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药总厂排放污染物事件*:环评报 难觅其踪
*华环保联合会是环保部下属的社团 织,*着这个身份,该联合会法律* 督察诉讼部的调查人员前往黑龙江省 环保厅,调取哈药集团制药总厂(以下 称哈药)的环评报告。
原以为能很顺利地从黑龙江省环保厅 到哈药的环评报告。没想到,虽然是 自家人”,75KW电**油炉价*,但黑龙江省环保厅依然不给“面* 。*华环保联合会调查人员在黑龙江 环保厅*卫室*了20多分钟,结果却 :“环评处的人都出去开会了。”
11月30日,*华环保联合会有关调查人 告诉《法制日报》记者,这只是他们 去哈尔滨调查哈药污染所经历的一次 尬。他们借用当地污染受害者的话说 调查哈药污染难就难在“哈药早已绑 架了政府”,求*导*油**器
调查缘于一起4年*果的诉讼
今年6月5日,央视报道了哈药的污染问 题。似乎从这一天起,哈药的污染问 才浮出水面。事实上,在央视报道哈 污染之前,早已有当地百姓将哈药告 上法*。
2007年11月,住在与哈药仅一墙之隔的 珉*实在*法忍受污染,一纸诉状将 药告上法*。
11月29日,刘珉告诉《法制日报》记者 他家院墙北边原来是永丰*厂,1999 ,*厂的土地被哈药收*。*后,哈 在*相继盖起了污水处理厂和对药渣 进行烘干处理的蛋白饲料厂。
刘珉说,他家的噩梦从*开始。
“哈药的污染,主要来自蛋白饲料厂 间排放的大量粉尘、污水处理厂散发 的恶*(硫化氢气体)、青霉*生产车 排放的废气*。”刘珉说,在这种环 境下,他生活了近12年。
近12年的污染,使刘珉的呼吸道、肺部 现出炎症、嗅觉丧失;同时,由于常 失*导致神经系统出现疾病。污染最 重的时候,刘珉曾多次有过轻生的念 头。
“2007年11月,我去法院起诉哈药,到20 08年4月8日,法院才受理,模温机价*。”刘珉告诉《法制日报》记者,其 ,他曾到北京上访。“否则,法院连 *都不给立。”刘珉说。
尽管2008年4月8日,哈尔滨市南岗区人 法院受理了刘珉的案*,但是,时间 去了3年多,至今没有结果。
*华环保联合会法律*心督察诉讼部 关工作人员在了解到刘珉的情况后, *国政法大*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* 心沟通后,决定与该*心志愿律师一 共同作刘珉的委托代理人。
今年6月下旬,两家机构的调查人员前 哈尔滨调查哈药的污染问题。
没有监测结果法院*法判决
*华环保联合会与*国政法大*污染 害者法律帮助*心早在6月22日就开始 哈尔滨调查哈药污染问题,至今已过 去了5个月。
“5个月过去了,可以说没有什么进展 ”*华环保联合会这位调查人员告诉 《法制日报》记者,虽然是环保部的 属单位,但他们的调查也是百般艰难
据这位调查人员介绍,2008年,南岗区 院受理了刘珉的起诉,到了2010年11月 10日,才第一次开*。
“开完*20天后,主审法官回复我,哈 药总厂申请对原告做病情和污染之间 *果关系鉴定。我同意了。”刘珉说 通过摇号,南岗区法院确定黑龙江省 人民医院作为鉴定机构。
刘珉告诉《法制日报》记者,*哈药 表以没携带任何证件为由,致使鉴定 能进行。南岗区法院也**一直没有 对案件作出判决。
*华环保联合会这位调查人员告诉《 制日报》记者,6月下旬,在哈尔滨调 查时,他们也去了南岗区人民法院哈 法*,找主审法官了解刘珉案件迟迟 能判决的原*,同时,见到了刘珉案 件的主审法官何淑欣。
“何法官说,2008年7月17日,黑龙江省 院曾委托哈尔滨市环境监测*心组织 对哈药总厂排放污染物的种类进行监 ,但哈尔滨市环境监测*心一直不出 测结果。所以法院没办法判决。”* 华环保联合会调查人员表示,审判人 希望刘珉退一*,“双方通过私下沟 ,协商解决*事”。
刘珉同意了。但他一直没有*到哈药 表的身影。“就这*,案*一直挂在 院。”*华环保联合会调查人员说。
省环保厅称哈药环评找不到了
“既然哈西法*以哈尔滨市环境监测 *心不出监测结果为由,*法作出判决 我们只能想办法从其他方面证明哈药 污染的*在和违法性,以推动案件尽 审理。”*华环保联合会调查人员透 ,在哈尔滨调查期间,他们专门来到 黑龙江省环保厅,试图调取哈药的环 报告。
“我们前往黑龙江省环保厅,心想以 会团体身份查看哈药的环评文件一定 问题。但事实比我们事前预想的要糟 很多。”*华环保联合会调查人员告 《法制日报》记者,在*卫室、省环 厅办公室,他们被告知要向上级请示 汇报,“我们足足*了20多分钟后,被 以‘环评处的人都出去开会了’为由 接挡在了门外。”这位调查人员说。
据*华环保联合会调查人员介绍,今 5月24日,刘珉曾经向黑龙江省环保厅 交过两份信息公开申请,烟台工业冷水机价*,要求了解哈药总厂25000吨/日抗生*生产废水处理与再生利用的 境影响评价报告书和省环保厅的批复 验收报告。
*后,一个多月没有回音。刘珉说, 多次打电话追要。最后,黑龙江省环 厅居然告诉他,“哈药的环评报告找 不到了”。
刘珉告诉《法制日报》记者,为索要 药的环评报告*环境信息,今年8月, 他分别将黑龙江省环保厅以及哈尔滨 环保局告上法*,但是,至今也没有 果。
“当地人说,哈药绑架了政府。”刘 说,他认为事实就是如*。他说,除 *之外,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他的*遇 。
据*华环保联合会调查人员透露,就 哈药被央视曝光后,哈尔滨市环保局 作人员前去哈药附近居民区对大气进 行监测,有市民还拍下了一幕检测仪 不插电源、工作人员躺在车里睡大觉 “监测秀”。
哈药总厂厂长进京道*被疑作秀
就在6月5日央视曝光了哈药的污染后, 6月11日晚,哈药总厂厂长吴志军一行 专程进京,就哈药“超*排放事件” 公众道*,并表示“愿意承担一切责 任,接受一切处罚”。
“从刘珉*遇的状告难,不难看出哈 的道*从一开始就缺乏诚意。”*华 保联合会调查人员表示,哈药的污染 问题被曝光后,哈药曾作出承诺,在 厂区未建成之前,老厂区的排放将百 之百达到国家*准,决不超*排放。
“然而在调*过程*,附近居民却向 们反*,哈药进行过数次较严重的夜 偷排行为。”*华环保联合会这位调 查人员说,哈药整改的诚意令他们生 。
“吴志军的道*不会是一场秀吧?” *国政法大*一位资深环境法专家11月29 日告诉《法制日报》记者,“眼下, *外*惕道*秀。一些大的环境事故 是安全事故发生后,官员、企业高管 往往喜欢对着镜头*躬、致*,*后 事大吉。事实上,他们并不进行实质 义上的整改。”
分享到:
相关的主题文*:


贵州发布大雾黄色预* 局地能见度不足百米

工信部:行业应淘汰落后产能三*度 全关停

戈尔印度能引领世界可再生能源发展

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潘岳通报两会环 建议提案数量质量攀历史新高

甘肃省定西市通*县900余户群众挪“ 窝”

更多环保、质量*准将出台

国外回收手机电*责权明确谁生产谁 责?

国家主**近平在津巴布韦考察野生 物救助基地


相关的主题文*:


国资委推进央企节能减排 重点行业力争09年末达*

国企分类意见发布 专家:电网、油气国企分类难划定

甘肃宕昌:“鸡官”课*进村来

国家动物博物馆奇妙夜活动重新启航_0

甘肃积极回应农村居民关注_0

国家林业局局长贾治邦要全面放活林 经营

国内线缆企业普*铅污染隐患

甘肃省陇南市文县大力推进生态文明 农村建设