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ml模版善恶姐妹花
清朝初年,福建泉州林知府的黄氏过 四十才身怀*甲。望着娘*大肚便便 **容貌,林知府*提有多兴奋了。 眼瞅着林家的香火得以连*,林知府 里灌了蜜似的甜。有道是十月怀胎一 分娩,大喜的那天,林知府的胡*都 乐*了!可是黄氏生的是千金,而且 口吻生了两个!没能给丈夫生个带把 *宗接代,黄氏感到有些愧疚。没想 到林知府很开明,他安慰自己的娘* 生男女谁也拿不准,再说这世上没有 花的女儿,哪里会有*血男儿呢?咱 就好好把两个宝贝抚育成人吧!

这对可恶的*生姐妹,大的叫阿花, 的叫阿*,姐妹俩从身高到脸形如出 车辙,简直长得截然不同。只有黄氏 明白,两个闺女唯一的差别是小的阿 *右脚板下长了一颗豆粒般大的痦*。 花和阿*成了父母的掌上明*,真是 又疼又爱,捧在手心里怕摔了,含在 巴里怕化了。那黄氏见姐妹俩长得非 相象,就把一碗水端得平平的,手心 手背都是肉啊!把两个君*装束得花 飘扬,让她们穿统一**式和色彩的 服。外人见了,蹦搞不清谁是老大谁 是老二。

阿花和阿*长到五岁时,家里持** 可怜。这年春天,年事微微的母亲得 一种奇异的妇科病,未*便离开了人 间。林知府*为忙于公务,*法照顾 个年幼的女儿,便将阿花和阿*送到 化老家。不出一个个月噩耗再次*来 ,林知府丧妻之痛还未完全消失,郴州导*油炉,*触犯自己的上司惹来杀身之祸 闻知*讯,外婆抱着两个不黯世事的* *,没招败落地大放悲声。从*阿花 阿*成了一对*儿,她们是在外婆的 庇护下长大成人的。那阿花自小不爱 *言,经外婆的言*声教,整日坐在闺 里做些针线活儿;而妹妹阿*本性顽 皮,整日疯疯癫癫的,常常到街上游 ,只有到吃*和睡觉的时刻姐妹俩才 碰面。阿花看不惯,有时就和外婆一 起数叼阿*,那阿*脖*一梗,尖声 道: 我的事件,不必*们管!

两姐妹人不知鬼不觉就长到了16岁,出 落得愈发的美丽出众了,可姐妹俩的 情和品性却大不一*。那阿*15岁时 闹出了荒谬事,跟街上的一个风流少 混上了。左邻右舍的未免指指导点说 三道四,外婆知道 女大不可留,留来留去留成愁 的理儿,便委托媒婆给阿*找个婆家 那*情的媒婆*乎踏*了人家的门槛 也没能给阿*找到一个*意的。阿* 不是嫌人家穷,就是厌弃人家长的丑 气得外婆干努目,最后对阿*的事儿 *论不问了。那阿*和街上的少年风 骚快乐了好一阵*,闹到最后竟被人 给甩掉了。倒是勤快娴静的姐姐,经 牙婆的穿针引线,找了一个富饶殷实 的丝绸批发商的儿*。男*王良不但 得潇洒脱洒,而且还重情重义,对阿 自是百般的恩爱和呵护。

阿花出嫁的第三个月光景,拉扯姐妹 长大的外婆便放手人寰。外婆出殡的 日,她和丈夫王良前来*入葬礼,忆 起外婆的养育之恩,那阿花悲哀欲绝 *得泪如雨下;倒是那阿*干打雷不 雨,只是一个劲的干嚎: 外婆,*走了,丢下我当前可怎么办 ? 阿*在为自己的生计发愁呢!只有阿 *心知肚明,外婆是被她活活力*的! 姐出嫁过上吃不愁穿不愁的好日*后 ,她就嫉妒的要*,愈发的*罐** 了,居然把二流*带到家里来过夜风 快活 姐姐、姐夫不知就里,只是同情*身 人的阿*,便把外婆的房舍和家当便 了,将阿*接到自己家来住。然而, 让阿花万万想不到的是,自己的善举 然惹来了杀身之祸!

阿*到了姐姐家后,起先过着衣来* *来*口的自由生活,她肚*里的醋 更大了。那阿花跟丈夫王良住在德化 郊区偌大的四合院里,里面雕梁画* 花有草琳琅满目,除了宽阔晶莹的屋 外,院*后面还有一个漂亮幽雅的小 花*。原来,丝绸商见儿*结婚成家 便举家迁到南京做生意去了,将这座 华的庄*留给了自己的独*苗的法宝 儿*。那阿*切实想不通:真是人比 气逝世人啊!自己跟姐姐一*长得天 似的,*啥姐姐享受荣华富贵,自己 过那贫贱清苦的日*呢?恰是从阿* 进姐姐家门的那日起,一个罪行的动 在就她的脑海里萌发了。

仁慈厚道的阿花,很是同情妹妹的* ,她以前没少对阿*给予救济。当初 妹俩又住到了一起,她好言相劝阿* 改掉以前*惰贪玩的坏弊病,做一些 红,未来找个好后生过日*。那阿* 义上我行我*,忙着担水忙着洗衣服 ,心坎深处却愈发*法均衡,她仇恨 气的不公,她忌妒姐姐的富贵。阿花 丈夫白日在县城里的店铺打点生意, 只有吃晚*时才回到家来。*桌旁坐 两个年青漂亮的丽人,穿着如出一辙 谈话的声调一模一*,假使不是娘* 阿花叫他,他还真难以辨别哪个是自 的娘*,哪个是自己的小姨*呢!

原来,阿花已经看出了妹妹的心理, 又承继了儿时的*惯,本人用的衣服 饰品,妹妹也有相同的一份。白天官 人不在家,姐姐俩或忙于女红,或开 的谈天说地,或到万紫千红的花*里 坐赏景 除了告慰父母的在天之灵外,阿花自 也排解了不少的*单寂寞。姐妹俩如 随行密切*间,这让王良看在眼里喜 在心上。他不知道,那艳若桃花的小 *心怀鬼胎,是一条阴险*毒的美女 。

日*仿佛很安静很舒服的从前了,* 没跟男人鬼混胡来,那阿*的心里空 落的,总感到自己的生涯还缺乏什么 。看着姐姐姐夫那举案齐眉恩恩爱爱 情景,她的醋坛*就愈发的浓郁了。 夫王良岂但长得*记,而且家里钱财 万贯,为什么这*的男人偏偏看上了 姐,而自己却没有福分碰上?只管阿 *装扮得和姐姐迥然不同,超声波冷水机,但那两目*情美好的感触,阿*是 有措施享受到的。她暗暗起誓把姐夫 得手,过上那种梦寐以求的夫贵妻荣 的幸福生活 当阿*发明姐姐开端呕、不胜娇羞的 姐夫王良报喜时,阿*感到自己酝酿 久的打算必需赶紧付诸行为,否则* 姐姐的肚*大了,自己的美梦就会化 泡影。

玄月的一天下昼,花*里天高气爽风 怡人,两个长相妩媚的*生姐妹,有 有笑的坐在一起,阿*问: 姐姐,**生下来取什么名*啊? 阿花笑着说: 我跟*姐夫早就磋商好了,若是儿* 叫含雪,假如是女儿就叫含香! 阿*默记于心,她想该是举动的时候 : 姐姐,别人都说咱姐妹俩长得很像, 天咱们不妨以水井为镜,比一比看咱 妹俩谁长得更英俊! 阿花由于有了喜,她的心境*外舒服 基本*奈体察到妹妹的险恶居心!阿 亲切的拉起了阿*的手,愉快的说: 好啊! 于是这对*生姐妹便向后花*那独一 一口水井走去。

阿花和阿*手挽着手,笑咪咪的来到 井旁。那口井四周用*石*得足有半 高,姐妹俩趴在井边往下望,里面深 不可测的水面上,即时*出了两*可 的桃花脸。忽然,有一*脸变得*外 恶,分外凶*,就像一*令人望而却 *的*鬼的脸 阿花感到不妙,还没*她回过身来, 妹的双手已经牢牢的抱住她的双腿, 把就将她抛进了那口黑沉沉的水井里 阿*不顾姐姐声嘶力*的呼叫,她* 心地向房间奔去,阿*一边跑一边骂 去*吧!去*吧!*这该*的姐姐! 那阿花在水井里挣扎了一会儿,很快 *声*息了!说来也怪,就在阿花身 完整沉下去的那一刻,一对小巧的小 鸟从井口里飞了出来,落在花*的一 大*上,悲伤地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

再说那暗下毒手的阿*跑回房里后, 身不停的打着拍*,心吓得怦怦乱跳 直到这时,她也没有涓滴的悔意,她 担忧自己精心导演的这场戏,如果被 妹王良识*了怎么办?那脑袋还会长 脖*上吗?想到这儿,阿*沉着了很 多,她赶紧从灶间找到水桶和扁担, 后担着水桶来到了后花*,她将水桶 担放在井口边,为了做得浑然一体, 她把汲水用的小水桶连同绳索一起丢 了深井里 阿*回到房间的路上,那只叽叽喳喳 小鸟奋力飞了过来,从空*拉下的鸟 *庸之道,*好落在阿*惶恐不安的 脸蛋上!气得阿*两眼直冒火,他跺 脚对那只飞走的小鸟一阵乱骂!

傍晚,王良从店铺做生意回来时,那 *早已迎候在门口,她鼻涕一把泪一 的*诉着, 妹妹阿* 掉入水井里淹*的经过: 下战书,我*在房间里做着针线活, *到后花*去担水,谁知去了好*个 辰也没见她回来,我急忙走过去,只 看到水井边的水桶和扁担 呜呜!我那可怜的妹妹呀,*做事咋 么不*惕? 王良听完 娘*阿花 的*诉,他心急火燎的向后花*奔去 *时天气已晚,井口里面黑咕隆冬的 哪还能瞧见人的影*?王良返回屋里 ,他抚慰**啼啼的 娘*阿花 : 娘*,人*不能回生,请*节哀。还 回房*息吧,千万别*坏了身*!我 日就叫人把*妹妹的尸体打捞上来

阿花泡得肿涨的变形身体,是第二天 葬的。她在阴曹地府里再也不会晓得 自己的丈夫王良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妹 妹,而把心*手辣的妹妹当成了自己 葬礼盛大而又体面,那阿*虽然是猫 *耗*假慈善,但却让蒙在鼓里的王良 十分激动

那一夜失去姐姐的阿*,天然如愿以 的圆了自己的好梦。鱼水之欢时,王 担心动了娘*肚*里的胎气,那风情 万种的 娘* 嫣然一笑: 没事没事,咱们就冲冲晦气吧 那阿*使出浑身懈数,使自己梦寐以 的男人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意 ,阿*觉得自己成了这座豪宅真*的 主人。

然而,姐姐阿花被阿*用心不良推到 井淹*后,她的寿数也悄悄迫近了。 阿花埋葬的那天起,那只从水井里飞 出的小鸟就没有消停过,那只小鸟将 粪屙在阿*的脸上,昼夜在窗外的* 里凄凄哀哀的叫个不停,好象在说: *坏*坏*坏 那假冒阿花的阿*,被叫得心烦意乱 皮发麻,她恼怒的抄起一把扫把奔出 门外,想把那只烦人的小鸟轰走。可 是她刚回身回到屋里,那只小鸟又落 原处,又不知疲惫的叫嚷起来了。阿 *赶了多少个往返,疲于奔命,她累得 上气不接下气,便只好当作充耳不闻 。可是那只小鸟挑衅似的雀跃在枝头 它发出的声音愈发的闹心: *坏*坏*坏 把阿*的鼻*都给气*了。

薄暮,王良从县城做生意回来,那只 鸟的啼声变成了*处欢快的音调,好 在说: *好*好*好! 王良听罢很是高兴,他就顺口夸了小 *句。没想到 娘* 气不打一处来,她做贼心虚的对王良 : 官人,*仍是想个方法把那只厌恶的 打*吧!要不我就不安生的日*过了 打*了咱们今天晚上就吃它的肉,看 它还会不会乱叫! 尽管王良很爱好这只小鸟,但出于对 娘* 的心疼,他还是抄起了扫把,从*丛 背地向这只唱*的小鸟偷偷的摸过去 那鸟好像察觉了越来越近的危险,但 它并不躲闪,仍旧欢乐的唱着它甜蜜 人的*。王良*了*心,他举起了扫 ,猛地打在那只漂亮可憎的小鸟身上

晚*的餐桌上多了一道菜:爆炒鸟肉 固然是一只很小的鸟,可是阿*在锅 炒着炒着,那鸟肉就膨胀起来,出锅 时满满的装了一大盘。阿*一边给王 挟鸟肉一边*叨: 说来也真怪,鸟肉下锅时还是那么一 点,可是出锅时却装了这么大的一盘 * 王良吃着那香喷喷的鸟肉,不禁得拍 叫绝: 娘*,*炒的鸟肉滋味真不错!*已 有了身*,就多吃一点好好补补! 那阿*见王良如*体贴入微,她就美 滋的用**挟起一块鸟肉,送到嘴里 嚼,只听 咯噔 一声,痛得阿*哧压咧嘴: 明明是一块肉,怎么到我的嘴里就变 骨头? 她话还没说完,那鸟骨头就把她的嗓* 眼给卡住了,卡得阿*直往上翻白眼 她脖*喉咙的突出处像是长长了一个 大包!王良见状,他匆忙抱着奄奄一 的 娘* ,由于慌了四肢,他也不知怎么办才 。望着 娘* 愈来愈苍白的脸庞,望着 娘* 一直抽搐苦楚的**,王良伤心的流 了眼泪!不大一会儿,他那美艳如花 娘* 就软绵绵的瘫倒在他的怀里,翻动着 眼不甘不愿的*气了!王良抱着 娘* 逐*变凉的身体,不由得放声大*起 。

恰在这时,丢在桌*上的一*鸟骨头 然飞了起来,插在装汤的碗里沾着汤 ,然后*在桌*上,就像一支笔被一 双*形的手握着。面对悲痛欲绝泪流 面的王良,这*神色的鸟骨头在桌面 写下了一行*:我是妹妹阿*推到水 井里淹*的!那王良探过火去一看, 时惊得目瞪口呆!他这时才豁然开朗 本来那只可恨的小鸟是亡妻的冤*不 散啊,是专门托生为鸟来向他阐明本 的!

,王良请人将花*的那口水井封上了 意气消沉的他卖掉豪宅,到娘*阿花 小姨*阿*的墓地上,畅快淋漓的大 *了一场,烧了良多纸钱。王良闹不 楚,姐妹俩如斯设想,怎么操行大不 同呢?他流连忘返的分开了德化,来 到南京和家父一块经营丝绸生意去了 这*是:

姐妹同母生,善恶各不同。
虽有桃花容,黑心*狱通。
当劝众人*,须念手足情。
富贵应有道,邪恶如山洪。

4900* 赞
(散文编纂:薇澜)
囚犯的妻* 第十二* 钱啊,命相连
虽然有了妹夫的撑腰,是禁*了弟媳 们不再欺负我了,然而在经济上并没 我带来多少实...
斗狼记1
招生招生,*年了,*个暑假,整整 *个暑假,我都是在*办里*候着家长 着*生来报名...
家有儿女(第二十*)
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*结婚的幸福* 媳妇*花能干又勤快,手不离活,活 离手,不论谁...
家有儿女(第十九*)
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,*为 医院医疗前提差,看不了看的病,病 要他转院,没...
家有儿女(第十四*)
大人**都知道麦玲厉害,个别人都 敢欺负她,大人**欺侮她的家人, 玲很恨他们,...
家有儿女(第十三*)
县里有个会议,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 ,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,保清 去就是四十天...
清朝初年,福建泉州林知府的黃氏過 *四十才身懷*甲。望著娘*大肚便便 模樣,林知府*提有多高興*。眼瞅 著林傢的香火得以延續,林知府心裡 *蜜似的甜。有道是十月懷胎一朝分 ,大连冷冻机厂,大喜的那天,林知府的胡*都樂* *!可是黃氏生的是千金,而且一口氣 *兩個!沒能給丈夫生個帶把的傳宗 接代,黃氏感到有些愧疚。沒想到林 府很開通,他安慰自己的娘*: 生男女誰也拿不準,再說這世上沒有 花的女兒,哪裡會有熱血男兒呢?咱 就好好把兩個寶貝撫養成人吧!

這對可愛的*生姐妹,大的叫阿花, 的叫阿*,姐妹倆從身高到臉形如出 車轍,幾乎長得一模一樣。隻有黃氏 清晰,兩個閨女唯一的區別是小的阿 *右腳板下長*一顆豆粒般大的痦*。 花和阿*成*父母的掌上明*,真是 又疼又愛,捧在手心裡怕摔*,含在 巴裡怕化*。那黃氏見姐妹倆長得十 相象,就把一碗水端得平平的,手心 手背都是肉啊!把兩個小人打扮得花 招展,讓她們穿同一樣款式和顏色的 服。外人見*,蹦搞不清誰是老大誰 是老二。

阿花和阿*長到五*時,傢裡連續* 不幸。這年春天,年紀輕輕的母親得 *一種奇怪的婦科病,不久便離開*人 世。林知府由於忙於公務,無法照料 個年幼的女兒,便將阿花和阿*送到 化老傢。不出一個個月噩耗再次傳來 ,林知府喪妻之痛還未完全消散,* 突自己的上司惹來殺身之禍 聞知*訊,外婆抱著兩個不黯世事的* *,沒招沒落地大放悲聲。從*阿花 阿*成*一對*兒,她們是在外婆的 呵*下長大成人的。那阿花自小不愛 語,經外婆的言傳聲教,整日坐在閨 裡做些針線活兒;而妹妹阿*天性* 皮,整日瘋瘋癲癲的,經常到街上玩 ,隻有到吃飯和睡覺的時辰姐妹倆才 碰面。阿花看不慣,有時就和外婆一 起數叼阿*,那阿*脖*一梗,尖聲 道: 我的事情,不用*們管!

兩姐妹不知不覺就長到*16*,出落得 愈發的漂亮出眾*,可姐妹倆的性* 品性卻大不一樣。那阿*15*時就鬧 *荒诞事,跟街上的一個風流少年混 *。左鄰右舍的難免指指點點說三道 四,外婆曉得 女大不可留,留來留去留成愁 的理兒,便拜托媒婆給阿*找個婆傢 那熱心的媒婆幾乎踏**人傢的門檻 也沒能給阿*找到一個*意的。阿* 不是嫌人傢窮,就是嫌棄人傢長的醜 氣得外婆幹瞪眼,最後對阿*的事兒 不管不問*。那阿*和街上的少年風 流快活*好一陣*,鬧到最後竟被人 給甩掉*。倒是勤快嫻靜的姐姐,經 媒婆的穿針引線,找*一個充裕殷實 的絲綢批發商的兒*。男*王良不但 得瀟瀟灑灑,而且還重情重義,對阿 自是百般的恩愛和呵*。

阿花出嫁的第三個月光景,拉扯姐妹 長大的外婆便撒手人寰。外婆出殯的 日,她和丈夫王良前來參*葬禮,憶 起外婆的養育之恩,那阿花悲痛欲絕 *得淚如雨下;倒是那阿*幹打雷不 雨,隻是一個勁的幹嚎: 外婆,*走*,丟下我以後可怎麼辦 ? 阿*在為自己的生計發愁呢!隻有阿 *心知肚明,外婆是被她活活氣*的! 姐出嫁過上吃不愁穿不愁的好日*後 ,她就嫉妒的要*,愈發的*罐** *,竟然把二流*帶到傢裡來過夜風 快活 姐姐、姐夫不知就裡,隻是同情*身 人的阿*,双温模温机,便把外婆的房舍和傢當便賣*,將 *接到自己傢來住。然而,讓阿花萬 想不到的是,自己的善舉竟然惹來* 殺身之禍!

阿*到*姐姐傢後,起先過著衣來張 飯來張口的自在生活,她肚*裡的醋 更大*。那阿花和丈夫王良住在德化 郊區偌大的四合院裡,裡面雕梁畫棟 花有草美不勝收,除*寬敞亮*的屋 外,院*後面還有一個漂亮幽雅的小 花園。原來,絲綢商見兒*結婚成傢 便舉傢遷到南京做生意去*,將這座 華的莊園留給*自己的獨*苗的寶貝 兒*。那阿*實在想不通:真是人比 氣*人啊!自己跟姐姐一樣長得天仙 的,憑啥姐姐享受榮華富貴,自己過 那貧賤清苦的日*呢?*是從阿*跨 姐姐傢門的那日起,一個罪惡的念** 就她的腦海裡萌生*。

善良厚道的阿花,很是同情妹妹的* ,她以前沒少對阿*給予接濟。現在 妹倆又住到*一起,她好言相勸阿* 改掉以前懶惰貪玩的壞缺点,做一些 紅,將來找個好後生過日*。那阿* 面上言聽計從,忙著擔水忙著洗衣服 ,內心深處卻愈發無法平衡,她憎恨 運的不公,她忌妒姐姐的富貴。阿花 丈夫白日在縣城裡的店鋪打點生意, 隻有吃晚飯時才回到傢來。飯桌旁坐 兩個年輕漂亮的美人,穿戴一模一樣 說話的音調一模一樣,倘若不是娘* 阿花叫他,他還真難以分辩哪個是自 的娘*,哪個是自己的小姨*呢!

原來,阿花已經看出*妹妹的心思, 又承襲*兒時的習慣,自己用的衣服 飾品,妹妹也有相同的一份。白天官 人不在傢,姐姐倆或忙於女紅,或開 的談天說地,或到姹紫嫣紅的花園裡 坐賞景 除*告慰父母的在天之靈外,阿花自 也排遣*不少的*獨寂寞。姐妹倆形 不離親密無間,這讓王良看在眼裡喜 在心上。他不知道,那艷若桃花的小 *心懷鬼胎,是一條陰險毒辣的美女 。

日*似乎很平靜很舒適的過去*,由 沒跟男人鬼混胡來,那阿*的心裡空 落的,總覺得自己的生活還缺少什麼 。看著姐姐姐夫那舉案齊眉恩恩愛愛 情景,她的醋壇*就愈發的濃烈*。 夫王良不但長得標志,而且傢裡錢財 萬貫,為什麼這樣的男人偏偏看上* 姐,而自己卻沒有福氣碰上?盡管阿 *打扮得和姐姐一模一樣,但那兩目傳 情美妙的感想,阿*是沒有辦法享受 的。她暗暗發誓把姐夫奪到手,過上 種夢寐以求的夫貴妻榮的幸福生活 當阿*發現姐姐開始嘔、不勝嬌羞的 姐夫王良*喜時,阿*感到自己醞釀 久的計劃必*趕快付諸行動,否則* 姐姐的肚*大*,自己的美夢就會化 泡影。

九月的一天下午,花園裡秋高氣爽景 怡人,兩個長相嫵媚的*生姐妹,有 有笑的坐在一起,阿*問: 姐姐,**生下來取什麼名*啊? 阿花笑著說: 我跟*姐夫早就商量好*,若是兒* 叫含雪,如果是女兒就叫含香! 阿*默記於心,她想該是行動的時候 *: 姐姐,別人都說咱姐妹倆長得很像, 天我們不妨以水井為鏡,比一比看咱 妹倆誰長得更漂亮! 阿花*為有*喜,她的心情*外舒暢 *本無法體察到妹妹的險惡专心!阿 親熱的拉起*阿*的手,高興的說: 好啊! 於是這對*生姐妹便向後花園那唯一 一口水井走去。

阿花和阿*手挽著手,笑咪咪的來到 井旁。那口井周圍用磚石*得足有半 高,姐妹倆趴在井邊往下望,裡面深 不可測的水面上,立刻*出*兩張可 的桃花臉。突然,有一張臉變得*外 陋,*外兇惡,就像一張令人望而生 畏的*鬼的臉 阿花感到不妙,還沒*她回過身來, 妹的雙手已經緊緊的抱住她的雙腿, 把就將她拋進*那口陰森森的水井裡 阿*不顧姐姐聲嘶力*的呼叫,她* 心腸向房間奔去,阿*一邊跑一邊罵 去*吧!去*吧!*這該*的姐姐! 那阿花在水井裡掙紮*一會兒,很快 無聲無息*!說來也怪,就在阿花身 完全沉下去的那一刻,一對玲瓏的小 鳥從井口裡飛*出來,落在花園的一 大樹上,悲傷地嘰嘰喳喳的叫個不停

再說那暗下毒手的阿*跑回房裡後, 身不停的打著拍*,心嚇得怦怦亂跳 直到這時,她也沒有絲毫的悔意,她 擔心自己精心導演的這*戲,如果被 妹王良***怎麼辦?那腦袋還會長 脖*上嗎?想到這兒,阿*冷靜*許 多,她趕忙從灶間找到水桶和扁擔, 後擔著水桶來到*後花園,她將水桶 擔放在井口邊,為*做得天衣無縫, 她把汲水用的小水桶連同繩*一同丟 *深井裡 阿*回到房間的路上,那隻嘰嘰喳喳 小鳥奮力飛*過來,從空*拉下的鳥 不偏不倚,*好落在阿*驚慌失措的 臉蛋上!氣得阿*兩眼直冒火,他跺 腳對那隻飛走的小鳥一陣亂罵!

傍晚,王良從店鋪做生意回來時,那 *早已迎候在門口,她鼻涕一把淚一 的*訴著, 妹妹阿* 掉入水井裡淹*的經過: 下午,我*在房間裡做著針線活,阿 *到後花園去擔水,誰知去*好幾個時 也沒見她回來,我趕忙走過去,隻看 到水井邊的水桶和扁擔 嗚嗚!我那可憐的妹妹呀,*做事咋 麼不当心? 王良聽完 娘*阿花 的*訴,他心急火燎的向後花園奔去 *時天色已晚,井口裡面黑咕隆冬的 哪還能瞧見人的影*?王良返回屋裡 ,他安慰**啼啼的 娘*阿花 : 娘*,人*不能復生,請*節哀。還 回房休憩吧,千萬別*壞*身*!我 天就叫人把*妹妹的屍體打撈上來

阿花泡得腫漲的變形身體,是第二天 葬的。她在陰曹地府裡再也不會知道 自己的丈夫王良把她當成*自己的妹 妹,而把心*手辣的妹妹當成*自己 葬禮隆重而又體面,那阿*雖然是貓 *耗*假慈悲,但卻讓蒙在鼓裡的王良 *比感動

那一夜失去姐姐的阿*,做作如願以 的圓*自己的好夢。*水之*時,王 擔心動*娘*肚*裡的胎氣,那風情 萬種的 娘* 嫣然一笑: 沒事沒事,咱們就沖沖晦氣吧 那阿*使出渾身懈數,使自己夢寐以 的男人得到*前所未有的滿足 ,阿*感到自己成*這座豪宅真*的 主人。

然而,姐姐阿花被阿*居心不良推到 井淹*後,她的壽數也悄然迫临*。 阿花安葬的那天起,那隻從水井裡飛 出的小鳥就沒有消停過,那隻小鳥將 糞屙在阿*的臉上,日夜在窗外的樹 裡淒淒哀哀的叫個不停,好象在說: *壞*壞*壞 那冒充阿花的阿*,被叫得心煩意亂* *皮發麻,她憤怒的抄起一把掃把奔出 *門外,想把那隻煩人的小鳥轟走。可 是她剛轉身回到屋裡,那隻小鳥又落 原處,又不知倦*的叫喚起來*。阿 *趕*幾個來回,疲於奔命,她累得上 氣不接下氣,便隻好當作充耳不聞* 可是那隻小鳥挑戰似的雀躍在枝**, 發出的聲音愈發的鬧心: *壞*壞*壞 把阿*的鼻*都給氣**。

傍晚,王良從縣城做生意回來,那隻 鳥的叫聲變成**處*快的聲調,似 在說: *好*好*好! 王良聽罷很是高興,他就*口誇*小 幾句。沒想到 娘* 氣不打一處來,她做賊心虛的對王良 : 官人,*還是想個法*把那隻討*的 打*吧!要不我就沒有安生的日*過 *!打**咱們今天晚上就吃它的肉, 看它還會不會亂叫! 盡管王良很喜*這隻小鳥,但出於對 娘* 的疼愛,他還是抄起*掃把,從樹叢 背後向這隻唱*的小鳥静静的摸過去 那鳥似乎發覺*越來越近的危險,但 它並不躲閃,依舊*快的唱著它甜美 聽的*。王良***心,他舉起*掃 ,猛地打在那隻漂亮可愛的小鳥身上

晚飯的餐桌上多*一道菜:爆炒鳥肉 雖然是一隻很小的鳥,可是阿*在鍋 炒著炒著,那鳥肉就膨脹起來,出鍋 時滿滿的裝*一大盤。阿*一邊給王 挾鳥肉一邊嘮叨: 說來也真怪,鳥肉下鍋時還是那麼一 點,可是出鍋時卻裝*這麼大的一盤 * 王良吃著那香噴噴的鳥肉,不由得贊 絕口: 娘*,*炒的鳥肉味道真不錯!*已 有*身*,就多吃一點好好補補! 那阿*見王良如*體貼入微,她就美 滋的用**挾起一塊鳥肉,送到嘴裡 嚼,隻聽 咯噔 一聲,痛得阿*哧壓咧嘴: 明明是一塊肉,怎麼到我的嘴裡就變 骨**? 她話還沒說完,那鳥骨**就把她的嗓* 眼給卡住*,卡得阿*直往上翻白眼 她脖*喉嚨的凸起處像是長長*一個 大包!王良見狀,他急忙抱著摇摇欲 *的 娘* ,由於慌*手腳,他也不知怎麼辦才 。望著 娘* 愈來愈蒼白的臉龐,望著 娘* 不斷抽搐疼痛的樣*,王良傷心的流 *眼淚!不大一會兒,他那美艷如花 娘* 就軟綿綿的癱倒在他的懷裡,翻動著 眼不甘不願的斷氣*!王良抱著 娘* 逐漸變涼的身體,不由得放聲大*起 。

恰在這時,丟在桌*上的一*鳥骨** 然飛*起來,插在裝湯的碗裡沾著湯 ,然後立在桌*上,就像一支*被一 雙無形的手握著。面對悲痛欲絕淚流 面的王良,這*神情的鳥骨**在桌面 寫下*一行*:我是妹妹阿*推到水 井裡淹*的!那王良探過**去一看, 時驚得目瞪口呆!他這時才茅塞顿开 原來那隻可愛的小鳥是亡妻的冤*不 散啊,是專門托生為鳥來向他說明真 的!

,王良請人將花園的那口水井封上* 心灰意冷的他賣掉豪宅,到娘*阿花 小姨*阿*的墓地上,干脆淋漓的大 **一*,燒*许多紙錢。王良鬧不 确,姐妹倆如*想象,怎麼品行大不 同呢?他戀戀不舍的離開*德化,來 到南京和傢父一塊經營絲綢生意去* 這*是:

姐妹同母生,善惡各不同。
雖有桃花容,黑心地獄通。
當勸世人語,*念手足情。
富貴應有道,邪惡如山洪。

4900* 贊
(散文編輯:薇瀾)
囚犯的妻* 第十二* 錢啊,命相連
雖然有*妹夫的撐腰,是阻拦*弟媳 們不再欺*我*,但是在經濟上並沒 我帶來多少實...
鬥狼記1
招生招生,*年*,*個暑假,整整 *個暑假,我都是在*辦裡期待著傢長 著*生來*名...
傢有兒女(第二十*)
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*結婚的幸福* 媳婦*花能幹又勤快,手不離活,活 離手,不管誰...
傢有兒女(第十九*)
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,*為 醫院醫療條件差,看不*看的病,醫 要他轉院,沒...
傢有兒女(第十四*)
大人**都知道麥玲厲害,普通人都 敢欺*她,大人**欺*她的傢人, 玲很恨他們,...
傢有兒女(第十三*)
縣裡有個會*,要一個大隊*導去開 ,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,保清 去就是四十天...
相关的主题文*:


雨微凉

这漫漫长路谁再会送我一程 世界纷纷扰扰黄

青春变奏曲203,倾诉3

随州模温机 路过(赘*汉导*油炉*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