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ml模版大豆之乡的装卸工
装卸工,真不易,冬天衣着夏天衣, 顿吃着两天*,三年心疼两夜妻 。我是在这句真实 未审而通俗的顺口溜*去接触这*的 个特殊的群体。

清一色的军大衣,从嘴角和鼻*呼出 一团团白气,结成他们棉帽*和胡茬 *上的白霜,一个个宛如从童话*走出 来的圣诞老人。他们三五结伴的自行 队,形成了 大豆之乡 冬*里一道奇特的景致。火车站的装 线上,时刻有着他们操劳的身影。可 *要说他们累,他们肯定会滑稽地对* 说,每天溜散*达,一百七八,轻微 点汗,二百以上算,逍遥自在,给我 县长,我都不肯换。

直爽的性情外*毫*文化,他们说起 来显得特殊冒失,可要说吃起*与喝 酒来,他们却是个顶个的不暧昧,* 看那矮小羸弱的老*两杯散白下肚, 红肿起被寒风吹得象麻土豆似的脸, 身边比他大十多少岁的老李打趣道: 老犊*,昨晚回家*夜*没? 滚犊*,*他妈的啥夜*,白天累了 大天,晚上回到家,累得我老骨头架 *都散了,哪还有那闲心?比不得*们 小年青人,白天装火车,晚上回家还 清理 下水道 。 老李说着点起了一*烟,不知道是酒 作用还是劣质的香烟令他激烈地咳嗽 来,从额头和颈部突起的一**青* 使人看起来,那里恍如**动着上千 的毒蛇。缓了半天,老李才顺过起来 流着眼泪、涨红着脸: 这。。。。。。气管是一年没一年争 了 。老*接过话茬: 像我们还有好,三九天干起活来,还 亵服,呛风寒气的,再*上每天又是 又是烟的,可有什么法*,作为男人 ,我们也就这点癖好了,如果把这两* 都戒喽,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? 那事 也戒了?年事不大真没用!我象*这 年纪,隔三差五地还能和老娘们来一 。我说老*大兄弟,兄弟媳妇那么年 轻!能干? 老李忙趁机问道。 不干也没法,这种超越人体极限的劳 ,谁不累啊。*别看我百天又是秧* 是戏的,挺精神,晚上回家到家就和 *人没什么差别了。可有啥法*?像 们只能是在能干动的时候去拼命挣钱 到老了只能花钱去买命。 老*说着又**地轧了一大口。 我说,大兄弟,要不**大侄女大* 业后,我退休去给*拉帮套,哈哈, 老牛也再吃把嫩草! 老李趁着酒劲又在拣着老*的便宜。 *个老王八犊*,真瞎了*这岁数啦 不外我说,老哥,说切实的,我真爱 *,看*姑女多有出息,*她大*毕 业,*也就算熬出了头,算是赢了。 我就不行啦,**小,还得拼命不是 咱们这辈*算是完了,就指望**们 能有点出息,至少长大后别和我们一* ,卖膂力! 是哦,我有就那么点指望了,可话说 来,***出了门*,人家姑爷不* ,咱仍是没法!老*兄弟,不知*据 说没有,铁路好象要给我们这些合同 交养老保险了,不知道这回是不是真 老李说着忙查看老*的色彩。 别听他们扯淡了,这事都闹腾多少年 ,就没一回是真的。像我们这些不本 户口的盲流只能自己管自己!老板娘 结帐! 老*一边查点着桌上的啤酒瓶*,一 想内橱里喊道,而后回首对老李说; 三十二,老哥,今天兄弟请*!

老*大哥的帐来的就是快,呦,又少 两块 老板娘边收拾狼籍的酒桌,边不满足 说。 我这有零的! 老李掏出了两*一圆的票*扔在了桌 ,说是迟那是快,只见老*一边抓起 己的大衣一边喜笑颜开地从老板娘的 手里夺回了那两元钱,塞回老李的兜 里,然后推搡着走了出去。
【义务编辑:若雨】 赞
(散文编纂:江熏风)
囚犯的妻* 第十二* 钱啊,命相连
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,是阻拦了弟媳 们不再欺负我了,广西压铸模温机,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.. .
斗狼记1
招生招生,*年了,*个暑假,整整 *个暑假,我都是在*办里期待着家长 着*生来报名...
家有儿女(第二十*)
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*结婚的幸福* 媳妇*花能干又勤快,手不离活,活 离手,*论谁...
家有儿女(第十九*)
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,由于 病院医疗前提差,看不了看的病,医 要他转院,没...
家有儿女(第十四*)
大人**都知道麦玲厉害,普通人都 敢欺侮她,大人**欺负她的家人, 玲很恨他们,...
家有儿女(第十三*)
县里有个会议,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 ,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,保清 去就是四十天...
裝卸工,真不易,冬天穿著夏天衣, *吃著兩天飯,三年疼愛兩夜妻 。我是在這句實在而艰深的*口溜* 接觸這樣的一個特别的群體。

清一色的軍大衣,從嘴角和鼻*呼出 一團團白氣,結成他們棉帽*和胡茬 *上的白霜,一個個宛如從童話*走出 來的聖誕白叟。他們三五結伴的自行 隊,構成* 大豆之鄉 冬*裡一道獨特的風景。火車站的裝 線上,時刻有著他們勞累的身影。可 *要說他們累,他們确定會风趣地對* 說,天天溜溜達達,一百七八,略微 點汗,二百以上算,逍遙自由,給我 縣長,我都不肯換。

直率的性分外*毫無文明,他們說起 來顯得特別莽撞,可要說吃起飯與喝 酒來,他們卻是個*個的不含混,* 看那矮小肥壮的老張兩杯散白下肚, 紅腫起被寒風吹得象麻土豆似的臉, 身邊比他大十幾*的老李打趣道: 老犢*,合肥冷冻机,昨晚回傢*夜*沒? 滾犢*,*他媽的啥夜*,白天累* 大天,晚上回到傢,累得我老骨**架 *都散*,哪還有那閑心?比不得*們 小年輕人,白天裝火車,晚上回傢還 清算 下水道 。 老李說著點起*一*煙,不晓得是酒 作用還是劣質的香煙令他劇烈地咳嗽 來,從額**跟*部崛起的一**青* 使人看起來,那裡好像**動著上千 的毒蛇。緩*半天,老李才*過起來 流著眼淚、漲紅著臉: 這。。。。。。氣管是一年沒一年* * 。老張接過話茬: 像我們還有好,三九天幹起活來,還 內衣,嗆風冷氣的,再*上每天又是 又是煙的,可有什麼方法,作為男人 ,我們也就這點爱好*,假如把這兩 都戒嘍,那活著還有什麼意思? 那事 也戒*?年紀不大真沒用!我象*這 年紀,隔三差五地還能和老娘們來一 。我說老張大兄弟,兄弟媳婦那麼年 輕!能幹? 老李忙趁機問道。 不幹也沒法,這種超出人體極限的勞 ,誰不累啊。*別看我百天又是秧* 是戲的,挺精力,晚上回傢到傢就和 逝世人沒什麼區別*。可有啥法*? 我們隻能是在能幹動的時候去拼命掙 ,到老*隻能花錢去買命。 老張說著又**地軋*一大口。 我說,大兄弟,低温冷冻机,要不**大侄女大*畢*後,我退 去給*拉幫套,哈哈,我老牛也再吃 嫩草! 老李趁著酒勁又在揀著老張的廉价。 *個老混蛋犢*,真瞎**這*數啦 不過我說,老哥,說實在的,我真羨 *,看*姑女多有长进,*她大*畢 *,*也就算熬出***,算是贏*。 我就不行啦,**小,還得拼命不是 我們這輩*算是完*,就指望**們 能有點出息,至少長大後別和我們一 ,賣體力! 是哦,我有就那麼點指望*,可話說 來,***出*門*,人傢姑爺不* *,咱還是沒法!老張兄弟,不知*聽 說沒有,鐵路好象要給我們這些合同 交養老保險*,不知道這回是不是真 老李說著忙查看老張的顏色。 別聽他們扯淡*,這事都鬧騰多少年 *,就沒一回是真的。像我們這些沒有 地戶口的盲流隻能自己管自己!老板 娘結帳! 老張一邊查點著桌上的啤酒瓶*,一 想內櫥裡喊道,然後回**對老李說; 三十二,老哥,今天兄弟請*!

老張大哥的帳來的就是快,呦,又少 兩塊 老板娘邊整理狼籍的酒桌,邊不滿意 說。 我這有零的! 老李取出*兩張一圓的票*扔在*桌 ,說是遲那是快,隻見老張一邊抓起 人的大衣一邊嬉皮笑臉地從老板娘的 手裡奪回*那兩元錢,塞回老李的兜 裡,然後推搡著走*出去。
【責任編輯:若雨】 贊
(散文編輯:江南風)
囚犯的妻* 第十二* 錢啊,命相連
雖然有*妹夫的撐腰,是禁**弟媳 們不再欺*我*,然而在經濟上並沒 我帶來多少實...
鬥狼記1
招生招生,*年*,*個暑假,整整 *個暑假,我都是在*辦裡*候著傢長 著*生來*名...
傢有兒女(第二十*)
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*結婚的幸福* 江苏工业冷冻机,媳婦*花能幹又勤快,手不離活, 不離手,不论誰...
傢有兒女(第十九*)
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,*為 醫院醫療條件差,看不*看的病,醫 要他轉院,沒...
傢有兒女(第十四*)
大人**都知道麥玲厲害,个别人都 敢欺*她,大人**欺*她的傢人, 玲很恨他們,...
傢有兒女(第十三*)
縣裡有個會*,要一個大隊*導去開 ,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,保清 去就是四十天...
相关的主题文*:


螺杆冷冻机 期台州冷

风过菜花黄

低压**器 流风回雪,照紫依*式导*油**器

180度运水式模温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