,迫切地问:
兄弟,*有方式?
当然。
长颈鹿冲动得差点掉下鹿泪,激动地 :
兄弟,*说怎办?依*的,所有都好 商。
好吧。我看*这人还能够。帮帮*。 *。剩下的事算我的。 胖*盯着长颈鹿说。

长颈鹿的鹿脸刷地一白。他知道,这 在落井下石。
能 少点吗? 长颈鹿操着*腔问。
一分也不能少。
嘿嘿,反*我不管。 糟老头坐视不救的说,*然看着这笔 易。
我看,仍是去找科长吧。 人群*,一个苍老的声音带着明显的 向性*来。
长颈鹿鼻*一酸,眼就有些潮。他呆 一会,静静地退到一边。
人们满意如意,许久没有这*的*闹 了。不过,*据长期围观*烈局势的 *推*,*事并没有完结,**,大 家趁着这缝隙,赶紧活动活动身*, 松酸麻的腿,准备以饱满的精神状态 接那*潮的到来。
嘿嘿 糟老头忽然笑了,独特的,叫人好生 窦,这笑声,又把人们稍稍松弛的神 弛缓地动员起来。
嘿嘿嘿嘿
糟老头依然自顾笑着,眼睛却超越世 的头顶,望向远方。人们便又一致的 着他的视线望出去,啊,科长来了, 千真万确,是物管科的科长来了。
人群里一阵骚乱,纷*的移出发*, 量向科长凑近,各种表情交织在一起 大家想看清,这举足轻重的人物,是 怎*处理面前这事的啊。
科长捋着裤管,挽着袖*,肩扛一把 头,脚穿一双陈旧的运动鞋,从自家 那一小块暗里开垦的地里劳动回来了 ,抑或是听到了或是有人打电话报告 晓得了这里发生了非他才能处理的事 ,才收工回来的。总之,科长确确实 实来了。科长来了,一切都好办了。 们行着凝视礼,科长越来越近了。
大家知道,科长年近退休,也*多大 理操持科里的事。但科长是个厚道人 是个实实在 未审在的人,爱岗敬业在单位干了* 年,毕竟还没有退休。人们,还离不 科长啊。人们历历在目*是,水**器,每次大扫除,每次义务劳动,科长 奋勇当先,言*身教,挥汗如雨,坚 到最后一刻,尤其是那次总公司来单 位检查时,他老人家当着各级领导的 ,永康冷冻机,舍生忘*跳进阴沟,上来时,已经 黑人了。科善于是被评为提高生产者 受到各级直至总公司的表扬。
啊,科长!
科长终于在人们崇拜的目光下到了。
小许跟糟老头争先恐后的汇报着这里 现的情况。
科长边走边默默地听着,嘴里的烟吧 地跳着霹雳,鼻里发出 嗯嗯 的声音,使得众人都不敢有丝毫的松 。
嗯。 科长更*响亮地 嗯 了一声,放下锄头,新疆注塑模温机,从自动让开的道里走近水管。水, 衅似的射得老高,不可驯服地呼啸着
科长寻思片刻,吐掉烟头,迅速地从 面抄从前,蹲在水管的另一面,把手 过去,伸过去
人们大气不敢出,纷纷引身伸颈,紧 围成一圈,如一群争食的**。人们 想看到科长的精彩动作啊!
科长伸手抓牢水管,用劲,呼 哗啦啦 水,更大了。
妈呀!
有人大叫一声,衣服已经湿了一片, 看科长,像落汤鸡了。他像被火烫般 到一边,揩着脸上的水。脸色很争脸 。忽然,他*大嘴巴,人们缓和的注 着。
阿 七! 一个响亮的喷嚏,打得人周身发麻。 人欲笑还忍。
车呢?
开走了。
开走了? 科长终于有些怒了。
人呢

大家这才想起长颈鹿,于是一致用目 搜查刚才长颈鹿呆的地位,可是,已 不见长颈鹿了。
他确定逃了。他是什么时候逃的呢?
车是哪里的?

车牌号*呢?

报*没有?

人们,尤其是小许和糟老头,都低下 头。大家对不起科长啊!
哎!
水声,更洪亮了

(散文编辑:江南风)
囚犯的妻* 第十二* 钱啊,命相连
诚然有了妹夫的撑腰,是阻挡了弟媳 们不再欺侮我了,然而在经济上并没 我带来多少实...
斗狼记1
招生招生,*年了,*个暑假,整整 *个暑假,我都是在*办里*待着家长 着*生来报名...
家有儿女(第二十*)
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*结婚的幸福* 媳妇*花能干又勤快,手不离活,活 离手,不管谁...
家有儿女(第十九*)
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,由于 医院医疗条件差,看不了看的病,病 要他转院,没...
家有儿女(第十四*)
大人**都知道麦玲厉害,一般人都 敢欺负她,大人**欺负她的家人, 玲很恨他们,...
家有儿女(第十三*)
县里有个会议,要一个大队领导去开 ,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,保清 去就是四十天...
貨車吼*一聲,猶豫著停下,車門處 拱出一隻長*鹿,不,長*鹿一樣的 ,*過細細長長的脖*,向後面望去
他心裡不禁咯噔一下。
他實在有些後悔 怎麼搞的?就*為轉急*點,就惹出 *麻煩,要是緩慢一些
媽的,真倒黴!不過,看來事情不算 ,也許
他的大腦高速的運轉著
事情,反*已經出*,憑他的經驗, 走是不可能的,也是下下*,隻有處 清楚才脫得*甲。
他站在那裡,反倒鎮定*,靜靜地,* 著那邊顛過來的一個糟老**。他知道 這樣的糟老**,好像生成绩是為*專 門跟人作對的,屁大的事,也會糾纏 *五官錯位。
*看,*看,*看咋辦?
糟老**顛顛的到*眼前,粗著脖*, 著氣,紅著臉,看似商量實則叫人無 旋餘地的說, 反*我不管!
老人傢,這 我也沒有料到。
長*鹿壓下湧上來的*惡,盡量低声 气的檢討著,做出一副可憐相。
反*我不管! 糟老***定地說,顯得十足的公事公 。
這 長*鹿尷尬地陪著笑,瘦臉上的那幾 肉連同皮便一陣蕩漾,縮**,眼睛 出,滴溜溜的轉圓,過*一會,俨然 有*主張似的,征求道:
老人傢,*看,我們是為*辦件急事 過這裡,很急的,不能耽擱,可是, 情已經出*,我想,幹脆這樣,您看 行不行?我的意思是,是不是我留在 裡*責處理這事,車*嘛,先去?
反*我不管。這裡幾千人要用水 哼哼,反*我不管。 糟老**活甩甩地重復著,卻是綿力藏 ,叫人吃著啞巴虧,有苦說不出。

長*鹿蕩漾的臉缓缓凝固,再次*過 細長長的脖*,望著那沖天而起的白 花的水,在空*,形成美麗的弧,嘩 嘩的響,潑落到公路上。公路灰白的 上,已經有水在肆無忌憚的奔流。長 *鹿覺得心*那團熱乎乎的玩意兒被冰 涼吞沒*,臉上便飄起雪花。剛才那 瞬間的事還**在目,車*打轉時, 覺得車身劇烈的抽搐*一下,然後就 有類似排尿的聲音追來,打著他瘦瘦 脊背。
停下! 緊接著,一身斷喝越過尿聲,紧紧地 住*車**。車*鬥**一會兒,隻得 下。
原來,公路邊有一*水管,在那鉚合 地方,經車輪過失的一壓,就脫臼* 水,便從那裡*決勇敢的*出來,急 急地叫得人心慌。那斷喝聲便是那保 ,即那個糟老**發出的。
長*鹿仿佛已經意*到*事件的棘手 但總得積極主動地找個比較合適的解 辦法,不然就很被動。他再次鼓足勇 氣,從懷裡掏出煙,*敬地遞一支給 老**,說:
老人傢,我絕對*責,不過,車*是 是
我不抽。反*我*论。哼哼。 糟老**瞥*一眼遞過來的煙,手動* 下,又好像想起什麼,决然毅然決然 縮回,話,硬梆梆地甩出。
長*鹿困難地咽*一口口水,兩顆眼 *幾乎要鼓出眼眶,恨恨的想給對方的 臉就是一下,強壓*許久,才算克制 住*,站在那裡,眼睛仍然急劇的轉 。
這裡發生的事,早已驚動附近居民。 民們放下手裡的活,紛紛趕來,圍著 看,一邊七嘴八舌的*論著。幾個淺 薄的娘兒們,如鳥出*般興奮,眾目 睽之下,將她們的笑聲誇張到*極限 而聽的人,則渾身高下,驟然起*雞 皮疙瘩。
長*鹿見圍觀的人越來越多,著實有 心虛,低**咬著嘴唇,然後自作主張 走近車門,*喪著臉對裡面的过错 同樣細長脖*的人 耳語*幾句,然後義無反顧地回到水 **旁邊。
眾人的目光緊緊跟著,看猴戲或拉** 賣打藥般蜂擁過去,恐怕錯過那些杰 細節,言語卻是少*,邊看著長*鹿 ,邊欣賞著那越響越勇的水,著實的 著不看白不看的深長象征。
師傅,*說咋個處理?幹脆點! 長*鹿彎下**,好像即使下油鍋也 媽認*,沒有什麼大不*的,口氣裡 著風**兮易水寒的悲壯。
*責修好。 糟老**稍事停留,也攤牌說, 至於怎樣修,*自己去找物管科的* 商量,反*我不管。
好吧。
人們的註意力都高度集*在二人身上 驀然,身後響起*開車的聲音,紛紛 **,見那闖*禍的車已經爬動*。
不能開! 糟老**猛喝一聲,踉蹌著就要追趕。
怕什麼?跑得*和尚跑不*廟,他還在 ? 有人勸。
對呀,冷水机组工作原理,老人傢,我不是在嗎? 長*鹿望望車,看看糟老**,**地 笑。
量*也跑不脫! 糟老**碼去世別人地說。
遲疑間,那車已經快速地開走*。
隨著那車聲音的消失,人們的心裡, 如有什麼東西失去*,什麼呢?說不 ,也沒有必要去細細的摸索,於是从 新回過**來,全神貫註到長*鹿及其 作的作品上,靜靜地*著什麼。
這事,物管科的*導總得露面, 人們心裡想著, 不然,恐怕無法收*,可是,*時還 見物管科的*導呢。
*當人們揣測期盼之際,物管科的小 終於來*。眾人一致調轉**,一致把 線集*到小許身上,好像他是天外來 客。小許長這麼大,或許還沒有受到 這麼多人的一致關註,靦腆著,很不 意思。
*來得*好 *看! 糟老**实现任務似的說, 他在那兒,反*我不管。
到底怎麼回事?
其實,小許已經明白*十之八九,再 *上幾個*餘通訊員的*道,來龍去脈 *如指掌*。他在心*暗暗的估量* 一下,仰**對滿懷渴望的長*鹿說:
這事要找我們科長,我隻是跑腿的, 牛娃兒作不*主。
聽小許這麼說,長*鹿嘴角的鹿肉耷 下來,不免有些失望,但還是敬*一 煙過去,又向觀眾裡大約有些權威的 人物各敬*一支,然後問:
*們科長在嗎?怎樣聯系?
長*鹿貧*的腮幫鼓脹起來,然後又 下去,一口氣**的放出,蹲*下去 人們又一致的看著他的長*,都覺得 *刺激。
雞巴,這有好大一回事嘛?
眾人精神又一振,連忙循聲望去,見 肥胖的傢夥站在人群外邊,斜睨著水 的脫臼處,胸有成竹地抖著腳。
長*鹿的**陡然又長*一尺,遇救 般起身過去,急切地問:
兄弟,*有辦法?
當然。
長*鹿感動得差點掉下鹿淚,激動地 :
兄弟,*說怎辦?依*的,所有都好 量。
好吧。我看*這人還可能。幫幫*。 張。剩下的事算我的。 胖*盯著長*鹿說。

長*鹿的鹿臉刷地一白。他知道,這 在乘人之危。
能 少點嗎? 長*鹿操著*腔問。
一分也不能少。
嘿嘿,反*我不管。 糟老**幸災樂禍的說,*然看著這* 易。
我看,還是去找科長吧。 人群*,一個蒼老的聲音帶著明顯的 向性傳來。
長*鹿鼻*一酸,眼就有些潮。他呆 *一會,悄悄地退到一邊。
人們心滿意足,很久沒有這樣的熱鬧 *。不過,*據長期圍觀熱鬧*面的 驗推斷,*事並沒有完結,*而,大 傢趁著這缝隙,趕緊活動活動身*, 松酸麻的腿,準備以飽滿的精神狀態 接那高潮的到來。
嘿嘿 糟老**突然笑*,奇特的,叫人好生 竇,這笑聲,又把人們稍稍松弛的神 緊張地動員起來。
嘿嘿嘿嘿
糟老**仍旧自顧笑著,眼睛卻越過眾 的***,望向*方。人們便又一致的 *著他的視線望出去,啊,科長來*, 千真萬確,是物管科的科長來*。
人群裡一陣騷動,紛紛的挪動身*, 量向科長凑近,各種表情交織在一起 大傢想看清,這舉足輕重的人物,是 怎樣處理面前這事的啊。
科長捋著褲管,挽著袖*,肩扛一把 **,腳穿一雙陳舊的運動鞋,從自傢 那一小塊擅自開墾的地裡勞動回來* ,抑或是聽到*或是有人打電話*告 知道*這裡發生*非他才华處理的事 ,才收工回來的。總之,科長確確實 實來*。科長來*,一切都好辦*。 們行著註目禮,科長越來越近*。
大傢知道,科長年近退休,也無多大 理办理科裡的事。但科長是個厚道人 是個實實在在的人,兢兢**在單位 幹*幾十年,畢竟還沒有退休。人們 還離不開科長啊。人們記憶猶新的是 每次大掃除,每次義務勞動,科長都 一馬當先,奋勇当先,揮汗如雨,* 到最後一刻,尤其是那次總公司來單 檢查時,他老人傢當著各級*導的面 ,奮不顧身跳進陰溝,上來時,已經 黑人*。科長於是被評為先進生產者 受到各級直至總公司的表彰。
啊,科長!
科長終於在人們崇敬的目光下到*。
小許和糟老***先恐後的匯*著這裡 現的情況。
科長邊走邊默默地聽著,嘴裡的煙吧 地跳著霹靂,鼻裡發出 嗯嗯 的聲音,使得眾人都不敢有絲毫的疏 。
嗯。 科長更*響亮地 嗯 *一聲,放下鋤**,從自動讓開的道 走近水管。水,挑釁似的射得老高, 可馴服地咆哮著。
科長沉思片刻,吐掉煙**,敏捷地從 面抄過去,蹲在水管的另一面,把手 過去,伸過去
人們大氣不敢出,紛紛引身伸*,緊 圍成一圈,如一群*食的鴨*。人們 想看到科長的精彩動作啊!
科長伸手抓牢水管,用勁,呼 嘩啦啦 水,更大*。
媽呀!
有人大叫一聲,衣服已經濕*一片, 看科長,像落湯雞*。他像被火燙般 到一邊,揩著臉上的水。臉色很難看 。突然,他張大嘴巴,人們緊張的註 著。
阿 七! 一個響亮的噴嚏,打得人周身發麻。 人欲笑還忍。
車呢?
開走*。
開走*? 科長終於有些怒*。
人呢

大傢這才想起長*鹿,於是一致用目 搜尋剛才長*鹿呆的位置,可是,已 不見長*鹿*。
他*定逃*。他是什麼時候逃的呢?
車是哪裡的?

車牌號碼呢?

**沒有?

人們,尤其是小許和糟老**,都低下 ***。大傢對不起科長啊!
哎!
水聲,更響亮*

(散文編輯:江南風)
囚犯的妻* 第十二* 錢啊,命相連
雖然有*妹夫的撐腰,是制**弟媳 們不再欺*我*,然而在經濟上並沒 我帶來多少實...
鬥狼記1
招生招生,*年*,*個暑假,整整 *個暑假,我都是在*辦裡*待著傢長 著*生來*名...
傢有兒女(第二十*)
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*結婚的幸福* 媳婦*花能幹又勤快,手不離活,活 離手,不管誰...
傢有兒女(第十九*)
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,*為 醫院醫療條件差,看不*看的病,醫 要他轉院,沒...
傢有兒女(第十四*)
大人**都知道麥玲厲害,个别人都 敢欺*她,大人**欺*她的傢人, 玲很恨他們,...
傢有兒女(第十三*)
縣裡有個會*,要一個大隊*導去開 ,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,保清 去就是四十天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