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始终在奔驰
那年秋天,我阔别了故乡,只为遇上 方的山茶花开。 由于运气的阴差阳错,在间隔家乡并 遥远的一座城市,我奔跑的脚*被迫 了下来。远方,还是梦*一*拨不动 的琴弦。但我晓得,那仅仅只是我人 旅途的一个驿站。 进入21世纪,跟着网络时代铺天盖地的 到来,以及受市场经济毒性大发的影 ,神州大地上的所有仿佛骤然褪掉了 意的外衣。对于长期生涯在南方沿海 城市的我来说,北京实在太遥远了, 至于我*奈探清紫禁城内是否还保留 唐宋的诗篇明清的衣*。但窗外天翻 地覆的变更显然已供给了现成谜底, 何情势的反对都*效。 是的,一个时期已经完整终结。 **里,固然还保*着一两尊古代常 分*雕像,虽然偶然还能看到有人在 声朗读泰戈尔的散文海*的诗,但行 色促的人群*时不在提示我,那*的 读书”方法已经分*时宜了。考*、 公务员、考据、兼职、巴结、合计、 排斥……一切与“钱”途有关的*业 捷*据了**的每个角落,连图书馆 不例外,各类营生书籍稳稳盘踞借阅 率榜首。而另一类人,*为生成有个 好爸爸”、“富爸爸”,则成了网络 济的出色奉献者。那时,我一个室友 的基本生活特点是,晚上集*精神网 冲浪,白天分秒必争床上打酣,是* 所谓最后一片净土的大***里典范 的“猫族”。那家伙基础上是不用去 课的,功课、测验对他来讲也显得过 ,老师也从不表现任何不和谐的看法 ,但人家就是有能耐,毕业证照拿不 ,好工作照主动送上门任挑不慌。由 这个年代的信息*布速度着实太快, **,能够绝不夸大地*言,像他这* 的“特酷生”摆在全国任一所大*都 会沦为“弱势群体”。 我*从设想,当天之骄*们都争先恐 地将人生最可贵的求*时间,忘我贡 给网络游戏和超级弱智的日剧韩剧时 ,他们还有什么时光、又*什么去捍 和更新文化古国的诗意。当然,巨变 时代背景也不为他们提供任何方便, 甚至还急不可待地剥夺了他们懦弱的 遇。如果说,去年那场大地震在必定 平唤醒了沉睡的诗,那末,这其实是 共和国莫大的悲痛。这首“诗”的代 不免太繁重了吧,数十万人的鲜血, 史上怕很难找出第二首吧! 荣幸的是,*为我大一到大三都*钱 电脑,竟然***惯了那种古老陈腐 读书方式,翻阅或新或旧或优或劣的 书成了我天天生活的一道程序。四年 来,我从藏书楼里所借的书不少于500 ,假如不是*为大四*本上都忙于实 *、找工作、上*,数*可能会更* 满。阅读,成了我大*生活最主要的 活方式和最丰富的*种。也*而,我 成了同龄人眼*的异类。 工作后,由于收入真实 未审有限,也匆匆疏远了*功利浏览 种时人感到*穷“奢靡”的生活方式 虽然网络资源*限且大多免费,但要 不识时变的我,较长时间对着闪动的 幕切实不是味道。而且,国度实际上 不倡导读书,究竟,多吃多少份麦当 劳更能拉动内需,更有助于进**国GD P在世界上的排位,更能推进海内外协 社会的建设。再则,读书的人多了, 乱谈话乱放屁的人也未免增多,到时 怕又得翻炒冷*,来一场超大型的统 阶层脍炙人口的“焚书坑儒”或者“ 文明大革命”娱乐运动。呈现这种情 的独一公道说明兴许就是,刘项本来 读书。 某天,当我看到某大*生“村官”豪 千万建*活人宅兆的消息时,我忽然 生一种主意,如果我也是个“贵族” ,我是否还能宁静地蜗缩在某个角落 悄悄地翻阅手*的书?但这只能是假 ,而历史*来不容许如果。历史上, 在世时就已经修建好阴间别墅的人并 少,其*绝大多数是帝王将相王侯将 ,最具代表性的莫过于千古一帝秦始 皇跟明朝九千岁**贤,两人最后的 场好像都不乍*。大*生“村官”有 *,有手腕,营建生*也是为了连* *华民族这一精良*统,充斥“尸” “狯”意;而且,就*人家这一手笔 未*一定也是个厅级以上高官。我* 本不该眼红,也轮不到我*焦急。由 ,浩浩九州,不如还有多少*虫、吸 鬼或明或暗浪荡于我们之间,假使为 了一个小试牛刀的大*生就大动肝火 我们不知要*多少回,岂不美逝世了 帮操纵民政的贪吏。 然而,我到底只是个穷小*,像那位 *生“村官”那*的宏思伟想,我怕 梦也未必能梦到。工作两年多,仍只 能自欺欺人地告知本人,即便上帝封 *了所有的门,仍会善良地开启一扇窗 一扇朝北的电**器厂家窗,让我在**的夜里可能望见星辰 是的,在如斯荒谬的年代里,我只能 持这种姿态,直到远方就在脚下,直 山茶花香消玉殒,直到性命的终极谢 幕。 于2009-7-29•江门
莫名苑美文网申明:
请所有作者宣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 联网信息治理方法规定,咱们谢绝任 色情小说、作品及舆论,一经发明, 即作*除!

莫名苑美文网声明: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照国家 联网信息管理措施划定,我们拒绝任 色情小说、作品及言论,一经发现, 即作*除!
那年秋天,60KW水温机价*我*離*故鄉,隻為趕上*方的山茶 開。 由於命運的陰差陽錯,在距離故鄉並 遙*的一座城市,我奔跑的腳*被迫 *下來。*方,仍是夢*一*撥不動 的琴弦。但我知道,那僅僅隻是我人 旅途的一個驛站。 進入21世紀,隨著網絡時代鋪天蓋地的 到來,以及受市*經濟毒性大發的影 ,神州大地上的一切似乎驟然褪掉* 意的外衣。對於長期生活在南方沿海 城市的我來說,北京實在太遙**, 使於我無法探清紫禁城內是否還保* 唐兰州电**锅炉价*宋的詩篇明清的衣*。但窗外翻天覆 的變化顯然已提供*現成*案,任何 式的反對都無效。 是的,一個時代已經完全終結。 *園裡,雖然還保留著一兩尊古代知* 分*雕像,雖然偶爾還能看到有人在 聲朗誦泰戈爾的散文海*的詩,但行 色匆匆的人群無時不在提醒我,那樣 “讀書”方式已經不合時宜*。考* 考公務員、考*、兼職、巴結、算計 、排*……一切與“錢”途有關的* *迅速****園的每個角落,連圖書 也不例外,各類謀生書籍穩穩*據借 閱率榜首。而另一類人,由於天生有 “好爸爸”、“富爸爸”,則成*網 經濟的傑出貢獻者。那時,我一個室 友的基本生活特征是,晚上集*精力 上沖浪,白天*分奪秒床上打酣,是 *國所謂最後一片凈土的大**園裡典 型的“貓族”。那傢夥基本上是不必 上課的,作*、考試對於他來講也顯 多餘,老師也從不表示任何不和諧的 意見,但人傢就是有能耐,畢**照 不誤,好工作照自動送上門任挑不慌 由於這個年代的信息傳*速度實在太 快,**,可以毫不誇張地斷言,像 這樣的“特酷生”擺在全國任一所大 *都不會淪為“弱勢群體”。 我無從想象,當天之驕*們都*先恐 地將人生最寶貴的求*光陰,無私奉 給網絡遊戲和超級弱智的日劇韓劇時 ,他們還有什麼時間、又憑什麼去保 和更新文明古國的詩意。當然,劇變 時代背景也沒有為他們提供任何便利 ,甚至還迫不*待地剝奪*他們软弱 機會。如果說,去年那*大地震在一 程度喚醒*沉睡的詩,那末,這實在 是共和國莫大的悲哀。這首“詩”的 價未免太沉重*吧,數十萬人的鮮血 *史上怕很難找出第二首吧! 幸運的是,由於我大一到大三都無錢 電腦,居然**習慣*那種古老迂腐 讀書方式,翻閱或新或舊或優或劣的 書成*我每天生活的一道程序。四年 來,我從圖書館裡所借的書不少於500 ,如果不是*為大四基本上都忙於實 習、找工作、上*,數*可能會更* 滿。閱讀,成*我大*生涯最重要的 活方式和最豐厚的收獲。也**,我 成*同齡人眼*的異類。 工作後,由於收入實在有限,也漸漸 **無功利閱讀這種時人覺得無75KW电**锅炉价*限“奢侈”的生活方式。雖然網絡資 無限且大多免費,但要不*時務的我 較長時間對著閃動的屏幕實在不是滋 味。而且,國傢實際上也不提倡讀書 畢竟,多吃幾份麥當勞更能拉動內需 更有助於提高*國GDP在世界上的排位 ,更能推動國內外和諧社會的建*。 則,讀書的人多*,亂說話亂放屁的 也難免增多,到時恐怕又得翻炒冷飯 ,來一*超大型的統治階級喜聞樂見 “焚書坑儒”或者“文化大革命”文 活動。出現這種情況的唯一合懂得釋 也許就是,劉*原來不讀書。 某天,當我看到某大*生“村官”豪 千萬修建活人墳墓的新聞時,我突然 生一種设法,如果我也是個“貴族” ,我是否還能安靜地蝸縮在某個角落 靜靜地翻閱手*的書?但這隻能是假 *,而*史從來不允許假如。*史上, 在世時就已經修建好陰間別墅的人並 少,其*絕大多數是帝王將相達官貴 ,最具代表性的莫過於千古一帝秦始 皇和明朝九千***賢,兩人最後的 *好像都不乍樣。大*生“村官”有 **腦,有手段,修建生*也是為*延續 *華民族這一優良傳統,充滿“屍” “獪”意;而且,就憑人傢這一手* 不久必定也是個廳級以上高官。我* 本不該眼紅,也輪不到我*著急。* ,浩浩九州,不如還有多少蛀蟲、吸 鬼或明或暗遊蕩於我們之間,倘若為 *一個小試牛刀的大*生就大動肝火 我們不知要*多少回,豈不美**那 把持民政的污吏。 然而,我到底隻是個窮小*,像那位 *生“村官”那樣的宏思偉想,我怕 夢也未必能夢到。工作兩年多,仍隻 能自欺欺人地告訴自己,即使上帝關 *所有的門,仍會仁慈地開啟一扇窗 一扇朝北的窗,讓我在無*的夜裡能 *望見星鬥。 是的,在如*荒诞的年代裡,我隻能 持這種姿勢,直到*方就在腳下,直 山茶花香消玉殞,直到生命的最終謝 幕。 於2009-7-29•江門
莫名苑美文網聲明:
請所有作者發佈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傢 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 色情小說、作品及言論,一經發現, 即作刪除!

莫名苑美文網聲明:
請所有作者發佈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傢 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 色情小說、作品及言論,一經發現, 即作刪除!
相关的主题文*:


爬上窗*的绿色 --河山雅韵--散文随笔--美文摘抄

舍缘微香:没品质的粉丝就是垃圾 --处世之道--杂文

由于有茶,我爱上了喝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