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天国,*过得好吗? >>感悟生活>>散文随笔>>美文摘抄
赶到斌家时,他已在门板上了,双眼 *,如果不嘴角那留下的残液,我真 为他是在午休。我真甘心他是在午休 。可这已是不可能了。他去了天国。 房*的眼泪跟*声,让我不知该如何 *言,我只有取舍走到一边,默默站好 ,愿他在天国里能活得更好。 斌是我的朋友,很好的那种。进工厂 第一天我们就意识了。初到一个环境 所有都是陌生的,局促不安的心情, 急需要一个解脱,最好的方式就是尽 找一个朋友。有了朋友,就不会*寂 。我被分在金工车间里,车间里大都 是一些岁数相仿的人,彼*好交流, 且容易成为朋友。 斌是车工。精*工的那一种,比较干 ,*上他的那副俊俏秀丽的面容,女 *版的笑容,精深的技能,让我们第一 天就成为了朋友,也成了这当前永远 朋友。 那年我们都还年轻,哦不,我十八, 十九,应是少不更事的年龄。我们除 在车间里嬉闹,下*后,更是一起走 遍了这个城市的角角落落。我们一起 酒,一起外出打架。别看他很秀气, *般的**容貌,可斗起架来,却是 很厉害的高手,良多很*梧的人,见 他都拍板哈腰。 在那个岁月,在那个城市,我们就是 混,一群人见人恨的垃圾。吃*不付 ,买货色不给钱是常有的事。不是不 给,而是没钱给。工资还没发下来, 就预先支完了。工厂从不外问厂外的 ,只有在厂里不*压机导*油炉出问题,领导是不管的。我们也从不 厂里闹事,所以,这*的日*竟持* 很长时间。 十八九岁的年事,思维还是朦胧的, 在想,如果当年工厂的制度严一点, 者我们的思维成熟一点,再或者…… 他不住在宿舍而是*选了住家里,他 悲剧是否可避免? 他家离工厂并不远,*为住在厂里自 ,所以却很少回家。若是回家,必也 着一帮朋友,大吃大喝一番。虽住在 城里,可他家并不富裕。哥哥开了个 发店,生意不好,姐姐在菜场卖菜, 没多少个钱好赚,弟弟还在念书,日 *过得紧紧巴巴,这可能是他住宿舍 起*吧?也可能是他终局的伏笔。 寻滋闹事不留下什么意外,意外从女 开始。 有一段时间下*后找不到他,我也没 意,以为他回家去吃*了。但那天晚 ,我觉察可能该有什么事发生。*为 已经是深夜里了,他还坐在被*里, 手在里面捣腾着,趁他没留意,我偸 他床前,猛地掀开他被*,我傻了, 本来,他下面的货色*泡在一个大杯* 里,杯*里的液体还散发着一股从没 过的味,而那东东也奇怪的大而…… 他说**了,在给它治疗。那时的我 知道**的意思。在我的脑海,出来 吃骗喝,打架闹事是那时常有的事, 别的东东记忆的还真不久,不过我知 ,那时的我,对女人是没觉得的。不 我对女人不感兴致,而是我对不感兴 趣的女人不感兴趣。抑或是小还没知 的缘故吧!在这方面,我俩不一*。 然,今天的我,不知道又应该是怎么 的一番地*?于是,我知道了这段时 很少见到他的原*。原来,他是去寻 了。 *为长得帅气,他认识了一个女人。 女人我也意识,就住在工厂后面的一 *屋*,老公经常在外。我不知他们是 怎么搞到一起的?我曾陪他去她家玩 。偶尔的*次,竟不知他们已发展到 *的地*。*为四机一体模温机兴趣不再一*,我们在一起的时光比 前少了,但很熟知他的情况。那女人 量很大,不仅把自己给了他,还为他 介绍了更多的女人来,而他也就阔了 不来上*了,促的咱们会见的机会更 少之又少了。但我始终把他当作最好 的朋友,直到那一天…… “快去斌家,他吃药了,医生没救过 ,我们去看一眼吧。” “吃什么药了,为什么要吃药?”我 了,一时反应不过来。 电话里,友人说了大抵的概括。由于 人多了,不免争风吃醋,流出一些* 来,不知怎么就*到小区里。小城市 毕竟比不了大城市,再穷的家*,也 愿产生这种新闻,抵牾一激化,不知 甚,他就这*去了…… 躺在木板门上的他,依然是那副俊俏 奇丽的模*,人却消瘦了很多,甚至 多年后的今天,我依然忘不了那时的 场景。 送走了这个城市里最好的朋友,我也 择了离开。一晃已是十多年了。这十 年来,我一直在斟酌着一个问题:如 果不是他的*促动了我,让我重新决 了当前的路,今天的我会是什么** 是困在牢狱,仍是被人*去世街头, 我不知。 而今,我只想说一句:“兄弟,在天 ,*活可好?从新来过,*会怎么生 ?”
莫名苑美文网声名:
请所有作者宣布作品时务必按照国家 联网信息管理措施规定,咱们拒绝任 色情小说、作品及舆论,一经发明, 即作*除!

莫名苑美文网申明: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度 联网信息管理办法划定,我们谢绝任 色情小说、作品及舆论,一经发现, 即作*除!
趕到斌傢時,他已在門板上*,雙眼 閉,假如沒有嘴角那留下的殘液,我 以為他是在午休。我真寧願他是在午 休。可這已是不可能*。他去*天國 滿房*的眼淚跟*聲,讓我不知該如 言語,我隻有選擇走到一邊,默默站 好,願他在天國裡能活得更好。 斌是我的朋友,很好的那種。進工* 第一天我們就認**。初到一個環境 所有都是生疏的,局促不安的心境, 急须要一個解脫,最好的辦法就是盡 找一個朋友。有*朋友,就不會*寂 *。我被分在金工車間裡,車間裡大都 是一些*數相仿的人,相互好交换, 且轻易成為朋友。 斌是車工。精*工的那一種,比較幹 ,*上他的那副俊俏秀麗的面容,女 *版的笑容,高深的技術,讓我們第一 天就成為*朋友,也成*這以後永* 友人。 那年我們都還年輕180KW电**锅炉价*,哦不,我十八,他十九,應是年幼 *知的年齡。我們除*在車間裡嬉鬧, *後,更是一起走遍*這個城市的角 角落落。我們一起饮酒,一起外出打 。別看他很秀氣,女*般的模樣,可 起架來,卻是很厲害的高手,許多很 *伟的人,見*他都點**弯腰。 在那個*月,在那個城市,我們就是 混,一群人見人恨的垃圾。吃飯不付 ,買東西不給錢是常有的事。不是不 給,而是沒錢給。工資還沒發下來, 就*先支完*。工*從不過問*外的 ,隻要在*裡不出問題,*導电**导*油锅炉是*论的。我們也從不在*裡鬧事, 以,這樣的日*竟持續*很長時間。 十八九*的年齡,思*還是朦朧的, 在想,如果當年工*的轨制嚴一點, 者我們的思想成熟一點,再或者…… 他不住在宿舍而是選擇*住傢裡,他 悲劇是否可防*? 他傢離工*並不*,*為住在*裡自 ,所以卻很少回傢。若是回傢,必也 著一幫朋友,大吃大喝一番。雖住在 城裡,可他傢並不富余。哥哥開*個 發店,生意不好,姐姐在菜*賣菜, 沒幾個錢好賺,弟弟還在念書,日* 過得緊緊巴巴,這可能是他住宿舍的 *吧?也可能是他結局的伏*。 尋滋鬧事沒有留下什麼意外,意外從 人開始。 有一段時間放工後找不到他,我也沒 意,以為他回傢去吃飯*。但那天晚 ,我發覺可能該有什麼事發生。*為 已經是深夜裡*,他還坐在被*裡, 手在裡面搗騰著,趁他沒留心,我偸 他床前,猛地掀開他被*,我傻*, 原來,他下面的東西*泡在一個大杯* 裡,杯*裡的液體還散發著一股從沒 過的味,而那東東也奇异的大而…… 他說*標*,在給它治療。那時的我 知道*標的意思。在我的腦海,出來 吃騙喝,打架鬧事是那時常有的事, 別的東東記憶的還真未*,不過我知 ,那時的我,對女人是沒感覺的。不 我對女人不感興趣,而是我對不感興 趣的女人不感興趣。抑或是小還沒知 的緣故吧!在這方面,我倆不一樣。 然,今天的我,不晓得又應該是怎樣 的一番地*?於是,我知道*這段時 很少見到他的起*。原來,他是去尋 *。 *為長得帥氣,他認**一個女人。 女人我也認*,就住在工*後面的一 屋*,老公經常在外。我不知他們是 怎麼搞到一起的?我曾陪他去她傢玩 。偶爾的幾次,竟不知他們已發展到 樣的田地。*為興趣不再一樣,我們 在一起的時間比以前少*,但很熟知 的情況。那女人能量很大,不僅把本 給*他,還為他介紹*更多的女人來 ,而他也就闊*,不來上**,漸漸 我們見面的機會更是少之又少*。但 一直把他當作最好的朋友,直到那一 天…… “快去斌傢,他吃藥*,醫生沒救過 ,我們去看一眼吧。” “吃什麼藥*,為什麼要吃藥?”我 *,一時反應不過來。 電話裡,朋友說*大体的概括。*為 人多*,難免*風吃醋,流出一些言 來,不知怎麼就傳到小區裡。小城市 畢竟比不*大城市,再窮的傢*,也 願發生這種新聞,抵触一激化,不知 甚,他就這樣去*…… 躺在木板門上的他,依然是那副俊俏 秀麗的模樣,人卻消瘦*許多,以致 多年後的今天,我仍然忘不*那時的 *景。 送走*這個城市裡最好的朋友,我也 擇*離開。一晃已是十多年*。這十 年來,我始终在考虑著一個問題:如 果不是他的*促動*我,讓我重新選 *以後的路,今天的我會是什麼樣* 是困在牢獄,還是被人*逝世街**, 我不知。 而今,我隻想說一句:“兄弟,在天 ,*活可好?从新來過,*會怎樣生 ?”
莫名苑美文網聲明:
請所有作者發佈作品時務必遵照國傢 聯網信息治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 色情小說、作品及言論,一經發現, 即作刪除!

莫名苑美文網聲明:
請所有作者發佈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傢 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 色情小說、作品及言論,一經發現, 即作刪除!
相干的主题文*:


迷茫的不仅是我,是咱们这一代人

寻找真爱 --恋情趣道--散文随笔--美文摘抄

谈谈“为人处世”


相关的主题文*:


人生的痛楚之(*) --处世之道--杂文侃谈--美文摘

开花的空想 --感悟生活--散文随笔--美文摘抄

三分钟知道*最爱是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