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ml模版琴箫恋
【编者按】:琴声袅袅,箫声瑟瑟。 音弹出的是凄美的旋律,箫调吟出的 寂寞的期待。琴箫合一却是*暂的幸 福,霎时的甜蜜遗留在记忆却是一辈* ,一直始终不忘,直到分开世界的那 刻,嘴里吐出的也是*的名*
苏小小是南齐时一位著名的*妓,她 故事在民间广为**,尤其是她曾经 寓居地钱塘,更是妇*皆知。

苏小小出身于家景殷实的大户人家, 幼便饱读诗书,琴棋*画**精通。1 5岁时,她已父母双亡,终日以泪洗面 题诗作画,也一改昔日清爽奇丽之风 ,弹奏琴曲,*不悲凉哀婉。就连浸 诗画里的眼泪竟也时常不禁自流,好 伴随她的主人一起在呜咽。枝梢的鸟 儿,也常常随着凄凉悲怆的琴曲哀鸣 呼号。让人看了好不伤感。

从小小父母健在时就追随她、伺候她 贾姨妈也经常摇头叹气,泪流不*, 端真个一个天使般活跃漂亮的小姑娘 ,竟*如斯打击,切实是太可怜了!

一日傍晚,小小*在抚琴弹奏《骨肉 》。突然,不远处*来了一缕箫声, *的曲*,同*的凄凉。小小不禁愣 住弹奏,四下倾听声音*来的方向。 声并未随她琴声的**而结束,*单 飘扬在西冷桥畔的上空。

小小情不自禁地朝声音*来的方向走 。未*远处,只见一位身穿白衣的相 ,坐在一棵大柳*下,一心演奏着。 小小没有打搅他,微微地转过身回家 。

夜晚,小小在心里*数次地刻画着那 相公的面貌。一会儿认为他不会这* ,确定是胖了;一会儿又觉得不会那 *的,或者是瘦了。*为当时只是侧 看到那位相公,虽有明月当空,但仅 *朦胧月色是很丢脸得清楚的。小小在 心里叹道:究竟自己是女儿家,不便 动上前与那位相公照面啊。这*一遍 遍地反复着,不觉已过三更。

最近*日,贾姨妈发明小小不再豪言 *了,脸上却写满了一层心理。是什 让小小起了变更的呢?

贾姨妈在心里一遍遍地寻找着谜底。 于,她想起来了:对,是那箫声!小 一定是*为那箫声才这*的。转而又 想:小姐名*春秋,老是沉迷在悲伤 *,毕竟不是什么好事啊,要是吹箫 是一位与小姐年纪相仿、知书达理的 年青后生就再好不外了。她打定主* 必定要想措施找到吹箫人。

又是一日薄暮,贾姨妈好似*意地对 小说: 小姐,这两天*都不弹琴了,今晚月 不错,就弹一曲吧。

好吧。 小小轻声*道。

贾姨妈将琴案摆放好,沏好茶,倚在 小旁边坐了下来。

小小先弹奏了一曲《十面潜伏》,那 声,时而似奔流不息的滔滔江水,时 如战场上战马的怒吼嘶鸣。

贾姨妈心不在琴,到处观望着。

弹完《十面埋伏》,小小呷了一口茶 又用丝帕轻轻擦了一下额头和嘴唇, 着又弹奏起那首《骨肉离》。

谁知琴声刚起,大柳*下模糊*来了 *的箫声。贾姨妈怕打*小小琴声, 打招呼就起身朝大柳*方向走去。

贾姨妈来到大柳*下,同*不忍打* 箫声。她先在远处察看穿白衣服的吹 人,没看清晰,便再走近点,趁着月 色,她大体看明白了:这是一位相貌* *的俊秀后生!

*为琴声和箫声都没停下来,贾姨妈 好持**候,她*备在琴声和箫声一 停下来后,再去召唤那后生。

终于,声音静*了。贾姨妈从愣神* 过来,径直向那位后生走去。

那后生并没有起身,只是悄悄地坐在 柳*下的石块上,抬眼望着斜挂在天 *的月亮。

这位相公,箫吹得真好,我都听半晌 ,*是不是来应和我们小姐的啊? 贾姨妈单刀直入地问道。那后生仰头 ,她逼真地看到:这位后生**容貌 的不错:长圆脸,高鼻梁,一*白衣 遮蔽不住他硬朗匀称的身板。

哦,这位老大妈,晚辈失仪了! 那后生弓着腰,手握那柄长箫抱拳施 道。

虽然我不太懂曲*,但是我能听得出 *跟我们小姐吹的、弹的是一*的调* 贾姨妈又问道: 这位相公贵姓大名啊?

回老大妈,晚生免尊姓阮,单名一个 *,建康人氏。

哦,*叫阮郁。 贾姨妈早已看出来,这恰是一位知书 理的后生,心下已有了些主意。于是 请道: 既然*和咱们小姐有雷同的趣好,何 与我们小姐一起说道说道啊?

回老大妈,晚生岂敢叨扰啊!

贾姨妈一改*气: 唉,我们小姐父母双亡,伶丁一人, 然琴棋书画**通晓,只惋惜没有找 知音之人呐!

实在,在这钱塘地面,早已*遍*年 苏小小父母双亡的消息。自苏小小搬 西冷桥畔后,良多花花公*不论是否 理解诗画*赋,终日冲着苏小小去西 桥畔听*、赏画、吟诗,只差没把西 桥给挤压*了。

那苏小小貌若天仙,能书善诗,文才 溢驰名遐迩。他阮郁焉能不知?贾姨 这么一说,不**本人下怀吗?自己 早就想结识这位小小姑娘了。可是, 不能操之过急。这事得缓缓来,这* 能博得丽人心啊!

老大妈,只是当初天气已晚,晚生改 专程登门访问如何?到时候,还请白 家将晚辈引荐给小姐,委托*了! 阮郁又一次深深地*了一躬。

这*也好,我先跟我们小姐说一声, 好让她有个心理预备。

在贾姨妈的精心部署下,一天傍晚, 小小与阮郁在西冷桥边见了面。

两人一会晤,竟同时生发出相见恨晚 感到来。小小含羞,阮郁多情。小小 柔,阮郁*伟。小小聪明,阮郁善思 。

自那当前,两人*来我往,诗词为桥 泉州冷水机,音画为媒。*弹琴来我吹箫,好不 意!当小小怀念父母伤感的时候,阮 就会百般劝解抚慰。很快,两人已发 展到相恋相爱,如胶似漆的田地。

匆匆地,小小只有一天不见阮公*, 里就感到少了些什么,阮公*也是一 离不开小小。小小的心境已转阴为晴 了。贾姨妈自是看在眼里,喜在眉梢

未*,阮郁就搬到西冷桥畔小小的住 来了,这下可馋逝世了那些二心想得 小小欢心的公*哥们了。

然而,好景不长。

半年之后,不知是谁,就把阮郁与* 苏小小同居的新闻,*到在建康的父 阮老爷耳朵里了。那阮老爷即时派人 强行把公*阮郁带回建康去了,从* 许他出门半*。

阮郁被带走后,苏小小又回到了整日 泪洗面的状况,*门不出,电升温油**器价*,更不应客。她成天期盼着有一天情 能回到自己的身边来。可是,月复一 ,年复一年,仍是不见情郎的踪迹, 连一点消息也没有。

一天,小小搬来良久没有弹奏的琴弦 她幻想着可能以琴声号召那远逝的箫 ,可是弹着弹着,琴弦竟*了好多少 *,最终也没有招回那熟悉的箫声。

小小的心碎了,她由当初的盼望,到 兴,再到失望,终于病倒了。

只管后来书生鲍仁曾经*暂地闯入过 的生涯,但是小小的身体却始终没有 起来。长*以往,身材竟越发的衰弱 ,终极没能招架住病*的侵*,香消 殒,**西冷。那年,她才24岁。

再说阮郁,被父亲囚禁在家不久,阮 爷就为他提了一门亲事,很快为他成 亲。可是,阮郁怎么也忘不了苏小小 。在闻听苏小小命殒香消后,更是茶 *不思,夜不能寐。阮郁的这种状态, 得诞生大户人家的新娘常常*闹着跑 回外家。

夜间,阮郁常常在梦*召唤小小的名* 。白天,他整日又以酒消愁,听*严 *的父亲苛责,任由泪流满面的母亲殷 殷开导,均*作用。终于一次酩酊大 后,可怜失足落水淹溺而亡,时年仅2 8岁。

这*是:

一朝知音相汇聚,

怎奈琴箫不同声。

千载真情留古迹,

*朝韵事著西冷。
【义务编辑:冰释】 赞
(散文编纂:江熏风)
囚犯的妻* 第十二* 钱啊,命相连
虽然有了妹夫的撑腰,是禁*了弟媳 们不再欺负我了,然而在经济上并没 我带来多少实...
斗狼记1
招生招生,*年了,*个暑假,整整 *个暑假,我都是在*办里*待着家长 着*生来报名...
家有儿女(第二十*)
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*结婚的幸福* 媳妇*花能干又勤快,手不离活,活 离手,*论谁...
家有儿女(第十九*)
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,由于 医院医疗前提差,看不了看的病,病 要他转院,没...
家有儿女(第十四*)
大人**都晓得麦玲厉害,个别人都 敢欺侮她,大人**欺负她的家人, 玲很恨他们,...
家有儿女(第十三*)
县里有个会议,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 ,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,保清 去就是四十天...
【編者按】:琴聲裊裊,簫聲瑟瑟。 音彈出的是淒美的旋律,簫調吟出的 寂寞的*待。琴簫合一卻是*暫的幸 福,瞬間的甜美遺留在記憶卻是一輩* ,一直一直不忘,直到離開世界的那 刻,嘴裡吐出的也是*的名*
蘇小小是南齊時一位有名的*妓,她 故事在民間廣為流傳,尤其是她曾經 *身地錢塘,更是傢喻戶曉。

蘇小小出生於傢境殷實的大戶人傢, 幼便飽讀詩書,琴棋書畫樣樣通曉。1 5*時,她已父母雙亡,終日以淚洗面 題詩作畫,也一改往日清新秀麗之風 ,彈奏琴曲,無不淒涼哀婉。就連浸 詩畫裡的眼淚竟也時常不禁自流,恍 隨同她的主人一起在*泣。枝梢的鳥 兒,也常常跟著淒涼悲愴的琴曲哀鳴 呼號。讓人看*好不傷感。

從小小父母健在時就跟隨她、服侍她 賈姨媽也常常搖**嘆息,淚流不*, 端端的一個天使般活潑美麗的小姑娘 ,竟*如*打擊,實在是太可憐*!

一日傍晚,小小*在撫琴彈奏《骨肉 》。溘然,不*處傳來*一縷簫聲, 樣的曲*,同樣的悲涼。小小不禁愣 住彈奏,四下傾聽聲音傳來的方向。 聲並未隨她琴聲的*斷而停滞,*獨 飄蕩在西冷橋畔的上空。

小小身不由己地朝聲音傳來的方向走 。不多*處,隻見一位身穿白衣的相 ,坐在一棵大柳樹下,專心吹奏著。 小小沒有打擾他,輕輕地轉過身回傢 。

夜晚,小小在心裡無數次地描繪著那 相公的相貌。一會兒覺得他不會這樣 ,肯定是胖*;一會兒又覺得不會那 樣的,或許是瘦*。由於當時隻是側 看到那位相公,雖有明月當空,但僅 朦朧月色是很難看得清楚的。小小在 心裡嘆道:畢竟自己是女兒傢,不便 動上前與那位相公照面啊。這樣一遍 遍地重復著,不覺已過三更。

最近幾日,*家界电**导*油炉,賈姨媽發現小小不再唉聲嘆氣*, 上卻寫滿*一層心思。是什麼讓小小 *變化的呢?

賈姨媽在心裡一遍遍地尋找著*案。 於,她想起來*:對,是那簫聲!小 一定是*為那簫聲才這樣的。轉而又 想:小姐花樣年齡,總是沉浸在悲傷 *,畢竟不是什麼好事啊,要是吹簫 是一位與小姐年齡相仿、知書達理的 年輕後生就再好不過*。她打定想法 一定要想辦法找到吹簫人。

又是一日傍晚,賈姨媽好似無意地對 小說: 小姐,這兩天*都沒有彈琴*,今晚 色不錯,就彈一曲吧。

好吧。 小小輕聲*道。

賈姨媽將琴案擺放好,沏好茶,倚在 小旁邊坐*下來。

小小先彈奏*一曲《十面埋伏》,那 聲,時而似奔流不息的滔滔江水,時 如戰*上戰馬的呼啸嘶鳴。

賈姨媽心不在琴,四處張望著。

彈完《十面埋伏》,小小呷*一口茶 又用絲帕輕輕擦*一下額**和嘴唇, 著又彈奏起那首《骨肉離》。

誰知琴聲剛起,大柳樹下隱約傳來* 悉的簫聲。賈姨媽怕打斷小小琴聲, 打招呼就起身朝大柳樹方向走去。

賈姨媽來到大柳樹下,同樣不忍打斷 簫聲。她先在*處觀察穿白衣服的吹 人,沒看清楚,便再走近點,趁著月 色,她大體看清楚*:這是一位相貌* *的漂亮後生!

由於琴聲和簫聲都沒停下來,賈姨媽 好繼續*待,她準備在琴聲和簫聲一 停下來後,再去招呼那後生。

終於,聲音靜**。賈姨媽從愣神* 過來,徑直向那位後生走去。

那後生並沒有起身,隻是靜靜地坐在 柳樹下的石塊上,抬眼望著斜掛在天 *的月亮。

這位相公,簫吹得真好,我都聽半晌 *,*是不是來應和我們小姐的啊? 賈姨媽開門見山地問道。那後生抬** ,她真切地看到:這位後生模樣真的 錯:長圓臉,高鼻梁,一襲白衣讳饰 不住他健壯勻稱的身板。

哦,這位老大媽,晚輩失禮*! 那後生弓著腰,手握那柄長簫抱拳施 道。

雖然我不太懂曲*,但是我能聽得出 *和我們小姐吹的、彈的是一樣的調* 賈姨媽又問道: 這位相公尊姓大名啊?

回老大媽,晚生免貴姓阮,單名一個 *,建康人氏。

哦,*叫阮鬱。 賈姨媽早已看出來,這*是一位知書 理的後生,心下已有*些设法。於是 請道: 既然*和我們小姐有相同的趣好,何 與我們小姐一起說道說道啊?

回老大媽,晚生豈敢叨擾啊!

賈姨媽一改語氣: 唉,我們小姐父母雙亡,*苦一人, 然琴棋書畫樣樣通曉,隻可惜沒有找 知音之人吶!

其實,在這錢塘地面,早已傳遍幾年 蘇小小父母雙亡的消息。自蘇小小搬 西冷橋畔後,许多紈絝后辈不管是否 懂得詩畫*賦,整天沖著蘇小小去西 橋畔聽*、賞畫、吟詩,隻差沒把西 橋給*壓斷*。

那蘇小小貌若天仙,能書善詩,文才 溢聞名遐邇。他阮鬱焉能不知?賈姨 這麼一說,不**自己下懷嗎?自己 早就想結*這位小小姑娘*。可是, 不能操之過急。這事得渐渐來,這樣 能贏得美人心啊!

老大媽,隻是現在天色已晚,晚生改 專程登門拜訪如何?到時候,還請老 傢將晚輩引薦給小姐,拜托您*! 阮鬱又一次深深地**一躬。

這樣也好,我先跟我們小姐說一聲, 好讓她有個心理準備。

在賈姨媽的精心支配下,一天傍晚, 小小與阮鬱在西冷橋邊見*面。

兩人一見面,竟同時生發出相見恨晚 感覺來。小小含羞,阮鬱多情。小小 柔,阮鬱*梧。小小聰慧,阮鬱善思 。

自那以後,兩人*來我往,詩詞為橋 音畫為媒。*彈琴來我吹簫,好不愜 !當小小思念父母傷感的時候,阮鬱 就會百般勸解安慰。很快,兩人已發 到相戀相愛,如*似漆的地*。

漸漸地,小小隻要一天不見阮公*, 裡就覺得少*些什麼,阮公*也是一 離不開小小。小小的心情已轉陰為晴 *。賈姨媽自是看在眼裡,喜在眉梢

不久,阮鬱就搬到西冷橋畔小小的住 來*,這下可饞**那些专心想得到 小*心的公*哥們*。

然而,好景不長。

半年之後,不知是誰,就把阮鬱與* 蘇小小同居的消息,傳到在建康的父 阮老爺耳朵裡*。那阮老爺立刻派人 強行把公*阮鬱帶回建康去*,從* 許他出門半*。

阮鬱被帶走後,蘇小小又回到*整日 淚洗面的狀態,閉門不出,更不應客 她成天期盼著有一天情郎能回到自己 的身邊來。可是,月復一月,年復一 ,還是不見情郎的蹤影,連一點消息 沒有。

一天,6kw油式模温机,小小搬來许久沒有彈奏的琴弦,她 想著能*以琴聲召喚那*逝的簫聲, 是彈著彈著,琴弦竟斷*好幾*,最 終也沒有招回那熟悉的簫聲。

小小的心碎*,她由當初的渴望,到 望,再到絕望,終於病倒*。

盡管後來書生鮑仁曾經*暫地闖入過 的生活,但是小小的身體卻始終沒有 起來。久而久之,身體竟越發的虛弱 ,最終沒能抵擋住病*的侵襲,香消 殞,*斷西冷。那年,她才24*。

再說阮鬱,被父親軟禁在傢不久,阮 爺就為他提*一門親事,很快為他成 *親。可是,阮鬱怎麼也忘不*蘇小小 。在聞聽蘇小小命殞香消後,更是茶 不思,夜不能寐。阮鬱的這種狀況, 得出生大戶人傢的新娘常常*鬧著跑 回娘傢。

夜間,阮鬱常常在夢*呼喚小小的名* 。白天,他整日又以酒消愁,任憑嚴 的父親苛責,任由淚流滿面的母親殷 殷勸導,均無作用。終於一次酩酊大 後,不幸失足落水淹溺而亡,時年僅2 8*。

這*是:

一朝知音相會聚,

怎奈琴簫不同聲。

千載真情留古跡,

*朝韻事著西冷。
【責任編輯:冰釋】 贊
(散文編輯:江南風)
囚犯的妻* 第十二* 錢啊,命相連
雖然有*妹夫的撐腰,是阻拦*弟媳 們不再欺*我*,但是在經濟上並沒 我帶來多少實...
鬥狼記1
招生招生,*年*,*個暑假,整整 *個暑假,我都是在*辦裡*待著傢長 著*生來*名...
傢有兒女(第二十*)
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*結婚的幸福* 媳婦*花能幹又勤快,手不離活,活 離手,不管誰...
傢有兒女(第十九*)
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,*為 醫院醫療條件差,看不*看的病,醫 要他轉院,沒...
傢有兒女(第十四*)
大人**都知道麥玲厲害,普通人都 敢欺*她,大人**欺*她的傢人, 玲很恨他們,...
傢有兒女(第十三*)
縣裡有個會*,要一個大隊*導去開 ,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,保清 去就是四十天...
相关的主题文*:


水冷式冷冻机 拐三叔的幸福

论坛回复*_340

慈溪螺杆式冷水机 蝴蝶翼剑第绍兴冷水机一集初

不仅多才多艺再顾倾人国终日感叹现 的*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