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单人行到三人行 >>友谊天地>>散文随笔>>美文摘抄
一 在蜗行了有一点久之后,我成了单人 。突然间脱去了一层俨然桎梏般的重 ,全部人沉甸甸的,心在蓝天和大地 之间沉浮,有那么点自由的味道。 曾经有过两个人的行走,似乎泡沫* 的漂亮幻景。一个是我,一个是小* 刚进入**时,我搬过多间宿舍。机 巧合,两次我都和小*邂逅相遇。从 *,两人便开始了同行的旅程,一同上 课,一同散*,一同活动,一同逛街 那黏乎的程度夸大得像连体婴儿。不 我便成了小*的代名词,而小*也成 了我的代名词。当别人找不到小*的 候,便问我:“心岚,小*呢”而遍 我不着时,问小*:“心岚呢?不是 和*一起吗?”若*迎向我们,便说 “就知道*们在一块呵。”每每铝合金压铸专用模温机这时,我们总相视一笑。 有那么一段时光,我们在**的林荫 上,湖边的小道旁,公交车上,宿舍 ,分享过各自的心事,快乐的,或是 不快乐的。那一段日*,蜜糖一般, 的让人迷惑。那时的我认为我们的友 会一直长久下去,直到我们都白发苍 苍。小*不*一次用了“鹿车共挽” 个成*来形容我们俩,她是"夫",我 "妇"。雨的性*比拟外向,我则表示 宁静,不多言。 有人说,过于密切的友情,是*奈久 的,我曾经并不相信。 当我和小*的友谊之花开始枯萎时, 感的我觉出了异*。小*慢慢封*了 们之间的那扇门,她已经不再将心事 告知我。我问起她时,她淡淡地用让 心凉的口吻说:“没什么啊。”我便 再*言。两人默然前行,她在前,我 在后.看着她细微的背影,溘然间感到 面走得是一个我*来没有意识过的人 ,那么陌生。 终于有一天,我愤然地很有个性地快* 超过了她,留下了一*和她一*陌生 背影。她愕然地看者着快*远去的我 ,没有追上来。 就这*,我们各自手*握着一朵已经 零的花,走在了不同的道路上,我没 回首,小*也没有。 二 在那之后,我心*总有一方镇纸压着 *古老的信条:君*之交淡如水。 我和小*偶尔相遇时的那份苦涩,被 *这杯白开水冲得很淡。后来,我坦 了。单人行的生活让我感到惬意,就 像临风而舞时没有附着物的翱翔。 一个人吃*,一个人上课,一个人跑* ……那么多的“一个人”。本来以为 遗落了那份友情之后,我会*独,会 寂寞,会伤感得不知所以然,可是,* 单寂寞没有预期*的那*如影随形。 我发明自己匆匆爱上了单人行。 每天清晨,安闲地晃着手*的布包, 着清爽的晓风,数着路旁花*下凋落 粉红花朵,心生一些温顺之情,而后 愉悦地在*影下穿*着,向圆楼踱去 偶然经由开满白花的花圃,停留片刻 看着那一大片衔接的白色,文**养 一下*变得精良,竟会想起普希金的 致凯恩》,在心里稍稍犹豫的一霎时 记忆起当*好像有这么一句:“有如 纯粹之美的精灵。”并且默然地感慨 *句用在*情*景,很适当。若是诗 被勾引起来,还能在脑海*浮雕般地 呈现*行如果可以称为诗的货色,好 “花开的节令/蜜蜂勤奋着/花败的时节/蜜蜂休息了”诸如*类的句*。 傍晚蛋黄似的落日,银杏*金黄的叶* ,茶花红艳的花朵,草尖上的露*, 波粼粼的湖面,甚至清洁的林荫道, 都引起我的兴致。我从来不知道自己 有如*兴旺的好奇心。 在单人行的日*里,我一直保持着这* 的好奇心,日日留连在花*之间,乐 *不彼,乐*不疲。 宿舍被我当作了旅途*临时*脚的旅 。 这段旅途*,我安然地吸收了所有的 光,友善的,不解的,还有四道友情 。 为着这四道友情的目光,很快地,我 *了单人行,开始了三人行。 三 **曰:“三人行,必有我师焉。” 、二姐、大姐地三人之行,亦师亦友 说得明确一些,我们的关联隐约在朋 友与老师之间。有时候,我们是朋西宁工业冷水机价*友多于师生,有时又是师生多于朋友 我们三个聚在一起,*圣人见了必然 摇头:“**不可教也。” 由于年青,所以*狂而又沉静。 我和二姐老是*一言我一*,让大姐 屈词穷,只能*奈地笑看我们。每每 时,我和二姐便*所顾虑地大笑起来 ,在大路旁边,笑得东倒西*,引来 *数路人侧目而视。 有时咱们又上演一出出没有原*、没 情节、没有结尾地对白,刻意地卖弄 *。 “二姐,把*放进清水里,水*刻就 了。” “呵呵,那二姐是墨鱼喽。” “那小妹*就是黄鱼了,黄河里的鱼 黄鱼很好吃的。那大姐是什么鱼哦? “大姐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,是石鱼 石鱼宝贵了,世界上都没有*条哦。 这*的谈话,我们一天就上演好多少 ,毫*逻辑的话,我们说得枯燥*味 煞有介事。 大姐是我5p工业冷水机们三人*最沉寂的人,大姐实在不叫 姐,她的名*与青荷有关,二姐她的 *与美玉有关,我的名*与雾岚有关 ,我们都有一个极美的名*,可是, 姐、二姐、小妹之类的称说,在我们 间通行地如*流利,竟让我们认为它 们比俏丽地名*更令人舒坦。于是, 们就像撒*的种*一*,落在我们各 的口*,生*发芽。 我们之间永远不麦芽糖一*的黏性, 是磁铁*常,黏合地罗唆,离开地索 ,在快活*成熟。我常常悟出三人行 的意思。 在沉静的夜里,我们也进行着成人式 谈话。 “小妹,这*期又什么打算哦?” “大姐,暑假当老师的感到好不好啊 ” “二姐,*说要怎么看书最好?” *影在大风*起舞,掩住我们的秘密 *。 四 不久之前,我将三人的照片*至空间 新建了一个相册,名叫“偶和朋友们 ,下面一行描述:“友情可贵,多年 之后……”。 看着我们三人的傻笑定*在一处,突 想起从小和我一起长大的丽曾告诉我 一句话:“总是在快乐的时候,感到 微微的惊恐。对人生的起伏不定,既 然又不安。”而我们三人或许在不安 *坦然吧。 每天,我仍旧在花*下穿*,却开端 信友情可以长远这一*说了。
莫名苑美文网申明:
请所有作者宣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 联网信息管理措施规定,我们谢绝任 色情小说、作品及言论,一经发现, 即作*除!

莫名苑美文网声明: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度 联网信息管理方法划定,我们拒绝任 色情小说、作品及舆论,一经发现, 即作*除!
一 在蝸行*有一點久之後,我成*單人 。突然間脫去*一層恍如枷鎖般的重 ,整個人輕飄飄的,心在藍天和大地 之間沉浮,有那麼點自在的滋味。 曾經有過兩個人的行走,好像泡沫培 的美麗幻景。一個是我,一個是小* 剛進入**時,我搬過多間宿舍。機 偶合,兩次我都和小*萍水相逢。從 *,兩人便開始*同行的旅程,一同上 課,一同漫*,一同運動,一起逛街 那黏乎的水平誇張得像連體嬰兒。未 *我便成*小*的代名詞,而小*也成 *我的代名詞。當別人找不到小*的 候,便問我:“心嵐,小*呢”而遍 我不著時,問小*:“心嵐呢?不是 和*一起嗎?”若*迎向我們,便說 “就晓得*們在一塊呵。”每每這時 我們總相視一笑。 有那麼一段時間,我們在*園的林* 上,湖邊的小道旁,公交車上,宿舍 ,分享過各自的心事,快樂的,或是 不快樂的。那一段日*,蜜糖普通, 的讓人困惑。那時的我以為我們的友 會始终長久下去,直到我們都白發蒼 蒼。小*不*一次用*“夫唱婦隨” 個成語來形容我們倆,她是"夫",我 "婦"。雨的性情比較外向,我則表現 安靜,未*言。 有人說,過於親密的友情,是無法長 的,我曾經並不相信。 當我和小*的友誼之花開始枯败時, 感的我覺出*異樣。小*漸漸關閉* 們之間的那扇門,她已經不再將心事 告訴我。我問起她時,她淡淡地用讓 心涼的口气說:“沒什麼啊。”我便 再言語。兩人默然前行,她在前,我 在後.看著她纖細的背影,突然間覺得 面走得是一個我從來沒有認*過的人 ,那麼陌生。 終於有一天,我憤然地很有個性地快* 超過*她,留下*一*和她一樣生疏 背影。她愕然地看者著快**去的我 ,沒有追上來。 就這樣,我們各自手*握著一朵已經 落的花,走在*不同的途径上,我沒 回**,小*也沒有。 二 在那之後,我心*總有一方鎮紙壓著 張古老的信條:*人之交淡如水。 我和小*偶尔相遇時的那份苦澀,被 *這杯白開水沖得很淡。後來,我坦 *。單人行的生涯讓我感到愜意,就 像臨風而舞時沒有附著物的飛翔。 一個人吃飯,一個人上課,一個人跑* ……那麼多的“一個人”。底本以為 遺落*那份友情之後,我會*單,會 寂寞,會傷感得不知所以然,可是,* 單寂寞沒有*期*的那樣如影隨形。 我發現本人漸漸愛上*單人行。 每天凌晨,*閑地晃著手*的佈包, 著清新的晨風,數著路旁花樹下凋零 粉紅花朵,心生一些溫柔之情,而後 愉悅地在樹影下穿*著,向圓樓踱去 偶爾經過開滿白花的花圃,停留片刻 看著那一大片連接的白色,文**養 一下*變得優良,竟會想起普希金的 致凱恩》,在心裡稍稍遲疑的一瞬間 記憶起當*仿佛有這麼一句:“有如 純潔之美的精靈。”並且沉默地感嘆 *句用在*情*景,很恰當。若是詩 被引诱起來,還能在腦海*浮雕般地 出現幾行假如能够稱為詩的東西,比 “花開的*節/蜜蜂勤勞著/花敗的*節/蜜蜂休息*”諸如*類的句*。 黃昏蛋黃似的落日,銀杏樹金黃的葉* ,茶花紅艷的花朵,草尖上的露*, 波粼粼的湖面,甚至幹凈的林*道, 都引起我的興趣。我從來不知道自己 有如*茂盛的好奇心。 在單人行的日*裡,我一直坚持著這 的好奇心,日日留連在花樹之間,樂 *不彼,樂*不疲。 宿舍被我當作*旅途*暫時*腳的旅 。 這段旅途*,我坦然地接受*所有的 光,友善的,不解的,還有四道友情 。 為著這四道友情的眼光,很快地,我 束*單人行,開始*三人行。 三 **曰:“三人行,必有我師焉。” 、二姐、大姐地三人之行,亦師亦友 說得清楚一些,我們的關系含混在朋 友與老師之間。有時候,我們是朋友 於師生,有時又是師生多於友人。我 三個聚在一起,*聖人見*必定會搖 **:“**不可教也。” *為年輕,所以張狂而又沉靜。 我跟二姐總是*一言我一語,讓大姐 口無言,隻能無奈地笑看我們。每每 時,我和二姐便無所顧忌地大笑起來 ,在大路*間,笑得東倒西*,引來 數路人側目而視。 有時我們又上演一出出沒有緣由、沒 情節、沒有結尾地對白,刻意地賣弄 *。 “二姐,把*放進净水裡,水立即就 *。” “呵呵,那二姐是墨*嘍。” “那小妹*就是黃**,黃河裡的* 黃*很好吃的。那大姐是什麼*哦? “大姐是石**縫裡蹦出來的,是石* 石*可貴*,世界上都沒有幾條哦。 這樣的談話,我們一天就演出好幾出 毫無邏輯的話,我們說得津津乐道, 有介事。 大姐是我們三人*最沉靜的人,大姐 實不叫大姐,她的名*與青荷有關, 姐她的名*與美玉有關,我的名*與 霧嵐有關,我們都有一個極美的名* 可是,大姐、二姐、小妹之類的稱呼 在我們之間通行地如斯流暢,竟讓我 們覺得它們比美麗地名*更令人舒坦 於是,它們就像撒*的種*一樣,落 我們各自的口*,生*發芽。 我們之間永*沒有麥芽糖一樣的黏性 而是磁鐵个别,黏合地幹脆,分開地 脆,在快樂*成熟。我经常悟出三人 行的意義。 在沉靜的夜裡,我們也進行著成人式 談話。 “小妹,這*期又什麼盘算哦?” “大姐,暑假當老師的感覺好不好啊 ” “二姐,*說要怎麼看書最好?” 樹影在微風*起舞,掩住我們的机密 語。 四 不久之前,我將三人的照片傳至空間 新建*一個相冊,名叫“偶和朋友們 ,下面一行描写:“友情可貴,多年 之後……齐齐哈尔高温模温机”。 看著我們三人的傻笑定*在一處,忽 想起從小和我一起長大的麗曾告訴我 一句話:“總是在快樂的時候,觉得 微微的惊慌。對人生的起伏不定,既 然又不安。”而我們三人大略在不安 *坦然吧。 天天,我依舊在花樹下穿*,卻開始 任友情可以久*這一傳說*。
莫名苑美文網聲明:
請所有作者發佈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傢 聯網信息治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 色情小說、作品及言論,一經發現, 即作刪除!

莫名苑美文網聲明:
請所有作者發佈作品時務必遵照國傢 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 色情小說、作品及言論,一經發現, 即作刪除!
相关的主题文*:


旧道春光 --河山雅韵--散文随笔--美文摘抄

谈谈父母的教导方法 --处世之道--杂文侃谈--美文摘抄

让我陪*去看草原 --古词风度--诗*赏析--美文摘抄_