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ml模版只把爱*才当真
[导读]:金钱往往是给那种不怕*的汉*。 是做生意越相信神,神的眼睛是雪亮 。她赏赐的是不屈服者,对懦弱者吝 惜。
1
大*时光悄然的流逝。象渐远的 声,诗意渐失。
在大*已经为数不多的*夜,我 **的吸烟,在烟雾围绕*,依稀见 刚进大*自己傻傻的**容貌,天真 的神情,乖乖的笑,乖乖的**。
我猛烈的咳嗽了,大**年抽了 多的烟。想起自己变迁的思维,从刚 象牙塔的幻想纯洁到邪念丛生,从满 怀*限的喜悦到为未来的工作忧忡忡 我的嘴角露出苦涩的笑。

总以为自己才华不错,可以追求 *不费过多周折。
但当我向阿娜流露恋情时,她看 的眼神让我跌入冰窟。那是什么*的 神啊,凄厉。
我能理解阿娜,她曾在大一时就 一社会青年诈骗,打了胎。闹的满城 雨差点被大*除名,阿娜的父母都是 老实巴交的农夫,不可能替阿娜到* 那求情,阿娜只好一人胆颤心惊的到 *长那里去求情。究竟到*长那里产生 了什么谁都不知道。
阿娜被承认是**里的梦露。我 她的同*同窗,也是她最*闹的追求 ,她抛给我的话就是男人啊,别装纯 情!*追求的蝴蝶在深山里。

在大*里的最后一个晚上,用超 的耐心请她出来喝杯酒。我在冷风里 抖。看着楼上的那盏灯。我的喉咙喊 *了。
当我失望时,她出来了对我说满 怜的,去喝酒温暖一下。
那个小酒楼灯暗,窗前的那盘百 早已干涸。夜间的星辰如同动僵了一 *发着渺茫的光。风吹动窗帘 沙沙 ,如同野草被风刮的声音。
我们悄悄的坐着,杯*的啤酒泛 气泡。我问,为什么*曾说我追求的 蝶在深山里?
阿娜叹气了,眼里有些泪光,说 自己不纯粹。
我说,对于我来说,*的一切都 美好的。
阿娜说谢谢。
那个晚上我们喝的很多,喝到最 都*了。
痛快的夜晚。*的痛快淋漓,醉 痛快淋漓。

2
分开大***时,我本想去看最 一眼阿娜。但阿哪早已不知去向。
我悲哀的想对阿娜来说,我只不 是啤酒泡,即使华丽也不过是啤酒泡
坐上火车回老家,对将来的茫然 夜空一*深不可测。
我要感激大*给了我*暂的归属 ,让我一直沉溺的幻想能保持一阵。 在幻想的世界里没有凄厉,不*曲与 恼怒。只有诗*与宏大的自我。

找故乡的人才市场。里面人多如 。我的那些水平*乎就是刘姥姥第二
曾认为自己发表的文*可以另老 眼前发光,曾以为我的那些获奖证书 以让自己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把金*碗 得到。
可事实让我大叹一口气,生*难 。我坐在马路边的水泥*上脑海里的 想消逝殆尽,活着就是吃*,诗*算 个球。
后来终于找了一家销售公司做业 代表,底薪500,刚够*吃。我不想描 公司里的万象,在生*的法令下*论 是谁都在苦海里沉浮。
我的****与我的收入发生的反差如 心理*质差一点也许就跳楼*回了。 ****在各个细胞里挣扎,*亡又回生, 是****的奴隶,*法抗拒。
在这个浮华的世道,即使**门 出,*所感想到的*不是****在任何角 落滋长,*处可逃。*能抵挡美女, *能抵挡美食吗?*能招架美食,但* 抵挡美女吗?即使*到垂垂末年,* 对生命不*的****会燃烧吗?不能,我 只能如疏导河流一*劝导****,我们 能毁*****。

通过多少个同*我知道了阿娜的 系方式。许久没能与阿娜接洽心里对 思念的沟*变成峡谷。
电话打从前,我对阿娜说我很想 *。阿娜问我过得好吗。我说过得还可 。
阿娜说*诚实,一辈*也能生活 很好,要么*油滑一辈*,但*能做 吗?
我一笑说阿娜*到我这里来吧, 服从*的教诲,我爱*。
阿娜笑笑,说*就是老实的过火 ,不过我就是爱好*这种老实,如果 来到*那边,*会对我好吗?
我冲动的说当然。
我问,为什么*对我好了呢?
阿娜说除了*我不信任任何人。

阿娜来的那天下起了小雨。在雨 淅沥里,我想起曾经纯洁的时间。
阿娜穿了件蓝色裙*,红色的皮 。如统一片海洋里骤然呈现的向阳。 娜来到我身边,带给我一种意识,就 是认为自己还有一定的*力。于是骄 感又**欲动,我不说自信在涨起是 于自信与骄横差异并不大。骄横只是 自信的另一种贬义的说法。如说我爱 *的另一种说法就是我特想和*睡觉一 *。

3
阿娜一到我家就忙这忙那,帮我 鲜花浇水。把地板上的油滓用抹布擦 。把窗户擦的明晃晃。而我就在电脑 上写小说。
常常在一些文*网站逛,希望找 让自己灵*共识的货色。前一阵*把 尊重 这个词的内涵思考了一遍,发明越是 重公民的国度就越繁华强盛。
我在想一个词叫 一塌糊涂 ,突然间感到自己的成长。我时常看 文报,写作,象把乌烟瘴气的时光沉 出一块琥珀,当年老时或允许以欣慰 的想起这块琥珀。

这个城市什么都要*关联。关系 是运气就是财路。没有关系即使*有 大的本事也如草芥一般被人当垃圾使 唤。
阿娜找了好*家单位,好象是往 窝里赶,那些经理都要阿娜当秘书。 娜哪能象糊涂虫一般往陷阱里跳?她 叹了一口吻对我说,哎,世界上的男 啊怎么都一个德行啊?她看了我好一 *,而后说*骨*里也有欲火焚身啊 ?
我说我骨*里除了骨髓外就没什 了。阿娜说找口*吃可真难,即使想 咸菜萝卜也不容易。大*里除了教会 我们心比天高外就没别的什么了,如 没上过什么鸟大*心态或许会平和一 ,会踏实一些,鸟大*里呆*天就找 不到北了。

我们经由考察决议做服装生意。
选的地方是贸易街,并不是这个 市最繁荣的地方。越繁华的地段被社 上的权势人物节制着。他们吃鱼肉, 我们吃虾米。
人的心不可能被填满。恨不得天 掉钱掉枪掉炮摆平一切。刚开端做没 *天就有流氓来收维护费。那个胳膊上 雕龙的流氓色迷迷的盯着阿娜,阿娜 手一耳光。
那流氓懵了,呆了半天没动,然 色迷迷的眼睛转成一种欣赏的目光, 里说到这个女人厉害,我一定会把* 脱个精光,**着。
说完就一溜烟走了。阿娜抱着我 *了。我说没事的,这种小流氓不成气 的。
阿娜在晚上对我说做女人苦,又 拼吃*又要拒男人。男人是不把女人 回事的!这个世道残暴*情,谁情深 意长谁*的早!我苦笑了一下,说谁 *情就变的快。

做生意与上大*的差别在于,上 *跟*的打交道,书本公式;而做生 和各式各*人打交道,活的。上大* *可以百分之百的纯情,做生意*越 情越输;上大**可以以为四周都是 人,而做生意*最好不要认为这个世 界上有好人;上大**只是*的是专 ,而做生意要五湖四海的懂一点;上 *,*的心里都是鲜花与美酒,做生 意*要踩荆棘喝黄裢酒;上大**的 才华,做生意*的是钱;上大*目光 才干看齐,做生意与*钱合污;上大 **对一个女生说我爱*,那女声会 动好*天;做生意,*对顾客说我爱 *,她会当*成神经病;上大**越有 能力别人越观赏*,做生意*越有能 ,同行越想杀了*!

这个世道就是欺软怕硬。那个流 没再来。
金钱往往是给那种不怕*的汉* 越是做生意越相信神,神的眼睛是雪 的。她犒赏的是不屈服者,对懦弱者 吝惜。
当我从批发市场拿包到街道边摆 摊时,还下着零星小雨。固然包没卖 *个,但服装生意却红火起来。
深夜一回家就在菩萨前点上香火 谢谢菩萨。阿娜一到家就忙这忙那毫 *怨言,她支持我写作。我就说当我拿 了矛盾文*奖一定请*环游欧洲各国
阿娜一直劝我把写作当成喜好, 要太当回事。我说只有把写作当回事 文*能力把我当回事。
阿娜说*写作翻身是很难的,那 多的人挤在一起过铁索桥会落下深渊 。我说即使落下深渊也比没有目的要 强。阿娜不说了,只是笑笑。

4
一次在街上遇到以前的领导。
我问,引导*是大处长应当和底 的老百姓沟通沟通,不沟通的话老百 都认为领导们在吃喝玩乐。
领导说*法沟通,越沟通问题越 !
我把和领导的对话说给阿娜听, 娜笑的前俯后仰。阿娜过了一会儿说 今社会就是这*,该玩的玩,该苦的 苦!当了领导也就是过了那条河了, 的对面是哀鸿遍野!
我说我真想把那些贪官统统杀光 让*国自由民主!阿娜打住我,说别 声说,*不是满自由的。
我说为什么老是感到苦闷,为什 现实与理想差距如同地狱与天*?为 么一些人可以公费的游山玩水,而我 们老百姓连坐飞机都坐不起?所以我 自由。
阿娜说*不要多去想,这个世道 想问题越多,原来活着好好的,越想 *就想从楼上往下跳了。

生意不好做,竞争激烈。在残酷 市场上,普通的生意人只能苟且生*
在大**有多少本事可以在** 台上一展身手,可在生意场上**奈 实力雄厚的业主抗衡。即使*与商家 *了合同,但商家仍会以各种原*撕 合同。
我对阿娜说这个社会一塌糊涂, *千万不要当真。*认真只会给*带来 洋的疼痛。阿娜说,我希望自己每天 心情好,但做不到,一个所有的人都 笑容的社会倒是可怕的。
我和阿娜一实践,一般都会被阿 压服。我当初有一个观点,就是聪慧 都是哀伤的。越聪明想的越多,而不 快活的事情上想的更多,于是就难过 滥。

阿娜一边整顿衣服一边对我说希 到处走走。到海边,到草原,看日升 落。她说老是呆在一个地方,非傻即 呆。要象留鸟一*迁徙,看不同的景 ,与不同的人接触交流。
阿娜说我们去内蒙古吧,据说那 有海洋一般的草原,有夕阳下的牧童 有彪悍的牧民。
我笑笑说好的,就在服装淡*吧 我们去草原休会风情。
可不知道为什么,或者*为平稳 了,就不希望飘泊,在小家里听音乐 看碟片,与阿娜****。
但有时恨不得插上翅膀,在广袤 天空漫游,象雪花一般融化在空气* 人啊,*论何时都在矛盾之*,一个 新的矛盾解决另外的又扑过来,人就 在矛盾的陷阱里不能自拔。
我看了阿娜一眼,感觉到自己鼻* 发酸,我如许希望跟我的女人能幸福 乐,阿娜*操劳而憔悴。我心痛。

5
有时候我感到自己是混蛋,对一 漂亮的女同*刻骨*心。
终生只爱一人,对女人对男人都 不到。人是动物,会面到漂亮的异性 情。所谓爱情不外就是动物之间的发 情而已。心里装着不同的女人,男人 骨*里就是想当皇帝。据说美国欧洲 多人都想当色情明星在镜头前表演*** *,那些色情女明星还有FANS,给她们写 信崇拜她们。
人会陷入****之*,在脑海里翻滚 ****。我曾希望自己到荒岛上,和自 爱的女人。那荒岛的情结很久盘踞心 深处。对世道绝望,荒岛的梦幻回旋 的更龙飞凤舞。
阿娜想去草原,想看大海,她比 要乐观,看那些博大的事物,而我却 往*岛。

服装店真实 未审保持不下去了,转给了一个朋友 我和阿娜在*秋过后就*备去大草原 。去草原的前个晚上,我和阿娜拥抱 在一起。
窗外的月光很亮,亮的象**的 睛。风吹动窗帘呢喃。咱们互相看着 阿娜的眼里藏着泪花。阿娜问我还记 得大*里最后一个晚上我们喝酒的事 ?我点拍板。
阿娜说,*在灯光下微笑的** *比好看。我说大*里切实太幼稚了, 一切都涂上金粉。
阿娜一笑说,是啊,越老实的人 稚的时光要长一些。
我说,心灵美好的人幼稚的时间 长一些。
阿娜说,我在大*里曾经付出过 代价*当真吗?
我说,不当真,我把爱*才认真 阿娜牢牢的搂住我,*的象个**一 *。

我们的婚礼是在十月十八号。
和阿娜从意识到结婚三年。三年 风雨锻*了我们生活的信心与气力。
在结婚照的扉页上,阿娜写下了 *的话:
我们开花,前面是沙*,后面是 崖;我们开花,不象那*雀开屏,不 那温室里的花朵;我们开花,开得象 太阳一*光辉,开的象露*一般晶莹 我们开花,开出爱的奇观与*说。
【义务编纂:可儿】 赞
(散文编辑:江熏风)
囚犯的妻* 第十二* 钱啊,命相连
虽然有了妹夫的撑腰,是阻拦了弟媳 们不再欺侮我了,但是在经济上并没 我带来多少实...
斗狼记1
招生招生,*年了,*个暑假,整整 *个暑假,我都是在*办里期待着家长 着*生来报名...
家有儿女(第二十*)
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*结婚的幸福* 媳妇*花能干又勤快,手不离活,活 离手,*论谁...
家有儿女(第十九*)
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,*为 医院医疗前提差,看不了看的病,病 要他转院,没...
家有儿女(第十四*)
大人**都知道麦玲厉害,一般人都 敢欺负她,大人**欺负她的家人, 玲很恨他们,...
家有儿女(第十三*)
县里有个会议,要一个大队领导去开 ,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,保清 去就是四十天...
[導讀]:金錢往往是給那種不怕*的漢*。 是做生意越信任神,神的眼睛是雪亮 。她犒賞的是不屈从者,對懦弱者吝 惜。
1
大*時光悄悄的流逝。象漸*的 聲,詩意漸失。
在大*已經為數未*的*夜,我 **的抽煙,在煙霧繚繞*,依稀見 剛進大*自己傻傻的模樣,*邪的神 色,乖乖的笑,乖乖的*習。
我激烈的咳嗽*,大*幾年抽* 多的煙。想起自己變遷的思*,從剛 象牙塔的空想純潔到雜念叢生,從滿 懷無窮的喜悅到為將來的工作憂忡忡 我的嘴角露出苦澀的笑。

總以為本人才華不錯,可以寻求 *不費過多周折。
但當我向阿娜暴露愛情時,她看 的眼神讓我跌入冰窟。那是什麼樣的 神啊,淒厲。
我能懂得阿娜,她曾在大一時就 一社會青年欺騙,打*胎。鬧的滿城 雨差點被大*除名,阿娜的父母都是 老實巴交的農民,不可能替阿娜到* 那求情,阿娜隻好一人膽顫心驚的到 *長那裡去求情。毕竟到*長那裡發生 *什麼誰都不知道。
阿娜被供認是**裡的夢露。我 她的同*同*,也是她最熱烈的追求 ,她拋給我的話就是男人啊,別裝純 情!*追求的蝴蝶在深山裡。

在大*裡的最後一個晚上,用超 的耐烦請她出來喝杯酒。我在冷風裡 抖。看著樓上的那盞燈。我的喉嚨喊 **。
當我絕望時,她出來*對我說滿 憐的,去饮酒温暖一下。
那個小酒樓燈暗,窗前的那盤百 早已幹枯。夜間的星辰如同動僵*一 發著渺茫的光。風吹動窗簾 沙沙 ,犹如野草被風刮的聲音。
我們靜靜的坐著,杯*的啤酒泛 氣泡。我問,為什麼*曾說我追求的 蝶在深山裡?
阿娜嘆息*,眼裡有些淚光,說 自己不純潔。
我說,對於我來說,*的一切都 美妙的。
阿娜說謝謝。
那個晚上我們喝的许多,喝到最 都**。
痛快的夜晚。*的干脆淋漓,醉 畅快淋漓。

2
離開大**園時,我本想去看最 一眼阿娜。但阿哪早已不翼而飞。
我悲痛的想對於阿娜來說,我隻 過是啤酒泡,即使華美也不過是啤酒 。
坐上火車回老傢,對將來的茫然 夜空一樣深不可測。
我要感谢大*給*我*暫的*屬 ,讓我一直沉沦的幻想能*持一陣。 在幻想的世界裡沒有淒厲,沒有*曲 與憤怒。隻有詩*與龐大的自我。

找傢鄉的人才市*。裡面人多如 。我的那些程度簡直就是劉姥姥第二
曾以為自己發表的文*可以另老 面前發光,曾以為我的那些獲獎*書 以讓自己不費吹灰之力就能把金飯碗 得到。
可現實讓我大嘆一口氣,生*難 。我坐在馬路邊的水泥磚上腦海裡的 想消散殆盡,活著就是吃飯,詩*算 個球。
後來終於找*一傢銷售公司做* 代表,底薪500,剛*飯吃。我不想描 公司裡的萬象,在生*的法則下無論 是誰都在苦海裡沉浮。
我的****與我的收入產生的反差如 心理*質差一點或許就跳樓幾次*。 ****在各個細胞裡掙紮,*亡又復生, 是****的奴隸,無法抗拒。
在這個浮華的世道,即便*閉門 出,*所感触到的無不是****在任何角 落繁殖,無處可逃。*能抵擋美女, *能抵擋美食嗎?*能抵擋美食,但* 抵擋美女嗎?即使*到渐渐末年,* 對性命不滅的****會熄滅嗎?不能,我 隻能如疏導河流一樣疏導****,我們 能消滅****。

通過幾個同*我知道*阿娜的聯 方法。良久沒能與阿娜聯系心裡對她 念的溝*變成峽谷。
電話打過去,我對阿娜說我很想 *。阿娜問我過得好嗎。我說過得還可 。
阿娜說*老實,一輩*也能生涯 很好,要麼*圓滑一輩*,但*能做 嗎?
我一笑說阿娜*到我這裡來吧, 聽從*的教導,我愛*。
阿娜笑笑,說*就是老實的過** *,不過我就是喜**這種老實,假如 來到*那邊,*會對我好嗎?
我激動的說當然。
我問,為什麼*對我好*呢?
阿娜說除**我不信赖任何人。

阿娜來的那天下起*小雨。在雨 淅瀝裡,我想起曾經純潔的時光。
阿娜穿*件藍色裙*,紅色的皮 。犹如一片大陆裡驟然出現的朝陽。 娜來到我身邊,帶給我一種意*,就 是認為自己還有必定的*力。於是驕 感又**欲動,我不說自信在漲起是 *為自负與驕橫差別並不大。驕橫隻是 自信的另一種貶義的說法。如說我愛 *的另一種說法就是我特想和*睡覺一 。

3
阿娜一到我傢就忙這忙那,*阳电**导*油炉,幫我的鮮花澆水。把地板上的油滓 抹佈擦掉。把窗戶擦的黑糊糊。而我 在電腦上寫小說。
經常在一些文*網站逛,生机找 讓自己靈*共鳴的東西。前一陣*把 尊敬 這個詞的內涵思考*一遍,發現越是 重國民的國傢就越繁榮富強。
我在想一個詞叫 一塌糊塗 ,忽然間感覺自己的成長。我經常看 文*,寫作,象把一塌糊塗的時光积 出一塊琥珀,當年邁時或許能够快慰 的想起這塊琥珀。

這個城市什麼都要*關系。關系 是命運就是財路。沒有關系即使*有 大的本*也如草芥一般被人當垃圾使 喚。
阿娜找*好幾傢單位,好象是往 窩裡趕,那些經理都要阿娜當秘書。 娜哪能象糊塗蟲一般往陷阱裡跳?她 嘆*一口氣對我說,哎,世界上的男 啊怎麼都一個德行啊?她看*我好一 *,然後說*骨*裡也有欲火焚身啊 ?
我說我骨*裡除*骨髓外就沒什 *。阿娜說找口飯吃可真難,即使想 咸菜蘿卜也不轻易。大*裡除*教會 我們心比天高外就沒別的什麼*,如 沒上過什麼鳥大*心態或許會温和一 ,會踏實一些,鳥大*裡呆幾天就找 不到北*。

我們經過考*決定做服裝生意。
選的处所是商*街,並不是這個 市最繁華的地方。越繁華的地段被社 上的勢力人物把持著。他們吃*肉, 我們吃蝦米。
人的心不可能被填滿。巴不得天 掉錢掉槍掉炮擺平所有。剛開始做沒 天就有流氓來收保*費。那個胳膊上 雕龍的流氓色迷迷的盯著阿娜,阿娜 手一耳光。
那流氓懵*,呆*半天沒動,然 色迷迷的眼睛轉成一種欣賞的眼光,江苏高温模温机,嘴裡說到這個女人厲害,我一定會 *脫個精光,**著。
說完就一溜煙走*。阿娜抱著我 **。我說沒事的,這種小流氓不成氣 的。
阿娜在晚上對我說做女人苦,又 拼吃飯又要拒男人。男人是不把女人 回事的!這個世道殘酷無情,誰情深 意長誰逝世的早!我苦笑*一下,說 無情就變的快。

做生意與上大*的區別在於,上 *跟*的打交道,書本公式;而做生 和不拘一*人打交道,活的。上大* *可以百分之百的純情,做生意*越 情越輸;上大**可以認為周圍都是 人,而做生意*最好不要認為這個世 界上有好人;上大**隻是*的是專 *,而做生意要四面八方的懂一點;上 *,*的心裡都是鮮花與美酒,做生 意*要踩荊棘喝黃褳酒;上大**的 才華,做生意*的是錢;上大*目光 才華看齊,做生意與*錢合污;上大 **對一個女生說我愛*,那女聲會 動好幾天;做生意,*對顧客說我愛 *,她會當*成神經病;上大**越有 能力別人越欣賞*,做生意*越有才 ,同行越想殺**!

這個世道就是欺軟怕硬。那個流 沒再來。
金錢往往是給那種不怕*的漢* 越是做生意越相信神,神的眼睛是雪 的。她犒賞的是不屈服者,對脆弱者 吝惜。
當我從批發市*拿包到街道邊擺 攤時,還下著零碎小雨。雖然包沒賣 幾個,但服裝生意卻紅火起來。
深夜一回傢就在菩薩前點上香火 謝謝菩薩。阿娜一到傢就忙這忙那毫 牢骚,她支撑我寫作。我就說當我拿 *抵触文*獎一定請*周遊*洲各國
阿娜始终勸我把寫作當成愛好, 要太當回事。我說隻有把寫作當回事 文*才干把我當回事。
阿娜說*寫作翻身是很難的,那 多的人*在一起過鐵索橋會落下深淵 。我說即使落下深淵也比沒有目標要 強。阿娜不說*,舟山导*油炉,隻是笑笑。

4
一次在街上遇到以前的*導。
我問,*導*是大處長應該和底 的老百姓溝通溝通,不溝通的話老百 都認為*導們在吃喝玩樂。
*導說無法溝通,越溝通問題越 !
我把和*導的對話說給阿娜聽, 娜笑的前俯後仰。阿娜過*一會兒說 今社會就是這樣,該玩的玩,該苦的 苦!當**導也就是過*那條河*, 的對面是哀鴻遍野!
我說我真想把那些貪官統統殺光 讓*國自由民主!阿娜打住我,說別 聲說,*不是滿自由的。
我說為什麼总是觉得苦悶,為什 現實與幻想差距如同地獄與天*?為 麼一些人可以公費的遊山玩水,而我 們老庶民連坐飛機都坐不起?所以我 自在。
阿娜說*不要多去想,這個世道 想問題越多,本來活著好好的,越想 *就想從樓上往下跳*。

生意不好做,競*剧烈。在殘酷 市*上,一般的生意人隻能茍且生*
在大**有多少本领可以在** 臺上一展本领,可在生意*上*無法 實力雄厚的*主对抗。即使*與商傢 簽*合同,但商傢仍會以各種起*撕 合同。
我對阿娜說這個社會一塌糊塗, *千萬不要認真。*認真隻會給*帶來 洋的苦楚。阿娜說,我盼望自己天天 心境好,但做不到,一個所有的人都 笑臉的社會倒是恐怖的。
我和阿娜一理論,个别都會被阿 說服。我現在有一個觀念,就是聰明 都是憂傷的。越聰明想的越多,而不 快樂的事件上想的更多,於是就憂傷 濫。

阿娜一邊收拾衣服一邊對我說希 四處逛逛。到海邊,到草原,看日升 落。她說老是呆在一個地方,非傻即 呆。要象候鳥一樣遷徙,看不同的風 ,與不同的人接觸交换。
阿娜說我們去內蒙古吧,聽說那 有海洋普通的草原,有夕陽下的牧童 有彪悍的牧民。
我笑笑說好的,就在服裝淡*吧 我們去草原體驗風情。
可不晓得為什麼,或許*為顛簸 *,就不愿望飄泊,在小傢裡聽音樂 看碟片,與阿娜****。
但有時恨不得插上翅膀,6kw油式模温机,在廣袤的天空遨遊,象雪花*常熔 在空氣*。人啊,無論何時都在矛盾 *,一個新的矛盾解決另外的又撲過 來,人就是在矛盾的陷阱裡不能自拔
我看*阿娜一眼,感覺到自己鼻* 發酸,我多麼希望跟我的女人能幸福 樂,阿娜*勞累而憔悴。我肉痛。

5
有時候我覺得自己是忘八,對一 英俊的女同*朝思暮想。
毕生隻愛一人,對女人對男人都 不到。人是動物,會見到美丽的異性 情。所謂愛情不過就是動物之間的發 情罢了。心裡裝著不同的女人,男人 骨*裡就是想當天*。據說美國*洲 多人都想當色情明星在鏡**前表演*** *,那些色情女明星還有FANS,給她們寫 信崇敬她們。
人會陷入****之*,在腦海裡翻騰 ****。我曾渴望自己到荒島上,和自 愛的女人。那荒島的情結良久*據內 深處。對世道扫兴,荒島的夢幻盤旋 的更龍飛鳳舞。
阿娜想去草原,想看大海,她比 要樂觀,看那些博大的事物,而我卻 憬*島。

服裝店實在*持不下去*,轉給 *一個友人。我和阿娜在*秋過後就準 去大草原*。去草原的前個晚上,我 跟阿娜擁抱在一起。
窗外的月光很亮,亮的象**的 睛。風吹動窗簾呢喃。我們相互看著 阿娜的眼裡藏著淚花。阿娜問我還記 得大*裡最後一個晚上我們喝酒的事 ?我點點**。
阿娜說,*在燈光下微笑的樣* 分难看。我說大*裡實在太成熟*, 一切都塗上金粉。
阿娜一笑說,是啊,越老實的人 稚的時間要長一些。
我說,心靈美好的人幼稚的時間 長一些。
阿娜說,我在大*裡曾經付出過 代價*當真嗎?
我說,不當真,我把愛*才當真 阿娜緊緊的摟住我,*的象個**一 。

我們的婚禮是在十月十八號。
和阿娜從認*到結婚三年。三年 風雨鑄**我們生活的信念與力气。
在結婚照的扉*上,阿娜寫下* 樣的話:
我們開花,前面是沙*,後面是 崖;我們開花,不象那*雀開屏,不 那溫室裡的花朵;我們開花,開得象 太陽一樣輝煌,開的象露*一般晶瑩 我們開花,開出愛的奇跡與傳說。
【責任編輯:可兒】 贊
(散文編輯:江南風)
囚犯的妻* 第十二* 錢啊,命相連
雖然有*妹夫的撐腰,是禁**弟媳 們不再欺*我*,然而在經濟上並沒 我帶來多少實...
鬥狼記1
招生招生,*年*,*個暑假,整整 *個暑假,我都是在*辦裡*候著傢長 著*生來*名...
傢有兒女(第二十*)
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*結婚的幸福* 媳婦*花能幹又勤快,手不離活,活 離手,不论誰...
傢有兒女(第十九*)
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,*為 醫院醫療條件差,看不*看的病,醫 要他轉院,沒...
傢有兒女(第十四*)
大人**都知道麥玲厲害,一般人都 敢欺*她,大人**欺*她的傢人, 玲很恨他們,...
傢有兒女(第十三*)
縣裡有個會*,要一個大隊*導去開 ,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,保清 去就是四十天...
相关的主题文*:


叹天黑的太早来生难料爱恨一笔勾销br

高光*痕注塑模温机长处 恋情能保鲜印刷专

秦皇岛导*

有的人同*输掉了八百万与未来*关 福相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