牵手与*待 >>挚爱亲情>>散文随笔>>美文摘抄
我,从遥远的故乡走来,在都市的罅 里仰望家乡。许多年前,我走进了一 小城,将我生活了十*年的村*变成 了故乡;*后,我到了南方,又将那 村*连同小城一起变成故乡;如今, 走向南方的南方,故乡已不知在何方 。 实在,我知道有父亲的地方就是我的 乡。有炊烟的地方就有我的思念,所 在大*里我用四年的时间往返望父亲 。父亲在哪里,哪里就是我的故乡, 亲在哪里,哪里就有我放不下的思念 我的生命走走停停,走的时候总是在 亲的眼线里,停的时候,是想伸出我 手,找一个依*。人之终生,累的时 候想要依*,烦恼的时候想要依*, 痛的时候、悲伤的时候总想找个地方 *着,而离我心坎儿最近的、也最想* 的人大抵便是父亲了。然而,父亲不 ,我只能用回望的姿态,将他寻找, 到他就恍如找到了依*。于是,在每 一个清晨,我不愿睁开惺忪的双眼, 海*一直显现往昔的一幅幅画面。它 翻滚在我的记忆里,千萦万绕,终极 定*为*个简略的手势以及其他动作 不*言的动作。牵手和*候足以概括 “**,天晚了,我们回家吧!” “*看,月亮走,我也走……月亮都 下山了,该睡觉了!” 这是童年时父亲与我的牵手,我不知 那时的感到,只知道我的小手搅动着 情的月色,两腿直*,用力往后使劲 ,不想回家。那个时候,月光真的乐 带着我走。 童年的自己是父亲的小尾巴,我永远 他的后面牵牵绊绊。父亲走得很快, 跟不上时就半蹲着身*嚎啕大*,于 是父亲停下来,眯着眼睛*着我。见 ,我两手一抹眼泪,迈动脚*猛一阵 跑,超过父亲,自豪的笑声洒落在小 路上。 村*里只有两条小路,其*一条蜿蜒 小河旁。它环村而绕,最终*于我家 鱼塘。沿途所至,满是化工冷水机组父亲的足迹。队长一声长长的吆喝: 放水了!三天时光!”父亲便披着蓑 ,扛着铁锹赤脚走出家门,而我也忙 不*是地抱起自制的小网兜,颤** 走在泥泞的小路上。 “走喽!” 父亲的欢声奔跑在小河的流水*,撑 我快活的童年。 故乡真是一个多雨的节令,我和很多* *一*早晚奔跑在雨里。那时,究竟 家都不充裕,一把花伞已是奢侈。家 *都是老式的黄酱色的伞,撑开如同 *,能将全部人包裹其*,很合适农 。可惜,小**常撑不开,也拿不稳 ,于是奔跑在我的小*和**一年级 常见的情景。大家冒着大雨,把衣服 在头上,劈里啪啦地溅起一团团泥水 。有一天,我在奔跑时,看到村口有 把漂亮的花伞,里面悄悄地站着父亲 快到父亲眼前的时候,不知是他的手 伸了过来,仍是我将手伸了从前,总 雨伞做作而然地落在在了我的手*。 幕搬在了父亲的头上,我浑然不觉。 那条蜿蜒的小路潍坊导*油炉有一天突然延伸,我们被公共汽车载 了城里,去读高*。87里,据说这个 村*与小城最远的距离。而父亲是一 飞人,老是在一个不经意的*午呈现 在**门口,手扶自行车,黝黑的脸 上攒着带劲的笑,而后从口袋*掏出 把零钱,*起来相对*好一百元,这 是我的生活费。这*的日*带着父亲 粗放飞奔,留给我的只是一个飞身上 的动作和远逝的背影。 一个寒冷的冬天,风刮在脸上,我带 发抖走进考场,*入例行的月考。走 考场门口,同桌叫住了我,说*午父 亲一直在找我,但是我不在。我的心 咯噔了一下,祷告父亲赶紧回去,由 刚入冬时,回家必经的路上有一段桥 *了,车要绕行至很远的田间的一条 路,很危险,所以下昼5点当前绝对不 通车,回家必需趁早。而我知道固执 父亲,见不到我是不会回家的,就这 *我在忐忑*渡过了缓和的测验,匆急 忙忙地交了试卷,冲到*门口,果见 着棉衣的父亲,坐在*门口和门卫聊 *欢,眼睛却不放过任何一个从门口 经由的人。见到我,父亲的脸在寒风 突然像石榴花一*绽开,搓着双手, 了起来,昏暗的天色*在他的棉衣上 ,暖意悄悄地涌进了我的眼眶。 一路上,我和*个男生,公汽只送咱 到*桥边,望着湍急的河水,唯一可 探脚的就是河*的*块石头,其间的 距离不是太远,但在黑夜里看去黑沉 的,甚是恐惧。男生都毫不迟疑地跳 过去,而我却*惕翼翼地从河*上一 **往下滑,到了河边蹲在那里,不 抬脚,见状,父亲折了回来,向我伸 手,我们又回到了儿时。他牵着我的 手,一边探着石头,一边安慰着:“ 事……慢点,慢点……”河水在我的 下打着旋,流在记忆里。 那个夜晚,父亲突然成了指挥我们这 半大**的豪杰,他领着我们过河, 车,好不容易到了离家17里的镇上, 是夜里11点。多少个同窗就在那个镇 分手,只剩下了我和父亲以及另外一 个男生,如果走回去,寒冷不说,时 极其漫长的。情急之*,父亲冲进教 组的一个远方亲戚的家,使劲敲门, 把他们从睡梦*叫醒,借了两辆自行 。跌跌撞撞的路上,眼神儿不好的父 多次撞上大*和盖房用的沙丘。 岁月如沙漏之沙,滤去的是我们的青 年华以及身上的稚气,这些又被巧妙 *以成熟。我以成长的间隔阔别家乡 ,在南方的**里静候遥不可及的幻 ,以及在懊恼*忆起故乡的点点滴滴 父亲是一个频繁的*眼,迅速老化在 我的记忆里,却又痛在我的心里。他 慢地和岁月走着相反的*调,落在我 身后,成为一尊守候的雕像。大三那 年的春节,我和弟弟到离家30里的地方 走亲戚,归家途*,漫天飞雪,刹时 路上的行人都披上了一层厚厚的雪花 白色笼罩了那些泥泞的小路,我们压 低身*,奋力地骑着自行车,沿途的 拉机“嘟嘟嘟”地超出我们的身体。 还有4、5里地的路边,有一个撑着雨 的雪人,悄悄地矗立在风雪*,一动 不动,佝偻的身材打着颤抖。是父亲 我埋怨了半天,连说下雪不用雨伞的 是的,雪意充斥着诗情,父亲读不懂 ,他只懂儿女的暖和。 我想说:“走吧!”但意识到,父亲 会坐上我们的车*,他还不*惯,我 也不*惯。 恰巧七队队长的拖拉机走到那里,我 了拖拉机,父亲骑着自行车。坐在拖 机上,我看见父亲的影*在飞雪*急 遽稀释,成为一个点,一个斑点,渐 的,成为一个白点,再后来,什么都 不见。 再后来,当我单独提着行李迈着沉重 脚*扣响回家的旅程,村口的白杨* ,不再有父亲的身影。他匆匆忙忙地 从我们的视线里走开,也许成为一个 失归家路程的*童,兴许幻化为雪天 精灵,伴着我的脚*,和满身披挂的 雪花一起融化。我战战兢兢地收住脚* ,将扣门的手停在空*,寒风推开了 掩的大门。记忆再次回到眼前,恍如 隔世。 于是,我不再容易踏上回家的路,做 令人烦恼的事:安葬记忆。可是,当 *降临,人们如留鸟一般拼命的飞回 家乡。我也情不自禁的走向站台,随 路洋溢自己,看着站台上满是挥动的 手和送别的人群,心里唏嘘不*。曾 经,我的父亲也这*送过我,每年* 初八左右,清晨,他披着四五点的凉 ,在一片白茫茫的大地上,抱怨耀眼 的白雪使他分不清到底哪一条才是去 站的路。如今,一切不再。就连牵手 *候这些温馨的记忆也匆匆远去,我 回家的路上,是青青的麦田,偶然, 羊的老伯,会捎来微微的问候:“回 了!”似父亲,但不是父亲。我*数 次绕开儿时走过的小路,顺着麦田, 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,但是,在路的 *境,我常常回望,本来的小路,那条 父亲常常*我的路上,是不是刻下了 个属于岁月的故事。每一个归家的游 *,停在那棵白杨*下,在久候的父母 接过手*行李的那一刻,抖落一身的 乏。忽而,一个小*窜了出来,抱着 的双腿,一个故事就这*再次开展。 这一切是那么的熟悉又是那么的陌生
莫名苑美文网声明:
请所有作者宣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度 联网信息管理方法划定,我们谢绝任 色情小说、作品及舆论,一经发明, 即作*除!

莫名苑美文网申明: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 联网信息管理措施规定,我们拒绝任 色情小说、作品及言论,一经发现, 即作*除!
我,從遙*的故鄉走來,在都市的罅 裡仰望故鄉。許多年前,我走進*一 小城,將我生涯*十*年的村*變成 *故鄉;爾後,我到*南方,又將那 村*連同小城一起變成故鄉;如今, 走向南方的南方,故鄉已不知在何方 。 其實,我知道有父親的地方就是我的 鄉。有炊煙的地方就有我的怀念,所 在大*裡我用四年的時光來回望父親 。父親在哪裡,哪裡就是我的故鄉, 親在哪裡,哪裡就有我放不下的思念 我的性命逛逛停停,走的時候總是在 親的眼線裡,停的時候,是想伸出我 手,找一個依*。人之毕生,累的時 候想要依*,煩惱的時候想要依附, 楚的時候、悲傷的時候總想找個处所 *著,而離我心田兒最近的、也最想* 的人大抵便是父親*。然而,父親不 ,我隻能用回望的姿勢,將他尋找, 到他就好像找到*依*。於是,在每 一個凌晨,我不願睜開惺忪的雙眼, 海*不斷浮現往昔的一幅幅畫面。它 翻騰在我的記憶裡,千縈萬繞,最終 定*為幾個簡單的手勢以及其余動作 沒有言語的動作。牽手和*候足以概 。 “**,天晚*,我們回傢吧!” “*看,月亮走,我也走……月亮都 下山*,該睡覺*!” 這是童年時父親與我的牽手,我不晓 那時的感覺,隻知道我的小手攪動著 情的月色,兩腿竖立,使劲往後使勁 ,不想回傢。那個時候,月光真的願 帶著我走。 童年的自己是父親的小尾巴,我永* 他的後面牽牽絆絆。父親走得很快, 跟不上時就半蹲著身*嚎啕大*,於 是父親停下來,瞇著眼睛*著我。見 ,我兩手一抹眼淚,邁動腳*猛一陣 跑,超過父親,骄傲的笑聲灑落在小 路上。 村庄裡隻有兩條小路,其*一條蜿蜒 小河旁。它環村而繞,最終*於我傢 *塘。沿途所至,滿是父親的腳印。 隊長一聲長長的吆喝:“放水*!三 時間!”父親便披著蓑衣,扛著鐵鍬 腳走出傢門,而我也忙不*是地抱起 自制的小網兜,顫**地走在泥濘的 路上。 “走嘍!” 父親的*聲奔騰在小河的流水*,撐 我快樂的童年。 故鄉真是一個多雨的*節,我和許多* *一樣迟早奔跑在雨裡。那時,畢竟 傢都不富饶,一把花傘已是奢靡。傢 *都是老式的黃醬色的傘,撐開猶如* 壘,能將整個人包裹其*,很適合農 。惋惜,小*普通撐不開,也拿不穩 ,於是奔跑在我的小*跟**一年級 常見的情景。大傢冒著大雨,把衣服 在**上,劈裡啪啦地濺起一團團泥水 。有一天,我在奔驰時,看到村口有 把美麗的花傘,裡面靜靜地站著父親 快到父親眼前的時候,不知是他的手 伸*過來,還是我將手伸*過去,總 雨傘天然而然地落在在*我的手*。 幕搬在*父親的**上,我渾然不覺。 那條蜿蜒的小路有一天忽然延长,我 被公共汽車載到*城裡,去讀高*。8 7裡,據說這個是村*與小城最*的距 。而父親是一個飛人,總是在一個不 經意的*午出現在**門口,手扶自 車,漆黑的臉龐上攢著帶勁的笑,然 從口袋*取出一把零錢,*起來絕對 *好一百元,這是我的生活費。這樣 日*帶著父親的粗放飛馳,留給我的 是一個飛身上車的動作和*逝的背影 。 一個严寒的冬天,風刮在臉上,我帶 顫抖走進考*,參*例行的月考。走 考*門口,同桌叫住*我,說*午父 親始终在找我,但是我不在。我的心 咯噔*一下,祈禱父親趕快回去,* 剛入冬時,回傢必經的路上有一段橋 斷*,車要繞行至很*的田間的一條 路,很危險,所以下战书5點以後絕對 不通車,回傢必*趁早。而我知道執 的父親,見不到我是不會回傢的,就 樣我在忐忑*度過*緊張的考試,促 忙忙地交*試卷,沖到*門口,果見 著棉衣的父親,坐在*門口和門衛聊 **,眼睛卻不放過任何一個從門口 經過的人。見到我,父親的臉在寒風 突然像石榴花一樣綻放,搓著雙手, *起來,阴暗的天气*在他的棉衣上 ,暖意静静地湧進*我的眼眶。 一路上,我和幾個男生,公汽隻送我 到斷橋邊,望著湍急的河水,独一能 探腳的就是河*的幾塊石**,其間的 距離不是太*,但在黑夜裡看去陰森 的,甚是可怕。男生都绝不猶豫地跳 *過去,而我卻胆大妄为地從河*上一 **往下滑,到*河邊蹲在那裡,不 抬腳,見狀,父親折*回來,向我伸 手,我們又回到*兒時。他牽著我的 手,一邊探著石**,一邊抚慰著:“ 事……慢點,慢點……”河水在我电**器选型的腳下打著旋,流在記憶裡。 那個夜晚,父親突然成*指揮我們這 半大**的好汉,他*著我們過河, 車,好不轻易到*離傢17裡的鎮上, 是夜裡11點。幾個同*就在那個鎮上 别,隻剩下*我和父親以及另外一個 男生,假如走回去,寒冷不說,時間 其漫長的。情急之*,父親沖進教导 的一個*方親戚的傢,使勁敲門,把 他們從睡夢*叫醒,借*兩輛自行車 趔趔趄趄的路上,眼神兒不好的父親 次撞上大樹和蓋房用的沙丘。 *月如沙漏之沙,濾去的是我們的青 年華以及身上的稚氣,這些又被奇妙 *以成熟。我以成長的距離*離傢鄉 ,在南方的*園裡靜候遙不可及的夢 ,以及在煩惱*憶起傢鄉的點點滴滴 父親是一個*繁的*眼,敏捷老化在 我的記憶裡,卻又痛在我的心裡。他 漸地和*月走著相反的*調,落在我 身後,成為一尊守候的雕像。大三那 年的春節,我和弟弟到離傢30裡的地方 走親戚,*傢途*,漫天飛雪,剎時 路上的行人都披上*一層厚厚的雪花 白色覆蓋*那些泥濘的小路,我們壓 低身*,奮力地騎著自行車,沿途的 拉機“嘟嘟嘟”地越過我們的身體。 還有4、5裡地的路邊,有一個撐著雨 的雪人,靜靜地耸立在風雪*,一動 不動,佝僂的身體打著顫抖。是父親 我抱怨*半天,連說下雪不必雨傘的 是的,雪意充滿著詩情,父親讀不懂 ,他隻懂兒女的溫暖。 我想說:“走吧!”但意*到,父親 會坐上我們的車*,他還不習慣,我 也不習慣。 凑巧七隊隊長的拖沓機走到那裡,我 *拖拉機,父親騎著自行車。坐在拖 機上,我看見父親的影*在飛雪*急 遽濃縮,成為一個點,一個黑點,缓 的,成為一個白點,再後來,什麼都 不見。 再後來,當我獨自提著行李邁著繁重 腳*扣響回傢的旅程,村口的白楊樹 ,不再有父親的身影。他匆匆仓促忙 地從我們的視線裡走開,也許成為一 迷失*傢道路的*童,也許幻化為雪 的精靈,伴著我的腳*,和滿身披掛 的雪花一起熔化。我谨小慎微地收住 *,將扣門的手停在空*,寒風推開 *虛掩的大門。記憶再次回到面前,恍 如隔世。 於是,我不再輕易踏上回傢的路,做 令人懊惱的事:掩埋記憶。可是,當 *來臨,人們如候鳥个别拼命的飛回 傢鄉。我也不由自主的走向站臺,隨 緒彌漫本人,看著站臺上滿是揮舞的 手和送別的人群,心裡唏噓不*。曾 經,我的父親也這樣送過我,每年* 初八左右,清晨,他披著四五點的涼 ,在一片白茫茫的大地上,埋怨扎眼 的白雪使他分不清到底哪一條才是去 站的路。现在,所有不再。就連牽手 *候這些溫馨的記憶也漸漸*去,我 回傢的路上,是青青的麥田,偶爾, 羊的老伯,會捎來輕輕的問候:“回 *!”似父親,360KW油温机价*但不是父親。我無數次繞開兒時走過 小路,*著麥田,踩出一條屬於自己 路,然而,在路的盡**,我经常回望 ,原來的小路,那條父親常常*我的 上,是不是刻下*一個屬於*月的故 。每一個*傢的遊*,停在那棵白楊 樹下,在久候的父母接過手*行李的 一刻,抖落一身的疲憊。忽而,一個 *竄*出來,抱著他的雙腿,一個故 事就這樣再次展開。這一切是那麼的 *又是那麼的生疏!
莫名苑美文網聲明:
請所有作者發佈作品時務必遵照國傢 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 色情小說、作品及言論,一經發現, 即作刪除!

莫名苑美文網聲明:
請所有作者發佈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傢 聯網信息治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 色情小說、作品及言論,一經發現, 即作刪除!
相关的主题文*:


妻管炎攒钱十大妙招

如何评估曹睿?*明帝曹睿是个什么* 的人物?

血见证的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