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药总厂周围怪味难除是差钱还是差 心?
怪味侵扰居民难入睡,多次反*问题 解决 日前,记者驱车来到位于哈尔滨市* 路109号的哈药总厂。当车行至*个街 之外时,一股怪味便涌进车内。初闻 称不上刺鼻,但越闻越觉得恶心。 “半夜经常会被药厂排放的*味熏醒 ”*府路125号的食杂店店主告诉记者 他住在这里多年了,附近居民每天都 在忍受着,有条件的早都搬走了。 据悉,哈药总厂厂区始建于1958年,当 周边是一片荒地,经过半个多世纪发 展,附近除了密集的居民区外,还有 尔滨医科大*、黑龙江大*,以及哈 滨医科大*附属二院、肿瘤医院*大 专院*和医疗机构。 记者在药厂异味四溢的污水处理区看 ,和高耸的废气排放塔比肩的,是* *紧施工*的某回迁高层住宅楼。回 迁户到时能住得安生吗?记者心里直 鼓。 怪味随风走,波及范围远不*周边。 气味早先是全天候的,开封注塑模温机,现在大部分集*在晚上9点以后。” 住和兴路沙曼小区的官女士说,小区 离哈药直线距离有5公里,每早一开窗 能闻到怪味。而她的工作地在龙塔附 近,离哈药足有10公里以上,也属于怪 味的“势力范围”。 周边居民对哈药总厂排放出的这种异 深恶痛绝。家住南岗区保健路的李大 告诉记者,“白天味还算淡的,*到 半夜放气,比厕所还*呢,每次我们 像躲瘟神一*,立刻关门关窗”。 市民天天盼着怪味消散,却一次次跌 失望谷底。 哈药总厂周边居民、**教师多年来 次找企业交涉,很多市民还通过“行 *线”**道向环保部门反*情况, 当地媒体平均两年掀起一轮舆论监督 *潮,但一阵阵疾风过后,怪味却依然 郁。 采访*,很多居民都记得,两年前, 地一家都市报*据市民反*,画出了 *受怪味影响的城区示意地图,非常 直观醒目,但“报纸都发黄了,天津高温模温机厂家,问题还没解决”。 环保部门称排污达*,深度治理却怪 依旧 对*,哈尔滨医科大*曾专门做过一 关于“药厂废物排放对附近居民健康 响”的调*报告。 调*结果反*,药厂周边**、生活 人群表现出心理压力大,情绪焦虑* 状。 去年以来,黑龙江省政协委员、哈医 二院超声科主任、博士生导师田家玮 授也连*两年分别联合51名、47名政 委员进行联名提案,慈溪导*油锅炉,分析了药厂怪味的危害性,提出了 改、搬迁、*心部分搬迁*一系列建 。 据专家介绍,治理药厂怪味始终是世 性的难题。*论是*成药、药物制剂 化*制药还是兽药*工,在制药工艺 过程及废弃物处理过程*,都会有排 物。制药企业对于排放物*有机溶酶 治理却一直没有良好措施,这也是哈 药总厂怪味的*源所在。 2007年8月,哈市环保部门对外公布的调 查结果显示,哈药总厂处于城市上风 ,向大气散发的异味主要来自于青霉 *车间产生的发酵气味,以及污水处理 过程*产生的硫化氢*挥发性气体。 当年,哈药总厂确定了异味深度治理 案,投资近8000万元分别对发酵气味、 蛋白烘干气味、污水处理厂静态挥发 *气*进行了治理。据称,目前这些污 治理设施都已投入运行。 可是,两年过去了,药厂怪味依旧, 民闹心依然。 哈药总厂环保部的韩洪彬介绍,从生 过程来看,异味来源有三: 一是药品生产过程,二是废水处理过 ,三是发酵基质干燥过程。生产过程 复杂的化*反应和生物发酵过程,其 废气成分数以百计,很多成分至今不 ,污染治理必然是一个长期的系统工 。 据介绍,哈药总厂主要产品为青氨类 品和头*系列产品,从污染*比来看 前者*四成,后者**成。两年来, 哈药投资360万元在3个青霉*车间分别 装了10吨碱液回收罐,通过“碱洗法 以减轻车间内外青霉*气味污染;投 资500余万元对污水处理厂产气较重的 水*实施了封*吸收处理。 韩洪彬说,“污染的确减轻了,但人 嗅觉对恶*气体的灵敏度是ppb级,比 器的ppm级还要高1000倍,即使除了九 的味,人的嗅觉感觉可能只少了一半 ” 在施工*的高浓度废水预处理系统工 ,韩洪彬告诉记者,这个投资1000余万 元的处理系统预计今年10月投产,可将 不同生产过程*产生的废水在未混合 前,进行有针对性的分别处理。 目前,企业治污*从末端治理向生产 艺延伸,*在改进*的包括酶法替代 *法、非接触性基质干燥*新型生产 工艺,有望实现异味排放“明显改观 。 针对市民“年初大冬会期间为啥就没 ”、“一来检查的就停产”的质疑, 洪彬认为纯属误会。 他说,大冬会期间个别车间纯属例行 修,哈市环保部门对哈药总厂每周有 次例行检查,并通过在线监测系统24 时对厂区的污水和大气排放情况进行 监测。而且,企业生产过程是复杂的 物过程,环环相扣,停产一天损失数 千万计,*本不可能随便停产。 近日,哈尔滨市环境监察支队征管三 在检查*发现,尽管企业排污已经基 达到排放*准,但生产过程*在密* 不严*问题,导致异味不能充分被收 、处理。问题是老问题,但下达整改 知是“必须的”,他们要求企业在今 年年末一定要消除怪味。 80亿至100亿元的巨额成本,让搬迁决* 难产 在哈药总厂青霉*厂房前,记者看到 往生产车间的大门四敞大开,怪味从 面源源不*地溢出。据了解,类似这 **组织排放的气体最让企业头疼。 “有没有办法把怪味罩住呢?” “满足各种技术规程的前提下收集气 是最大难题。”韩洪彬说,企业生产 仅要考虑到环保,而且还要兼顾防火 、防爆*其他要求,“上新设备审批 期长不说,现有厂房*本摆不下,甚 会妨碍消防通道。” 一边是老厂房、老工艺更新困难,怪 难以*除,一边是居民视之为“眼* ”,必欲拔之而后快。那么,何不搬 迁了事、另辟新天呢? 网友“*奈啊”认为哈药总厂应该走 内第一支青霉*生产企业——石家庄 北制药的搬迁之路。多年来,石家庄 市民也是被酸酸的“华药味道”困扰 2008年,石家庄市规定城区内49家工业 业必须于2010年底前完成搬迁或转型 其*就包括华北制药。 据知情者透露,哈药的搬迁成本约在80 亿至100亿元。巨额成本由谁承担,政 和企业各算各的账,尽管企业近来四 选址,但决*迟迟下不来。 有市民质疑,哈药总厂的利税*全市 模以上工业企业近三成,每年销售收 40多个亿,真就连个家也搬不了吗,电**油炉生产厂家?哈尔滨是“自己的刀削不了自己的 ”,但城市总不能只要GDP,不管老百 生命健康吧? 更有市民尖锐地指出,表面上是“差 ”,实质上是“差决心”。笼罩在城 上空的异味,考验的是市民日渐疲惫 的耐心,更拷问着企业和有关部门的 任心。
相关的主题文*:


贵州发布大雾黄色预* 局地能见度不足百米

工信部:行业应淘汰落后产能三*度 全关停

戈尔印度能引领世界可再生能源发展

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潘岳通报两会环 建议提案数量质量攀历史新高

甘肃省定西市通*县900余户群众挪“ 窝”

更多环保、质量*准将出台

国外回收手机电*责权明确谁生产谁 责?

国家主**近平在津巴布韦考察野生 物救助基地


相关的主题文*:


国务院支持

构建舒兰现

各地阶梯电

海绵城市建

改善水环境还需清除哪些拦路虎?_0

贵州建成绿色低碳高速路

告别重度霾 年底前*国再*大范围持*性霾天气_0

国家级控烟立法已进入最后阶段 力争今年完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