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ml模版水色烟花录
楔*
这个江湖,清新的如同青绿的水色。 波轻柔的心间,总有一丝清风吹过, 血雨腥风*总给人暖和。
水色青烟,氤氲了一片迷蒙。*如这 江湖的云雾*绕,那梦幻般的美丽,水冷冷水机组,*如烟花盛开的灿烂。
江湖本不是个平静的地方,那些*在 如同灿烂的烟花,只是烟花过后的凉 谁又知道呢?这只是个水色烟花的世 界,优美的如同江湖自身。
或者*说,江湖本是个明争暗斗的地 ,作甚清风?何为水色?何为烟花?
且看那水色烟花录,烟波浩渺里一举 天下。
【*夜凝云】
暗夜,一颗流星划过。或许*说,流 的光芒太过*暂,总给人*穷伤感, 是有谁想过他划过期残暴的美丽?
竹影斑驳,不觉里又是深秋了。
月圆,花香,水涟。安谧的让人忘却 时间。
石桌,矮凳,花生。
花影竹溪绕过,月**天,好像恰是 月的好气象。
酒香*来,远远的菊花香味,是谁家 菊花酒?那浓浓的菊花香里为何有了 丝淡淡的香甜?
一只手伸了出来,那是一只雪白如玉 手。若隐若现的玉骨状似透明。从手 上看,苗条的手臂,干净的白衣。酒 杯到了衣领处,露出精细的下巴。还 看清,一杯饮尽,那夜光杯在月光下 着幽幽的光,*着那*漂亮的脸,不 知为何,竟有些哀愁。
他在想什么?可是在怀念远方的人? 是为何他的眸*里一片清明?
花儿不知,竹*不知,羽觞也不知。
白衣人叹了口吻,起身吹箫。箫声迷 ,居然连天空*的云彩也凝注了。
*可以不知道他是谁,但*一定要知 他的箫。空山凝云水不流,冰澈*夜 箫声。一箫动天下的能有谁呢?除了 冰凝山庄的萧*夜。
已近*夜,他放起紫箫。看了看月光 回身向竹林深处走去。
又一阵酒香*来,在这夜里分外的幽 。
【凌波仙*】
深秋,莲*。
岸边的柳*已经开端落叶,湖里的落 沉没着,顺着水流的方向飘去。
小湖的最左边是一个莲*,深秋*节 不显萧索。偶然*朵睡莲,惊愕于那 人的性命力。
墨绿的荷叶混乱的铺在湖面上,风吹 掀起一*萍碎。
恍如又是一阵风吹过,水面泛起*丝 漪,渺小的看不出模*。只是那荷叶 多了一个人,一个身穿白衣的女*的 背影。
衣袂飘飘风荷举,墨黑的长发伴着荷 浮动,清丽的犹如那朵睡莲。
又一阵风,白衣随风而起,美丽的在 上点了三下,人已经到了岸边。
长发,明眸,冰肌玉骨。
好精巧的人儿。
睡莲动了一下,笑意渐深,最后渐渐 合拢。
白衣女*微微一笑,这一笑,周边的 景黯然失色。冰肌玉骨,自是清凉* 。那如同白莲一*的皮肤,好像吹可 弹*。
她如莲花般优雅,如清风般妩媚。飘 的身影犹如飘舞的落叶,姿态优雅, 亮。
一个青*夹衫的丫头走了过来,怔怔 竟有些发愣。
好美的人儿,一举一投之间超常脱俗 好像是贬谪到世间的仙*。没错,她 是仙*。
凌波江上袜生尘,冰肌玉骨谪神仙。 雅的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凌波仙*。
【*心如兰】
兰花者,*人也。
远眺望去是一片淡紫色的浮云,紫雾 *的腾起,安静*雅的不自发静心。
人说,紫色的梦幻,是*说*的仙境 *看那似有似*的烟雾,*说那是上 的云,氤氲成了紫色的雨,飘散在空 *成了紫色的雾。
那一抹清澈的兰,像煞了冰。所以, 还有一个俏丽的名*叫冰兰小*。
一*淡紫走来,娉娉袅袅,脚*轻巧
安静如兰,*雅如荷,清丽如菊。她 谁?
那美丽的小**里,长满了*心兰。 丛间一个*衣女*在弹琴,淡紫色的 身闪着幽幽的光芒,浑朴的琴音如同 从遥远空间*来的。
安静,*为。琴音*雅的如同*衣女* 本身。
那幽美的琴音匆匆变急,十指翻飞间 兰花也随风跳起舞。一摇一摆,一停 顿间都说不出的优雅。
*窄的**内竟然如同全部世界。
一阵梵音*来,翻飞的心即时沉寂下 。*衣女*轻喃:一花一世界,一* 菩提。
霎时芳华,常乐我净。在指天指地的 寞里,只剩下一个最精美的转身。
*衣女*微笑的抱起那把古琴,向着 兰小*走去。
那是*说*的仙*吗?
不,她当然不是,她是*心阁的阁主 如兰。
*琴玉玑落清禅,一片冰心在如兰。
【追*神针】
这是一块迷失了大陆,在大海的最远 ,据说那是比三十三天外更远的地方 或者说,我们在大海的最边沿。
这是一个别*的江湖,水色三分。一 冰凝,一分凌波,一分如兰。
江湖三分天下,分辨是冰凝山庄,凌 楼,冰兰阁。这三家同一了整个江湖 一百多年来,倒也安静。
只是镇静的背地的风起云涌呢?那些 天为生计奔走在街市间的小民不知道 那些咿呀**的*童也不知道。
然而所有人都知道,这个天下要变了
冰城*央最大的茶楼里。江湖三大家 主人都在,氛围有些诡异,也有些压 。
诺大的茶楼里只有这三个人,有些空 荡荡的。
在江湖上被称为凌波仙*的凌波楼楼 率先说道: 这天下要变了,我们是否该做做*备
冰兰阁阁主如兰说: 我觉得这是一个阴谋,针对我们三家 诡计。
凌波仙*道: 而且,这个阴谋当面的主人是个很厉 的角色,或者比我们三个都厉害。
一直听着的冰凝山庄的萧*夜启齿道 这个人一定有一个具体的打算,而且 我想说,能搞出这么大风波的人确定 个人物。
如兰笑道: 我批准*夜的说法,只是谁知道真* 追*神针是什么**的?
凌波和*夜不*。
江湖上最近有好多大门派的掌门人被 杀,凶手杀人之后只留下四个大*, *神针。
谁也不知道追*神针是什么?只是在 们印象里它应该是一种暗器,一种能 *夺*的暗器。
【水色江湖】
那次谈判仿佛就这么过去了,三大掌 人最后结成同盟。这三家原来关系不 ,在这种时候天然会*掌难鸣。
只是,消息似乎有些震惊。
冰凝山庄门下十二**主有八个被暗 ,其*两个失踪。凌波楼三十*楼有 十四楼楼主不知所踪。冰兰阁的情形 也不妙,阁内*位丧尽天良的长老* *在*关修炼的处所。
其余各大帮派掌门人不是*端失落就 猝逝世家*。
一时间人心惶惶,江湖人士都凑集在 城。
说起这冰城,也有一段历史。*说这 冰凝山庄和冰兰阁结合建成的,建成 初是为了给本人的后辈留一条后路。
这座冰城四周有九九百十一处暗卡, 卡每十*一个,暗卡和明卡彼*配合 互相弥补,滴水不漏。当然这只是外 围。
至于冰城里面到底有多少暗卡,谁也 知道,甚至连萧*夜和如兰也不知道 可以说,冰城固若金汤。
江湖上各路英雄都积累到冰城,切磋 关于追*神针的神秘人士。一场*林 会已经火烧眉毛了。
江湖似乎并不是个平静的地方。一身 衣的萧*夜拿着箫走向郊外。冰城的 外很美,很美。萧*夜找了块石凳坐 了下来。
一个声音从远处*来,声音柔美的像 花。
*夜笑道: *心如兰不仅仅人若兰花,声音也那 动人。
从竹林里走出一个*衣女*,细眉细 ,白净的皮肤,优雅的气质。
如兰说: 我忽然想起一个人来。
*夜问道: 什么*的人?
如兰说: 一个女*,我想她或许能辅助我们。
*夜道: 什么*的女*?我们都不一摇头绪, 能赞助我们什么?
如兰笑了笑。
又一个女声插了进来说: 我想我也知道她是谁。
*夜站起来,看到一*白衣的凌波仙* 飘然而来。
如兰道: 好洒脱的轻功,好英俊的人儿。
凌波仙*笑道: 什么时候如兰也*会褒奖人了?
*夜笑道: 我还是不知道*们在说谁?
如兰和凌波仙*相视一笑。
如兰说: 这个人太难找了,没有*定的脚印, 龙见首不见尾的,只怕 。
凌波仙*说道: 是,这个人的行踪确实是飘忽不定, 是这个人有个弱点,我们可以依据这 弱点来找到她。
*夜问道: 什么弱点?
仙*道: 这个人爱好花,喜欢酒。我们到有花 酒的地方去找,她一定会在那。
如兰笑道: 是了,我想起一个地方,说不定她就 那。
凌波仙*撇了撇嘴道: 别卖关*,在哪?
如兰眼睛闪了闪说: 菊花谷。
说完,两人会意一笑。
【菊谷深深】
*值暮秋,菊花谷里一片花色。
三人站在谷外,望着一片菊花犯愁。 些菊花结结实实的把路挡住,从哪走 会踩到菊花。还没见到人影就把菊花 给踩坏,这太不尊敬主人了。
所以,这三个人*在犯愁。
一个小姑娘走了过来,提着小篮*, *里是各色各*的菊花。
小姑娘问道: *们三个人怎么不进去?
如兰笑道: 小妹妹,*知道进去的路吗?
小姑娘点点头道: 踩进去就行了。
*夜道: 不会把菊花踩坏了吗?
小姑娘笑道: 又不是*家的,踩就踩呗。 说完,便提着花篮蹦蹦跳跳的分开了
*夜道: 这个小女*,我认为不简略。
凌波仙*道: *夜别太杯弓蛇影了。
*夜苦笑着摇摇头,看向如兰。
如兰道: 我感到她说的有情理,我们可以踩着 去,或者我们用轻功飞从前。
凌波仙*道: 这,不好吧。
如兰道: 不,我觉得方才那个小女*是给我们 醒。
*夜怀疑道: 提示?
凌波仙*猛然回想,像是想起了什么 的说道: 她见到我们说的第一句话是*们三个 么不进去,而不是*们三个在这干什 。这阐明她知道我们的目*,知道我 们要进去,也就是说,她就是菊花谷 人。
如兰拍拍手掌说: 对了,我想,这个小女*就是提示我 走哪条路的。*还记得她当时指的是 个方向吗?
*夜道: 当然记得。 说完,便向菊花丛里迈出一*,奇异 是并没有踩到菊花,而是涌现了一条 路,弯弯曲曲的伸向远方。
三人一笑,向着远方走去。
小路的*境是一片菊花的花海。淡淡 菊花香**的披发出来,醉人心脾。
一阵酒香*来,浓烈醇厚。
*夜*上眼睛说道: 好熟*的滋味,我以前到过这吗?
如兰笑道: 或者,*家就在对面呢。
如兰说完,一阵笑声不知道从什么地 发出,尖锐逆耳,三人捂住耳朵,那 音却像是蛊毒普通直入心坎。
过了良久,声音结束。
三个人望了望四处却什么也没发明。
仙*道: 这个地方好古怪。
*夜点头道: 这个人的内力很强,竟然能穿*我们 人的内力防护,可见*人*功一定不 。
如兰也点拍板道: 我们就是来找她帮忙的。 说完,如兰便向着虚空说道: 前辈,叨扰,请现身一见。
一个声音*过来说: 我什么时候成了先辈了?
菊花丛*呈现一个小姑娘,*是刚才 去的那个。
三人呼吸一窒,*夜道: *家大人呢?
小女*说: 我家没有大人,就我一个,*们来找 ?
*夜摇摇头道: 看来咱们要找的人不在,我们仍是走 。
如兰和仙*也摇摇头道: 看来,我们要另想他法了,小妹妹再 。 说完,便转身离开。
如兰说: *说花神神龙见首不见尾,果然名不 *。
*夜和仙*点点头,盘算原路返回。
身后一个声音说道: *们找花神?
如兰回过身道: 妹妹知道?
小女*点点头道: 师父就叫我花神,实在我叫花醉。
如兰道: *师父呢?
小女*想了想道: 师父云游四海了,已经十年了。
仙*笑道: 那*多大?
小女*道: 我十岁那年师父走的,现在我已经二 岁了。
*夜道: *看着真小。
小女*哈哈一笑道: 这么说,*是来找我的?
如兰道: 我们来找花神,只是*太小了,不应 参*江湖的腥风血雨。
小女*道: 我小?*们*着。
剩下的三个人面面相觑。
【花神醉*】
不一会,一个青绿色衣衫的女*从花 间走出来。高挑的身体,长长地头发 气质清雅,清新。
三人看的目瞪口呆。
花醉说: 我始终用缩骨功,这次*们看到的是 小女*,下次有可能是个老太婆呢, 然我不能保障当初的我就是实在的我 。

花醉笑嘻嘻的看着萧*夜。
*夜道: 在下有什么不妥吗?
花醉笑道: 没什么不妥,只是我常常到*家偷酒 。
*夜笑而不*。
花醉笑道: *们来请我出去?
如兰道: 我们有*个问题求教。
花醉摆摆手让三人坐下道: 什么问题?
仙*道: 我们想问一下关于追*神针的一些事
花醉的神色一下*变得严肃起来。
如兰道: 有什么不妥吗?
花醉严肃的道: *们想知道些什么?
仙*道: 追*神针的由来。
花醉道: *说,在三十三天外,有一个地方叫 海。人*了之后,**会经鬼门关, 奈何桥,从新投胎做人。但还有这么 一种**,他们的怨气太大,鬼门关 受不了那些煞气。那些**就经由血 ,化成茫茫血海*的一枚针。这枚针 阅历千年的磨难,接收血海的精气, 月精髓,慢慢变幻成一枚蝴蝶状的神 。之所以称之为神针,是*为它有了 自己的意识。*说,神针经千年修炼 ,怨气越来越浓,但其灵性也越来越 。神针一处,追**踪。这枚神针又 称追*神针。也有人叫它蝴蝶泪。对 神针的*说太多,但见过神针的人却 之又少。*说究竟是*说,我只是知 道这么一点。
仙*看了如兰一眼,两人相视不*。
*夜皱着眉头道: *是说那枚神针自己有意识?
花醉道: 其实这么说也不精确,它能进入人的 海,把持人的意识。
*夜皱着眉头,很是不解。
如兰道: 有什么拯救方式吗?
花醉摇摇头。
仙*道: 恐怕要天下大乱了。
花醉皱着眉头问道: 为什么这么说?
*夜道: *为我们疑惑神针被有心人应用了, 时候恐怕天下大乱。
花醉皱着眉头道: 有这么严峻?
*夜苦笑道: 比设想的还严重。
花醉笑道: 我突然想起一个人来,这个人或许能 助我,假如单*我自己,恐怕事件会 的更蹩脚。我们同处一门,他的道行 比我高,我是花神,他是秋神,如果 他相助,再*上*们三个人,我们胜 的机会会大许多。
如兰道: 如斯,便多谢花神姑娘了。
花醉笑道: 只是我这从未见过面的师兄性*有些 怪,我不知道能不能请动。
*夜道: 敢问花神,秋神家居何处?
花醉笑道: 四海为家。
*夜苦笑。
如兰道: 今天叨扰了,就*别过,我们会努力 到秋神,到时候请花神不吝相助。
花醉点点头,向花丛*走去。
仙*笑道: *夜,当心*家的酒。
出了菊花谷,仙*问道: 就这么离开吗?
如兰笑而不*。
*夜说: 由于我已经告知花醉我家有好酒了。
如兰和仙*大笑。
【罂粟暗花】
半个月过去了,事情的发展越来越重 ,谁也不知道到底谁在把持者追*神 ,谁也不知道追*神针有*枚,也不 知道始作俑者的用意是什么。
江湖上人心惶惶,好多门派都已遣散 整个江湖都处于瘫痪状况。再这么下 ,江湖将踏上一条不归路。
萧*夜紧皱着眉头,底本俊秀的脸上 些憔悴。
冰凝山庄也有些冷僻,*为*主的失 或*亡使得山庄人心惶惶,有很多人 *离去。
萧*夜苦笑的看着那把紫箫,苦笑道 岂非冰凝山庄会毁在我手里吗?
一个清脆的声音道: *盼望这*?
*夜听到这个声音,振奋了一下道: 竹叶青没了。
那个声音显明很扫兴道: 好吧,那我也该走了。
萧*夜笑道: 但是收藏多年的女儿红不知怎么回事 装酒的坛*突然裂了。
一个青*衣衫的女*从竹林里走来, 着阵阵笑声。清雅的气质,清新的感 。
萧*夜说: 我知道*必定会来了。
花醉笑道: 我找了,有一点线索。
萧*夜道: 我们也找了,也有了一点线索。
花醉笑道: 一坛女儿红,一条线索。
萧*夜道: 成交。
花醉说: 我考察过*去的人,*者身上都有一 独特点,那就是肩上有一个青色的蝴 印记。那外形的确像是*说*的追* 神针。*者的表情都是宁静的,解释* 前没有什么胆怯,缓和,苦楚之类的 觉。所以,我揣测,这个蝴蝶印记可 能有什么怪僻。 花醉说到这突然不说了,眼睛望着萧* 夜。
萧*夜笑道: 一坛女儿红。
花醉道: 说一下*们的消息吧。
*夜道: 江湖上人心惶惶,能调查的人很少, 们都是派出了亲信,这半个月,我们 点调查了青楼,客*这些地方,没有 发现*所描写的师兄的**容貌,却 现了一个有趣的景象。我们发现一个 云峰观的地方,这个地方的出现和追 *神针的出现时间惊人的相似,所以 们怀疑这件事可能和这座道观有关联
花醉笑道: 我平白*端的丢了一坛*女儿红呢。
*夜笑道: *还有什么线索。
花醉道: 我在道观外面转了好*天,天天以不 的身份进去,没发现里面有什么不同 但是我发现一种植物,一种不是我们 这个大陆的动物。
萧*夜拧着眉头道: 植物?
花醉点点头道: *也知道我师父叫我花神,那是*为 对花别敏感,那种花的香味有些和我 这个七虫草类似,但那形状相对不是 七虫草。
萧*夜道: 我想到一个人。
花醉困惑道: 谁?
萧*夜笑道: 她来了。 话音刚落,一身白衣的凌波仙*便飘 而来。
凌波仙*道: 花醉说的那种花我也没听过,但家母 说过,在海的另一边还有一个大陆, 个大陆有很多八怪七喇的花草,其* 有不少有剧毒。
花醉道: 我还悄悄的摘了一点,不知道能不能 忙。
凌波仙*看着花醉从袖*里拿出的红 植*惊奇的说: 罂粟?
花醉皱着眉头道: *认识?
凌波仙*道: 不意识,但是听家母说过,很像*说 *的罂粟。
花醉转向*夜道: 拿烈酒来,越烈越好。
*夜嘱咐人去拿,花醉把植物托在手 说: 都离我远点,*们可没有我百毒不侵 体质。
花醉把植*放到烈酒里,用内力** 不一会一股清香从杯*里散发出来。
花醉道: 就是这种香味。我怀疑这香味有古怪
萧*夜道: 我突然有了一个假想,不知道准不* 。
凌波仙*道: 且说出来听一下。
萧*夜道: 我猜忌有人假借追*神针之名,杀人 成一个追*神针杀人的假象,*洲水冷式冷水机,实际上*者是*的毒,一种我们从 据说过的毒,所以我们检测不出来。
【秋神秋晴】
*夜刚说完,如兰便带着一个青色衣 的人过来。
凌波仙*道: 如兰*终于回来了,有什么眉目?
如兰笑道: 给*们先容一下,这位就是赫赫有名 秋神秋晴望。
花醉笑嘻嘻的说道: 本来*就是我从未谋面的师兄,久仰
秋晴望看了看花醉抱拳道: 师妹。
花醉撇撇嘴跑到*夜身后。
如兰道: 我也赞成*夜的说法,我怀疑都是那 云峰观搞的鬼。
凌波仙*道: 一个小道观能有这么大作为吗?这可 整个江湖啊。
一直未开口的秋晴望说道: 道观的主人本是个云游的羽士,不知 何来到我们这,虽然才***年的时 ,但是权势发展的很快。他借鉴了一 个云教,广收教徒。
*夜道: 这么有背景的人我怎么*来都不知道
秋晴望冷笑道: 那是*为*的山庄里有叛徒。
如兰道: 我的冰兰阁和仙*的凌波楼也不知道 看来,这水很深呢。
花醉道: 为什么我也不知道?
秋晴望笑道: 师妹除了睡觉饮酒还会做什么?
花醉一努目,斜睨了一眼所谓的师兄
*夜道: 事不宜迟,我们要明白他的下一*动 。
秋晴望说: 下月初一,他要在冰城广收徒弟。
*夜道: 什么?冰城?我怎么一点新闻也不晓 。
秋晴望道: *的下属对*很不衷心呢。
萧*夜看了秋晴望一眼,若有所思。
如兰道: 下月初一,不就是后天吗?
凌波仙*道: 我们应当制订一个规划,也许这是我 的独一机遇呢。
秋晴望点点头道: 楼主说的对,这个道士一直神龙见首 见尾,很难寻找。
花影斑驳,五个人坐在石凳上,固然 没有谈话,但都知道下一*该做什么
【*幕】
两天后,冰城果然人群动乱。萧*夜 凌波仙*,如兰,花醉,秋晴望隐匿 人群旁边。
冰城*心的大台*上,一个黑衣人顺 而*。
花醉小声道: 这个人怎么长的跟个钟馗似的?
如兰看了看花醉,示意花醉*嘴。
花醉悻悻的*上了嘴。
一阵漫长的杂谈之后,人群*一阵沸 。
*夜冷哼了一声道: 妖言惑众。
花醉道: 但他说的都是事实。
*夜看了花醉一眼,花醉终于*上了 。
人群安静下来的时候,凌波仙*一个 雅的转身便飞上台*。
*夜如兰*个人也飞上台*。
黑衣人哈哈大笑道: 下一*就是*们了,都来了,连花神 秋神都来了,来的*好。一举毁*清 了。
花醉笑道: 钟馗,*得瑟什么?
黑衣人道: 百毒不侵的花醉能够自保,但其别人 ?今天我会让*们全都葬身在*。
秋晴望道: *好像忘了我。
黑衣人性: 不,没忘,秋神可没有花神百毒不侵 在我的云峰十二散下,除了花醉没有 能逃脱。
花醉撇撇嘴道: 我一个人都能凑合*。
黑衣人道: *道行不够,修为太浅了,真是可怜 *这朵小桃花。
花醉的神色一下*就变了。
黑衣人转向秋晴望道: *的修为也不够,一颗才*千年的竹* 基本就不是我的对手。
花醉静静地移向秋晴望道: *说*的师兄,他知道我们的内情怎 办?
秋晴望看了花醉一眼道: 桃花什么时候怕了?
花醉道: 我怕我们打不外他。
秋晴望道: 我先出招,*来帮我,*夜和如兰他 都会帮我们,我们会成功的。
花醉严肃的点点头。
秋晴望说完,便飞向黑衣人,手*不 何时多了**竹藤,时隐时现的人影 速的在面前旋转。
*夜道: 秋神可以吗?
如兰道: 我信任他的才能。
花醉严*的看着*在斗法的两个人, 起双手,天空*出现一瓣又一瓣的桃 。桃花纷*落下,像一场花瓣雨。花 醉大喊一声道: 赶快服下我给*们的药丸,避开这桃 瘴气。
粉红色的桃花里,花醉的身影和秋晴 的身影若有若*,只是桃花瘴气越来 弱。
如兰说: 花醉已经顶不住了,秋晴望也是,我 帮一下他们吧。
三人相视一眼,*夜拿出一把紫箫, 遥的站在台*上,箫声源源一直的* 台**央。如兰盘膝坐下,不知何时 手*多了一把古琴。琴音发出,化成 刃飞向黑衣人。凌波仙*抽出长剑, *轻点,身过时,一阵香雾洋溢,随 之而来的是阵阵落叶,那弱弱的叶* 乎成了尖利的利器,一片一片的直逼 衣人。
有个他们三个人的参*,花醉和秋晴 显著轻松了良多。
慢慢的,黑衣人的周围发出淡淡的黑 ,黑气越来越浓,秋晴望的攻打力明 的削弱。
秋晴望大喊一声道: *夜,心经。
一群得道高僧出现了。他们端坐着, 成一朵圣洁的莲花形。一时间木鱼声 咒*声不绝于耳。
圣洁的光芒缓缓的逼走黑衣人的黑气 最后毫光越来越盛,黑衣人喷出一口 血,*夜,如兰和仙*也喷出一口鲜 血。
黑衣人眼睛迷茫的看着周围道: 我这是在哪?
秋晴望道: *很快就可以回家了。 说完,他用手绢拿起鲜血*的一枚蝴 型的针。
花醉道: 原来*说是真的。
秋晴望道: *说并不是*说,这枚神针已经有了 己的意识,他前世作*太深,或者怨 过大,今生不得循环,暂且把他送给 佛祖超度吧。
秋晴望把追*神针扔到莲花形上方, 烈的光辉发出,慢慢的变得柔和,最 ,神针落入一个老和尚手里。
*夜走向前道: 多谢巨*。
老和尚点点头带着众僧离开了。
花醉道: 已经结束了?这么简单?
*夜示意花醉看看周围的人,人们的 *都是一片迷茫。
*夜道: 他们都是被蛊惑了的。
花醉道: 那种花呢?
*夜道: 那种花真是一种毒药,服者神志不清 甚至疯癫致*。
花醉道: 我还是不懂。
如兰笑道: 有些事小**不懂的好。
花醉道: *上前世,我已经活了一千多年了。
剩下的多少人笑而不*。
这段江湖事终于停*了。江湖会重归 平静。
冰兰阁的小**里,花醉惬意的躺在 间。
如兰问道: *怎么不在*夜那逛了?
花醉道: 他的酒我都喝完了。
如兰笑道: 仙*那呢?
花醉道: 不*惕把荷花给拔了,我惧怕仙*找 ,就躲到*这来了。
花醉坐起来喝了一杯酒道: 师兄呢?
如兰望了望远方,眼*里有些晶莹道 他的身影就像一朵烟花,随风去,不 一丝痕迹。
花醉笑道: 烟花?他明明是竹*。*看,送给* 。
花醉把一串竹节递给如兰,上面写着 水色烟花。
如兰道: 他还记得那首曲*?
花醉道: 当然记得。这个江湖,清爽的如同青 的水色。碧波柔柔的心间,总有一丝 风吹过,在血雨腥风*总给人温暖。
如兰道: 水色烟花的江湖,回归平静了,只是 *还会回到以前吗?
花醉摇摇头,重新躺回花丛里。
这个世上,除了酒还有什么值得关怀 呢?还有仙*家的莲花,*夜家的菊 ,如兰家的兰花。还有 。
人不知鬼不觉间花醉已经睡了过去。
如兰望着远方,水色青烟,氤氲了一 迷蒙。*如这个江湖的云雾围绕,那 幻般的美丽,*如烟花盛开的灿烂。 烟花,多美。
这个江湖,秋晴,水色烟花录里永远 有*。
如兰问道: 花花打算干什么去?
花醉梦话道: 仗剑走江湖。
如兰道: *一个我怎么*?
花醉道: 好,还有*夜,还有仙*,师兄就算 ,终日不见人影。我们*个笑傲江湖 ,花醉的江湖,是个水色的江湖,* 们都是水色烟花录的一员。
如兰但笑不*。
一时光,万物安谧。江湖路远。
【尾】
这座大陆叫水色烟花,这个江湖也叫 色烟花。这里的人或事都在水色烟花 里,且看那烟波浩渺里一举动天下。 赞
(散文编纂:江熏风)
囚犯的妻* 第十二* 钱啊,命相连
虽然有了妹夫的撑腰,是禁*了弟媳 们不再欺侮我了,但是在经济上并没 我带来多少实...
斗狼记1
招生招生,*年了,*个暑假,整整 *个暑假,我都是在*办里*候着家长 着*生来报名...
家有儿女(第二十*)
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*结婚的幸福* 媳妇*花能干又勤快,手不离活,活 离手,不论谁...
家有儿女(第十九*)
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严峻,*为 病院医疗前提差,看不了看的病,医 要他转院,没...
家有儿女(第十四*)
大人**都知道麦玲厉害,个别人都 敢欺负她,大人**欺负她的家人, 玲很恨他们,...
家有儿女(第十三*)
县里有个会议,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 ,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,保清 去就是四十天...
楔*
這個江湖,清新的如同青*的水色。 波柔柔的心間,總有一絲清風吹過, 血雨腥風*總給人溫暖。
水色青煙,氤氳*一片迷蒙。*如這 江湖的雲霧繚繞,那夢幻般的美麗, *如煙花盛開的燦爛。
江湖本不是個平靜的地方,那些*在 如同燦爛的煙花,隻是煙花過後的涼 誰又知道呢?這隻是個水色煙花的世 界,優美的如同江湖本身。
或許*說,江湖本是個爾虞我詐的地 ,何為清風?何為水色?何為煙花?
且看那水色煙花錄,煙波浩渺裡一舉 天下。
【*夜凝雲】
暗夜,一顆流星劃過。或許*說,流 的光芒太過*暫,總給人無限傷感, 是有誰想過他劃過時燦爛的美麗?
竹影斑駁,不覺裡又是深秋*。
月圓,花香,水漣。靜謐的讓人忘記 *時間。
石桌,矮凳,花生。
花影竹溪繞過,月**天,似乎*是 月的好天氣。
酒香傳來,**的菊花香味,是誰傢 菊花酒?那濃濃的菊花香裡為何有* 絲淡淡的香甜?
一隻手伸*出來,那是一隻潔白如玉 手。若隱若現的玉骨狀似透明。從手 上看,修長的手臂,幹凈的白衣。酒 杯到*衣*處,露出精致的下巴。還 看清,一杯飲盡,那夜光杯在月光下 著幽幽的光,*著那張英俊的臉,不 知為何,竟有些哀愁。
他在想什麼?可是在思念*方的人? 是為何他的眸*裡一片清明?
花兒不知,竹*不知,酒杯也不知。
白衣人嘆*口氣,起身吹簫。簫聲迷 ,竟然連天空*的雲彩也凝註*。
*可以不知道他是誰,但*一定要知 他的簫。空山凝雲水不流,冰澈*夜 簫聲。一簫動天下的能有誰呢?除* 冰凝山莊的**夜。
已近*夜,他放起紫簫。看*看月光 轉身向竹林深處走去。
又一陣酒香傳來,在這夜裡*外的幽 。
【凌波仙*】
深秋,蓮*。
岸邊的柳樹已經開始落葉,湖裡的落 漂浮著,*著水流的方向飄去。
小湖的最左邊是一個蓮*,深秋時節 不顯*索。偶爾幾朵睡蓮,驚詫於那 人的生命力。
墨*的荷葉雜亂的鋪在湖面上,風吹 掀起一*萍碎。
似乎又是一陣風吹過,水面泛起幾絲 漪,細小的看不出模樣。隻是那荷葉 多*一個人,一個身穿白衣的女*的 背影。
衣袂飄飄風荷舉,墨黑的長發伴著荷 浮動,山东导*油**器,清麗的如同那朵睡蓮。
又一陣風,白衣隨風而起,漂亮的在 上點*三下,人已經到*岸邊。
長發,明眸,冰肌玉骨。
好精致的人兒。
睡蓮動*一下,笑意漸深,最後慢慢 合攏。
白衣女*微微一笑,這一笑,周邊的 景黯然失色。冰肌玉骨,自是清涼無 。那如同白蓮一樣的皮膚,似乎吹可 彈*。
她如蓮花般優雅,如清風般嫵媚。飄 的身影如同飄舞的落葉,姿勢優雅, 麗。
一個青*夾衫的丫**走*過來,怔怔 竟有些發呆。
好美的人兒,一舉一投之間超凡脫俗 俨然是貶謫到人間的仙*。沒錯,她 是仙*。
凌波江上襪生塵,冰肌玉骨謫仙人。 雅的如同不食人間煙火的凌波仙*。
【*心如*】
*花者,君*也。
**望去是一片淡紫色的浮雲,紫霧 時的騰起,安靜*雅的不自覺靜心。
人說,紫色的夢幻,是傳說*的仙境 *看那似有似無的煙霧,傳說那是上 的雲,氤氳成*紫色的雨,飄散在空 *成*紫色的霧。
那一抹清亮的*,像煞*冰。所以, 還有一個美麗的名*叫冰*小築。
一襲淡紫走來,娉娉裊裊,腳*輕盈
安靜如*,*雅如荷,清麗如菊。她 誰?
那美麗的小**裡,長滿**心*。 叢間一個*衣女*在彈琴,淡紫色的 身閃著幽幽的光芒,渾厚的琴音如同 從遙*空間傳來的。
清靜,無為。琴音*雅的如同*衣女* 本身。
那優美的琴音漸漸變急,十指翻飛間 *花也隨風跳起舞。一搖一擺,一停 *間都說不出的優雅。
狹小的**內竟然如同整個世界。
一陣梵音傳來,翻飛的心立刻沉靜下 。*衣女*輕喃:一花一世界,一樹 菩提。
剎那芳華,常樂我凈。在指天指地的 寞裡,隻剩下一個最優美的轉身。
*衣女*微笑的抱起那把古琴,向著 *小築走去。
那是傳說*的仙*嗎?
不,她當然不是,她是*心閣的閣主 如*。
*琴玉璣落清禪,一片冰心在如*。
【追*神針】
這是一塊迷失*大陸,在大海的最* ,據說那是比三十三天外更*的地方 或者說,我們在大海的最邊緣。
這是一個別樣的江湖,水色三分。一 冰凝,一分凌波,一分如*。
江湖三分天下,分別是冰凝山莊,凌 樓,冰*閣。這三傢統一*整個江湖 一百多年來,倒也平靜。
隻是平靜的背後的風起雲湧呢?那些 天為生計奔波在街市間的小民不知道 邵阳导*油**器,那些咿呀*語的*童也不知道。
但是所有人都知道,這個天下要變*
冰城*央最大的茶樓裡。江湖三大傢 主人都在,氣氛有些*異,也有些壓 。
諾大的茶樓裡隻有這三個人,有些空 蕩蕩的。
在江湖上被稱為凌波仙*的凌波樓樓 率先說道: 這天下要變*,我們是否該做做準備
冰*閣閣主如*說: 我覺得這是一個陰謀,針對我們三傢 陰謀。
凌波仙*道: 而且,這個陰謀背後的主人是個很厲 的角色,或者比我們三個都厲害。
一直聽著的冰凝山莊的**夜開口道 這個人一定有一個詳細的計劃,而且 我想說,能搞出這麼大風波的人肯定 個人物。
如*笑道: 我同意*夜的說法,隻是誰知道真* 追*神針是什麼樣*的?
凌波和*夜不語。
江湖上最近有好多大門派的掌門人被 殺,兇手殺人之後隻留下四個大*, *神針。
誰也不知道追*神針是什麼?隻是在 們印象裡它應該是一種暗器,一種能 *奪*的暗器。
【水色江湖】
那次會談似乎就這麼過去*,三大掌 人最後結成聯盟。這三傢本來關系不 ,在這種時候做作會眾志成城。
隻是,消息似乎有些震驚。
冰凝山莊門下十二**主有八個被暗 ,其*兩個失蹤。凌波樓三十*樓有 十四樓樓主不知所蹤。冰*閣的情況 也不妙,閣內*位德高望重的長老無 *在閉關修煉的地方。
其他各大幫派掌門人不是無故失蹤就 猝*傢*。
一時間人心惶惶,江湖人士都集合在 城。
說起這冰城,也有一段*史。傳說這 冰凝山莊和冰*閣聯合建成的,建成 初是為*給自己的後代留一條後路。
這座冰城周圍有九九百十一處暗卡, 卡每十*一個,暗卡和明卡相互配合 相互補充,滴水不漏。當然這隻是外 圍。
至於冰城裡面到底有多少暗卡,誰也 知道,甚至連**夜和如*也不知道 可以說,冰城固若金湯。
江湖上各路豪傑都積聚到冰城,商討 關於追*神針的神秘人士。一**林 會已經近在咫尺*。
江湖好像並不是個平靜的地方。一身 衣的**夜拿著簫走向郊外。冰城的 外很美,很美。**夜找*塊石凳坐 *下來。
一個聲音從*處傳來,聲音柔美的像 *花。
*夜笑道: *心如*不僅僅人若*花,聲音也那 動聽。
從竹林裡走出一個*衣女*,細眉細 ,白皙的皮膚,優雅的氣質。
如*說: 我突然想起一個人來。
*夜問道: 什麼樣的人?
如*說: 一個女*,我想她或許能幫助我們。
*夜道: 什麼樣的女*?我們都沒有一點**緒 她能幫助我們什麼?
如*笑*笑。
又一個女聲插*進來說: 我想我也知道她是誰。
*夜站起來,看到一襲白衣的凌波仙* 飄然而來。
如*道: 好瀟灑的輕功,好漂亮的人兒。
凌波仙*笑道: 什麼時候如*也*會誇獎人*?
*夜笑道: 我還是不知道*們在說誰?
如*和凌波仙*相視一笑。
如*說: 這個人太難找*,沒有確定的足跡, 龍見首不見尾的,隻怕 。
凌波仙*說道: 是,這個人的行蹤的確是飄忽不定, 是這個人有個弱點,我們可以*據這 弱點來找到她。
*夜問道: 什麼弱點?
仙*道: 這個人喜*花,喜*酒。我們到有花 酒的地方去找,她一定會在那。
如*笑道: 是*,我想起一個地方,說不定她就 那。
凌波仙*撇*撇嘴道: 別賣關*,在哪?
如*眼睛閃*閃說: 菊花谷。
說完,兩人會心一笑。
【菊谷深深】
*值深秋,菊花谷裡一片花色。
三人站在谷外,望著一片菊花犯愁。 些菊花嚴嚴實實的把路擋住,從哪走 會踩到菊花。還沒見到人影就把菊花 給踩壞,這太不尊重主人*。
所以,這三個人*在犯愁。
一個小姑娘走*過來,提著小籃*, *裡是各色各樣的菊花。
小姑娘問道: *們三個人怎麼不進去?
如*笑道: 小妹妹,*知道進去的路嗎?
小姑娘點點**道: 踩進去就行*。
*夜道: 不會把菊花踩壞*嗎?
小姑娘笑道: 又不是*傢的,踩就踩唄。 說完,便提著花籃蹦蹦跳跳的離開*
*夜道: 這個小女*,我覺得不簡單。
凌波仙*道: *夜別太风声鹤唳*。
*夜苦笑著搖搖**,看向如*。
如*道: 我覺得她說的有道理,我們可以踩著 去,或者我們用輕功飛過去。
凌波仙*道: 這,不好吧。
如*道: 不,我覺得剛才那個小女*是給我們 示。
*夜疑惑道: 提示?
凌波仙*猛然回顧,像是想起*什麼 的說道: 她見到我們說的第一句話是*們三個 麼不進去,而不是*們三個在這幹什 。這說明她知道我們的目的,知道我 們要進去,也就是說,她就是菊花谷 人。
如*拍拍手掌說: 對*,我想,這個小女*就是提醒我 走哪條路的。*還記得她當時指的是 個方向嗎?
*夜道: 當然記得。 說完,便向菊花叢裡邁出一*,奇怪 是並沒有踩到菊花,而是出現*一條 路,曲波折折的伸向*方。
三人一笑,向著*方走去。
小路的盡**是一片菊花的花海。淡淡 菊花香**的散發出來,醉人心脾。
一陣酒香傳來,濃鬱醇厚。
*夜閉上眼睛說道: 好熟悉的味道,我以前到過這嗎?
如*笑道: 或者,*傢就在對面呢。
如*說完,一陣笑聲不知道從什麼地 發出,尖銳难听,三人捂住耳朵,那 音卻像是*毒*常直入內心。
過*许久,聲音停滞。
三個人望*望周围卻什麼也沒發現。
仙*道: 這個地方好古怪。
*夜點**道: 這個人的內力很強,竟然能穿*我們 人的內力防*,可見*人*功必定不 。
如*也點點**道: 我們就是來找她幫忙的。 說完,如*便向著虛空說道: 前輩,叨擾,請現身一見。
一個聲音傳過來說: 我什麼時候成*前輩*?
菊花叢*出現一個小姑娘,*是剛才 去的那個。
三人呼吸一窒,*夜道: *傢大人呢?
小女*說: 我傢沒有大人,就我一個,*們來找 ?
*夜搖搖**道: 看來我們要找的人不在,我們還是走 。
如*和仙*也搖搖**道: 看來,我們要另想他法*,小妹妹再 。 說完,便轉身離開。
如*說: 傳說花神神龍見首不見尾,果然名不 傳。
*夜和仙*點點**,打算原路返回。
身後一個聲音說道: *們找花神?
如*回過身道: 妹妹知道?
小女*點點**道: 師父就叫我花神,其實我叫花醉。
如*道: *師父呢?
小女*想*想道: 師父雲遊四海*,已經十年*。
仙*笑道: 那*多大?
小女*道: 我十*那年師父走的,現在我已經二 **。
*夜道: *看著真小。
小女*哈哈一笑道: 這麼說,*是來找我的?
如*道: 我們來找花神,隻是*太小*,不應 參與江湖的腥風血雨。
小女*道: 我小?*們*著。
剩下的三個人面面相覷。
【花神醉語】
不一會,一個青*色衣衫的女*從花 間走出來。高挑的身材,長長地**發 氣質清雅,清新。
三人看的目瞪口呆。
花醉說: 我一直用縮骨功,這次*們看到的是 小女*,下次有可能是個老太婆呢, 然我不能保*現在的我就是真實的我 。

花醉笑嘻嘻的看著**夜。
*夜道: 在下有什麼不妥嗎?
花醉笑道: 沒什麼不妥,隻是我經常到*傢偷酒 。
*夜笑而不語。
花醉笑道: *們來請我出去?
如*道: 我們有幾個問題請教。
花醉擺擺手讓三人坐下道: 什麼問題?
仙*道: 我們想問一下關於追*神針的一些事
花醉的神情一下*變得嚴肅起來。
如*道: 有什麼不妥嗎?
花醉嚴肅的道: *們想知道些什麼?
仙*道: 追*神針的由來。
花醉道: 傳說,在三十三天外,有一個地方叫 海。人**之後,**會經鬼門關, 奈何橋,重新投胎做人。但還有這麼 一種**,他們的怨氣太大,鬼門關 受不*那些煞氣。那些**就經過血 ,化成茫茫血海*的一枚針。這枚針 經*千年的磨練,吸收血海的精氣, 月精華,慢慢變幻成一枚蝴蝶狀的神 。之所以稱之為神針,是*為它有* 自己的意*。傳說,神針經千年修煉 ,怨氣越來越濃,但其靈性也越來越 。神針一處,追*無蹤。這枚神針又 稱追*神針。也有人叫它蝴蝶淚。關 神針的傳說太多,但見過神針的人卻 之又少。傳說畢竟是傳說,我隻是知 道這麼一點。
仙*看*如*一眼,兩人相視不語。
*夜皺著眉**道: *是說那枚神針自己有意*?
花醉道: 其實這麼說也不準確,它能進入人的 海,节制人的意*。
*夜皺著眉**,很是不解。
如*道: 有什麼解救办法嗎?
花醉搖搖**。
仙*道: 恐怕要天下大亂*。
花醉皺著眉**問道: 為什麼這麼說?
*夜道: *為我們懷疑神針被有心人利用*, 時候恐怕天下大亂。
花醉皺著眉**道: 有這麼嚴重?
*夜苦笑道: 比想象的還嚴重。
花醉笑道: 我突然想起一個人來,這個人或許能 助我,如果單*我自己,恐怕事情會 的更糟糕。我們同處一門,他的道行 比我高,我是花神,他是秋神,如果 他相助,再*上*們三個人,我們成 的機會會大很多。
如*道: 如*,便多謝花神姑娘*。
花醉笑道: 隻是我這從未見過面的師兄脾氣有些 怪,我不知道能不能請動。
*夜道: 敢問花神,秋神傢居何處?
花醉笑道: 四海為傢。
*夜苦笑。
如*道: 今天叨擾*,就*別過,我們會盡力 到秋神,到時候請花神不吝相助。
花醉點點**,向花叢*走去。
仙*笑道: *夜,小心*傢的酒。
出*菊花谷,仙*問道: 就這麼離開嗎?
如*笑而不語。
*夜說: *為我已經告訴花醉我傢有好酒*。
如*和仙*大笑。
【罌粟暗花】
半個月過去*,事情的發展越來越嚴 ,誰也不知道到底誰在操縱者追*神 ,誰也不知道追*神針有幾枚,也不 知道始作俑者的意圖是什麼。
江湖上人心惶惶,好多門派都已解散 整個江湖都處於癱瘓狀態。再這麼下 ,江湖將踏上一條不*路。
**夜緊皺著眉**,本来英俊的臉上 些憔悴。
冰凝山莊也有些冷清,*為*主的失 或*亡使得山莊人心惶惶,有很多人 *離去。
**夜苦笑的看著那把紫簫,苦笑道 難道冰凝山莊會毀在我手裡嗎?
一個清脆的聲音道: *愿望這樣?
*夜聽到這個聲音,振奮*一下道: 竹葉青沒*。
那個聲音明顯很绝望道: 好吧,那我也該走*。
**夜笑道: 但是珍藏多年的女兒紅不知怎麼回事 裝酒的壇*突然裂*。
一個青*衣衫的女*從竹林裡走來, 著陣陣笑聲。清雅的氣質,清新的感 。
**夜說: 我知道*一定會來*。
花醉笑道: 我找*,有一點線索。
**夜道: 我們也找*,也有*一點線索。
花醉笑道: 一壇女兒紅,一條線索。
**夜道: 成交。
花醉說: 我調查過*去的人,*者身上都有一 共同點,那就是肩上有一個青色的蝴 印記。那形狀的確像是傳說*的追* 神針。*者的表情都是安靜的,說明* 前沒有什麼恐懼,緊張,疼痛之類的 覺。所以,我推測,這個蝴蝶印記可 能有什麼古怪。 花醉說到這突然不說*,眼睛望著** 夜。
**夜笑道: 一壇女兒紅。
花醉道: 說一下*們的消息吧。
*夜道: 江湖上人心惶惶,能調查的人很少, 們都是派出*心腹,這半個月,我們 點調查*青樓,客棧這些地方,沒有 發現*所描述的師兄的模樣,卻發現 *一個有趣的現象。我們發現一個叫雲 觀的地方,這個地方的出現和追*神 針的出現時間驚人的相似,所以我們 疑這件事可能和這座道觀有關系。
花醉笑道: 我平白無故的丟*一壇*女兒紅呢。
*夜笑道: *還有什麼線索。
花醉道: 我在道觀外面轉*好幾天,每天以不 的身份進去,沒發現裡面有什麼不同 但是我發現一種植物,一種不是我們 這個大陸的植物。
**夜擰著眉**道: 植物?
花醉點點**道: *也知道我師父叫我花神,那是*為 對花別敏感,那種花的香味有些和我 這個七蟲草相似,但那形狀絕對不是 七蟲草。
**夜道: 我想到一個人。
花醉疑惑道: 誰?
**夜笑道: 她來*。 話音剛落,一身白衣的凌波仙*便飄 而來。
凌波仙*道: 花醉說的那種花我也沒聽過,但傢母 說過,在海的另一邊還有一個大陸, 個大陸有很多稀罕古怪的花草,其* 有不少有劇毒。
花醉道: 我還偷偷的摘*一點,不知道能不能 忙。
凌波仙*看著花醉從袖*裡拿出的紅 植*驚訝的說: 罌粟?
花醉皺著眉**道: *認*?
凌波仙*道: 不認*,但是聽傢母說過,很像傳說 *的罌粟。
花醉轉向*夜道: 拿烈酒來,越烈越好。
*夜吩咐人去拿,花醉把植物托在手 說: 都離我*點,*們可沒有我百毒不侵 體質。
花醉把植*放到烈酒裡,用內力*熱 不一會一股幽香從杯*裡散發出來。
花醉道: 就是這種香味。我懷疑這香味有古怪
**夜道: 我突然有*一個*想,不知道準不準 。
凌波仙*道: 且說出來聽一下。
**夜道: 我懷疑有人假借追*神針之名,殺人 成一個追*神針殺人的假象,實際上 *者是*的毒,一種我們從未聽說過的 毒,所以我們檢測不出來。
【秋神秋晴】
*夜剛剛說完,如*便帶著一個青色 衫的人過來。
凌波仙*道: 如**終於回來*,有什麼眉目?
如*笑道: 給*們介紹一下,這位就是大名鼎鼎 秋神秋晴望。
花醉笑嘻嘻的說道: 原來*就是我從未謀面的師兄,久仰
秋晴望看*看花醉抱拳道: 師妹。
花醉撇撇嘴跑到*夜身後。
如*道: 我也同意*夜的說法,我懷疑都是那 雲峰觀搞的鬼。
凌波仙*道: 一個小道觀能有這麼大作為嗎?這可 整個江湖啊。
一直未開口的秋晴望說道: 道觀的主人本是個雲遊的道士,不知 何來到我們這,雖然才**幾年的時 ,但是勢力發展的很快。他自創*一 個雲教,廣收教徒。
*夜道: 這麼有背景的人我怎麼從來都不知道
秋晴望冷笑道: 那是*為*的山莊裡有叛徒。
如*道: 我的冰*閣和仙*的凌波樓也不知道 看來,這水很深呢。
花醉道: 為什麼我也不知道?
秋晴望笑道: 師妹除*睡覺喝酒還會做什麼?
花醉一瞪眼,斜睨*一眼所謂的師兄
*夜道: 當務之急,我們要清晰他的下一*動 。
秋晴望說: 下月初一,他要在冰城廣收門徒。
*夜道: 什麼?冰城?我怎麼一點消息也不知 。
秋晴望道: *的下屬對*很不衷心呢。
**夜看*秋晴望一眼,若有所思。
如*道: 下月初一,不就是後天嗎?
凌波仙*道: 我們應該制定一個計劃,或許這是我 的唯一機會呢。
秋晴望點點**道: 樓主說的對,這個道士一直神龍見首 見尾,很難尋找。
花影斑駁,五個人坐在石凳上,雖然 沒有說話,但都知道下一*該做什麼
【落幕】
兩天後,冰城果然人群騷動。**夜 凌波仙*,如*,花醉,秋晴望隱匿 人群*間。
冰城*央的大臺*上,一個黑衣人迎 而立。
花醉小聲道: 這個人怎麼長的跟個鐘馗似的?
如*看*看花醉,示意花醉閉嘴。
花醉悻悻的閉上*嘴。
一陣冗長的雜談之後,人群*一陣沸 。
*夜冷哼*一聲道: *惑人心。
花醉道: 但他說的都是事實。
*夜看*花醉一眼,花醉終於閉上* 。
人群安靜下來的時候,凌波仙*一個 雅的轉身便飛上臺*。
*夜如*幾個人也飛上臺*。
黑衣人哈哈大笑道: 下一*就是*們*,都來*,連花神 秋神都來*,來的*好。一舉消滅幹 *。
花醉笑道: 鐘馗,*得瑟什麼?
黑衣人道: 百毒不侵的花醉可以自保,但其他人 ?今天我會讓*們全都葬身在*。
秋晴望道: *好像忘*我。
黑衣人道: 不,沒忘,秋神可沒有花神百毒不侵 在我的雲峰十二散下,除*花醉沒有 能逃脫。
花醉撇撇嘴道: 我一個人都能對付*。
黑衣人道: *道行不*,修為太淺*,真是可憐 **這朵小桃花。
花醉的臉色一下*就變*。
黑衣人轉向秋晴望道: *的修為也不*,一顆才幾千年的竹* *本就不是我的對手。
花醉悄悄地移向秋晴望道: 傳說*的師兄,他知道我們的底細怎 辦?
秋晴望看*花醉一眼道: 桃花什麼時候怕*?
花醉道: 我怕我們打不過他。
秋晴望道: 我先出招,*來幫我,*夜和如*他 都會幫我們,我們會成功的。
花醉嚴肅的點點**。
秋晴望說完,便飛向黑衣人,手*不 何時多*幾*竹藤,時隱時現的人影 捷的在眼前旋轉。
*夜道: 秋神可以嗎?
如*道: 我相信他的能力。
花醉嚴肅的看著*在鬥法的兩個人, 起雙手,天空*出現一瓣又一瓣的桃 。桃花紛紛落下,像一*花瓣雨。花 醉大喊一聲道: 趕緊服下我給*們的藥丸,避開這桃 瘴氣。
粉紅色的桃花裡,花醉的身影和秋晴 的身影若隱若現,隻是桃花瘴氣越來 弱。
如*說: 花醉已經*不住*,秋晴望也是,我 幫一下他們吧。
三人相視一眼,*夜拿出一把紫簫, 遙的站在臺*上,簫聲源源不斷的傳 臺**央。如*盤膝坐下,不知何時 手*多*一把古琴。琴音發出,化成 刃飛向黑衣人。凌波仙*抽出長劍, *輕點,身過時,一陣香霧彌漫,隨 之而來的是陣陣落葉,那弱弱的葉* 乎成*尖銳的利器,一片一片的直逼 衣人。
有個他們三個人的*入,花醉和秋晴 明顯輕松*很多。
慢慢的,黑衣人的周圍發出淡淡的黑 ,黑氣越來越濃,秋晴望的攻擊力明 的減弱。
秋晴望大喊一聲道: *夜,心經。
一群得道高僧出現*。他們端坐著, 成一朵聖潔的蓮花形。一時間木*聲 咒語聲不絕於耳。
聖潔的光芒慢慢的逼走黑衣人的黑氣 最後光芒越來越盛,黑衣人噴出一口 血,*夜,如*和仙*也噴出一口鮮 血。
黑衣人眼睛迷茫的看著周圍道: 我這是在哪?
秋晴望道: *很快就可以回傢*。 說完,他用手絹拿起鮮血*的一枚蝴 型的針。
花醉道: 原來傳說是真的。
秋晴望道: 傳說並不是傳說,這枚神針已經有* 己的意*,他前世作*太深,或者怨 過大,今生不得輪回,暫且把他送給 佛祖超度吧。
秋晴望把追*神針扔到蓮花形上方, 烈的光芒發出,慢慢的變得柔和,最 ,神針落入一個老和尚手裡。
*夜走向前道: 多謝大師。
老和尚點點**帶著眾僧離開*。
花醉道: 已經結束*?這麼簡單?
*夜示意花醉看看周圍的人,人們的 *都是一片迷茫。
*夜道: 他們都是被*惑*的。
花醉道: 那種花呢?
*夜道: 那種花真是一種毒藥,服者神志不清 甚至瘋癲致*。
花醉道: 我還是不懂。
如*笑道: 有些事小**不懂的好。
花醉道: *上前世,我已經活*一千多年*。
剩下的幾人笑而不語。
這段江湖事終於結束*。江湖會重* 平靜。
冰*閣的小**裡,花醉愜意的躺在 間。
如*問道: *怎麼不在*夜那逛*?
花醉道: 他的酒我都喝完*。
如*笑道: 仙*那呢?
花醉道: 不小心把荷花給拔*,我畏惧仙*找 ,就躲到*這來*。
花醉坐起來喝*一杯酒道: 師兄呢?
如*望*望*方,眸*裡有些晶瑩道 他的身影就像一朵煙花,隨風去,不 一絲痕跡。
花醉笑道: 煙花?他明明是竹*。*看,送給* 。
花醉把一串竹節遞給如*,上面寫著 水色煙花。
如*道: 他還記得那首曲*?
花醉道: 當然記得。這個江湖,清新的如同青 *的水色。碧波柔柔的心間,總有一絲 風吹過,在血雨腥風*總給人溫暖。
如*道: 水色煙花的江湖,回*平靜*,隻是 *還會回到以前嗎?
花醉搖搖**,重新躺回花叢裡。
這個世上,除*酒還有什麼值得關心 呢?還有仙*傢的蓮花,*夜傢的菊 ,如*傢的*花。還有 。
不知不覺間花醉已經睡*過去。
如*望著*方,水色青煙,氤氳*一 迷蒙。*如這個江湖的雲霧繚繞,那 幻般的美麗,*如煙花盛開的燦爛。 煙花,多美。
這個江湖,秋晴,水色煙花錄裡永* 有*。
如*問道: 花花打算幹什麼去?
花醉囈語道: 仗劍走江湖。
如*道: *一個我怎麼樣?
花醉道: 好,還有*夜,還有仙*,師兄就算 *,整天不見人影。我們幾個笑傲江湖 ,花醉的江湖,是個水色的江湖,* 們都是水色煙花錄的一員。
如*但笑不語。
一時間,萬物靜謐。江湖路*。
【尾】
這座大陸叫水色煙花,這個江湖也叫 色煙花。這裡的人或事都在水色煙花 裡,且看那煙波浩渺裡一舉動天下。 贊
(散文編輯:江南風)
囚犯的妻* 第十二* 錢啊,命相連
雖然有*妹夫的撐腰,是阻拦*弟媳 們不再欺*我*,但是在經濟上並沒 我帶來多少實...
鬥狼記1
招生招生,*年*,*個暑假,整整 *個暑假,我都是在*辦裡期待著傢長 著*生來*名...
傢有兒女(第二十*)
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*結婚的幸福* 媳婦*花能幹又勤快,手不離活,活 離手,*论誰...
傢有兒女(第十九*)
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,*為 醫院醫療條件差,看不*看的病,醫 要他轉院,沒...
傢有兒女(第十四*)
大人**都知道麥玲厲害,一般人都 敢欺*她,大人**欺*她的傢人, 玲很恨他們,...
傢有兒女(第十三*)
縣裡有個會*,要一個大隊*導去開 ,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,保清 去就是四十天...
相关的主题文*:


运水式模温机

水冷产业冷水机 菊水冷工业冷水机花

有机*载体炉 一体式冷水机价钱师殇

风冷冷水机 *篇小说,小小说,微型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