拾荒梦━━永远的夏娃
拾荒的趣味,除了不劳而获这实际的 乐之外,更吸引人的是,它永远是一 未知,在下一分钟里,能拾到的是什 么好东西谁也不知道,它是一个不终* ,没有*案,也不会有终局的谜。
在我的小*时期里,我个人最拿手的 业就是作文和美术。当时,我们全科 师是一个教养十分当真而又严*的女 人。她很少给我们下课,自己也不回 公室去,连*午吃*的时间,她都舍 得分开咱们,我们一面静悄悄的吃便 利,一面还得洗耳*听老师*惯性的 人。
我是常常被指名出来骂的一个。一星 里也只有两*作文课是我太平的时间 兴许老师对我的作文切实是有些观赏 ,她常常忘了自己叫骂我时的种种可 的名称,一上作文课,就会说∶ 三毛,快快写,写完了站起来朗读。
有一天老师出了一个每*期都会出的 文*题,叫我们好好施展,并且说∶ 应当尽量写得有理想才好。
*到大家都写完了,下课时光还有多 老师坐在教室右边的桌上抬头改考卷 顺口就说∶ 三毛,站起来将*的作文念出来。
小小的我捧了簿*大声朗诵起来。
我的自愿━━我有一天长大了,希望 一个拾褴褛的人,*为这种职业,不 可以呼吸新鲜的空气,同时又可以大 街小巷的游走玩耍,一面工作一面游 ,自由快乐得犹如天上的飞鸟。更重 的是,人们常常人不知鬼不觉的将很 多还可以利用的好东西当作垃圾丢掉 拾*烂的人最愉快的时刻就是将这些 尘的好东西再度挖掘出来,这
念到这儿,老师顺手丢过来一只黑板 ,打到了坐在我旁边的同*,我一吓 也放下本*不再念了,呆呆的*著受 罚。
什么文*嘛!* 老师大吼一声。她喜怒*常的性情我 已*惯了,可是在作文课上对我这* 性*仍是不太常有的。
乱写!乱写!什么拾*烂的!未来要拾* ,当初书也不必念了,滚出去好了, 错误得起父母 。 老师又大拍桌*惊天动地的喊。
重写!别的同*可以下课。 她瞪了我一眼便出去了。
于是,我又写∶ 我有一天长大了,生机做一个夏天卖 棒,冬天卖烤红薯的街头小贩,*为 种职业不但可以呼吸新颖空气,又可 以大街小巷的游走玩耍,更重要的是 一面做生意,一面可以顺便看看,沿 的垃圾箱里,有没有被人抛弃的好货 色,这
第二次作文缴上去,老师划了个大红 ,当然又丢下来叫重写。成果我只好 乱写著∶ 我长大要做医生,挽救天下万民 。老师看了十分激动,批了个甲,并 说∶ 这才是一个有理想,不辜负父母盼望 意愿。
我那可恶的老师并不知道,当年她那 只打偏了的黑板擦和两次重写的处分 并没有改悼我心坎刚强的信念,这许 多年来,我固然没有真*以拾荒为职 ,可是我是拾著垃圾长大的,越拾越 门,这个*惯已经*深蒂固,什么处 罚也改不了我。当初胡说的什么救天 万民的志愿是还给老师保*了。
说起来,在我们那个时代的儿童,可 说是没有现成玩具的一群小*。*叶 折当哨*,*羊毫管化点肥皂满天吹 泡泡,五个小石*下棋,粉笔地上一 跳房*,粗竹*开个细缝成了扑满, 指头上画小人脸,手帕一围就开唱布 袋戏,**用橡皮*绑绑紧可以当手 那么多迷疯了小**的名*都是不花 的,说得更清晰些,都是走路放*时 手捡来的。
我制*的第一个玩具做作也是地上拾 的。那是一支弧形的*枝,像滚铁环 *一面跑一面跟著前面逃的人追,* 枝点到了谁谁就*,这个玩具明明不 是一枝*枝,可是我偏喜欢叫它 点人机 ,那时我三岁,就*定了日后拾荒的 本。
拾荒人的眼力相对不是一天就培螺杆式冷冻机品牌育得出来的,也不是如老师所说,拾 就不必念书,罗唆就可以滚出**的
我自小走路爱好东*西望,尤其做小* 生时,放*了,书包先请走得快的同 送回家交给母亲,我便一人田间小径 上慢吞吞的浪荡,这一路上,总有说 出的宝藏可以拾它起来玩。
有时是一颗弹*,有时是一个大别针 有时是一颗狗牙齿,也可能是一个极 亮的空香水瓶,又可能是一只小皮球 ,福气再好的时候,还可以捡到一角 。
放*的那条路,是最好的拾荒路,走 来也顶好不要*然一身,一个人玩玩 跳捡捡,成就总比一大批人在一起好 得多。
捡东西的*惯一旦慢慢养成,*本不 看著地下走路,眼角闲闲一飘,就知 些是可取的,那些是不必理会的,这 些*识,我在童年时已经深得其*三 了。
做少女的时代,我曾经发狂的爱上一 木头的东西,那时候,由于看了一些 书,眼光也有了上进,虽然书不是木 头做的,可是我的心灵*为啃了这些 ,发生了化*作用,所谓 *调 这个东西,也慢慢的可能分辩领会了
十三岁的时候,看见别人家锯*,锯 来的大*干丢在路边,我细看那枝大 枝,越看越投缘,顾不得街上的人怎 么想我,掮著它走了不知多少路回到 ,法宝也似确当艺术品放在自己的房 里,专心一意的宜昌导*油**器爱著它。
后来,发明家*阿巴桑坐在院*里的 块好木头上洗衣服,我将这块外形俏 的东西拾起来悄悄打量了一下,这真 是宝物蒙尘,它完全像回生岛上那些 立著的人脸石像,只是它更木头木脑 点。我将这块木头也换了过来,搬了 一块空心*给阿巴桑坐著,她*为我 去她的椅*还大大的生了一场气。
在我离家远走之前,我父母的家可以 *满了一切又一切我在外面拾回来的 东西。当时我的父母一再保障,就是 搬家,也不会丢掉我视为第二生命的* 铜烂铁。
有些有眼光的朋友看了我当时的画室 拍案叫绝,也有一些亲戚们来看了, 接了当的说∶ 哎呀,*的房间是假的嘛! 这一句话总使我有些气馁,对某些人 东西不照普通人的规则用,就被称做 的。
我虽然是抗战末期出身的 战斗儿童, ,可是在我父母的爱惜下,一向饥寒 火,*来不知物资的缺乏是什么滋味
家*四个**,只有我这个老二,怪 的有拾废料的缺点,父亲常常劝导我 要花费,要消费,社会经济能力繁华 ,不要一块碎布也像外婆似的藏个多 十年。这些道理我从小听到大,可是 一见了尚可利用的东西,又忍不住去 捡,捡回来洗洗刷刷,看它们在我的 底下复活,那真是太快活的游戏。
月光如水,唯独照不透*的白衣雪莲
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,我带着它来 寻*。 月光如水,独独照不透*的白衣雪莲 分不...
*单是淡淡的凄美
生活在这纷扰喧嚣的世界,有时真的 要有自己独处的空间。可以放飞自己 心灵,什么都...
善待人生,超越生命
让我们专心凝听天籁圣洁的*声,永 一个清滑净透的灵*,始终微笑着善 生命,享受生...
十指紧扣,陪*执手地老天荒
彤云垂暮,落日渐*,秋水潋滟,葳 已覆。红尘陌上,轻拢岁月流年的过 ,将一抹心间...
拾荒的趣味,除*不勞而獲這實際的* 喜之外,更吸惹人的是,它永*是一 未知,在下一分鐘裡,能拾到的是什 麼好東西誰也不晓得,它是一個沒有 *,沒有谜底,也不會有結局的謎。
在我的小*時代裡,我個人最拿手的 課就是作文跟美術。當時,我們全科 師是一個教*十分認真而又嚴厲的女 人。她很少給我們下課,自己也不回 公室去,連*午吃飯的時間,她都舍 得離開我們,我們一面靜偷偷的吃便 當,一面還得洗耳*聽老師習慣性的 人。
我是常常被指名出來罵的一個。一礼 裡也隻有兩*作文課是我太平的時間 也許老師對我的作文實在是有些欣賞 ,她常常忘*自己叫罵我時的種種可 *的名稱,一上作文課,就會說∶ 三毛,快快寫,寫完*站起來朗誦。
有一天老師出*一個每*期都會出的 文題目,叫我們好好發揮,並且說∶ 應該盡量寫得有幻想才好。
*到大傢都寫完*,下課時間還有多 老師坐在教室右邊的桌上低**改考卷 *口就說∶ 三毛,站起來將*的作文念出來。
小小的我捧*簿*大聲朗讀起來。
我的志願━━我有一天長大*,愿望 60p水冷式冷水机一個拾*爛的人,*為這種職*,不 可以呼吸新鮮的空氣,同時又可以大 小巷的遊走游玩,一面工作一面遊戲 ,自在快樂得犹如天上的飛鳥。更重 的是,人們常常不知不覺的將許多還 以利用的好東西當作垃圾丟掉,拾* 爛的人最高兴的時刻就是將這些蒙塵 好東西再度發掘出來,這
念到這兒,老師*手丟過來一隻黑板 ,打到*坐在我旁邊的同*,我一嚇 也放下本*不再念*,呆呆的*著受 罰。
什麼文*嘛!* 老師大吼一聲。她喜怒無常的性*我 已習慣*,可是在作文課上對我這樣 脾氣還是不太常有的。
亂寫!亂寫!什麼拾*爛的!將來要拾* ,現在書也不必念*,滾出去好*, 不對得起父母 。 老師又大拍桌*驚天動地的喊。
重寫!別的同*可以下課。 她瞪*我一眼便出去*。
於是,我又寫∶ 我有一天長大*,盼望做一個夏天賣 棒,冬天賣烤紅薯的街**小販,*為 種職*岂但可以呼吸新鮮空氣,又可 以大街冷巷的遊走玩耍,更主要的是 一面做生意,一面可以*便看看,沿 的垃圾箱裡,有沒有被人丟棄的好東 西,這
第二次作文繳上去,老師劃*個大紅 ,當然又丟下來叫重寫。結果我隻好 亂寫著∶ 我長大要做醫生,援救天下萬民 。老師看*非常感動,批*個甲,並 說∶ 這才是一個有理想,不辜*父母冀望 志願。
我那可愛的老師並不知道,當年她那 隻打偏*的黑板擦和兩次重寫的處罰 並沒有改悼我內心*強的信心,這許 多年來,我雖然沒有真*以拾荒為職 *,可是我是拾著垃圾長大的,越拾越 門,這個習慣已經积重难返,什麼處 罰也改不*我。當初胡說的什麼救命 下萬民的志願是還給老師保留*。
說起來,在我們那個時代的兒童,可 說是沒有現成玩具的一群小*。樹葉 折當哨*,*毛*管化點肥皂滿天吹 泡泡,五個小石*下棋,粉*地上一 跳屋*,粗竹*開個細縫成*撲滿, 指**上畫君*臉,手帕一圍就開唱佈 袋戲,**用橡皮*綁綁緊可以當手 那麼多迷瘋*小**的花樣都是不花 的,說得更明白些,都是走路放*時 *手撿來的。
我制作的第一個玩具天然也是地上拾 的。那是一支弧形的樹枝,像滾鐵環 樣一面跑一面跟著前面逃的人追,樹 枝點到*誰誰就逝世,這個玩具明明 過是一枝樹枝,可是我偏喜*叫它 點人機 ,那時我三*,就*定*日後拾荒的 礎。
拾荒人的眼光絕對不是一天就培養得 來的,也不是如老師所說,拾荒就不 念書,幹脆就可以滾出**的。
我自小走路喜*東張西望,尤其做小* 生時,放**,書包先請走得快的同 *送回傢15p水冷式冷水机交給母親,我便一人田間小徑上慢* *的遊蕩,這一路上,總有說不出的寶 能够拾它起來玩。
有時是一顆彈*,有時是一個大別針 有時是一顆狗牙齒,也可能是一個極 麗的空香水瓶,又可能是一隻小皮球 ,運氣再好的時候,還可以撿到一角 。
放*的那條路,是最好的拾荒路,走 來也*好不要成群結隊,一個人玩玩 跳撿撿,成績總比一大量人在一起好 得多。
撿東西的習慣一旦缓缓養成,基本不 看著地下走路,眼角閑閑一飄,就知 些是可取的,那些是不必*理的,這 些*問,我在童年時已經深得其*三 *。
做�女的時代,我曾經發狂的愛上一 木**的東西,那時候,*為看*一些 書,目光也有*長進,雖然書不是木 **做的,可是我的心靈*為啃*這些 ,產生*化*作用,所謂 *調 這個東西,也渐渐的能*辨别體會*
十三*的時候,看見別人傢鋸樹,鋸 來的大樹幹丟在路邊,我細看那枝大 枝,越看越投緣,顧不得街上的人怎 麼想我,掮著它走*不知多少路回到 ,寶貝也似的當藝術品放在本人的房 裡,二心一意的愛著它。
後來,發現傢*阿巴桑坐在院*裡的 塊好木**上洗衣服,我將這塊形狀美 的東西拾起來静静端详*一下,這真 是寶物蒙塵,它完整像復活島上那些 *著的人臉石像,隻是它更木**木腦 點。我將這塊木**也換*過來,搬* 一塊空心磚給阿巴桑坐著,她*為我 去她的椅*還大大的生*一*氣。
在我離傢*走之前,我父母的傢可以 *滿*一切又所有我在外面拾回來的 東西。當時我的父母一再保*,就是 搬傢,也不會丟掉我視為第二生命的* 銅爛鐵。
有些有眼力的友人看*我當時的畫室 贊不絕口,也有一些親戚們來看*, 接*當的說∶ 哎呀,*的房間是假的嘛! 這一句話總使我有些泄氣,對於某些 ,東西不照个别人的規矩用,就被稱 假的。
我雖然是抗戰末期诞生的 戰*兒童, ,可是在我父母的愛*下,一贯溫飽 甚,從來不知物質的缺少是什麼味道
傢*四個**,隻有我這個老二,怪 的有拾廢物的弊病,父親经常開導我 要消費,要耗费,社會經濟才干繁榮 ,不要一塊碎佈也像外婆似的藏個幾 年。這些情理我從小聽到大,可是, 見*尚可应用的東西,又忍不住去撿 ,撿回來洗洗刷刷,看它們在我的手 下復活,那真是太快樂的遊戲。
月光如水,唯獨照不透*的白衣雪蓮
黑夜給*我玄色的眼睛,我帶著它來 尋*。 月光如水,獨獨照不透*的白衣雪蓮 分不...
*獨是淡淡的淒美
生涯在這紛擾喧囂的世界,有時真的 要有自己獨處的空間。可以放飛自己 心靈,什麼都...
善待人生,超出性命
讓我們居心聆聽天籟聖潔的*聲,永 一個清滑凈透的靈*,始終微笑著善 生命,享受生...
十指緊扣,陪*執手地老天荒
彤雲垂暮,落日漸*,秋水瀲灩,葳 已覆。紅塵陌上,輕攏*月流年的過 ,將一抹心間...
相关的主题文*:


流光如梦

初吻 --恋情味道--散文随笔--美文摘抄

老天要她爱“德华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