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ml模版父亲 *一路走好
又一个夜幕来临。
窗外,街灯亮了,光裹在雾里,时隐 现。阵阵寒风从窗沿吹过,冷冰冰地 拂面。忙累一天的人们就要休憩了。
晓文从一年前开端,就有了一种简直 变的*惯:端杯白开水往电脑旁一放 而后坐下来。今晚一如如今,点开网 页,上QQ,随后随便地写些零碎的文* 。
*前夫的父亲去逝了 ,QQ上有同窗留言。晓文呆了,不愿相 信自己的眼睛,那*个*却清晰地定 屏幕上,晓文脑*一片空白,随后, 水象决*的海不住地流淌。晓文自己 都奇怪,竟然会这般伤心和悲痛 为一个如今与自己毫不相干的老人。 为不再相干,就可以随时光流逝而遗 ,不曾想,所有远去的记忆只不外是 临时埋入了心底,却*不上锁,一旦 风雨擦过,它就冒出来,清晰得刺眼 清晰得痛心。
那一年春节,晓文刚二十岁,纯粹、 良、众星捧月般的姑娘,却做了那个 自贫苦城市男*的妻。那个不*常的 新春佳节,丈夫的故乡下了少见的一 大雪。丈夫牵着晓文的手,漫*在白 如银的家乡,幸福如天上飘舞的雪花 ,在他们心头纷*扬扬。老父亲那年 *十岁了,还在辛勤地劳作。他看了看 前高大漂亮的儿*,看了看儿*身旁 如花一*的新儿媳,脸上笑开了花。
丈夫的母亲多年前就去世了,父亲既 爹又当妈,五姐弟经由多少苦难的日 *,终于一天天长大了。只是繁重的农 活,压弯了父亲的腰,父亲的头发也 如山村贫乏的土地一天天地愁白了。 深人静时,那双被风吹裂的大手,还 要在煤油灯下一针一线地缝合着** 的衣扣,小小的针尖常常刺*父亲的 指,点点的血迹象天上星星的眼泪印 在**们的衣襟上。姐姐们都*途退* 了,唯有晓文的丈夫读了*专,毕业 ,直接分到了一个市级机关。
丈夫说,那*当初看来不值一提的* 录取通知书,却在当时轰动了那个小 村,如一杯浓酒灌醉了父亲那颗沧桑 的心!于是,姐姐的彩礼变成了丈夫 书膏火,父亲曲折的背上,驮上了更 的担*,但父亲的心里有了更美好的 生机。是父亲的血汗,是姐姐们的就 ,点点滴滴地把晓文的丈夫滋润成长 这个出身贫穷山区的男*,才有了山 一*硬朗的体*,才有了*厚善良的 *。晓文激动着也感恩着!父亲见到 文说了一句话,让她历历在目: 好**,委屈*了,爸爸什么都没有 除了给*我的这个好儿* ,他还说: 他如果不好好待*,我不会饶他 !晓文听后,叫了声爸爸就*了。如 亲*的话*,多么深重的父爱啊!
春节时,父亲带晓文和丈夫去给婆婆 坟,父亲挺直着身板走在乡间山路上 脸上满是自豪。父亲站在晓文婆婆的 坟前自豪地说: 娃他娘,*现在放心了吧,*也有乖 妇了,*苦了大半辈*没我福分好啊 我要享儿*的福了 父亲说着,笑着,眼眶却红了又红。 时晓文就下了信心,尽快把家安定好 尽快接父亲去城里一起生活。回城的 那一天,黄冈油**器,天上依然飘着雪花,临别时,父亲 *论如何要把二百元钱放在晓文手里, 叮万嘱要他儿*带晓文去买件新衣, 说是家乡的风气,更是爸爸的心意。 亲送了一山又一山,直到看不见他们 身影,晓文握着那二百元钱,心里暖 暖的,冰雪*,*泪隐约了双眼。
婚后第二年,晓文怀*了。*贫血重 ,后猜忌有血液病症接受了很多检讨 晓文只好在医生的奉劝下拿掉了已经 三个多月的**。身材本不好的她, 心受到极大的创伤,许久都没有恢复 康,后来上*都没法保持了。父亲在 乡下据说后,一定要让晓文回去医治 老父亲走了*十里山路去车站接她, 去后,呈现在晓文眼前的是:收拾整 齐的家,铺好的新被,宰好的母鸡
父亲放下晓文的行李没有*气就出门 ,不一会就请来了一位老乡医,父亲 : 这是出了名的*医,对*这病更特长 。随后,拿上药单去十多里外的镇上 回了药,那么多的山路一定磨坏了父 的鞋。父亲不许晓文做任何事,除了 吃药就是喝鸡汤,那*养了半个多月 晓文的病很快就好了,脸上有了红晕 精神也好多了。父亲只管多了些许疲 乏,却有了会意的笑脸。晓文感到自 好幸福!为自己有一个好丈夫,更为 己有一个好父亲!
爸爸,再过一两年,*咱们分了房* 来接* ,告别时晓文*了,对父亲说着自己 心声。
又过一年了,晓文的家还是那间十平 的房屋,第二个**却又如期到来。 久,他们抱着儿*搬进了新家,晓文 需要*置必要的家当,于是,老是把 夫和自己*起来不到两百元的收入掂 又掂。希望最多两年就可以兑现自己 许下的宿愿。就这*,**有了,房* 有了,可家当何时能置办齐全?只是 活啊,怎么会按想象的轨道运行?飞 逝的时间啊,又经得起多少多的*待
两年后,溘然一场莫名其妙的变故, 文和丈夫挥泪分别,以至于多年后都 弄清到底是谁的错:误解?年青气盛 ?仍是其他?一辈*没有*案。丈夫 了,晓文什么都不要,只有了儿*。 走了,走的好彻底,十年没有接洽。 晓文居然不恨丈夫,是不是真的心* 灰?唯一愧疚的是没有实现曾经许下 诺言。可是父亲啊,这世间最纯洁的 恋情都会变,如何让自己的心安定? 何去实现对*的许诺?
晓文一直认为,前夫所有的一切都与 己毫不相关,而今忽闻老父亲的*讯 让她悲痛*边。过*天就是春节了, 天上又飘起了片片雪花,父亲急忙地 去,为的就是遇上和早逝的母亲吃上 顿久违的团聚*吗?
都说是一日为师毕生为父,那一日为 呢?至少在晓文的心里,一直视他如 啊!如果真有天国,天国真有铺满鲜 花的路,晓文只能在这遥远的地方为 父亲送行了:父亲,您一路走好!
【义务编辑:蝶恋花】

(散文编纂:江熏风)
囚犯的妻* 第十二* 钱啊,命相连
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,是阻拦了弟媳 们不再欺负我了,但是在经济上并没 我带来多少实...
斗狼记1
招生招生,*年了,*个暑假,整整 *个暑假,我都是在*办里*待着家长 着*生来报名...
家有儿女(第二十*)
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*结婚的幸福* 媳妇*花能干又勤快,手不离活,活 离手,*论谁...
家有儿女(第十九*)
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严峻,由于 病院医疗前提差,低温冷冻机,看不了看的病,医院要他转院,没.. .
家有儿女(第十四*)
大人**都知道麦玲厉害,一般人都 敢欺侮她,大人**欺负她的家人, 玲很恨他们,...
家有儿女(第十三*)
县里有个会议,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 ,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,保清 去就是四十天...
又一個夜幕降臨。
窗外,街燈亮*,光裹在霧裡,時隱 現。陣陣寒風從窗沿吹過,凉飕飕地 拂面。忙累一天的人們就要*息*。
曉文從一年前開始,就有*一種幾乎 變的習慣:端杯白開水往電腦旁一放 然後坐下來。今晚一如平常,點開網 *,上QQ,隨後隨意地寫些零星的文* 。
*前夫的父親去逝* ,QQ上有同*留言。曉文呆*,不願信 任本人的眼睛,那幾個*卻清晰地定 屏幕上,曉文**腦一片空缺,隨後, 水象決*的海不住地流淌。曉文自己 都奇异,居然會這般傷心和悲痛 為一個现在與自己毫不相幹的白叟。 為不再相幹,就可以隨時光流逝而遺 ,未曾想,所有*去的記憶隻不過是 暫時埋入*心底,卻*不上鎖,一旦 風雨*過,它就冒出來,清晰得刺眼 清楚得痛心。
那一年春節,曉文剛剛二十*,純潔 善良、眾星捧月般的姑娘,卻做*那 來自貧困鄉村男*的妻。那個不普通 的新春佳節,丈夫的傢鄉下*少見的 *大雪。丈夫牽著曉文的手,散*在 雪如銀的故鄉,幸福如天上飄舞的雪 花,在他們心**紛紛揚揚。老父親那 *十**,還在辛苦地勞作。他看* 眼前高大俊秀的兒*,看*看兒*身 旁如花一樣的新兒媳,臉上笑開*花
丈夫的母親多年前就逝世*,父親既 爹又當媽,五姐弟經過多少苦難的日 *,終於一每天長大*。隻是沉重的農 活,壓彎*父親的腰,父親的**發也 如山村貧*的土地一每天地愁白*。 深人靜時,那雙被風吹裂的大手,還 要在煤油燈下一針一線地縫合著** 的衣扣,小小的針尖经常刺*父親的 指,點點的血跡象天上星星的眼淚印 在**們的衣襟上。姐姐們都半途退* *,唯有曉文的丈夫讀**專,畢* ,直接分到*一個市級機關。
丈夫說,冷水机组选型,那張現在看來不值一提的*專錄取 诉書,卻在當時驚動*那個小山村, 一杯濃酒灌醉*父親那顆滄桑的心! 於是,姐姐的彩禮變成*丈夫的書* ,父親彎曲的背上,馱上*更重的擔 *,但父親的心裡有*更美妙的愿望。 是父親的心血,是姐姐們的犧牲,點 滴滴地把曉文的丈夫滋養成長,這個 生貧困山區的男*,才有*山一樣健 壯的體*,才有**诚仁慈的品德。 文感動著也感恩著!父親見到曉文說 *一句話,讓她記憶猶新: 好**,冤屈**,爸爸什麼都沒有 除*給*我的這個好兒* ,他還說: 他假如不好好待*,我不會饒他 !曉文聽後,叫*聲爸爸就**。多 親切的話語,多麼深重的父愛啊!
春節時,父親帶曉文跟丈夫去給婆婆 墳,父親挺直著身板走在鄉間山路上 臉上滿是骄傲。父親站在曉文婆婆的 墳前驕傲地說: 娃他娘,*現在释怀*吧,*也有乖 婦*,*苦*大半輩*沒我福氣好啊 我要享兒*的福* 父親說著,笑著,眼眶卻紅*又紅。 時曉文就下*決心,盡快把傢安宁好 盡快接父親去城裡一起生涯。回城的 那一天,天上仍然飄著雪花,臨別時 父親無論如何要把二百元錢放在曉文 裡,千叮萬囑要他兒*帶曉文去買件 新衣,說是傢鄉的風俗,更是爸爸的 意。父親送*一山又一山,直到看不 他們的身影,曉文握著那二百元錢, 心裡暖暖的,冰雪*,熱淚含混*雙 。
婚後第二年,曉文懷**。*貧血嚴 ,後懷疑有血液病癥接收*許多檢查 曉文隻好在醫生的勸告下拿掉*已經 三個多月的**。身體本不好的她, 心受到極大的創傷,許久都沒有恢復 康,後來上*都沒法*持*。父親在 鄉下聽說後,一定要讓曉文回去治療 老父親走*幾十裡山路去車站接她, 去後,出現在曉文面前的是:整理整 潔的傢,鋪好的新被,宰好的母雞
父親放下曉文的行李沒有*氣就出門 *,不一會就請來*一位老鄉醫,父親 : 這是出*名的*醫,對*這病更專長 。隨後,拿上藥單去十多裡外的鎮上 回*藥,那麼多的山路必定磨壞*父 的鞋。父親不許曉文做任何事,除* 吃藥就是喝雞湯,那樣養*半個多月 曉文的病很快就好*,臉上有*紅暈 精力也好多*。父親盡管多*些許疲 憊,卻有*會心的笑颜。曉文覺得自 好幸福!為自己有一個好丈夫,更為 己有一個好父親!
爸爸,再過一兩年,*我們分*屋* 來接* ,離別時曉文**,對父親說著自己 心聲。
又過一年*,曉文的傢還是那間十平 的屋宇,第二個**卻又如期到來。 *,他們抱著兒*搬進*新傢,曉文 须要置辦必要的傢當,於是,總是把 夫和自己*起來不到兩百元的收入掂 *又掂。盼望最多兩年就能够兌現自己 許下的心願。就這樣,**有*,房* 有*,可傢當何時能置辦齊全?隻是 活啊,怎麼會按设想的軌道運轉?飛 逝的時光啊,又經得起幾多的期待?
兩年後,突然一*莫名其妙的變故, 文和丈夫揮淚分離,甚至於多年後都 有弄清到底是誰的錯:誤會?年輕氣 盛?還是其余?一輩*沒有谜底。丈 走*,曉文什麼都不要,隻要*兒* 他走*,走的好徹底,十年沒有聯系 。曉文竟然不恨丈夫,是不是真的心 世如灰?独一愧疚的是沒有實現曾經 下的諾言。可是父親啊,這世間最純 粹的愛情都會變,如何讓自己的心安 ?如何去實現對*的承諾?
曉文一直以為,前夫所有的所有都與 己绝不相幹,而今忽聞老父親的*訊 讓她悲哀無邊。過幾天就是春節*, 天上又飄起*片片雪花,父親匆仓促 離去,為的就是趕上和早逝的母親吃 一*久違的團圓飯嗎?
都說是一日為師終身為父,那一日為 呢?至少在曉文的心裡,始终視他如 啊!如果然有天國,天國真有鋪滿鮮 花的路,曉文隻能在這遙*的处所為 父親送行*:父親,您一路走好!
【責任編輯:蝶戀花】

(散文編輯:江南風)
囚犯的妻* 第十二* 錢啊,命相連
雖然有*妹夫的撐腰,是禁**弟媳 們不再欺*我*,然而在經濟上並沒 我帶來多少實...
鬥狼記1
招生招生,*年*,*個暑假,整整 *個暑假,我都是在*辦裡*候著傢長 著*生來*名...
傢有兒女(第二十*)
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*結婚的幸福* *汉油温机,媳婦*花能幹又勤快,手不離活, 不離手,不论誰...
傢有兒女(第十九*)
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,*為 醫院醫療條件差,看不*看的病,醫 要他轉院,沒...
傢有兒女(第十四*)
大人**都晓得麥玲厲害,个别人都 敢欺*她,大人**欺*她的傢人, 玲很恨他們,...
傢有兒女(第十三*)
縣裡有個會*,要一個大隊*導去開 ,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,保清 去就是四十天...
相关的主题文*:


我把它拾起 *何必如*跟着我 他对女人怀

常德冷冻机 蝴蝶仙*第十**彩色梦常德冷冻机 —

电**导*油**器 *单的*感电

风尘仆仆,酒醒阑珊思何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