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ml模版手机(作家选刊)
常珍眼睛一亮,路上躺着一款手机, 看看四周没人,哈腰捡了起来。苹果 ,宽屏,新款!常珍欣慰万分。她迅 速翻开手机后盖将卡扔掉,而后*快 *回到家。

小区里的老人合唱队开端练*了,常 原来买完菜回来也是要去练*的,她 是领唱呢,可是当初她没去,她坐到 沙发上掏出捡来的手机观赏:黝黑的 漆闪亮光滑,广大的屏幕上一点划痕 不,显然手机是才买不久的。这意外 之财平衡了常珍的心理。郁结在心里 年的疙瘩,今天化解了,老天还了她 个合理,让她的心理有了一个平衡点 。

她跟着合唱队的*声轻声唱起了她们 鉴的*曲 《当我们老去》,一边唱一边将自己的 机卡换在了捡来的手机上,把手机上 贮*的信息一一*去。可是,待要* 墙纸图像时,常珍迟疑了。墙纸上是 个半岁大小的男婴照片,男婴甜美的 笑脸和那双清纯的眼睛使得常珍不忍 *除。她按在*除键上的手指停住了, *声也停住了,呆呆地看着男婴,心头 突然感到自己的灵*好卑微。 不行,得还回去。 常珍的心这*说道。 不能*为别人有如*行动自己就随着 。这*做与强抢又有多少差异呢?这 机拿在手上会意安理得吗?这手机一 定会时时拷问自己的灵*。不能,毫 能行不善之举!

常珍这*想着回到拾手机的地方,找 了被她扔掉的卡,她把卡装回手机, *待着机主拨通电话。同时,她留神察 看着周围的行人,愿望失主呈现。突 ,有人叫了一声常珍,常珍认为机主 现了,她循声看去,本来是一位男性 干净工。常珍愣了*秒钟,然后惊喜 叫道: 秃*!是*?啥时候来这里的? 来一年了。 来这么长时光了?怎么就没有见到过 *啊? 我和老伴来带**,每天窝在屋里, 是出来走走也走不出小区,*怎么看 到我?现在**一岁多了,省事了, 他奶奶一个人可以带了,我这才出来 点事。 秃*,*说是不是有感应啊?我最近 常想起*,今天就见着*了。 想起我? 秃*不解地问道。他和常珍是初*同 ,很*常的同*,这么多年了,能记 名*就不错了。 真的常常想起*!有件事我一直忘不 ,认为很对不起*。 啥事? 记不记得有一次课*上老师批评*, *站? 秃*点摇头,道: *为吹口哨。 对。那声口哨是我吹的。平时我怎么 都吹不响,那天我*意*吹了一下, 一下吹响了,面且声音很大。老师只 知道声音是从我们那一块发出的,就 *们多少个男生叫去,然后目的就锁 *了,*挨了一顿批。看着*挨批我 却把自己假装起来,埋头乖乖做功课 为这事我一直内疚。这越老越爱回想 事,一想起这事我就深深自责。*说 这人的心里有些时候怎么会那么自私 那么卑微?我*想着要回趟老家,找 *把这事说说。虽然已经世易时移了, 说了也不能免去*那顿批,但我感到 把我这心灵深处暗藏的不耻抖落抖落 到*我的心不也会敞亮。

我知道是*吹的口哨。 秃*轻声说道。

那*当时怎么错误老师说?

*一直是个好*生,说了老师也不相 ,就算老师相信了批驳*我也于心不 ,*那么小、那么乖、那么文雅,* 受得了老师的批吗?反*我是一个坏* 生,*猪不怕开水烫,批就批了,罚 罚了,没啥的。 秃*的这番话让常珍羞愧不已。她悄 地看着秃*,由于秃*坏,同*期间 都不怎么*理秃*,想不到秃*还有 如**肝义*为她顶雷。

秃*不秃,到现在秃*仍是一头*密 黑发。 秃* 是乳名,安徽导*油锅炉,常珍一直叫他秃*,以至于他的大 叫什么常珍都想不起来了她只好又叫 他的乳名: 秃*,谢谢*!*让我愧疚! 说着她伸出手去要握秃*的手,秃* 意思地缩回了拿着扫把的手,道: 不说那些事了,那些事都从前*十年 ,就像是前世的事了。*在哪里住? 我在碧水湾住。*呢? 咦,巧了,我也住碧水湾,K幢。 我在C幢。太好了,一个小区,找时间 去访问*。 去玩,去玩。 秃*连连拍板应道,接着又问常用珍 *这是去哪儿? 常珍说: 刚才买菜走到这里检了一部手机,在* 失主。*看,还是新的。 她一边把手机给秃*看,一边又说: 也不见失主打电话来,是不是失主还 知道手机丢了? 秃*异*地看了一眼常珍,道: 人家不会想到还有*这*好的人,谁 了会还回去?怕打了电话也白打。 是啊,去年我丢了一部手机,我打电 过去索要,接电话的说: 明说了吧,手机在我这里,但我不会 *的,*不要再打电话了。 *说气不气人?我那也是新买的,花 两千多,心疼得我*天吃不下*,到 在还忘不了那部手机。 秃*又异*地看了眼常珍,掏出衣兜 的手机,说: *看是不是这个手机? 常珍一看连说: 对对对,跟这部一*,诺基亚,黑色 秃*问: 接电话的是不是个年青人? 是年青人。 在哪里丢的? 在出租车上。 秃*不好意思地说: 这手机是*的。 常珍不解地看着秃*。秃*说: 去年来的时候在出租车里我捡到这个 机,刚拿到手里,手机响了,我犹豫 ,有点舍不得这意外之财,但又不知 道咋办,我儿*拿过手机就回了那些 。不好意思啊,一时起了贪婪。现在 给*。 不不不。 常用珍连连说道: 这不一定是我的,就算是我的我也不 了,*用吧。 秃*说: 不,一定要还*。这一年一看到这手 我心里就不舒服,每用一次心里就像 受审过*一*,就会想到丢手机的人 心里有多灾受。不是自己的用着心里 敞亮。 秃*,我方才也不想还给失主了,把 面的信息都*掉了,失主是一位年青 人,有一个英俊老婆和一个可恶的儿 *。 常珍让秃*看手机上男婴的照片。秃* 一看,惊奇地说: 咦,是我**!我儿*的手机丢了? 秃*细心看看手机,说: 是我儿*的手机。 常珍被这巧合给逗笑了,说 秃*,我俩前世一定有段怨缘,今世 有这*的巧合。好了,我不用*失主 ,*儿*的手机给*,我那手机我也 收了,不外,我把它送给*,当前* 起来心里就不会不舒服了。 秃*刚说出一个 不 *,*感电导*油炉,常珍已经走了。

秃*,见到*真愉快! 她朝秃*招招手,愉快地哼起了*曲 当咱们老去》。 赞
(散文编纂:江熏风)
囚犯的妻* 第十二* 钱啊,命相连
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,是阻拦了弟媳 们不再欺负我了,但是在经济上并没 我带来多少实...
斗狼记1
招生招生,*年了,*个暑假,整整 *个暑假,我都是在*办里*待着家长 着*生来报名...
家有儿女(第二十*)
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*结婚的幸福* 媳妇*花能干又勤快,手不离活,活 离手,*论谁...
家有儿女(第十九*)
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,*为 医院医疗前提差,看不了看的病,病 要他转院,没...
家有儿女(第十四*)
大人**都知道麦玲厉害,一般人都 敢欺侮她,大人**欺负她的家人, 玲很恨他们,...
家有儿女(第十三*)
县里有个会议,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 ,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,保清 去就是四十天...
常珍眼睛一亮,路上躺著一款手機, 看看周圍沒人,彎腰撿*起來。蘋果 ,寬屏,新款!常珍惊喜萬分。她敏 捷打開手機後蓋將卡扔掉,然後*快 *回到傢。

小區裡的白叟合唱隊開始練**,常 本來買完菜回來也是要去練*的,她 是*唱呢,可是現在她沒去,*汉导*油电**炉,她坐到沙發上取出撿來的手機欣賞 漆黑的拷漆閃亮润滑,寬大的屏幕上 點劃痕都沒有,顯然手機是才買未* 的。這意外之財平衡*常珍的心理。 結在心裡一年的疙瘩,今天化解*, 天還*她一個公平,讓她的心理有* 一個均衡點。

她跟著合唱隊的*聲輕聲唱起*她們 創的*曲 《當我們老去》,一邊唱一邊將自己的 機卡換在*撿來的手機上,把手機上 儲*的信息逐一刪去。可是,待要刪 墻紙圖像時,常珍猶豫*。墻紙上是 個半*大小的男嬰照片,男嬰甜蜜的 笑颜跟那雙清純的眼睛使得常珍不忍 除。她按在刪除鍵上的手指愣住*, *聲也愣住*,呆呆地看著男嬰,心** 突然感覺自己的靈*好低微。 不行,得還回去。 常珍的心這樣說道。 不能*為別人有如*行為自己就跟著 。這樣做與強搶又有多少差別呢?這 機拿在手上會心安理得嗎?這手機必 定會時時拷問自己的靈*。不能,絕 能行不善之舉!

常珍這樣想著回到拾手機的处所,找 *被她扔掉的卡,她把卡裝回手機, 待著機主撥通電話。同時,她註意觀 察著周圍的行人,盼望失主出現。忽 ,有人叫*一聲常珍,常珍以為機主 現*,她循聲看去,原來是一位男性 清潔工。常珍愣*幾秒鐘,然後驚喜 叫道: 禿*!是*?啥時候來這裡的? 來一年*。 來這麼長時間*?怎麼就沒有見到過 *啊? 我和老伴來帶**,每天窩在屋裡, 是出來逛逛也走不出小區,*怎麼看 到我?現在**一*多*,费事*, 他奶奶一個人能够帶*,我這才出來 點事。 禿*,*說是不是有感應啊?我最近 常想起*,今天就見著**。 想起我? 禿*不解地問道。他和常珍是初*同* ,很个别的同*,這麼多年*,能記 名*就不錯*。 真的常常想起*!有件事我一直忘不 *,覺得很對不起*。 啥事? 記不記得有一次課*上老師批評*, *站? 禿*點點**,道: *為吹口哨。 對。那聲口哨是我吹的。平時我怎麼 都吹不響,那天我無意*吹*一下, 一下吹響*,面且聲音很大。老師隻 知道聲音是從我們那一塊發出的,就 *們幾個男生叫去,然後目標就鎖定 **,*挨*一*批。看著*挨批我卻 把本人偽裝起來,埋**乖乖*作*。 這事我始终內疚。這越老越愛回憶旧 ,一想起這事我就深深自責。*說這 人的心裡有些時候怎麼會那麼自私、 麼卑微?我*想著要回趟老傢,找* 這事說說。雖然已經事過境遷*,說 *也不能免去*那*批,但我覺得不 我這心靈深處隱藏的不恥抖落抖落, 逝世我的心不也會敞亮。

我知道是*吹的口哨。 禿*輕聲說道。

那*當時怎麼不對老師說?

*一直是個好*生,說*老師也不信 ,就算老師相信*批評*我也於心不 ,*那麼小、那麼乖、那麼高雅,* 受得*老師的批嗎?反*我是一個壞* 生,*豬不怕開水燙,批就批*,罰 罰*,沒啥的。 禿*的這番話讓常珍慚愧不已。她靜 地看著禿*,*為禿*壞,同*期間 都不怎麼*理禿*,想不到禿*還有 如斯*肝義腸為她*雷。

禿*不禿,到現在禿*還是一**濃密 黑發。 禿* 是乳名,常珍一直叫他禿*,甚至於 的*名叫什麼常珍都想不起來*她隻 又叫起他的乳名: 禿*,謝謝*!*讓我慚愧! 說著她伸出手去要握禿*的手,禿* 意思地縮回*拿著掃把的手,道: 不說那些事*,那些事都過去幾十年 *,就像是前世的事*。*在哪裡住? 我在碧水灣住。*呢? 咦,巧*,我也住碧水灣,K幢。 我在C幢。太好*,一個小區,找時間 去拜訪*。 去玩,去玩。 禿*連連點**應道,接著又問常用珍 *這是去哪兒? 常珍說: 剛才買菜走到這裡檢*一部手機,在* 失主。*看,還是新的。 她一邊把手機給禿*看,一邊又說: 也不見失主打電話來,是不是失主還 知道手機丟*? 禿*異樣地看*一眼常珍,道: 人傢不會想到還有*這樣好的人,誰 *會還回去?怕打*電話也白打。 是啊,去年我丟*一部手機,我打電 過去索要,接電話的說: 明說*吧,手機在我這裡,但我不會 *的,*不要再打電話*。 *說氣不氣人?我那也是新買的,花 *兩千多,疼爱得我幾天吃不下飯,到 在還忘不*那部手機。 禿*又異樣地看*眼常珍,掏出衣兜 的手機,說: *看是不是這個手機? 常珍一看連說: 對對對,跟這部一樣,諾基亞,玄色 禿*問: 接電話的是不是個年轻人? 是年青人。 在哪裡丟的? 在出租車上。 禿*不好意思地說: 這手機是*的。 常珍不解地看著禿*。禿*說: 去年來的時候在出租車裡我撿到這個 機,剛拿得手裡,手機響*,我猶豫 ,有點舍不得這意外之財,但又不知 道咋辦,我兒*拿過手機就回*那些 。不好心思啊,一時起*貪心。現在 給*。 不不不。 常用珍連連說道: 這不一定是我的,就算是我的我也不 *,*用吧。 禿*說: 不,一定要還*。這一年一看到這手 我心裡就不舒服,工业冰水机厂家,每用一次心裡就像在受審過*一樣 就會想到丟手機的人心裡有多難受。 是自己的用著心裡不敞亮。 禿*,我剛才也不想還給失主*,把 面的信息都刪掉*,失主是一位年青 人,有一個美丽老婆和一個可愛的兒 *。 常珍讓禿*看手機上男嬰的照片。禿* 一看,驚訝地說: 咦,是我**!我兒*的手機丟*? 禿*仔細看看手機,說: 是我兒*的手機。 常珍被這巧合給逗笑*,說 禿*,我倆前世一定有段怨緣,今世 有這樣的偶合。好*,我不必*失主 *,*兒*的手機給*,我那手機我也 收*,不過,我把它送給*,以後* 起來心裡就不會不舒畅*。 禿*剛說出一個 不 *,常珍已經走*。

禿*,見到*真高興! 她朝禿*揮揮手,高兴地哼起**曲 當我們老去》。 贊
(散文編輯:江南風)
囚犯的妻* 第十二* 錢啊,命相連
雖然有*妹夫的撐腰,是禁**弟媳 們不再欺*我*,然而在經濟上並沒 我帶來多少實...
鬥狼記1
招生招生,*年*,*個暑假,整整 *個暑假,我都是在*辦裡*候著傢長 著*生來*名...
傢有兒女(第二十*)
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*結婚的幸福* 媳婦*花能幹又勤快,手不離活,活 離手,不论誰...
傢有兒女(第十九*)
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,*為 醫院醫療條件差,看不*看的病,醫 要他轉院,沒...
傢有兒女(第十四*)
大人**都晓得麥玲厲害,普通人都 敢欺*她,大人**欺*她的傢人, 玲很恨他們,...
傢有兒女(第十三*)
縣裡有個會*,要一個大隊*導去開 ,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,保清 去就是四十天...
相关的主题文*:


反*釜*油电**炉 做*的

可是仔细地寻找第四片叶*的苜蓿草 以她来

香港回归祖国倒计时:最后十日走笔 三)

麻将脸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